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民警羅剛倒在工作崗位上 八旬母親3天後才知道
2018-10-28 08:14:30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英年早逝 浩氣長存 送別民警羅剛

  羅剛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接連3天,許前芝都沒有接到兒子羅剛的電話。兒媳婦説羅剛去執行特殊任務了,但她心裏總是不安。

  10月26日,在許前芝再三追問下,她被帶到了內江市殯儀館。在那裏,她沒有看到兒子的身影,卻看到一張黑白遺照放置在大堂中央。“我羅剛走了?”她朝著照片望了半天,問出了一個沒有人敢回答的問題。

  羅剛從警22年,他不僅是一名好警察,還是一個13歲女兒的父親、是結婚10余載妻子的丈夫,是八旬老母的兒子,他是整個家庭的頂梁柱、主心骨。10月24日,這個頂梁柱塌了,倒在了工作崗位上,因公犧牲。

  10月27日,羅剛同志遺體告別儀式現場。(省公安廳供圖)

  A 家人痛惜

  他生前最後的聲音:

  請醫生救救我,我女兒還小

  “羅剛暈倒了,我正在救護車上,在去醫院的路上……”24日早上10點多,正在工作的羅剛妻子張昕接到羅剛同事范綺敏的電話,手機瞬間從她的手上滑落,整個人滑倒在了地上。

  “我沒得事。”當張昕匆匆趕到內江市中醫院時,尚清醒的羅剛還能説話。可當張昕辦完手續到8樓時,羅剛已經意識模糊,他用盡全身力氣説:“請醫生救救我,我女兒還小。”

  “羅剛有生命危險,需要轉院至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經過張昕同意,羅剛于當日下午2點多啟程轉院。看著那個與自己朝夕相處的人十分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張昕臉上滿是淚水。

  “羅剛,你説過要和我白頭偕老,你給我醒醒啊……”張昕在車上撕心裂肺地哭喊著。

  “快,生命跡象很微弱,轉到龍泉第一人民醫院。“下午3點50分,轉院隨行醫護人員發現情況變得更嚴重後,立即在就近醫院開展搶救。“老公,你一定要挺住。”守在搶救室外,哭得撕心裂肺的張昕在心中默默的念著。

  事與願違,經過全力搶救,當日下午5時許,搶救室的燈黑了,隨之而來的噩耗讓張昕的整個世界都黑了——“羅剛搶救無效,不幸去世”。

  10月27日,內江市殯儀館,群眾自發趕來送別羅剛。

  從此斷了的電話

  八旬母親3天後才知兒子死訊

  10月26日傍晚,內江市殯儀館。盡管天色漸晚,但來人卻越來越多。自發前來送羅警官最後一程的市民們不願離去,從各地趕回的朋友哭成淚人……

  羅剛是個孝子,生前每天都會給母親許前芝打電話細細詢問生活細節。他走後,如何向母親開口成了張昕最大的難題。“家裏的頂梁柱塌了,可母親還在等羅剛每天的電話。”張昕只能含淚騙媽媽説羅剛去執行秘密任務了,手機必須關機。

  但為人母的直覺何其敏銳。3天的失聯,羅母終于起了疑心。在再三追問下,她被帶到了內江市殯儀館。在那裏,她沒有看到兒子的身影,卻看到了兒子的黑白遺照。

  “我羅剛走了?”羅母望著兒子的照片,問出了這個沒有人敢回答的問題。

  一時間,嘈雜的大堂安靜了。攙扶者們圍著這個佝著腰的8旬老人,偷偷抹起了眼淚。接著,一陣啜泣聲傳來。

  爸爸是我的驕傲

  女兒:“爸爸,你不能丟下我”

  24日晚上,羅剛的女兒羅敬予在家人的陪伴下,走進殯儀館。看著那個曾經不管多晚回家都會和自己談天説地、不管出差多遠都會給自己打電話的父親,如今躺在那裏一動不動,13歲的她失聲痛哭。

  “走,幺兒,難得周末,我們去打籃球。”視女兒為掌上明珠的羅剛一有時間便和女兒膩在一起,聽她説學校的趣事,也聊聊自己工作中的趣事。

  羅敬予平時不喜歡叫羅剛“爸爸”,反而更喜愛稱他“剛哥”,每當羅敬予在父親朋友面前這樣喊時,羅剛總會向朋友解釋:“我女兒調皮得很。”但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如今,疼她、愛她、讓她引以為豪的爸爸走了,羅敬予淚流滿面:“爸爸,醒醒,你不能丟下我……”

