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涉黑”村支書和他的“行賄賬單”
2018-12-20 07:33:1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涉黑”村支書和他的“行賄賬單”

  通過行賄、偽造無犯罪記錄入黨;通過毒品控制村“兩委”長達7年,獲利3000多萬元

  被查封的李家大院。新京報記者 趙凱迪 攝

  村委會門前的展板提到,“要堅決肅清李文華案件流毒”。新京報記者 趙凱迪 攝

  12月14日,養豬戶李樹軍站在被鏟除的房屋前。新京報記者 趙凱迪 攝

  開小賣店的殷三剛,來不及搬家,房子便遭到拆除。12月14日,他從附近的廢墟中,刨出當時未拆封的飲料。新京報記者 趙凱迪 攝

  常向村民宣傳“掃黑除惡”的李文華,因為“涉黑”被抓了。

  他是河北省讚皇縣北清河村原村支書,他曾連任三屆縣人大代表,還獲得“十佳”優秀黨支部書記的稱號。2018年10月26日,石家莊市紀委通報了這位“明星村支書”的另一面——涉黑、涉槍、涉毒、涉賭。

  通報提到,2007年以來,李文華網羅吸毒、刑滿釋放和社會閒散人員,開設賭場、非法持槍、容留吸毒,逐漸形成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這個組織多次採用暴力、威脅等手段,毆打無辜人員,致傷7人。警方查實李文華等人涉嫌違法犯罪問題44起,涉及尋釁滋事、非法拘禁、非法持槍、故意傷害等罪名17項。

  位于河北省西南山區的讚皇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北清河村則是讚皇縣的貧困村。石家莊市紀委通報顯示,在擔任村支書7年的時間裏,李文華通過非法採礦、非法佔地、騙取貸款,獲利3000多萬元。舉報者們多次信訪,但未得到回應。

  直到2018年3月,中央第十五巡視組將反映李文華涉嫌違法犯罪的線索,移交石家莊市紀委監委。不久,警方出動120名警力,將李文華及其妻子、弟弟等22人抓獲。

  抓獲李文華的同時,警方從其家中搜出“行賄賬單”。新京報記者獲取的部分“行賄賬單”顯示,讚皇縣政府副縣長李世奇、政協副主席商旭民,縣公安局副局長閆建安、刑警大隊代理大隊長焦瑞峰等多名領導幹部,出現在“行賄賬單”當中,四人目前均被依法留置。河北省公安係統一名工作人員透露,名單中共涉及數十人。

  2018年12月15日,新京報記者從當地公安部門獲悉,此案已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

  賭博起家

  邵江(化名)的妻子稱李文華為表舅。近些年,兩人在生意上有往來。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李文華早年家境一般,父母都是當地普通農民。“年輕時,他就是社會上的小混混,別人都是在地裏勞動,他從不勞動。”

  李文華第一次入獄是1984年。當時,23歲的李文華因生活作風問題,被讚皇縣法院判了兩年刑。刑滿出獄後,“他開過大車、搞過運輸,在縣裏做過一些小買賣,但都沒掙到什麼錢。”邵江説。

  李文華後來的發跡源自賭博。石家莊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2009年左右,李文華開始開設賭場,並淘到了第一桶金,大約四五百萬。

  李文華愛賭,在村裏並不是秘密。邵江告訴新京報記者,在讚皇縣愛賭博的人,都稱李文華為“李老師”。“他精通這個,在讚皇算是一把好手。麻將機他是第一個接觸的,老千手法、隱形眼鏡,別人都沒聽説的時候,他就利用過。”

  在李文華設的賭局上,常常有人一晚上就輸掉數萬元。“他常常和周圍有錢人拉關係,然後和他們賭博。牌局上,利用一些手法贏錢。我們這邊山區有個小老板,在他那輸了有200多萬,傾家蕩産。”邵江説。

  通過賭博積累了上百萬的資本後,2010年左右,李文華和朋友承包了縣裏的招待所。在邵江看來,承包招待所後,李文華與一些官員攀上關係,這為其日後當上村支書,提供了便利。

  “明星村支書”

