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官商勾結、方式隱蔽 “房腐”案件屢屢爆出引關注
2018-10-16 08:57:46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房腐”:那些“套路”其實不堪一擊

“房腐官員” 吳美鳳/漫畫

  近年來,涉房腐敗犯罪案件屢屢爆出:從落馬官員“斂房”數目來看,少則幾套,多則數十套甚至上百套;從級別來看,既有部級“房腐老虎”,也有村級“房腐蒼蠅”;從犯罪形式來看,官商勾結,方式隱蔽,欺騙性強,手段五花八門——

  10月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一起警示案例——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五常街道人大工委原副主任姚軍紅置有多處房産,除早年間擁有的三套商品房外,還有拆遷獲得的三套安置房。為了方便與父母一起居住,姚軍紅還向有利益往來的企業老板借款300萬元,全款購買了一套價值800余萬元的排屋。而在此前的9月下旬,人民檢察院案件資訊公開網發布了一份《李某某涉嫌巨額財産來源不明案起訴書》。該起訴書顯示,李某某為河南省新鄉市一名正科級女幹部。檢察機關查明,李某某名下資産超過人民幣約2.014億元,房産53套(價值約3290萬元)。“房腐”現象,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話題。

  “房腐”頑疾

  隨著全國反腐敗鬥爭的持續深入,在一定程度上對“房腐”進行了治理與遏制,但是“房腐”相對其他貪腐方式較為隱蔽,且僵而不死,花樣翻新,欺騙性強,危害極大,成為腐敗頑疾。

  記者根據2014年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監測資料發現,自2013年9月中央第一輪巡視結束後至2014年11月19日,與“房地産腐敗”相關的媒體報道評論量達23.5萬篇、微博關注5.3萬余條。當年中央紀委網站也刊文稱,房地産領域是官員腐敗的重災區。2013年,中央開展了黨的十八大後第一輪巡視,在被巡視的21個省份中,有20個省份發現了“房腐”,佔比高達95%。2013年5月,時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王素毅應聲落馬。據悉,在向王素毅行賄的9人中,有7人是礦産、房地産等行業的企業負責人,其中以房地産商居多。此後的幾年中,在中央巡視組對多個被巡視對象的巡視反饋意見中,領導幹部“以權謀房”的表述多次出現。山西省委原副書記、省紀委原書記金道銘,中國科協原黨組書記申維辰,廣東省委原常委、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等相繼落馬,他們都涉及房地産腐敗,成為“老虎式房腐”。

  除了“老虎式房腐”,多地也出現了“蒼蠅式房腐”,他們級別不高,但“房腐”手段花樣翻新。例如,山東省德州市陵城區于集鄉原黨委書記、鄉長劉傳銀,利用職權侵吞各類公款823萬余元,另有1082萬余元財産不能説明合法來源。據劉傳銀交代,貪污這些錢是打算留給女兒,最大的一筆開支就是在德州市的一個中高檔小區買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並進行了豪華裝修,目的是想給女兒創造一個好的物質環境。

  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委原常委夏夕雲想給父母在銀川買一套住房,商人蘇某為感謝夏夕雲多年支援,出資在銀川市興慶府大院買了一套房裝修後送給夏夕雲,之後,夏夕雲以90余萬元將房屋轉賣給他人。

  天津市河東區綜合執法局原副局長孟曉光在擔任河東區房管局辦公室主任期間,在無拆遷購房證明的情況下,違規購買三套經濟適用房,供本人及親屬居住。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原局長宋建國為北京某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某辦理多副“京A”號牌,正因為如此,宋建國為其情婦以明顯低于市場價的94萬元購買到翟某公司開發的房屋兩套。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石河子市委原書記宋志國受賄案中,宋志國接受下屬國有房地産開發企業總經理王某請托,對公司經營發展提供支援,並為王某弟弟調動工作。作為回報,宋志國先後收受王某送的住宅一套、商鋪四間。

  近年來,隨著反腐敗鬥爭的持續深入,在一定程度上對“房腐”進行了治理與遏制,但是“房腐”相對其他貪腐方式較為隱蔽,且僵而不死,花樣翻新,欺騙性強,危害極大,成為一種腐敗頑疾。

