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打要還手”?停止!工作保障?完善!
2018-11-11 07:40:0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如果再給我次機會,我還是不還手。你説,受皮外傷和保障乘客安全,選哪個?”瀋陽162路公交司機李軍擼起袖子,露出右前臂兩條結痂的抓痕説。

  半個月前,在瀋陽皇姑區珠江街天山路公交站點附近,一名50歲左右的婦女因坐過站,與李軍發生口角,用皮包多次掄打他頭部。其間,李軍停車後一直沒有還手,只用胳膊格擋,準備報警時婦女下車離開。李軍告訴記者,公司內部規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李軍是被毆打不還手的窗口單位和服務行業工作人員之一。近年來出現了交警、行政執法人員、物業保安、醫護人員、公交司機等被罵、被打事件。許多單位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作為內部規定,並設置有“委屈獎”對員工加以安慰。記者採訪了多名“受委屈”的員工,他們告訴記者,自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遵守職業操守、迫于輿論壓力、擔心丟工作的考量,也有許多無可奈何。

  兩年被打30余次不還手

  39歲的李軍説自己是個“暴脾氣”,以前遇到不講理的乘客會懟回去。兩年前,公交公司對他的一次處理讓他收斂起來。

  2016年3月,李軍行駛至瀋陽市皇姑區金山路附近,因避讓同行車輛急速左轉致使乘客張某摔倒,隨後張某用非常難聽的字眼對李軍謾罵了15分鐘。在李軍進站停車時,張某上前拉拽、捶打李軍。李軍氣不過,還了手。

  乘客報警後,警察認定為互毆,因張某頭部多處淤血,右手中指韌帶斷裂,李軍賠償醫藥費。公交公司讓車隊隊長帶著李軍去醫院賠禮道歉,隨後,依照公司“不能講服務忌語,更不能動手”的規定,要將李軍辭退。因李軍妻子癱瘓在床,10余名工友又聯名求情,最後處罰改為罰一個月工資、接受批評教育後重新上崗。

  同在窗口服務業的遼寧青柚物業服務公司負責人張旋鎧告訴記者,“打不還手”只是形象的説法,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寫入《員工守則》的“耐心回答咨詢”“積極解決問題”“禮貌對待業主”等説法是有的。

  “知道我們被打的保安很委屈,可是一旦出現‘某某物業保安打人啦’的新聞,公司形象全毀了不説,還可能讓單位領導丟工作。所以最佳解決方案就是‘忍’”。張旋鎧説。

  李軍告訴記者,打自己的張某不僅沒被處理,還嚷著“見你一次打一次”。瀋陽某路車隊隊長蔡國安給出了這樣一組“寒心”的數據,他帶隊8年期間,30起類似事件中,24起經公安部門處理,18起沒有結果。有的是打人者逃跑證據不足,有的是傷者未愈無法處理,還有的是起初乘客堅持正義,但在後續調查中怕連累自己不願做進一步説明。18人沒有得到安慰和賠償。

  從此,李軍“學乖了”。此後兩年間,因停車站點問題、維持車輛衛生運營秩序、交通事故等遭打罵30余次,每次他都忍下來。除了護住要害、報警之外,沒有別的辦法。為此李軍拿到了共計150元的“委屈獎”,可他並不覺得光榮而是憋屈。

  單位不能以此隨意開除員工

  刑法第20條規定,為使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免受正在進行中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既然法律允許公民“還手”,為何單位的規章制度不允許呢?

  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金海認為,單位的規章制度要生效,需經民主程式産生和公示。即使經過民主程式産生和公示,當員工被打時,其效力也應自然“降格”。“因為規定內容不能高于員工的人格和尊嚴。”王金海説,“單位更不能以此隨意開除員工。”

  “當然,‘打可還手’並不是鼓勵任何員工任何時候被打了都可以還手,還要看一些特殊的職業和崗位是否負有特定的法定職責。”王金海補充説,“代表政府形象的公職人員如交警、城管等,還有公交司機、保安等,保障公共安全是首位的,不能為了還手而違背了職責。”

  喬力就因為職業操守而選擇“打不還手”。喬力是瀋陽某三甲醫院急診門診男護士,工作8年。6月7日,他被3個病人家屬按在地上毆打,造成眼眶骨折,胸肋部多處軟組織挫傷。“我是護士,要有職業操守。面對患者和家屬,總不能打回去吧,那把法律規定擱哪了?”

  在瀋陽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于洪執法分局工作5年的閆永政,提起網上一些一邊倒的謾罵也有苦衷。“我們是公職人員,一言一行代表著政府形象,當然不能還手。如果強制執行,被人拍視頻發網上就會被説成‘暴力執法’。現在工作都是一人錄影,多人執法。所以你就會看到一個壯漢被一人追打,另一個同事只能在一旁錄影的畫面。”

  發“委屈獎”不是長久之計

  “不是用人單位不心疼員工,我們也想了很多對策,比如頒發‘委屈獎’,定下有條件的還手規定等等,但這些都不是長久之計。”張旋鎧説。

  2009年開始,瀋陽市各家公交公司為了彌補公交司機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受到的傷害設立了“委屈獎”。企業成立之初,張旋鎧也嘗試過這樣做,但是,被打的物業保安領獎後受到了一些冷嘲熱諷,不久後因受不了心理創傷而離職。並且,在職的保安工作積極性也大受打擊,遇到鬧事的業主能躲就躲,不出面解決問題,反而損害了公司形象。

  遼寧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王磊認為,“委屈獎”的設立是單位對職工行為的一種認可,有助于提升社會道德水準,但也存在誤導員工做一個忍氣吞聲、逆來順受“老好人”的可能性。對待不文明現象時,如果誰都不出面制止,會讓施暴者更加肆無忌憚。

  以暴制暴不可取,那適當的正當防衛是否可行?蔡國安所在車隊曾研究制定了一套標準,最終因難把握而不了了之。“是打在臉上能還手,還是被打出了血能還手?是推搡、格擋算還手,還是雙手擒住對方算還手?很難去規范在什麼情況下可以還手,什麼算作還手。”

  蔡國安認為,一方面,“打不還手”可能會助長滋事者的氣焰,另一方面,如果不嚴格追責,滋事者會更加肆無忌憚。

  近日,瀋陽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法院接連宣判3起拉拽公交司機案,汲傳明、吳玉香、李文三每人平均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

  對此,王金海呼吁相關部門做到執法必嚴,讓危害公共安全的滋事者為其違法犯罪行為承擔責任。同時,面對員工“受委屈”,用人單位要承擔起保護員工的責任,比如重視員工心理疏導,醫院設置警務室,加強安保工作等。“息事寧人是對惡習的縱容。”王金海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世界最高輸電鐵塔直升機跨海放索順利完成
世界最高輸電鐵塔直升機跨海放索順利完成
“曬秋大媽”的幸福生活
“曬秋大媽”的幸福生活
夜色下的開羅老市場
夜色下的開羅老市場
探訪法國華工公墓
探訪法國華工公墓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61123694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