  2011年左右,積累了資本和官方人脈的李文華,開始謀求政治上的榮耀。

  據北清河村村民殷三剛、侯三妮等人介紹,2011年前後,李文華花了5000元,通過時任北清河村的村支書,成了黨員。“按説,他被判過刑,是不符合黨員要求的。但當時,他做了一份虛假的材料,開具了無犯罪證明,這才成了黨員。”一名知情人士稱。

  當年11月份,他通過向村民送油、送米等方式,當選村支部書記,後又兼任村委會主任。知情人士透露,李文華和讚皇縣政協副主席商旭民是同學關係,和讚皇縣政府副縣長李世奇關係密切。據媒體報道,李文華競選村支書時,其上級政府南清河鄉的黨委書記,正是李世奇。

  當上村支書後,李文華開始通過媒體包裝自己。他曾告訴一名村民説,要在媒體前多説他的好話。

  石家莊日報曾刊發《讚皇縣北清河村黨支部書記李文華》報道。報道稱,讚皇縣北清河村十分貧困,“早年到縣城做生意的李文華,算得上村中的成功人士。眼瞅著鄉親們日子富裕不起來,村兩委幾次登門,終于把李文華拽回了村。”

  報道提到,當上村支書的第二年,李文華成立了華順農業專業合作社和千百度生態農業有限公司,採取社會資本投入、農民土地入股、林地規模經營、産業公司化運作模式,流轉林地5200畝。“整個園區預計三年後,能實現利潤一個億,加入合作社的村民每人能收入一萬元以上。”李文華接受採訪時稱。

  在當時,李文華“土地流轉”的做法被視作典型,他也因此成為當地的“明星村支書”,不僅獲得縣“十佳”優秀黨支部書記的稱號,還連任三屆縣人大代表。

  但實際上,村裏土地流轉的面積和利潤,與李文華所説的數字相差甚遠。2018年12月17日,北清河村現任村支書殷利現告訴新京報記者,村裏流轉的土地並沒有5200畝,而是1000余畝。由于部分土地荒廢、管理不善,截至目前,園區也沒有盈利。

  村民殷三剛回憶,當時,農民的土地是以租賃的方式,流轉到合作社。村民出讓土地,每畝地每年可獲得1000元的租金。“李文華對我説,不管地上長不長東西,每年都能拿到租金。聽完後,我就在想,地荒了還能掙錢,這不就是騙國家錢嗎?”

  正如殷三剛猜想的一樣,李文華通過土地流轉,將本村土地合並建立了農業園區,並將實際經營權控制在自己名下,以此,騙取銀行貸款和國家專項資金一千余萬元。“他就是利用土地,去銀行騙貸款,實際上,那些地都是從村民那租的,他個人沒有多少地。”

  用毒品控制“兩委”

  讚皇縣位于石家莊西南部,屬于山區縣,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北清河村,則是全縣有名的貧困村。村子一共1892人,貧困人口佔60%左右。據石家莊紀委通報,正是在這個貧困村裏,李文華等人通過把持“兩委”政權,在7年時間裏,非法獲取經濟利益3000多萬元。

  邵江告訴新京報記者,李文華承包過村裏的供熱公司,其家屬還在村裏的河道旁,做過採砂生意。除此之外,李文華長期放貸,賺取高利息。

  做金融生意的邵江説,2013年8月份,李文華曾通過他,向石家莊一家房地産公司放貸2000萬元,年利息為30%。此外,李文華還曾以月息4分的高利息,向讚皇當地房地産公司放貸數百萬元。

  “這些錢,大部分是他利用流轉土地,從銀行騙的貸款。”邵江稱,也有一些人將錢轉入李文華妻子名下的公司,再由他貸出去,他從中間賺取利息差。新京報記者獲取的李文華的部分賬單顯示,2014年6月30日至2014年7月9日,9天內共計250萬元轉入其妻子名下的公司。

  在村民殷三剛眼中,通過上述生意,逐漸富裕起來的李文華,“不僅蓋起豪宅,還長期吸食毒品。”