  羅剛和母親的合影。

  B 同事追憶

  他曾破內江首例網絡賭球案

  去世前一天還在詢問案情

  “不要開玩笑,昨天還在商量案情,好好地怎麼會走?”當電話那頭的伍國兵聽到羅剛去世消息時,他怎麼也不敢相信。

  生前,羅剛曾參與破獲內江市首例網絡賭球案,跨省追捕嫌犯5人,涉案贓款1000余萬元。

  2018年6月,俄羅斯世界杯期間,不法分子燃起了靠網絡賭球牟利的野心。“當時我們接網民舉報,説有大規模賭球行為。”內江市威遠縣公安局網安大隊長伍國兵説,由于案件規模較大,當地又是首次接觸這種類型的案件,于是便向相關部門尋求支援。

  羅剛就是前去支援的民警之一。“羅支隊當時就跟我説,這個案子雖然難,但社會影響很大,一旦破獲可以一舉提高當地公安的實戰能力。”伍國兵回憶,因此他建議一定要辦成鐵案。

  經過兩個半月偵查,最終將該案一舉拿下。跨省抓捕5名嫌疑人,涉案贓款1000余萬元。而這,也成了內江市首例網絡賭球案。“目前該案已進行到起訴環節。”伍國兵説,23日下午,他還被羅剛叫去辦公室詢問相關案件的進展,探討辦案細節,卻不想那成了他們之間最後的對話。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韓雨霽昔興琪

  曾經熟悉的辦公室,已經沒了羅剛的身影。

  C 朋友惋惜

  愛“偷偷”做好事的“老好人”走了

  他生前正準備成立扶貧基金

  老好人,是羅剛身上最常挂著的標簽。

  羅剛曾是一名銀行職員,因為崇拜警察職業,選擇在1996年考入內江市公安局,一幹就是22年。

  從1996年到2018年,羅剛從內江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民警幹到網絡安全保衛支隊支隊長。身份變了,但他愛“偷偷”做好事的習慣卻一直沒變。

  “大概是四五年前,我們在河邊喝茶聊天,鄰桌一個男子突然哭了起來。”回憶起當時的場景,羅剛曾經的同事王代華歷歷在目。幾經詢問,他們才知該男子因被拖欠工資而無法回家過年。羅剛二話不説,從身上掏出1000元現金遞到男子手中,並教他維權的方法。事後羅剛還特意囑咐同事,不要把這件事説出去。

  久而久之,羅剛身上背負的“秘密”越來越多,這也成了他和同事、朋友間的小默契。“他就是個老好人。”作為32年的老同學,付成勇這麼描述自己的多年的好兄弟。

  “今年,他還和我們十幾個初中同學一起籌劃辦個扶貧專項基金,説要幫助家庭貧困的人。”羅剛多年的好友付光明告訴記者,“羅剛自己家裏負擔都很重,真不知説他什麼好。”

  只可惜,羅剛只和好友討論出了這項扶貧基金的大致構想,卻再也無法親眼見證它的落地。

  那個曾經抱怨羅剛為人太過“老好”的付成勇,站在殯儀館裏偷偷擦去眼淚,“説好的這周末聚聚,沒想到吃不上了。不過你放心,我們十幾個兄弟在這,你的扶貧計劃我們幫你完成,你的家裏人我們也幫你照應著。昨天給你幺兒説了,爸爸走了,付叔叔還在呢。”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韓雨霽

  D 他的遺憾

  沒能給年邁老母親換一套電梯房

  “羅剛是個實心眼的好朋友,與此同時,他還是個好丈夫、好爸爸、以及永遠的孝順娃。”付成勇説,就算平時工作再忙,有時間的話,羅剛都會接媽媽去家裏吃飯,陪她玩耍。

  作為羅剛多年的好友,付成勇回憶:“平時我們周末聚會都是在羅剛家裏面,這樣他就可以多陪陪老母親、女兒和妻子。”付成勇告訴記者,羅剛曾説過自己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必須抓緊一切時間陪家人。

  “勇娃兒,我羨慕死你了,我真的沒有時間。”羅剛曾這樣對付成勇説。

  由于年邁,加上腿腳不是很方便,現在居住在內江一舊小區5樓的羅剛母親許前芝,每次一上樓就不願意下樓了。因此,羅剛一直有一個心願,“我要是有一套電梯房就好了,老母親就方便了。”

  而羅剛生前也一直在為這個目標奮鬥。如今他的這個心願,卻成為了最大的遺憾。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昔興琪 韓雨霽

  公安部發唁電:

  沉痛哀悼羅剛同志

  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羅剛同志工作期間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不幸于10月24日17時許殉職,深感悲痛。羅剛同志參加公安工作以來,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愛崗敬業、忠誠履職。謹對羅剛同志表示沉痛的哀悼,並向其家屬致以親切的慰問!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南通第29屆菊花展開幕
江蘇南通第29屆菊花展開幕
貴州丹寨:苗鄉金秋 柑橘飄香
貴州丹寨:苗鄉金秋 柑橘飄香
雪落呼倫貝爾
雪落呼倫貝爾
菲律賓長灘島重新開放迎客
菲律賓長灘島重新開放迎客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191123623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