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嘉興破獲特大跨境網絡色情直播平臺案
2018-09-19 07:42:5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赴柬埔寨工作組會同柬埔寨警方對犯罪嫌疑人藏匿住所展開抓捕。 嘉興公安供圖

  全國掃黃辦和公安部挂牌督辦18名犯罪嫌疑人從境外押回

  嘉興破獲特大跨境網絡色情直播平臺案

  嘉興公安近日破獲一起特大跨境網絡傳播淫穢物品案,其中所涉平臺為目前國內公安機關破獲案件中直播源最多、雲播數量最大、代理人數最多的聚合平臺。公安機關兩赴柬埔寨,經過協調對接溝通,一舉抓獲18名犯罪嫌疑人,並分6批次將其全部押解回國。截至主要犯罪嫌疑人落網,該手機App平臺已發展代理1.6萬余名,觀看的所謂會員350多萬人,涉案資金2.5億元。

  聚合110多個直播平臺

  今年3月,嘉興市公安機關在工作中發現,一款名為“Max”的手機App軟件聚合110多個淫穢色情直播平臺,存儲了許多淫穢色情視頻,通過層層發展代理、招攬用戶購買會員卡密(類似于手機充值卡)的方式非法牟利。會員在直播模塊中可以觀看上百個淫穢色情平臺的直播表演,也可以點播淫穢色情視頻,案件涉及人員眾多,涉案金額巨大。4月5日,嘉興市公安局成立了由市局領導任組長、網警支隊、南湖區及經濟技術開發區公安分局組成的專案組,浙江省公安廳網安總隊調派各方面資源全力支持。

  4月12日,根據前期偵查的情況,專案組出動300多名警力分赴福建、上海、廣東等20個省市,對首批已查明身份平臺代理人員開展集中收網行動,共抓獲包括該平臺國內最大一級代理謝某建(男,23歲,福建漳州人)在內的犯罪嫌疑人200余名,其中,採取了刑事強制措施144人。首次收網後,該平臺仍不知收手,繼續大肆發展代理,並不斷在微信、QQ、微博等社交軟件中推廣淫穢色情App,同時與賭博團夥勾結,借助色情流量推廣賭博網站。

  鑒于案情重大,根據嘉興市公安局主要局領導“全鏈條打擊”的要求,專案組決定繼續對案件進行深挖,進一步發現了平臺的組織者和管理者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其間,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專程到嘉興聽取案件偵辦情況,公安部指定該案由嘉興市管轄,並列為凈網專項行動督辦案件。在偵辦過程中,阿裏巴巴安全部也給予了大力支持。

  兩赴柬埔寨抓嫌疑人

  據嘉興市公安局南湖公安分局常務副局長朱忠華介紹,為了把案件辦得扎扎實實,公安機關兩赴柬埔寨。第一次是5月24日至6月中旬,得到柬埔寨警方的大力支持,基本摸清了犯罪窩點。為了不打草驚蛇,他們住在距離西哈努克港6小時車程的金邊,每次往返13個小時,都是來去匆匆。

  第二次是8月13日,公安部網安局、省公安廳網安總隊市公安局網警支隊、南湖公安分局選派精幹力量,赴柬埔寨開展緝捕遣返工作。經過與柬埔寨警方多次協調對接,雙方終于就抓捕遣返達成了一致。犯罪嫌疑人藏匿在西哈努克港郊區的一棟兩層別墅裏,高墻上面還有鐵絲網和刺釘。

  8月24日,工作組會同柬埔寨警方對嫌疑人藏匿的住所開展抓捕。一舉抓獲涉案平臺負責人陳某(男,37歲,福建廈門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成功打掉這一盤踞境外,利用網絡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的特大犯罪團夥。

  朱忠華説,抓捕時,他們打開嫌疑人所在房間,裏面非常平靜,18個人各自坐在自己的電腦前“工作著”。他們原以為很安全的地方,做夢也想不到中國警察會從天而降。

  18個犯罪嫌疑人,分6批次乘6個航班被悉數押解回國。

  銷售卡密傳黃販黃

  經查明,自2017年8月以來,犯罪嫌疑人陳某夥同周某(男,37歲,福建廈門人)、郭某(男,32歲,福建廈門人)等人,通過在境外架設服務器,自行開發App接入淫穢色情直播源等方式招攬會員,傳播淫穢視頻非法牟利。

  犯罪嫌疑人主要來自福建,2017年9月,他們在廈門試驗色情App,在香港租用服務器,在澳門開始運營。後覺得澳門也是中國領土,遭受打擊的風險依然存在,便轉戰柬埔寨。

  陳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長期藏匿柬埔寨等地,通過操控境內總代理,無限發展一級代理、二級代理、三級代理等,層層加價,分銷卡密,惡意傳播淫穢色情App,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其中,平臺出售給總代理的卡密價格約6到7元,總代理轉手賣給一級代理,一級代理轉手賣給二級代理等的價格則可達到20到40元不等。截至陳某等人落網,該手機App平臺已發展代理1.6萬余名,觀看的所謂會員350多萬人,涉案資金2.5億元,是目前全國范圍內公安機關已破獲的涉案最大色情直播聚合平臺。

  本案抓獲了該犯罪集團的組織者,也打擊了涉及20多個省市區人員的全鏈條組織架構,是在公安部、浙江省公安廳領導下,四級公安機關參與偵辦的跨境傳播網絡淫穢物品案。本案的成功偵破對凈化網絡的威懾力和影響力巨大,案件示范效應強,實現了“追源頭、摧平臺、斷鏈條”的目標,嚴厲打擊了網絡傳播淫穢色情信息違法犯罪活動,有效凈化了網絡空間。