  李文華的家,被當地人稱做“李家大院”。他從村民手中買下耕地,建成佔地8.8畝的住宅。住宅是四合院風格的莊園,裏面設置有魚塘、亭臺。就任村支書後,他直接將村支部安置在“李家大院”內。

  從2014年以來,長期吸毒的李文華,多次在“李家大院”組織手下吸毒,以此來達到掌控、籠絡手下人的目的。石家莊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接受媒體採訪時説,“表現好的,他免費提供毒品;表現不好的,他對這些人進行相應處罰;表現特別不好的成員,他會舉報這些人吸毒。”

  邵江告訴新京報記者,李文華的司機殷國強(化名)接觸李文華後,開始吸食毒品。2016年8月份,殷國強因為索要借款,得罪了他。“李文華就利用手段,把殷國強送到石家莊市強制戒毒。”

  非法拘禁

  邵江和李文華交惡,是在2016年。據其介紹,2014年左右,李文華找他借了一筆錢,村裏的供熱公司,則欠著李文華數百萬元。這家供熱公司,承擔著近半個縣城的供熱。邵江看中了公司發展潛力,便提議讓李文華幫著把該公司收購,以抵銷債務。李文華聽完後表示讚同,並拍胸脯説,“我去談,價格肯定合適。”

  2014年11月,李文華和供熱公司談妥,價格是1380萬。邵江覺得這個價錢很合適,就把公司買下來了。石家莊市公安局民警夏恒兵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李文華在與供熱公司談判時,採用了非常規的手段。“他通過組織村民,對供熱公司進行鬧事,致使供熱公司無法正常經營。低價將供熱公司收購到自己手裏。”

  曾參與過此事的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李文華以供熱公司污染環境為由,鼓動附近6戶村民,去公司堵門、阻止車輛通行,並索要污染費。“後來供熱公司幹不下去了,就轉給了他。”該村民提到,李文華接手公司後,便不再提污染的事。

  邵江稱,起初,為了管理方便,他任命李文華為負責人。一個月後,雙方在讚皇縣行政服務大廳辦理了股權轉讓手續,股權全部轉到他名下。

  2016年,有人出高價向李文華購買供熱公司,李文華動心了,便向邵江提出了收購的意向。“剛開始談的2000多萬,但是簽協議頭一天,李文華反悔了,説自己沒有錢。後來,他就不斷找我麻煩,想霸佔公司。”

  邵江告訴新京報記者,2016年11月15日晚,李文華打來電話,約他出去商量事情。當晚11點,到達李文華在縣城居住的小區後,邵江遭到幾名男子的控制,並被毆打。“其中一個人用刀架在我脖子上,不讓我走。”隨後,他被帶到北清河村“李家大院”,李文華的兒子、幹兒子等五六人將其看管起來。

  直到簽署了無償轉讓供熱公司的字條後,被限制自由將近30個小時的邵江,才被放出來。次日,邵江來到讚皇縣公安局城關分局報案。不久,他又將此事反映到河北省公安廳。2016年12月23日,讚皇縣公安局對邵江被非法拘禁一案立案處理。到2017年5月3日,公安局認為此案“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犯罪”,作出撤案決定。

  從那時起,邵江開始向省、市相關部門舉報李文華。

  強拆民房

  除邵江外,長期舉報李文華的,還有北清河村的殷三剛和李樹軍。

  李樹軍是北清河村養豬場的老板,他的養豬場距離供熱公司僅一墻之隔。他告訴新京報記者,供熱公司的鍋爐,是被淘汰下來的二手鍋爐。2013年,鍋爐房建成後,鏟車工作的噪聲、空氣中彌漫的酸味、漫天的黑色粉塵,讓他感到身體不適,養豬場的豬陸續死亡。

  根據相關的環保法律規定,供熱站的防護距離不得小于300米。從2014年起,他開始向環保部門舉報。當時,李文華是供熱公司的負責人,“他原本説會賠償我損失,但始終沒有兌現。”2015年的正月初八,李樹軍前往石家莊信訪。在他看來,這一行為激怒了李文華。“李文華直接帶人拆了我的養豬場,我回到家中,發現廠房已經成了一片廢墟。”

