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小數點錯位引陳情 作風不實釀大錯
2018-11-12 08:38:37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由于沒有對丈量記錄進行認真核對,作風不實導致群眾陳情,給徵地補償工作惹了麻煩,我們一定深刻吸取教訓。”重慶市渝北區興隆鎮發揚村支書任孟紅和村委會主任蘭張飛接受鎮紀委誡勉談話時,心情沉重地説。

  令人想不到的是,“作風不實”,竟是由一個小數點引起的。

  今年2月23日,春寒料峭,過年的熱鬧氣氛還未散去。該鎮發揚村2組村民到鎮紀委,舉報任孟紅、2組社長黃國龍在南北大道北延伸段土地徵收中給羅某多記1畝多地,涉嫌優親厚友,從中收取好處。

  鎮紀委進行分析研究,認為問題線索較為具體,可查性較強,按照相關程式,成立以鎮紀委書記為組長、紀委副書記、專職紀檢幹部為成員的初核小組,進行實地調查。

  “丈量地塊,村上有沒有現場指導、監督?”

  “徵地太敏感,村上哪敢含糊,不僅專題研究,成立徵地工作指導小組,還到社員大會上宣傳政策,記錄員、執尺人都是現場推選的。”面對核查組的詢問,任孟紅、張飛都表示很規范。

  原始資料和相關記錄顯示,2017年3月,召開社員大會,公開推選社員羅某、羅代谷為丈量執尺人,社長黃國龍、社員葉齊鵬為記錄人。4月20日,2社依據區徵地辦徵地公告,通知涉地戶在村指導組現場監督下丈量土地。7月10日至14日,對土地丈量及平差面積進行公示,未接到任何反映。羅某本次徵收土地丈量面積1.42畝,平差後補償面積為1.1088畝,符合轉非安置1人條件,獲得土地和人員安置補償金15萬余元。

  但資料中卻只有一份記錄,未見葉齊鵬的記錄。任孟紅講,葉齊鵬量完土地後就出去務工了。核查組初步判斷,這裏面可能大有文章。當即要求盡快收回備查。為不影響調查進度,便先從黃國龍的記錄查起。

  從相關記錄及公示面積來看,羅某的涉地面積並沒算錯。可陳情人為何對其面積虛增那麼肯定?好在土地原貌還未破壞。核查組與任孟紅、黃國龍和當時的執尺人羅代谷一道,對羅某涉及的五個地塊逐一指認核實,結果是其中四塊明確,但記錄為“11*53㎡”最大的一塊未予確認。

  “本社的土地,按説相互比較熟悉,一個參與記錄,一個參與執尺,就記不起是哪一塊?”核查組對記錄人和丈量人心生疑問。

  羅代谷説,“這種小塊地太多,大多是零碎荒地,雜草叢生,實在對不上號。”“多年不耕種,要不是徵地,壓根記不起哪兒有小塊地。”黃國龍説,這事弄不好會“燙手”,一支煙都不敢要人家的。

  詢問羅某家人,他們也表示“不清楚”。已外出務工的羅某,電話告訴核查組,這塊地位于岩口頂上,是與村民陳武全交換的。陳武全證實,確有其事。

  調查一時陷入僵局。這時,調查組再次從信訪知情人處突破,地塊原是陳武全的不假,但已調換給另一村民,羅某的地根本就沒那麼多。難道一地二調?核查組立即找調地村民核實,並書面簽字確認。再面談陳武全。證據無可辯駁,陳武全滿臉通紅,道出實情:“是羅某求他幫忙,才作了假證。”

  迷霧層層撥開,直逼事實真相。核查組約談羅某。在證據面前,羅某不得不承認,確實不是與陳武全調換的“11*53㎡”那塊地,而是原宅基地旁的一小塊地。

  到底是哪一塊?此時,葉齊鵬的記錄已找回,比對兩份記錄發現,羅某的五塊地中有四塊數據完全一致,只有一塊對不上,黃國龍記錄為“11*53㎡”,葉齊鵬記錄為“11*5.3㎡”,兩者相差524.7㎡,約0.7867畝。核查組對照羅某指認的小塊地,與“11*5.3㎡”基本相符。

  症結終于找到,原來,作為記錄人之一的葉齊鵬在丈量結束後就外出務工,沒有將記錄本交回社裏。因此,徵地面積是以黃國龍的記錄為依據計算出來的。正是因為黃國龍的記錄裏漏掉的那一個小數點,讓羅某多得土地補償費和青苗費1.8萬元,還獲得農轉非住房安置費13.3萬元。利益面前,羅某絞盡腦汁“想辦法”,找村民陳武全作假證。但事實已經水落石出,多得的必須退回。鎮紀委向鎮黨委報告了徵地拆遷信訪問題的調查情況,並就處置提出建議。目前,已啟動糾錯程式。

  這起徵地信訪案,雖未發現村社幹部從中牟利或優親厚友的行為,但反映出工作作風不扎實、不嚴謹,因為一個小數點而導致統計失誤,引發了一連串麻煩事,造成了工作上的被動。經鎮黨委研究,責令社長黃國龍(非中共黨員)辭職,責成村支部和村委會向鎮黨委作深刻檢查,對村“兩委”主要負責人進行誡勉談話。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697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