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已躲得"天衣無縫",怎麼還被抓呢?他在逃11年落網
2018-10-21 09:50:18 來源: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真沒想到,我認為已經躲得‘天衣無縫’,怎麼還能被抓住呢?”面對突然出現的北京市石景山區紀委監委追逃人員,陸治平“驚愕”的眼神流露出難以置信,“不甘”的語氣掩不住落網的失落。

  陸治平,曾任大慶石油管理局下屬駐京單位太陽島賓館總經理,因涉嫌受賄罪,于2007年10月出逃。石景山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其立案偵查並進行網上通緝。多年來,對陸治平的追逃工作從未中斷,卻始終沒有實質進展。

  監察體制改革以來,北京市將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不斷深化追逃追贓工作。石景山區紀委監委將陸治平案作為重點,第一時間成立追逃追贓工作組,上下聯動,明確追逃方案,確定專班專責,與區公安分局、區檢察院形成合力,全力保障追逃工作。追逃人員查閱了過往的全部卷宗,開展了大量的走訪調查,卻發現潛逃十余年的陸治平如同人間蒸發一般,依然找不到任何蹤跡。

  陸治平究竟是在國內藏匿還是已經潛逃至境外?他是整了容,還是徹底變換了“身份”?去向成謎,給追逃工作籠罩重重迷霧。面對困難,追逃工作組不輕言放棄。在市追逃辦統籌和有關部門的鼎力協助下,追逃工作組一方面前往黑龍江、江蘇、浙江等陸治平工作過的地方持續調查摸排;另一方面先後數次赴上海與陸治平妻兒家人溝通,宣講政策,督促積極配合做陸治平的勸返工作。

  通過大量察微析疑的艱苦工作,經驗豐富的追逃人員從陸治平家人身上發現了諸多疑點,最終將其行蹤鎖定在無錫市一個住宅小區。工作組隨即會同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刑警,共同前往無錫市實施抓捕。經過連續數小時的深入摸排比對,緝捕人員于深夜時分從小區監控錄像中發現高度疑似陸治平人員,立即嚴密布控。

  9月28日早晨6時許,南方的清晨令人感覺到了深秋的寒意,而正在蹲守的緝捕人員,卻熱血沸騰毫無寒冷之感。因為他們清楚地知道,這樁“挂起”十余年未結的案件,即將畫上終結的句號。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緊繃的神經令追逃人員毫無倦意,始終目不轉睛地注視前方。突然,不遠處走來一名頭發稀疏、睡眼惺忪的男子,正悠然自得地在小區裏遛狗。“就是他,陸治平!”緝捕人員迅速行動,一舉將尚未醒過神來的陸治平成功抓獲。經初步訊問,陸治平對其涉嫌受賄的事實供認不諱。至此,石景山區實現了職務犯罪在逃人員“清零”的目標。

  據陸治平交代,他曾在全國多個地方擔任大慶油田駐地辦事處主任,人脈資源廣,結識了不少“懂行”的朋友。平常他也收集了許多信息,對于追逃思路、方法、手段有所耳聞,對于如何藏匿、不被輕易抓獲也算“清楚明了”,具有較強的反偵查意識。雖然他早年辦了一張假身份證,卻從不敢使用,十余年來輾轉多地,出行只選擇出租車、長途汽車等不需要身份證登記的交通工具,並時刻注意避開公共場所的攝像頭。他行事謹慎,低調“生活”,把一切能考慮的細節都考慮到了。對于自己的出逃 “技巧”,陸治平非常自信,他覺得已經做到了“天衣無縫”、毫無破綻的地步,甚至自負地認為被抓的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回顧出逃生涯的種種辛酸,陸治平對辦案人員説道:“這些年東躲西藏,經常被噩夢驚醒,真不是人過的日子。沒有了經濟來源,以前我只抽中華煙,現在只能抽幾塊錢一包的煙。”談及家人,陸治平再也抑制不住長期以來壓抑的情感,失聲痛哭:“我兄弟姐妹四人,父親最疼愛我,從小稱呼我‘小寶’,但是父親去世時我卻不敢回家。母親現在已經90多歲,我也無法在她身邊盡孝。我妻兒雖然離得不遠,卻只能日夜思念,不得相見。”陸治平坦言,自己之所以如此執迷不悟,都是長期以來的僥幸心理在作祟,如果早點認清形勢,主動投案自首,結果遠比現在要好得多,自己也能早日解脫。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好“獵手”,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陸治平的落網再次證明,“天衣無縫”的逃亡終難逃落網的結局。在逃人員只有放棄幻想,早日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才是唯一正確出路。(北京市紀委監委 李兵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張祎鑫)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國展中心”流光溢彩
“國展中心”流光溢彩
女排世錦賽:中國隊獲季軍
女排世錦賽:中國隊獲季軍
鳥瞰黃龍
鳥瞰黃龍
瀟賀古道旁的古建築群
瀟賀古道旁的古建築群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589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