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鄉一庭2009個“排雷哨”扎根基層
2018-11-25 07:48:5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鄉一庭》 漫畫/高岳

  “基層調解不好幹啊!”

  和《法制日報》記者説起調處矛盾糾紛,河北省衡水市安平縣大何莊鄉馬家莊村黨支部書記馬戰民肚子裏有不少“苦水”。

  “村‘兩委’基礎工作有欠賬,矛盾糾紛類型越來越多,想要不上交真是不好實現。”在馬戰民看來,原來基層調解工作難做的最大問題,在于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這“三位一體”中,鄉鎮一級缺了最重要的司法調解。

  “如今,老百姓身邊就有了常駐法庭,有法官來做調解,調解了還能司法確認有權威,幹啥還費勁打官司?”馬戰民説。

  馬戰民感受到的變化始自2013年,河北省開始探索推行“一鄉鎮一法庭”改革,鄉鎮法庭由830個擴充至2009個,實現鄉鎮全面覆蓋。由此,大量矛盾糾紛不出鄉鎮得以化解,一大批傳統民事案件“不成訟”。

  一雙筷子,吃住鄉鎮;一張桌子,就地辦案;一間屋子,沒有負擔;一鄉一庭,穩固基層。記者在河北多地探訪了法院係統以“一鄉一庭”推進訴調銜接,創新發展“楓橋經驗”的先進做法。

  訴調對接

  “老李啊,村裏那起施工受傷糾紛調解的怎麼樣了?還有沒有啥不清楚的法律問題?”十一假期剛過,邢臺市經濟開發區人民法院沙河城法庭法官張文傑一來到辦公室,就打開“訴非銜接網絡平臺”,與沙河城鎮東趙莊村民調員李魁書進行視頻通話。

  “沒問題,一切順利!”電腦屏幕那頭,李魁書自信地説。

  在“一鄉一庭”的基礎上,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構建起“互聯網+訴非銜接”多元化糾紛化解機制,研發了“訴非銜接網絡平臺”係統,將大量線下糾紛化解活動搬到線上進行。李魁書負責調解的一起賠償糾紛案件成為這項機制下運作的第一起案件。

  “説到賠償標準時候,我也把握不準了。在村裏當著雙方當事人的面,通過網絡平臺與張文傑法官連線視頻,法律怎麼規定的、賠償怎麼計算的,張法官現場指導,當事人很快達成協議。我把協議傳到法庭,張法官進行司法確認,賠償到位,這案件就順利完結。”李魁書向記者介紹。

  2016年以來,在全國法院收案數平均增幅20%的情況下,邢臺市經濟開發區法院收案數特別是民事案件收案數逐年下降,降幅平均達到18%。這都得益于邢臺法院訴調對接、多元化解矛盾糾紛工作。

  對于這項工作的特點,邢臺中院院長白峰向記者娓娓道來:矛盾化解主體一網覆蓋,利用互聯網聚合各類調解資源;矛盾化解路徑多向互動,網上調解、線下調解統籌融合;矛盾化解機制規范有序,完善多元調解制度保障;矛盾化解方式便捷靈活,持續深化訴調對接規范化、便民化探索實踐。

  “當事人帶著矛盾糾紛來到法院,案件分流分得出,調解員隊伍接得住,法官和調解員共同施力調得成,整個過程有人管。”曾經在基層法庭工作多年、創造過3小時成功調解醫患疑難糾紛記錄的張櫻現在是邢臺市經濟開發區法院訴訟服務中心負責人,她這裏成為訴調對接工作的樞紐。

  在邢臺市橋東區法院,法官與訴調對接部門、調解組織、律師組建了微信工作群、QQ群、微信公眾號,頻繁的交流溝通培養出一支有力的特邀調解員隊伍,探索出“人民調解+行業調解+行政調解”“法官指導調解+律師參與調解”“特邀調解+聯合調解”這樣的3+2+2聯動調解模式。

  “我們實現法院訴調對接中心與行業調解組織、司法所、鄉鎮辦、社區(村居)調委會的無縫對接,引入各種社會資源,不斷豐富非訴訟糾紛解決方式,其目的就是將法院訴訟化解糾紛的職能延深到調解全過程,讓大量的糾紛化解于訴前。”邢臺市橋東區法院院長姚振忠説。

  無訟建設

  “譚莊王家養的狗把人咬了,人家要去法院告他!”

  今年5月16日,這條消息出現在廊坊市香河縣安平法庭建的微信群中,法庭法官宗海峰趕緊了解詳情,原來兩家因為養狗把人咬傷産生糾紛,被咬者表示要起訴對方。

  “按説農村狗咬人的事情,不至于鬧上法庭啊。”宗海峰與鄉鎮負責人和村幹部取得聯係,並且通過網絡視頻會議與當事人進行溝通,發現這起案件鬧大的根源其實在于兩家多年來因為一塊空地使用産生的摩擦。

  找到根源後,宗海峰召集村書記、副鎮長聯合調解,通過釋明法律和政策消除了雙方的誤區,兩家最終和解。

  香河縣共有300個自然村,達到無訴訟、無涉訴信訪、未發生治安案件等標準的村街已達31個。談及這個數據,香河縣法院院長劉君説道:“無訴訟建設,任重道遠。”

  今年4月,“創建無訴訟鄉(鎮)村(街)活動”在廊坊展開,該市法院係統圍繞“一鄉鎮一法庭”建設,選配268名有經驗的人民陪審員、87名書記員,引入1227名人民調解員,明確2158名包村法官,全方位、多層次、綜合性的基層社會矛盾糾紛化解網絡體係進一步深化完善。

