新華網 正文
用鼠投喂遷徙猛禽攝影者誘拍引質疑 執法部門:法規存空白
2018-12-26 08:21:4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昨日,一只毛腳鵟在現場盤旋。

  昨日,眾多拍攝者在現場等候拍攝毛腳鵟。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彭子陽

      攝影者用鼠引誘遷徙鳥類拍攝,執法部門稱未傷害動物,法規存空白;專家:“馴養”使野鳥處于險境

  近日,北京昌平沙河附近一處空地,眾多攝影愛好者聚集在此等待拍攝遷徙來此的毛腳鵟。與其他拍攝不同的是,他們舉著長槍短炮“瞄準”的是遠處木樁上的一只小白鼠。每隔一個多小時,會有一只毛腳鵟從空中俯衝而下,極迅速地將木樁上的小白鼠叼走。追隨著它的是咔嚓咔嚓一片拍照的聲音。

 用誘餌引誘毛腳鵟至此,這種行為在圈內被稱作“誘拍”。質疑聲音表示,拍攝者誘拍的這一行為在攝影圈趨于常態,但對于動物而言存在潛在的傷害。由于目前我國在法律法規上對這一行為存在空白,執法部門表示,尚不能對這種行為進行查處。

  圍拍鳥多次投喂小白鼠

  12月25日上午11時,昌平沙河長江街附近的空地上聚集了幾十個人。正值冬季寒風凜冽,但天氣並沒有影響到這些攝影愛好者的熱情。大家目標一致,等候著毛腳鵟來捕食木樁上的小白鼠。就在攝影愛好者們的後邊,是一個放著十來只小白鼠的鐵桶。

  每當毛腳鵟從空中俯衝下來,將放置在木樁上的小白鼠叼走後,不出一分鐘,就會有人將備好的小白鼠再送到木樁上去等待毛腳鵟享用。現場的拍攝者説,小白鼠是眾人自覺購買的,每天都有拍攝者自覺帶小白鼠過來投喂,當天沒有用光的小白鼠會放在一個桶裏集中起來供日後繼續使用。

  這一塊攝影“寶地”被鳥友圈發現有大半月,據附近的居民介紹,之前幾年也曾看到過“鷹”,但從20多天之前起,這裏的空地才變成了京城攝影愛好者的聚集地,“天天都是一堆人,天不亮就來了,天黑了才回去,就那麼一直對那只‘鷹’一直拍。”

  攝影愛好者安先生説,他也是在看到別人拍的照片後,才打聽到了拍攝的具體地址,圈子裏的人越傳越廣,現在這裏成了新的聚集地。十五天之內,他來拍攝了五次。“今天的人不算多,最多的時候到處都站滿了人,少説也有300個,找個機位都難呢。”

  據安先生介紹,發現毛腳鵟後,為了方便拍攝,有人將小白鼠放在此處引誘,為了讓拍攝出的照片更自然一些,就弄了一小截木樁將小白鼠架起。拍攝的這十幾天裏,木樁和人群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多名拍攝者稱,最初木樁被立在幾十米外的一個溝渠東側,後來有人將木樁轉移到距離人群更近的溝渠西側。此後,雖然木樁沒有動,但拍攝者和木樁的距離從最初的50米左右到現在的20米左右。“這是一只幾個月大的小毛腳鵟,安全意識還不高,大的(毛腳鵟)離人有100多米就飛走了,警惕性很高的,不可能過來吃。”

  現場執法卻“無法可依”

  “讓候鳥飛”公益組織志願者谷軒介紹,經過多日觀察,毛腳鵟幾乎已被馴養,天天會來此處取食。最頻繁時,每隔半小時左右就會過來取食一次。

  僅在12月25日早7時至中午12時,毛腳鵟就曾多次造訪小木樁,並成功取走3只小白鼠食用。谷軒説,這麼多天來,這只幾個月大的毛腳鵟被拍攝者投喂的小白鼠已將近上百只,這只原本處于食物鏈頂端的猛禽幾乎被馴養成了一只“寵物”。

  因質疑拍攝者行為的合理性,谷軒曾多次向森林公安等部門反映。昌平區森林公安處工作人員介紹,曾在接到市民舉報後到現場處理。但現場拍攝者並沒有獵捕、毒殺,或明確傷害毛腳鵟本身的行為,《野生動物保護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對“誘拍”行為並無明確規定,森林公安執法陷入“無法可依”的狀態。

  昌平區園林綠化局林政科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雖近年來攝影愛好者群體“誘拍”行為十分普遍,但如未對野生動物造成明確傷害,執法部門倒也更多以勸阻為主。

  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聯係到北京園林綠化局野生動植物保護處工作人員,對方表示,已接到了市民關于此事的反映,將通知屬地管理人員到現場了解情況並處理。

  焦點1 誘拍野生動物是否會有危害?