  眾生相:都是為了錢

  9月17日,記者在嘉興市看守所和桐鄉市看守所見到了犯罪嫌疑人郭某涯、李某、陳某明。

  據了解,李某是大專畢業,學的是機車檢測與維修,畢業後在天津一家醫院工作,後來迷上了直播,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基本上都打賞打給了直播女。2016年年終,其獲得的1萬多元獎金,也都刷禮物刷給了直播女。慢慢地,他籠絡了三十多名直播女,成了直播平臺的家族長。他建了一個群,與直播女的聯係都靠微信,直播女的提成也通過微信支付。只要發現有新的直播平臺,他就主動聯係,帶隊加入。據他講,他手下的直播女,從事黃色直播的有五六個,其中有人7天就拿了2.8萬元。

  郭某涯大學學的是計算機,經朋友介紹,今年4月到柬埔寨,主要負責平臺技術維護。據他介紹,他拿20%的提成超過100萬元。他很後悔,覺得對不起起家裏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他説,坐牢出來,一定要走正道,再也不幹違法的事了。

  23歲的陳某明中專畢業,是聚合平臺的客服。採訪他時,剛開始他三緘其口,對記者的提問一言不發。在記者的啟發和鼓勵下,他慢慢地顯露出痛苦和後悔的表情。他説,自己不是領頭的,啥也不知道,賺的也不多,現在卻被關起來,真是不值。

  在這個聚合型網絡直播平臺,除了幾個老板每人能拿幾百萬元,代理和直播女收入就千差萬別,有人拿幾十萬元,有人拿幾千元,還有人拿幾百元。

  桐鄉市公安局民警李琦説,就是一個“錢”字害了很多人。有四個親姐妹是拖兒帶女進直播間的,也有夫妻齊上陣的。他們不管孩子的學業,有時候甚至當著孩子的面做無羞無恥的事情。

  更換馬甲頂風作案

  就嘉興特大跨境網絡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浙江省公安廳網安總隊副總隊長黃海濤總結了五大特點。

  一是滾雪球式發展代理,涉黃平臺規模巨大。從目前偵查的情況來看,該App平臺聚合117個涉黃直播源,存儲有1.8萬部淫穢色情視頻,以此提供直播及點播淫穢色情表演功能,然後通過傳銷式層層發展代理、招攬會員購買卡密的方式非法牟利,日均銷售金額達15萬元。截至案發,平臺已發展境內代理1.6萬余名,會員350多萬人,數萬名進行淫穢色情表演的主播。

  二是涉黃涉賭相互交織社會影響極其惡劣。為吸引網民眼球,該聚合App平臺部分主播公然在公園等公眾場所進行淫穢色情表演,社會道德淪喪。平臺主播、會員中甚至大量為未成年人,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同時發現,在柬埔寨收網的犯罪團夥還開辦了名為“皇冠”的賭博網站,設置“百家樂”“彩票”“龍虎鬥”等遊戲,借助涉黃平臺投放廣告進行引流,吸引會員登錄網站下注賭博。

  三是案件技術追蹤困難,境外打擊難度大。本案平臺管理、運營推廣、技術支持等主要犯罪嫌疑人長期藏身柬埔寨,境外抓捕面臨可能存在“保護傘”等多方面不確定因素。涉案的App服務器放置于香港,域名注冊信息存儲在境外域名服務商處,無法通過調證獲取有效線索。平臺與代理勾連使用特殊的聊天工具,使用專門的工作身份。上述情況都給公安機關的打擊帶來很大難度。

  四是涉案人員分布各地,全案偵查難度大。本案中,除部分主要犯罪嫌疑人長期藏身境外,還有個別的平臺股東和大批代理商分布在20個省市,而在嘉興本地僅有幾個底層的平臺會員,如果要開展全案偵查難度較大。後經報公安部指定,該案由浙江省管轄負責。在案件緝捕階段,專案組協調調動全局警力,採取大兵團作戰模式,分赴各地開展收網行動,實現案件全覆蓋打擊。

  五是嫌疑人氣焰囂張,不知收手頂風作案。4月12日,專案組針對涉黃平臺主要代理人員開展了第一波抓捕行動後,平臺自恃核心團隊在境外作案,可以肆意妄為,非但沒有收手,反而改頭換面,將原先的“Max”改名為“Green”,其後又改名為“URbox”“Color”,繼續加大力度推廣,氣焰十分囂張。福建籍一級國內代理謝某建落網後,平臺又轉而重新尋找新的一級代理替代其位置,頂風作案,嚴重挑釁公安機關。

  這起全國掃黃打非辦和公安部聯合挂牌督辦的跨境特大案件,再一次證明,目前掃黃打非的主戰場是網絡。網絡無邊界無國界,人數眾多變化迅捷,必須全社會行動起來,多部門協作,持續保持對當前網絡各種涉黃違法犯罪行為的高壓嚴打態勢,同時加強對網絡直播平臺、重點網站和新應用的安全監管,堅決鏟除網絡淫穢色情滋生傳播土壤,努力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記者 張紅兵)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打桂花 慶豐年
打桂花 慶豐年
天津:達沃斯上的傳統文化
天津:達沃斯上的傳統文化
秋染錫林郭勒大草原
秋染錫林郭勒大草原
熱火朝天忙稻收
熱火朝天忙稻收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450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