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從扶貧資金中薅“羊毛” “陰陽合同”現形記
2018-10-30 09:30:06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陰陽合同"現形記

  2018年2月,成都市紀委監委收到了青白江區清泉鎮紅星村黨支部書記李清忠承建三條村道工程為自己謀利的問題線索。

  在調取該村會計賬本與結算工程款的單據核對時,調查組人員發現工程實際造價部分,有多處並不高明的涂改痕跡,甚至有一些部位被直接遮蓋。隨即,調查組找到該村管賬的治保主任劉元興展開細致盤問。

  “這個18萬元的數據,怎麼被改成了26萬?將路程長度增加0.3公裏是怎麼回事呢?”

  “村支書李清忠安排的,把工程款增加了8萬元。”

  “為什麼要增加工程款呢?”

  “因為......這8萬元塊錢,被李書記他們分了。”面對步步緊逼,劉元興如實交代。

  “這8萬元本來的用途是什麼呢?”

  “養殖專項扶貧資金。”

  聽到這裏,調查組組長蹙眉不語,竟然膽大妄為地私分扶貧資金!調查組隨即趕往清泉鎮調取了2009年至2017年間紅星村和五桂村的專項資金、自有資金及村務賬目等資料。在百余份資料中,發現兩份入股紅星村同一個養雞場的協議,一份約定五桂村入股65萬元到紅星村養雞場,另一份卻只以26萬入股。憑著多年辦案經驗形成的敏銳思維,調查組組長認為這兩份入股協議的關係“不簡單”。協議入股的養雞場賬目上,短時間內有大量資金出入,對于一個不可能短期見成效的項目,賬目明細顯得極為可疑。

  在找到紅星村黨支部書記李清忠後,調查人員直言不諱地問道:“請你説説,五桂村入股的養雞場效益如何?”

  “經營不善,虧得差不多了。”聽到問題,李清忠愣了一下。

  “是嗎?那請你解釋一下養雞場為什麼頭一天才入賬上萬的大筆資金,第二天就又全部出去了?”調查組向李清忠出具了養雞場一係列不符合“常規”的賬目。

  面對賬目,李清忠不斷的眨眼,顧左右而言他,説不出個所以然。

  “涂改的18萬塊錢,又是怎麼回事呢?”

  面對被篡改的工程賬目,李清忠陷入了沉默。

  “這兩份合同,入股金額為何差別這麼大?”當第三組證據擺在李清忠面前,他再也坐不住了,把頭深深地埋在了兩手之間,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意識到事情已經敗露,緩緩吐出了實情。

  原來,2011年,清泉鎮五桂村作為市級相對貧困村,申請了一筆65萬元的養殖項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而五桂村並沒有養殖産業,作為該村黨支部書記的白德金愁眉不展,唾手可得的扶貧資金眼看就要打水漂。李清忠看穿了白德金的心思,便在鎮上開完産業扶貧會後悄悄拉住他,給他支了一個“高招”:65萬的扶貧資金申請下來後,紅星村和五桂村先簽訂一份“明合同”,約定五桂村將65萬元全部入股到紅星村養雞場,報上級部門備案;私下再簽訂一份“暗合同”,約定五桂村實際用26萬入股到紅星村養雞場,剩余的39萬退還給五桂村,從入股的26萬拿出部分資金給五桂村的主要幹部“意思意思”,負責把養雞場的賬做平。這一明一暗的“陰陽合同”,看似天衣無縫,還是被辦案人員看出了端倪。

  經查,65萬元的扶貧資金到賬後,實際入股養雞場的26萬中被李清忠、白德金等人私分了8萬,通過虛列支出、虛構對外債務等方式用于支付紅星村修路款18萬元,未入股的39萬元則流入其他用途。

  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伸向扶貧資金的兩個村的村幹部相繼被立案調查。2018年8月29日,李清忠、白德金等7人全部受到開除黨籍的處分,並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執紀者説】

  為了從扶貧資金中薅到一把“羊毛”,李清忠等人可謂挖空了心思。在與群眾聯係最緊密的基層一線,扶貧專項資金被經手幹部利用職務之便挪作他用,不但發揮不了扶危濟困的作用,更失掉了黨和政府在群眾中的公信力。對膽敢向扶貧資金“伸手”的必須“零容忍”、出重拳、下猛藥,發現一起、查處一起、曝光一起,讓潛伏在群眾身邊的“吸血鬼”惶惶不安、無處可藏。(成都市紀委監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貴州仁懷:赤水河畔釀酒忙
貴州仁懷:赤水河畔釀酒忙
走進百年老店同仁堂
走進百年老店同仁堂
古都南京秋意濃
古都南京秋意濃
塔河生態輸水 胡楊金秋更美
塔河生態輸水 胡楊金秋更美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633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