  “房腐”伎倆

  為掩人耳目,貪官們常施“以權謀房”小伎倆:一是接受行賄人“贈予”房産,進行權房交易;二是鑽法律空子,通過買賣房産,使受賄資金得以“洗白”;三是勾結開發商,低價“買進”,讓“房腐”披上“合法”外衣。

  記者梳理媒體曝光的“房腐”案件時發現,貪官們對“以權謀房”頗費“心機”:一是接受行賄人“贈予”房産,進行“權房交易”。二是鑽法律空子,通過買賣房産,使受賄資金得以“洗白”。三是勾結開發商,低價“買進”,成為“交易型受賄”,讓“房腐”披上“合法”外衣。這種“交易型受賄”,即以明顯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向行賄人購買住房、商鋪,然後又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向行賄人出租商鋪,或以委託他人理財,收取高額利息的名義受賄。

  北京市委原副書記呂錫文在擔任北京市西城區和北京市領導期間,因對轄區某國有企業給予幫助扶持,與該企業進行“權房交易”,以“內部價格”從該企業開發的高檔小區中低價為自己購買一套住房後,又陸續為家人、親戚購買五套住房,其中三套房子的價格與市場價之間相差了2000多萬元。2017年2月,吉林省吉林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被告人呂錫文有期徒刑十三年。

  江蘇省財政廳原副廳長張美芳被查處後發現她竟然有七套房産,其中四套房産在張美芳名下,還有三套房産被張美芳寫到自己女兒名下。這七套房産都是南京市公認的高檔小區,七套中僅山水華門的一套房産價值就達1000多萬元。有知情人士稱,張美芳試圖通過買賣房産,使受賄資金得以“洗白”。

  “房腐”榜單

  記者發現,隨著全國大部分城市房價長期保持高位,“房腐”仍然是廉政風險點。一些“老虎”“蒼蠅”每得手一次,僥倖心理就增長一分,膽子就放大一倍,從受賄一套房到化身“房多多”。

  我國社會經濟快速發展,房屋成為大多數人改善生存環境的首選。近年來,全國大部分城市房價長期保持在高價位上,房地産也成為投資興業的熱點行業。然而,伴隨著房地産升值趨勢,“以權謀房”“用房藏贓”“囤積財富”等“房腐”現象頻繁發生。貪官們每得手一次,僥倖心理就增長一分,膽子就放大一倍。從受賄一套房到化身“房多多”。

  記者根據相關案例梳理出另類“房腐”榜單。

  ——“房腐老虎”。擁有100套房産以上的部級“房腐”典型第一人,當數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案發後,劉志軍受賄贓款被司法機關全部追繳,涉劉志軍案及相關案件的大量財物也被扣押和凍結。其中涉及到的有關房産就有374套。2013年7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對劉志軍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房腐蒼蠅”。方廣雲原任安徽省合肥市站北社區居委會黨支部書記,2012年底,當地居民實名舉報其單獨或夥同他人非法侵佔136套回遷安置房,方廣雲因此被網友稱為合肥“百套房叔”“房腐蒼蠅”。2014年12月26日,方廣雲一案在安徽省廬江縣法院一審宣判,法院以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受賄罪判處方廣雲有期徒刑二十年。

  ——“雙百院長”。2018年 7月15日,檢察機關指控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原院長王天朝利用職務便利,為昆明仁賢房地産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某承攬、開發省一院安寧市太平鎮分院職工住宅小區昆華苑工程提供幫助。王天朝收受徐某通過謝瑜、李季賄賂的昆華苑小區100套住房、車位100個,價值8300多萬元。雲南省普洱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判處被告人王天朝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因此,王天朝被網友們戲稱為“雙百院長”。(徐伯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金色豐收稻飄香
金色豐收稻飄香
廈門湖裏區:特區發祥地的新徵程
廈門湖裏區:特區發祥地的新徵程
貴州興義:多彩熱氣球點亮夜空
貴州興義:多彩熱氣球點亮夜空
“胸懷地球”的浙北小鎮
“胸懷地球”的浙北小鎮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563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