  當晚,李樹軍去“李家大院”找李文華理論,結果遭到李文華親屬及村“兩委”成員等十余人毒打。李樹軍記得,當時人群中有人喊,“用棒子打死他。”被毆打後,他和他妻子還被迫下跪,向李文華道歉。

  同樣因舉報供熱公司污染被毆打的,還有73歲的殷三剛。殷三剛原本在村裏開小賣部,他的家也在供熱公司隔壁。第一年舉報污染的時候,供熱公司賠償給他7000元。“後來老板換成李文華後,污染不但沒有解決,錢也不賠了。”

  2015年5月27日,殷三剛阻止供熱公司施工時,與李文華的家屬發生衝突,“我被打斷兩根肋骨,我的兒子也被打成輕傷。”隨後,殷三剛被送往醫院治療。當天,他的房屋便被拆除。“什麼東西都沒搬出來。”

  2016年5月26日,北清河村委會和殷三剛簽署了和解協議,賠償其房屋及屋內物品損失費,共計6萬元。協議還提到,2015年5月27日,李文華的弟弟李文剛,打傷殷三剛和其兒子;2016年4月13日,李文剛的兒子李光偉等人,在縣城將殷三剛打傷。由李文剛賠償其住院費、誤工費兩萬元。

  石家莊紀委的通報提到,2007年以來,以李文華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多次採用暴力、威脅等手段,毆打無辜人員,致傷7人。

  多名遭其毆打的村民告訴新京報記者,被打後,他們向公安機關報警後,均未得到處理。石家莊紀委通報也提到,讚皇縣公安局在偵辦9起李文華黑社會性質組織違法犯罪案件過程中,包庇縱容,提供了直接保護。

  “行賄名單”

  2018年3月,中央第十五巡視組將反映李文華違法犯罪的線索,移交石家莊市紀委監委。不久,警方出動120名警力,將李文華及其妻子、弟弟等22人抓獲。抓獲李文華的同時,警方從其家中搜出“行賄賬單”。

  新京報記者獲取的部分“行賄賬單”記錄了李文華與部分官員或個人的往來。

  “6月25日,商旭民搬家,上禮1萬元。”

  “11月10日,劉中才、奇子、孫某軍買衣服、吃飯、足療,共計14671元。”

  “11月13日,奇子生日,買羊,100元。”

  “2014年7月9日,李世奇轉30萬到槐陽(槐陽工貿公司)。”

  “2014年7月10日,孫某軍轉50萬到槐陽。”

  “10月19日,閆建安對過打麻將,給焦瑞峰5000元。”

  “8月24日,給劉某女兒上學送禮6.5萬元。”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名單中的閆建安為讚皇縣公安局副局長,焦瑞峰則是讚皇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代理大隊長;李世奇(奇子)為讚皇縣副縣長,商旭民則擔任縣政協副主席。

  目前,涉嫌嚴重失職瀆職的讚皇縣公安局刑警大隊代理大隊長焦瑞峰,涉嫌收受李文華賄賂的讚皇縣公安局副局長閆建安、縣政協副主席商旭民、縣政府副縣長李世奇依法被採取留置措施,進一步審查調查。

  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名單中的劉中才,是讚皇縣人大主任。岳輝是石家莊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侵權犯罪偵查大隊負責人。新京報記者就此向當地宣傳部和河北省公安廳求證,但未獲回應。

  “行賄賬單”中記錄了2013年的部分轉賬情況。其中提到,“2013年4月9日,岳輝轉入50萬元,4月11日給岳輝息2.5萬元。”記者觀察發現,按照賬單記錄,一年時間內,一共向岳輝結息32.5萬元。

  據石家莊紀委消息,李文華案共審查調查處理黨員或國家公職人員119人,其中縣處級幹部16人、鄉科級幹部60人、一般幹部36人、其他非公職人員7人(均為黨員)。

  2018年12月15日,新京報記者從公安部門獲悉,此案已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

  (記者 趙凱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荔浦夜色美
荔浦夜色美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天空之眼瞰炫彩華夏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拉薩迎來今冬第一場雪
青海雅丹魔鬼城上演“流星與金星”
青海雅丹魔鬼城上演“流星與金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77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