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借“差評”勒索網店近200家 17人惡意下單被拘
2018-11-15 07:27:0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借“差評”勒索網店17人惡意下單被拘

  嫌疑人勒索近200家網店;深圳警方打掉全國首個網絡涉黑惡犯罪集團

  犯罪嫌疑人做網站招聘成員,加入還須考核相關知識。網頁截圖

  部分被警方控制的犯罪嫌疑人。深圳警方供圖

  11月13日,深圳龍崗警方披露了一起通過“惡意差評”對電商平臺網店進行敲詐勒索的網絡黑惡犯罪集團案件。

  嫌疑人通過“DM聯盟”網站以及其他社交平臺招錄“惡意差評師”,對網店進行敲詐勒索,涉及各電商平臺網店近200家7900余單,涉案金額達500余萬元,遍布全國多個省市。

  日前,深圳龍崗警方輾轉14省26個縣區,抓獲35名違法犯罪嫌疑人,1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據悉,這是全國打掉的首個有組織、有架構的網絡涉黑惡犯罪集團。

  電商平臺網店被勒索

  11月2日,一位網店店主向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寶崗派出所報案稱,自己被多個買家以差評為要挾進行敲詐勒索。

  據辦案民警介紹,報案人吳宇(化名)在某電商平臺售賣電子琴。今年6月,有4人下單購買店鋪內同一種商品,發貨後,4名買家和吳宇溝通稱,這款商品沒有3C認證,不賠償就給差評。“實際上這款琴根本不是電子産品,不需要3C認證。”

  吳宇不予理睬,隨後,這幾人不斷向店鋪注冊所在地工商局以及電商平臺投訴。“工商局接到投訴去查了幾次,店家根本沒有違規行為,並沒有查處。”對方仍不死心,向吳宇發來了“律師函”,聲稱若不賠償將走法律途徑維權,又有“中間人”來和吳宇進行協商,只要答應賠償,在店鋪首頁加上“藍宮”LOGO的標志,就表明該店鋪是受他們保護的,其他“惡意差評師”就不會再來敲詐了。

  吳宇不堪其擾無奈之下答應了對方的要求,4個訂單按照商品的3倍價錢付了“賠償金”共3000余元,由于害怕惹上麻煩,店鋪並未挂上“藍宮”的LOGO。沒想到,沒過幾天,這夥人又來了,一口氣有十幾個賬號下單,這次更加明目張膽,還未發貨就要求賠償,再三協商下,吳宇給每個賬號賠償了20元。

  嫌疑人也曾是被勒索對象

  經進一步調查,辦案民警發現這夥人並非首次作案,多個電商平臺都有他們活動的痕跡。初步判斷這是一個由嫌疑人蔣某龍為領導者,以“惡意差評”為方式進行敲詐勒索的網絡黑惡犯罪集團。

  專案組經過連續摸排,掌握到蔣某龍于今年4月在深圳落腳,成立了一個線上“藍宮DM聯盟”,自稱已成立十年,通過QQ、微信等平臺招收學員跟隨其“敲詐勒索”。

  從今年8月開始,蔣某龍將窩點從深圳轉移至其老家湖南某地,利用其母親吳某艷的身份注冊成立了“湖南藍宮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採取“招錄閒散人員——傳授犯罪方法——組織圍攻店鋪——敲詐勒索錢財”的模式實施犯罪。

  深圳龍崗警方經過偵查,發現這個網絡黑惡犯罪集團成員遍布14省26個縣區。11月6日19時許,警方在湖南將主要犯罪嫌疑人蔣某龍成功控制。與此同時,在各地另外34名嫌疑人全部被控制。

  經初步核實,該犯罪集團自今年4月至今,共敲詐勒索網店近200家7900余單,涉案金額500余萬元,涉及電商領域包括電子、紡織、珠寶、家居等行業。目前,蔣某龍等1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押解回深並刑事拘留。

  蔣某龍在歸案後供述稱,他原是在某電商平臺經營電器的店主,被人敲詐過一次後,他也如法炮制“做了幾單”。嘗到甜頭後便一發不可收拾,開始招人組隊開始了團夥作案。

  ■ 揭秘

  以“職業打假人”名義招收“惡意差評師”

