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進入潛意識戒毒 揭秘真切如《盜夢空間》的催眠戒毒法
2018-11-25 07:52:50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浙江省良渚強制隔離戒毒所嘗試新戒毒方式 可進入潛意識幫你戒毒

胡鐘鳴正在做催眠。圖:錢江晚報

  催眠戒毒法真切如《盜夢空間》

  這是一座潛意識的迷宮。

  戒毒人員王某躺在沙發上,雙眼緊閉,呼吸均勻,腦海裏浮現起他多年以前第一次接觸毒品的場景,興奮得嘴角上揚。

  突然,一個低沉又輕柔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你正在吸毒,突然聽到腳下窸窸窣窣的聲音,光線漸漸亮起來,你看到地面上有蛇向你遊過來。”

  一條、兩條……果真有一堆蛇密密麻麻地出現在腳邊。蛇是王某最害怕的動物,他冒出了冷汗,攥緊拳頭,身體也輕微地翻騰起來。

  這一切,清晰得不像夢境。

  這如同《盜夢空間》的一幕,就發生在浙江省良渚強制隔離戒毒所心理矯治中心。心理矯正中心副主任、浙江警官職業學院教官胡鐘鳴變身“築夢師”,進入了戒毒人員的潛意識,在一問一答之中,重塑記憶。和電影不同,他的任務並非盜取機密,而是植入對毒品的厭惡意念和積極戒毒的動機意念。

  這是一種嶄新的戒毒方式——“催眠戒毒”,目前還在探索試驗階段。

  從2016年至今,浙江省已有六十多名戒毒人員自願接受了胡鐘鳴的催眠戒毒治療,其中,六七成吸毒人員毒品的渴求度下降,也降低了因吸毒導致的失眠、焦慮、抑鬱、衝動等心理問題的發生率。

  適合人員

  首先要沒經過任何治療,然後是敏感度高

  11月20日下午,良渚戒毒所,剛剛入所的戒毒人員正在學太極。他們正練到“雙峰貫耳”,就被執勤民警喊了停。入所大隊30人被一一帶進教室,站在了胡鐘鳴面前。催眠戒毒是個正在進行中的課題,為了準確地評價療效,胡鐘鳴要找沒參加過其他戒毒療法的“白紙”型新入所戒毒人員。所以這些人正是他所尋找的。

  “大家好,不要緊張,我們今天做個有關心理方面的小遊戲。我先教大家腹式呼吸,慢慢放松,閉上眼睛,想象著自己正坐在最熟悉最安全的地方,比如在家裏的沙發上、自己床上……”胡鐘鳴説。

  “將注意力集中到鼻子,傾聽自己的呼吸……”漸漸地,這些戒毒人員的表情和體態明顯放松下來。

  適合催眠治療的人選,核心要素是“催眠敏感度高”。接著,胡鐘鳴又進行了一些催眠敏感度測試,從中選出了若幹名戒毒人員。胡鐘鳴説絕大多數人都適合作催眠,但高敏感度人員不超過三成。

  現場演示

  記者能站到被催眠人大腿上,他哭著説看到媽媽

  如果要進行催眠,胡鐘鳴一般會選擇專門的治療室,拉上窗簾,在深秋的寒意中早早開啟暖空調。

  因為催眠戒毒需要兩個條件:一是需要能夠放松下來,進入到至少中等程度的催眠狀態;二是要完全地信任催眠師,與催眠師結成治療同盟。

  23歲的雲南小夥劉某就是那個最能被“深入”潛意識的戒毒人員。隨著胡鐘鳴的引導,“你身上的肌肉越來越緊,越來越緊,身體緊湊得像一根柱子”。胡鐘鳴開始左右搖晃劉某的身體。劉某果然像柱子一般直挺挺地左右傾斜,全然失去了自我控制。

  胡鐘鳴幫助劉某躺下,把他架在了兩個凳子之間,然後讓記者站到劉某的大腿上。記者一開始不敢,但是當記者站上去後感覺到劉某依然像水泥柱般筆直。事後記者問劉某,你在催眠時有否感覺大腿上受壓,劉某説似乎有個三四斤重的秤砣。

