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公開場合被偷拍的維權困境 律師稱受害人可提起民事訴訟
2018-12-16 07:33:3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公開場合被偷拍的維權困境

  地鐵上遭陌生人偷拍 對方不僅將視頻上傳至網絡還配以猥瑣點評 律師稱已涉嫌侵權

  爆料微博此後受到眾多網友的關注

  12月9日,大四女生任可可(化名)經朋友提醒發現,自己乘坐地鐵時的場景被人偷拍並上傳至網絡。令任可可感到氣憤的是,對方拍攝的焦點始終集中于自己的胸部,而且還在發布視頻的同時配以侮辱性點評。此後,任可可私信聯係了視頻發布者,要求對方刪除視頻,不料反而招來辱罵。無奈之下,任可可求助于其他網友,並在眾人的幫助下,成功利用平臺投訴機制使對方暫時性封號一個月。

  事實上,任可可的經歷並不是個例。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各種網站、客戶端上,打著街拍名義發布偷拍視頻、照片的人不在少數。其偷拍內容的主角大多為年輕女性,拍攝重點基本集中在女性敏感部位,評論大多含有性暗示意味。由于拍攝地點大多位于地鐵、街頭等公共場合,許多被偷拍者也無法確定對方偷拍是否違法違規,因而時常陷入維權困境。

  擅自發布偷拍視頻

  營銷號引萬人舉報

  12月9日,微博大V“天秀bot”發帖爆料稱,新浪微博某營銷號擅自發布他人被偷拍視頻,並配以“人醜胸不醜,拍完我就走”的侮辱性評論。此後,該網帖引發上萬人關注。

  據網帖介紹,涉事營銷號曾多次發布偷拍女性的視頻或照片,在被當事人發現並提出刪除視頻或照片後,該營銷號表示:“坐等律師函,爸爸聽這話不下30次了。”北青報記者注意到,涉事營銷號所發布的偷拍內容其背景大多為公共場合,畫面焦點往往集中在女性敏感部位。偷拍者往往抓住女性正常活動的某個瞬間,對疑似走光的畫面進行特寫拍攝。為提高關注度,發布者在上傳照片、視頻的同時,常常還會加上幾句低俗評語。

  隨著爆料帖走紅,越來越多的網友加入對該營銷號的“聲討”當中。不少網友對該營銷號借偷拍照片謀求關注的行為表示不滿:“真的很惡心,今天如果不當回事,下次就有可能發生在我們每個人身上。”“人家護士可能就是工作太累了,所以直接在值班室鋪點衣服睡了,非對著人家睡姿拍,還有沒有點尊重了。”北青報搜索發現,涉事營銷號目前已經“查無此號”。據爆料博主介紹,經網友自發舉報,12月9日晚間該賬號就被平臺封號。

  廣州地鐵上被偷拍

  大四女生求助網友

  “天秀bot”介紹説,自己之所以會關注到涉事營銷號,是源于一則求助信息。12月9日上午,一名女性網友向其投稿稱,自己在廣州地鐵遭遇偷拍,對方不僅在網上發布了偷拍視頻,還對自己進行侮辱。投稿前女生曾嘗試聯係對方進行交涉,但毫無進展,反而又遭到辱罵,受害女生因此陷入維權困境,“能不能救救我?”據其介紹,收到求助信息後他曾聯係涉事營銷號進行求證,對方堅稱只是搬運了其他平臺的視頻,並未侵權,甚至還表態説:“謝謝幫我出名,這些我完全不在乎,最好每天曝光我一次。”因此,才引來上文所稱爆料帖。

  北青報記者輾轉聯係到了受害女生任可可。她介紹,自己是廣州某高校的大四學生,最近正計劃創業,每天忙得焦頭爛額。“12月9日早上,朋友給我發來那個視頻,問是不是我。我看完後第一時間有點蒙,後來仔細回想了一下,確實曾經在地鐵裏遇見一個人特別不對勁。”任可可回憶,自己被偷拍應該是在11月19日晚上,“大概九十點鐘的樣子,我剛下班,坐地鐵回學校。當時地鐵上人很多,幸運的是我一上車就找到了一個座位。但剛坐下沒多久我就發現,有個男人一直盯著我看,過了幾分鐘又把手機豎起了對著我。當時我是坐著的,而他站著,所以不太能確定他是不是在偷拍我,瞪了幾眼他也沒有心虛的意思,我就以為是我多想了,但後來他還是盯著我,我意識到不對勁就起身走開了。直到12月9日早上朋友發來視頻,我才知道自己當時確實被拍了,很後悔當時沒直接搶他手機檢查。”