  11月14日,辦案民警向新京報記者介紹,蔣某龍的團隊成員都是通過藍宮Demon聯盟網站(簡稱DM聯盟)招錄的,報名者需要通過測試,及格後才能進入團隊。

  “DM聯盟”網頁首行標明“藍宮DeMon專注于消費者權益保護”。“3·15維權在行動 消費與安全”的黃色字體佔據網頁正中間最顯眼的位置。隨處可見類似“反不正當競爭,反假冒偽劣侵權”的話語。

  “入學須知”中介紹信息稱“DM聯盟是由最早一批職業打假人聯合成立,其中不乏資深律師,在打假圈內享負盛名。”想成為DM聯盟學院必須通過在線考核並成績在60分以上、有一定網購經驗,加入後不可公開或傳播學習資料和特權信息。

  通過在線考核後變為聯盟學員,交過學費,再經過一周的在線培訓,就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打假維權戰士”。

  在線考核的內容也並不簡單,點擊在線考核,裏面有四部分試題,包括判斷題單、單選題、多選題以及問答題,問題涵蓋面較廣,常人並不能輕易完成考題。

  辦案民警介紹,這是蔣某龍的第一道篩選,找出對網購平臺有一定了解的人,再進行下一步的培訓。這個網站看著“高大上”,實則假借職業打假人的名義招募“惡意差評師”,蔣某龍等人用精美的網頁設計蒙騙成員上鉤,在成員繳納費用之後,虛構他人身份充當所謂的“導師”,向學員傳授針對電商網店的“敲詐方法”。

  培訓結束後,由“導師”(行業術語叫“老鳥”)在多個知名度較高的電商平臺搜索目標網店作為敲詐勒索目標,確定作案目標後,“導師”將找到的目標店鋪和鏈接發送給“小白”(新手)學員,號召學員一起“進攻”(購買)網店産品。

  “他們有一個成員群,有目標時就説發車了。”辦案民警説,每次跟單時,要“上車”的學員還需要繳納100-1000元不等的“車票”錢,作為“老鳥”帶做的學費。每次確定的敲詐勒索目標網店1-5個,網店産品完成交易交付後,資深“老鳥”帶領“小白”學員,以各種理由向賣家索取錢財。

  只要交過“車票錢”,從網店店主處敲詐來的錢就歸學員所有,“有三個賬號就能在同一家網店勒索三次。”

  制作假公章假冒律師給網店發函

  聯盟學員又分為兩個等級,繳納會費1600元是專業級學員,繳納2800元是領英級學員。領英級學員能多幾項服務,例如司法支持和法律服務、有些單只能領英級學員參加。

  在“DM聯盟”網站的入學須知裏也可以看到,領英級學員擁有“大額專屬車次”,産品單價3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實際上兩個級別的學員內容差不多,蔣某龍他們只是想在這個環節再賺一次錢。”

  何為司法支持和法律服務呢?蔣某龍虛構“深圳正霆律師事務所”並制作假公章假冒律師,與此同時,其名下還有多個微信小號,假扮公司財會、法務及調解人等各類虛假身份。在針對網店店主吳宇的敲詐勒索案件中,他就給店主發律師函虛張聲勢,從而達到勒索目的。

  學員“發車”(下單)後,蔣某龍會以“調解人”的身份出現跟商家進行談判,若商家拒絕妥協,團夥會組織大量學員下單擴大影響,對商家施壓,以投訴、差評、舉報等方式“圍攻”其店鋪,迫使商家妥協。

  民警介紹,其實,大部分網店店主幾乎每天都在面臨“惡意差評師”的騷擾,“小打小鬧店主一般不會理會,但遇到非常難纏的團隊,店主也會選擇花錢了事,報案的情況極少。”

  “惡意差評師”非常了解網店店主的痛點,每個差評都會給店家帶來影響,不僅影響店鋪評級,降低購買率,遇到類似“雙十一”的活動時,差評太多的商家甚至無法參加,因此“惡意差評師”屢屢得手。

  (記者 張彤)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紅杉林冬韻
紅杉林冬韻
太陽鳥的“舞蹈”
太陽鳥的“舞蹈”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新疆天山天池大雪初晴美如畫
西湖冬韻
西湖冬韻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7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