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綁架黑車司機 兩人潛逃11年被抓
2018-10-13 07:29:54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嫌犯出庭受審

  14年過去後,李建軍終于弄清了當年自己被綁架事件的原委。2004年10月的一個夜晚,在北京朝陽區平樂園某公交站臺“趴活”的他,接到一個十塊錢的單子,不料開車後沒多久,他就被後排乘客打暈後,活埋在孫河鄉一路邊渣土堆裏。直到第二天早晨,15歲的初中生小月在上學途中路過此處,才將他從土堆中挖出來。昨天上午,參與此案的洪彬及其哥哥洪亮在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事實上,他們找到李建軍並不為尋仇,在此之前,兩兄弟就曾多次向黑車司機下手。先是單純搶劫,後來就發展為綁架。2006年,由于在又一次綁架黑車司機中出了命案,幾人就此停手,並各自跑路。2017年,警方依托大數據人臉識別技術終于找到兩人下落。

  黑車司機被活埋一夜後遇救

  2004年10月20日,李建軍遭遇了自己人生的“黑暗一夜”。當晚10時許,他在朝陽區平樂園52路車站附近拉活兒,過來一個年輕人説要打車。李建軍見對方説的地方也不遠,就讓男子上了車。上車後他發現,後排已經坐了兩個人,“我和其他司機聊天呢,沒在車上,他們就先上了”。

  一路上,李建軍總是隱約覺得後排情況不對,幾次想要回頭看看,但都被副駕駛坐的男子借口“快到了”“就這兒”等制止。開出一段距離後,李建軍的不安變成了現實,後排男子突然拿出刀來支到他脖子處。恐慌之中,李建軍連忙問對方有什麼訴求,被答復説“你惹了我們大哥”。來不及問對方所謂大哥到底是誰,李建軍就被打暈了過去。

  暈暈乎乎醒過來時,李建軍發現,自己被埋了起來。次日6時許,李建軍呻吟的“哼哼”聲被路過的幾個初中生聽見,幸而得救。最早發現現場的小月介紹,自己順著聲音找到李建軍時,他被活埋在了兩個土堆之間,只露著腿和頭,脖子上還有刀傷,雙手雙腳都被用白色尼龍繩捆著,腿上流了好多血。

  李建軍説,綁架案留下的各種外傷他前前後後養了四年才算痊愈,但至今腿依然不太靈便。回憶起14年前的那一夜,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冷,真冷”。此後十幾年,“為什麼會是我被綁架?”成為李建軍心頭最大的疑問。

  借口打車屢次趁深夜搶劫司機

  事實證明,李建軍對自己的“反省”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他並不是唯一一個受害者,在他之前、之後陸續有數名黑車司機遭到同一夥人搶劫、綁架。

  第一起搶劫案發生于2004年6月。那一次,洪亮、洪彬兄弟夥同老鄉小海(已死亡),在北京市朝陽區垡頭鐵路附近,以租車為由上了事主田青的車。把田青綁到後座之後,幾人持刀將其扎傷(經鑒定為輕傷二級),並打電話給其女友,謊稱田青發生交通事故需要現金進行賠償,騙她到三間房某小區門口交錢。田青女友趕到後,被一起挾持到了順義區宋莊鎮一苗圃內,並被搶走身上的現金、手機。

  僅僅七天之後,嘗到了“甜頭”的三人決定再幹一票,遂又攜帶尖刀、繩子等作案工具,趁夜深在朝陽區垡頭焦化廠附近打劫了黑車司機孫強。這一次,除了搶劫司機,他們還寄希望于從家屬處再要一筆錢。于是三人持刀將孫強劫持到河北廊坊地區,向其家屬索要人民幣3萬元。過程中,孫強跳車逃跑,三人計劃因此未能得逞。同年7月,三人又借口打車,在東壩鄉某處持刀綁架了黑車司機王斌,並成功從家屬處拿到5萬元贖金。

  被捕後洪彬曾在接受警方詢問時供述,搶劫黑車司機前,自己曾單獨搶過兩次手機。後來與小海聊天時,對方表示“搶手機也就那一點兒錢,還不如搶黑車呢。因為黑車司機身上都有錢,而且還有手機”,自己覺得有道理,從此就把黑車司機當成了下手目標。

  報名學習武藝“專職”幹綁架

  從王斌家屬手裏拿來5萬元後,小海和兩兄弟分道揚鑣,先行回到了老家,後來因與同村人打架鬥毆死亡。而洪亮、洪彬兩個人,因為覺得自己身子骨太弱,打劫的時候可能會吃虧,便跑到河北館陶縣一武術學校報名學武。

  學武的過程中,兩人結識了武術教練靳偉(另案處理)。靳偉武藝出眾,且時常在兩人面前吹噓自己以前打架的經歷,兩兄弟遂主動邀請靳偉和自己一起“幹活”。綁架李建軍是他們三人第一次作案,過程中,他們持刀扎刺李建軍左髖、右大腿等處十余刀,經鑒定造成其重傷二級。

  此後幾人曾短暫停止作案。2006年10月,洪彬和靳偉又聯係了新朋友“小白”(另案處理),在山西“重操舊業”,以打車為名綁架了黑車司機任華(歿年24歲)。在綁架過程中,幾人用石塊多次擊打任華頭部,致其死亡。在任華死後,三人還主動聯係任華家屬,索要人民幣2萬元,不過並未得逞。

  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作案,或許是因為出了人命,幾個人終于徹底收手,就此各自跑路。

  潛逃後同夥又犯命案導致事發

  據洪亮供述,和靳偉分開後,自己和弟弟輾轉逃到了山東蓬萊。在蓬萊,他借口自己和弟弟在北京打了人,被警方列為逃犯,導致出行、生活都不太方便,讓舅舅幫自己找到了當地人閆某幫忙。彼時,閆某的弟弟閆鑫剛剛過世,養兄弟鄭志重新辦了戶口,但兩個舊戶籍都還沒來得及注銷。在收到洪亮給的10萬元好處費後,閆某將上述兩個戶籍“轉讓”給了洪亮、洪彬兩兄弟。從此,洪亮、洪彬就開始以閆鑫、鄭志的名義在蓬萊生活。本以為能就此瞞天過海,不料2007年9月,靳偉因感情糾紛在河北邯鄲犯下一起殺人碎屍案。落網後,靳偉被判處死刑。在供認這起殺人碎屍案的同時,靳偉還主動坦白了此前犯下的幾起搶劫案。因為他的供認,警方順利破解了李建軍被綁架活埋案,並順藤摸瓜,很快抓獲了小白。但令人奇怪的是,洪亮、洪彬兩人卻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再沒有蹤跡。2017年10月,借助大數據人臉比對等先進手段,洪亮、洪彬兩兄弟最終被捕。此時,距離二人第一次作案已經過去了13年。

  10月12日,北京三中院開庭審理了兩兄弟涉嫌搶劫、綁架案。庭審現場,洪彬先聲稱對五起案件均不知情,後又表示自己僅參與了第二、第三起搶劫案,但並沒有參與其他三起案件,並聲稱2004年自己並不在北京。但哥哥洪亮承認,案發時自己確實曾被弟弟叫去開車。針對公訴方指控的四起搶劫綁架案,洪亮當庭表示認罪。他供述,自己一行人幾次以打車為名,在北京搶劫、綁架黑車司機,自己在其中主要負責開車。該案未當庭宣判。(文中所涉人員均為化名)

  (文/記者 孔令晗)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金秋
金秋
牧羊
牧羊
奔跑的鹿群
奔跑的鹿群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楊麗萍新舞劇《春之祭》在昆明上演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299703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