  “一個官司八輩兒仇,老百姓的目的不是打官司,他們看重的是問題的合理解決。”固安縣法院院長樊穎坦言,基層群眾普遍要面子,用法庭判決的冰冷程序解決矛盾糾紛,反而不利于案結事了,甚至還會加劇雙方對峙情緒,群眾訴累也更加沉重。

  廊坊市鄉鎮法庭在每個下轄村確定2名人民調解員,由法庭負責人與村支書、村主任、人民調解員建立微信群,在每個法庭和村委會都擺放有微信群的二維碼,有了矛盾糾紛,不用出遠門,掃一掃二維碼就可進群解決糾紛。

  “把一鄉一庭建的強起來、用的新起來。”對于“創建無訴訟鄉村活動”,廊坊中院院長苑三國提出這樣的要求。在他看來,以“一鄉一庭”為基礎謀求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在農村基層社會落地生根,就是堅持發展“楓橋經驗”的本地經驗。

  扎根基層

  馬戰民是位當了30多年的老書記,老爺子平時沒事就喜歡到距離村裏沒多遠的大何莊法庭坐坐。“村裏小兩口打架鬧離婚,弟兄倆因為宅基地起糾紛,法律咋規定、怎麼做調解,咱得到楊法官那取取經。”馬戰民對記者説。

  馬戰民説的“楊法官”是安平縣法院大何莊法庭法官楊朝。在馬戰民和附近村民心裏,這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法官年紀不大、本事卻不小,不僅能用法律給村民解決問題,而且説話辦事有農村味兒、有老百姓味兒、跟村民心貼心。

  這些年來,馬家莊村裏糾紛鬧到法庭的不少,可最後判決的10件裏頭也沒1件,都在法官的工作下調解撤訴了。提及原因,馬戰民説:“楊法官有絕招。”

  每逢調解,楊朝會讓當事人先把苦水倒完,既了解矛盾産生的背景和症結,也讓當事人散散怒火怨氣。他還會邀請村幹部和調解員出席,領著當事人換位思考,既説法言法語講法律,又説土言土語擺道理,最後讓當事人自己當裁判,自己説結果。

  “法律大集”和“巡回審理普法回訪”是楊朝的另外兩項“利器”。

  大何莊法庭前頭就是農村大集,逢四逢九十裏八村都過來趕集。每到這時,楊朝就帶著法庭幹警在門口支起攤子,給村民發放普法宣傳材料,接受群眾咨詢,有的案件現場進行化解。案件調解過後他還會定期回訪,聽聽當事人和周圍群眾的意見,把每起案件的處理都做成一回普法。

  80後的楊朝雖然是安平縣最年輕的鄉鎮法庭法官,但已在基層法庭工作10多年,他有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工作成績:依靠耐心的全程調解和扎實的群眾工作,大何莊法庭案件調撤率連續5年保持在95%以上。

  在衡水,像楊朝這樣扎根基層法庭的法官不在少數。“法庭的法官們給群眾辦實事,就在家門口、在田間地頭、在莊戶人心裏頭。”馬戰民説。

  衡水法院在河北省率先完成“一鄉鎮一法庭”建設,並重構以鄉鎮法庭為中心的基層法治治理體係,就近向群眾提供立案、司法確認、訴前調解、司法公開、法律咨詢等服務。

  安平縣法院城關法庭布置處處體現“家”的主旋律,主動延伸家事審判職能,構建起多元化解工作機制;景縣法院龍華法庭引入鄉土化的陪審員,借用鄉土權威化解基層矛盾;饒陽縣法院與婦聯合作成立“婦女援助中心”,各法庭對已結家事糾紛電話跟蹤隨訪和實地回訪,促進家庭和諧……

  “在衡水,鄉鎮法庭已經成為基層法治宣傳的主陣地、聯係群眾的連心橋、矛盾,糾紛化解的排頭兵、基層社會穩定的壓艙石。”衡水中院院長鄭喜蘭説。

  社會經濟深入發展,利益格局不斷深化,新類型矛盾糾紛層出不窮,僅靠法院單一的訴訟機制來應對紛繁復雜的社會糾紛和衝突,顯然不足以緩解社會矛盾。全面加強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是法院係統堅持發展“楓橋經驗”的時代使命。

  矛盾糾紛調處中的訴訟方式與非訴訟方式相銜接,是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工作的核心內容和主要方面。河北法院係統“一鄉鎮一法庭”建設補齊了司法調解在鄉鎮一級的“短板”,整合了法院、行政機關、社會組織以及各方面的力量,不斷拓寬訴訟和非訴訟方式的銜接渠道,推動各類矛盾糾紛得到高效及時化解。

  訴訟與調解,都是化解矛盾糾紛的重要手段和渠道,河北法院係統的實踐實現了兩者的優勢互補,既依法裁判、體現法律剛性,又情理結合、利于修復關係,同時減輕了群眾訴累、強化了調解效力,真正讓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在基層落實。

  截至目前,河北省所有鄉鎮法庭全部實現數字化,完成網上法庭全覆蓋,實現對所有鄉鎮法庭的全面統籌、有效管理,“一鄉鎮一法庭”創新發展“楓橋經驗”將再次升級。(記者 馬競 周宵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初冬美景如畫
初冬美景如畫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圖片故事】“洋媳婦”的中國生活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西安:漢服巡遊展示傳統文化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62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