  今年11月,有媒體曾報道過奧森公園的攝影者誘拍紅嘴藍鵲。此外,鳥類因食用“誘拍者”插在大頭針上的面包蟲直接穿插喉嚨的事情也屢見不鮮。

  鳥類專家張率介紹,如今鳥類拍攝人群龐大,誘拍情況也十分普遍。如用魚線拴住小動物誘拍猛禽、用大頭針插上面包蟲引誘鳥類,把鳥蛋從窩裏取出拍攝導致親鳥棄巢。這些行為直接對動物造成了傷害,此類誘拍行為性質十分惡劣。

  專家介紹,毛腳鵟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屬于中型猛禽,耐寒,通常捕食老鼠、小鳥、兔子等動物,是我國的冬候鳥,會在冬天結束後回到西伯利亞繁殖。對于毛腳鵟這類猛禽來説,頻繁投喂老鼠會導致它們在學習獵捕過程中過度依賴人類,變成生長在野外的“寵物”。

  一名在現場的攝影者説:“我知道這是誘拍,也知道可能對鳥帶來傷害,所以我們沒有把小白鼠拴起來,或者夾起來,而是直接將小白鼠放在木樁上。”

  習慣被投喂後毛腳鵟不僅會降低捕捉野生老鼠的能力,對于人類的警戒心也會降低。可能導致這些猛禽更容易被心懷不善的人獵捕而處于險境。此外,人類投喂也可能打亂鳥類正常的捕食節律,甚至導致其停止遷徙。也有一些鳥類因被拍攝者的過度投喂,導致過于肥胖,更容易被天敵捕食。

  焦點2 誘拍者行為是否違法違規?

  張率介紹,真正的觀鳥行為要求觀察者、拍攝者做好自身的隱蔽、保持與鳥類的安全距離,做到盡力不去打擾鳥類的正常行為。如今這些誘拍者的做法與“愛鳥”卻相互背離。

  “讓候鳥飛”組織志願者谷軒表示,自己此前已多次向森林公安和園林綠化部門反映此事,執法部門也曾經去現場執法,但因沒有相關法律法規依據,無法對這些誘拍者進行處罰。

  現場一些拍攝者則表示,自己的行為並未對鳥類造成傷害,僅僅是給鳥類投放食物。對于有人舉報拍攝者行為的事情,這些攝影者表示這是小題大做,多管閒事。

  對此,鳥類專家張率認為,許多誘拍行為的後果和不良影響都在短時間內無法觀測,難以預料。“誘拍對鳥類造成多大的影響,可能需要有專人或者機構來進行跟蹤調查,這也是此類行為追責困難的原因之一。”

  一些發達國家有動物福利的相關立法,一旦有人發現有虐待動物或侵害動物福利的行為,就會與福利組織相聯係並採取相關法律手段。雖然目前我國也有動物福利組織,但因動物福利相關法律尚屬空白,福利組織更多只能從道德層面進行譴責。

  張率也表示,希望相關協會能夠加強行業自律,倡導行業內人士尊重野生動物、野生鳥類的自身習性和規律。

  ■ 案例

  ●2015年,遼寧一蔬菜大棚改裝成攝影棚,200多只鳥被關其中,進入拍攝需交50至100元不等。除大量人工布景外,經營者把各種小蟲、老鼠等抓來作為誘餌,讓野生鳥捕食。後該拍攝處被遼寧動物保護部門調查。

  ●2018年11月,上海龍華烈士陵園飛來一群紅耳鵯,誘拍者將蟲子插在銅絲上進行誘拍。

  ●2015年,無錫梅園“誘拍”紅頭長尾山雀者眾多。因紅頭長尾山雀愛吃“甜食”,有人將蜂蜜涂抹在未開放的花苞上引誘。有拍攝者為保證畫面幹凈,不惜破壞鳥巢周圍的天然遮蔽物。

  記者 康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頤和園十七孔橋現“金光穿洞”美景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牡丹江“雪堡”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第二十屆哈爾濱冰雪大世界開園迎客
趕制宮燈迎新年
趕制宮燈迎新年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904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