  這就是催眠中最經典的“催眠人橋實驗”(這從另一個角度説明了在催眠狀態下人的潛力被最大程度地激發)。

  當人橋過後,胡鐘鳴又下達了另一個放松的指令。剛才還像一根水泥柱般的劉某便像一團棉花一樣松軟了下來,在胡鐘鳴的扶助下躺到了地上。

  “你現在走進一部電梯裏,右手邊有一排紅色的數字,這是電梯所處的樓層。”“現在你在三樓,好,二樓,一樓,電梯門即將打開。當我把手碰到你的肩膀時,門便會打開,你會看到一個你最想看到的那個人”。

  當胡鐘鳴的手碰到劉某的一瞬間,劉某全身戰栗了一下,“電梯門開了,你看到了誰?”“媽媽!”眼淚從劉某緊閉的雙眼中奔涌而出。“媽媽穿什麼衣服?”“白色的。”“媽媽説什麼了嗎?”“她,她説,兒子,回來,別吸了……”這是胡鐘鳴當場演示給錢江晚報記者看的催眠。

  當劉某被喚醒後,他説自己就像做了個異常清晰的夢,但全然不記得夢中的場景有胡鐘鳴的催眠引導。

  戒毒原理

  將吸毒的渴求感與恐懼體驗聯係起來,産生對抗性條件反射

  作為治療的催眠戒毒是一對一進行的。

  胡鐘鳴一般會引導戒毒者進入他曾經的吸毒場景。當戒毒者重新燃起對毒品的渴求時,催眠師便會將他害怕的東西聯結到吸毒過程中去。而他害怕什麼,也不是胡鐘鳴隨手可以“植入”的。因為每個人害怕的東西都有不同。

  催眠戒毒的原理就是將吸毒時産生的欣快感與潛意識內的恐懼體驗聯係起來,建立起“對抗性條件反射”,讓吸毒人員想起吸毒,就不受控制地想起最恐懼或最讓他惡心的東西。

  就像胡鐘鳴對戒毒人員王某的催眠治療。胡鐘鳴説:“把冰壺從嘴巴處拿開,你看,那些蛇都往後退了。”當他説完這句話,催眠狀態下的戒毒人員王某的表情放松下來,可雙手仍然緊握。

  為了成功建立“吸毒快感”與“蛇圍攻”之間的條件反射,胡鐘鳴會重復暗示,“這時,你又拿起了冰壺,想要吸,那些已經向後退的蛇又再一次圍攻過來……”王某的臉又繃了起來,身體彈跳了一下,雙手比之前握得更緊了。“把冰壺扔掉,圍攻你的蛇都往後退了,所有蛇直接退出了房間,房間開始變得明亮……”

  不過催眠戒毒有它的局限性,更適用能夠産生心癮的新型毒品,比如冰毒、搖頭丸等。這些毒品引發的是一種興奮的記憶,也叫作欣快症,係心理成癮。戒斷過程中,精神萎靡,正因為是心癮,所以用催眠來操作個體的記憶和內心感受,才是有價值和效果的。

  但不適用海洛因。海洛因和冰毒是兩種不同的成癮機制,海洛因等傳統毒品引發的是生理成癮,吸食後有身體上的快感,而戒斷時,生理上會出現全身螞蟻咬蟲子爬等各種難忍的感覺。這種身體上的難忍,無法用心理上的厭惡去擊退。

  戒毒方式有很多

  催眠戒毒尚處于起步階段

  目前,在戒毒場所內進行的戒毒矯治方法主要為認知教育、職業技能培訓、體能康復訓練、VR戒毒(《錢江晚報》曾經做過報道)、重復經顱磁刺激治療等。

  不過戒毒始終是個國際難題,曾經也出現過孤島戒毒,甚至有開顱手術等頗有爭議性的戒毒治療方式。

  雖然國內外使用催眠技術運用于治療各類心理問題,治療香煙、酒精成癮已經比較成熟,但催眠戒毒還處于研究與探索階段。(記者 張蓉 肖菁 通訊員 童笑男 陳日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冬美景如畫
初冬美景如畫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76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