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老母親千裏赴京參加兒子婚禮走失 兒子寫信懺悔
2018-09-15 07:53:50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千裏赴京參加兒子婚禮 自貢老母親不慎從通州走失

  “媽,您到底去了哪裏?”

辜孝瓊走失當天就穿的這件衣服

  老兩口從四川自貢老家千裏迢迢奔赴通州參加兒子婚禮,不想,8月16日到達通州的當天,老太太獨自下樓後不慎走失。一個月過去了,仍然杳無音訊。如果您有任何線索,請一定聯繫家屬!

  母親走失一月,兒子寫信懺悔

  “媽,您到底去了哪裏?這些年來,您的精神狀況一直不是很好,在平日裏,雖然我們心裏非常擔心您的身體,卻忽略了很多方面,您的走失,是兒子照顧不周的後果。媽,您知道我有多麼的後悔! 這些天來,不知您孤身在外是怎樣度過的?為什麼一直沒有發出一點消息?媽,您讓我們好擔心!”

  這是肖貴青寫給走失一個月的母親辜孝瓊的信,字裏行間充滿著兒子對母親的擔心、後悔和深深的自責。肖貴青説,其實他的母親根本不識字,信裏這些話更像是自己的懺悔。

  “母親雖然患有輕度的精神分裂,但是生活並不受太大影響,一輩子嘔心瀝血,還培養了我和弟弟兩個軍人呢!”肖貴青説,父母一輩子在四川榮縣老家務農,由于家境貧寒,兄弟倆初中畢業便沒再繼續上學,後來去了部隊當兵。退伍後兄弟倆人在北京打拼,如今開了一家自行車專賣店,還在老家買了房,生活總算有了改善。“如果母親能親眼看著自己的小兒子結婚,那也算是完滿了。”

  千裏赴京參加兒子婚禮不慎走失

  可是,遺憾往往都在意料之外。據肖貴青介紹,由于弟弟婚禮定在8月18日,作為大哥的他專程回到榮縣老家接來老父老母參加婚禮。“8月16日上午剛到的通州,沒想到我媽下午就走失了”。肖貴青説,考慮到自己租住的地方比較偏僻,當天上午,就將父母安頓在東關大橋東側路北的和利來賓館公寓住下,“我想著我們又要工作又要籌備婚禮,肯定很忙,萬一老兩口無聊了還能去旁邊的運河公園溜達溜達”。安頓好後,正好有個工作電話催得緊,肖貴青就先離開了。

  忙完工作,肖貴青帶著給老兩口買的新衣服和生活用品,來到賓館才得知母親不見了,父親在樓下尋找。原來,當天晚上19時許,辜孝瓊和老伴兒在賓館二樓的餃子館用晚餐時,一個沒留神,辜孝瓊獨自下樓後不慎走失。

  多方求助仍然音訊全無

  遍尋不著之後,肖貴青報了警,根據從警方調取的監控中發現:在16日晚21點10分左右,辜孝瓊沿著通胡大街一直往東行走,到東六環西側路的路口後,失去了線索。

  張貼尋人啟事,尋求媒體的幫助,求助騎行俱樂部的車友、北京周邊各微信圈……肖貴青求助了一切可能幫忙的途徑,甚至還發動車友騎車掃街去找,可是,一個月過去了,哪怕一丁點的消息都沒有收到。

  肖貴青頻繁地去派出所請求調取監控,但是都沒有任何線索,下一步只能求助交通隊調取一些主路上的監控,看看能不能有新的發現。“尤其是要想辦法獲取最新的線索”。肖貴青在腦海中將這些邏輯盤算了一遍又一遍,“她可能已經不在通州了,我得想辦法讓尋找的范圍再擴大一些。”

  “北京天氣已經轉涼,再過些天就很冷了”,這句話肖貴青念叨了好幾回,“雖然她在老家農活、家務都正常能做,可是在陌生的城市,她該怎麼生活呢?”

  辜孝瓊,四川省自貢市榮縣人,1956年1月17日出生。身高155釐米,體重約50公斤,短發花白,膚色較黑,走失時穿藍白條紋7分袖上衣、米黃色長褲、白色涼鞋,患有輕度精神分裂症,目光偶有呆滯、步伐較慢,不識字,能聽懂部分普通話,只會講四川榮縣方言(比如會把“榮縣”説成“yún縣”)。

  如果你有關于辜孝瓊的任何線索,請與肖貴青聯繫:13311508812

  文/楊紅菊 供圖/肖貴青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世界第二例人工飼養繁殖成活 武漢小江豚慶生100天
世界第二例人工飼養繁殖成活 武漢小江豚慶生100天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中國扶貧的西海固答卷——寧夏奮進60年巡禮之脫貧攻堅篇
梯田秋裳
梯田秋裳
蠶農陳東日:我的夢想是彩色的
蠶農陳東日:我的夢想是彩色的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511123433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