  任可可説,自己發現被偷拍視頻後,第一時間聯係了對方,要求刪除視頻,結果又遭到辱罵。或許是為了報復,對方還專門將自己的視頻置頂,無奈之下自己聯係了多個微博大V求助,“有幾個有回應,雖然有些不能幫我轉發,但也提供了一些幫助,很感謝他們。”她介紹,經“天秀bot”等人轉發後,目前涉事營銷號已經被封號。“只是封了一個月,一個月以後他還是可以繼續用。”對于這一結果,任可可説,“還不算完全解決,因為視頻源頭還沒有找到,可能別的網站還會有。不過看到這麼多網友幫我,心裏還是暖暖的。”

  各類網站頻現偷拍視頻

  受害者顧慮重重難維權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涉事營銷號發布的偷拍視頻結尾部分曾展示出一款名為“皮皮搞笑”的APP圖標。任可可説,自己與營銷號運營者溝通時,對方曾透露,其發布的偷拍視頻均是轉載自該軟件。隨後,任可可又在“皮皮搞笑”上找到了自己的視頻,並聯係發布者刪除,無獨有偶,該發布者也堅稱,視頻係從其他網站轉載過來,自己並非偷拍者本人。

  北青報記者搜索發現,各類社交網站、視頻網站乃至直播網站上,以街拍、地鐵偶遇等為噱頭傳播各類公共場合偷拍視頻、照片的網友不在少數,其中一些以路人穿搭為拍攝重點,另一類則專注于拍攝女性敏感部位,評論大多十分低俗。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遭遇偷拍後敢于維權、堅持維權的受害者卻十分有限。對此,任可可解釋説:“出了這個事之後,我咨詢了好幾個律師。有人提到説他轉發沒有超過500,可能不夠處罰標準,也有人説公共場合偷拍不牽扯侵權,所以心裏不太有底,擔心即使報警或者起訴,也沒有什麼結果,反而可能會使視頻傳播更廣。”除此之外,任可可還擔心,一旦事情鬧大了,父母勢必會知道,“不想讓父母再替我擔心。”綜合考慮後,她最終決定將此事暫告一段落,“生活還要繼續,也沒有精力老去處理這種事。”

  對于網上諸如“要不是你穿得少,怎麼會拍你”“穿得少,不就是為了讓人看嗎”之類的聲音,任可可説,放棄維權並不意味著自己認可了這種理論,“視頻裏我穿的就是一條很正常的吊帶裙,還配了外套,可能就是坐下的時候壓住了裙身導致領子有一點低,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可以來拍我。這是對方的問題,不是我的,我唯一做錯的就是沒有保護好自己。”“我穿漂亮的衣服、顯示自己的身材,是為了自己開心,你如果欣賞,多看兩眼都沒有關係,但是偷拍並且發在網上進行羞辱,就是人品問題。”任可可説。

  (記者 孔令晗)

  律師

  公共場合偷拍涉及侵權

  受害人可提起民事訴訟

  如果遭遇公共場合的偷拍,是否真的無法維權?對此,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許浩律師介紹説,在公共場所偷拍他人並將照片發布在互聯網上進行傳播,已經涉嫌侵犯他人肖像權;如果還配有侮辱性詞匯,就還涉嫌侵犯他人名譽權。受害者可以依法提起民事訴訟要求發布者刪除照片,賠禮道歉,乃至賠償經濟損失。如果網絡平臺方面未盡到審查義務或未及時刪除,也需要承擔連帶責任。

  北京朝陽法院李清華法官提醒説,受害者遭遇偷拍後,如果認為對方行為已經涉及刑事犯罪,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如不構成刑事犯罪,則可以選擇民事訴訟維護自身權益。她建議,受害者在起訴前,可以通過公證的方式留存互聯網上的侵權內容及信息,避免因對方刪除或設為個人可見等操作遺失證據。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中國兵馬俑展正式向新西蘭公眾開放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山東高青:“鳥中熊貓”濕地過冬
藏羚羊的家園
藏羚羊的家園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起去看流星雨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858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