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亂來!無證酒駕朋友車 撞死人後找人頂包作假證
2018-09-03 09:15:11 來源: 人民法院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時間:2018年8月22日

  地點:浙江省玉環市人民法院

  案由:交通肇事罪、危險駕駛罪、包庇罪

  案情:一場酒局過後,王某輝將同伴王某送回家中,到達目的地後,未取得機動車駕駛證的王某不聽勸阻,將王某輝的車開走。後該車與顏某(未取得機動車駕駛證)駕駛的摩托車發生碰撞,導致顏某當場死亡,同車人員孫某重傷。隨後,王某聯係上王某輝,兩人商量由王某輝妻子王某燕到事故現場冒充肇事司機向公安機關作假證明。

  案情回放

  王某輝和老婆王某燕都是河南人,來到玉環打工已有6個年頭。2017年10月11日,王某輝和幾個工友一起喝酒到淩晨3點,酒局過後,由王某輝開著自己的車將王某等人送回家。送到了之後,幾個人還意猶未盡,就下車在車邊聊了起來。這時,當中的一個工友王某上了王某輝的車,説要感受下開車的感覺。王某輝知道他沒有駕照,但阻攔了一下沒攔住。

  而後,王某將車開到小裏岙村路口時,迎面撞上了開著三輪摩托車打算去菜場買海鮮的夫妻顏某和孫某。車將他們倆直接撞飛,顏某當場死亡,孫某重傷。而王某則繼續駕車行駛數百米直至自行撞墻停下。

  下車後,王某因擔心酒後無證駕駛機動車無法獲得保險理賠和被追究刑事責任,便通過手機聯係王某輝商量頂替事宜,後兩人商量由王某燕到事故現場冒充肇事司機向公安機關作假證明。而王某則攜帶車上的行車記錄儀逃逸。

  隨後,被告人王某輝、王某燕在事故現場被交警傳喚到案,面對民警多次詢問,二人一再證明係王某燕駕車發生事故,直至民警出示證據顯示肇事者係一名男性後,被告人王某輝才不得不如實供述。

  經鑒定,王某輝和王某案發當日上午抽取的血液中酒精含量分別為85mg/100ml和112mg/100ml,被害人顏某死亡原因為嚴重顱腦損傷,死亡係交通事故造成;被害人孫某身體多處骨折、體表擦傷面積累計35.4cm2,已達重傷二級。該事故經玉環交警大隊責任認定,王某負事故主要責任,顏某負事故的次要責任,孫某無責任。

  庭審現場

  8月22日9時整,審判長敲響了法槌,庭審開始。玉環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王某、王某輝、王某燕交通肇事罪、危險駕駛罪、包庇罪一案,以及對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顏某斌、孫某要求三被告人賠償一案合並進行審理。原告席上除了公訴人,還有被害人顏某的兒子顏某斌及其代理人,而另一被害人孫某則坐在輪椅上,她的身材瘦小,頭上已長滿銀絲。

  首先審理的是刑事訴訟,在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對王某進行了重點詢問。

  “當時把人撞了之後有無停下?”公訴人問道。

  “當時沒有停下來,很害怕,又太緊張了,只好往前面繼續開,後來撞到了墻停下來,這段距離大概有100米左右。”王某答。

  “為什麼找人頂替?”公訴人繼續發問。

  “因為自己喝了酒,又無證駕駛,出了事情比較害怕,擔心受害者可能得不到賠償,怕自己承擔責任。”王某答。

  “你有沒有把行車記錄儀拿下來?”公訴人再一次問道。

  “有。我拿著行車記錄儀,然後回去找王某輝,他和他老婆一起過來。”

  三被告人均表示對公訴人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無意見。

  隨後進行的是附帶民事部分的調查。針對應承擔的責任和賠償問題,雙方進行了舉證和辯論。

  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顏某斌的代理人請求法院判決刑事附帶民事三被告人賠償原告死亡賠償金、喪葬費、家屬辦理喪事誤工費、交通費等共計106萬余元。孫某請求賠償金74萬余元。

  被告人王某輝對上述兩人提出的賠償請求並不讚同,稱自己只看到孫某提供的4000元發票。同時,對死者的死亡賠償金標準提出異議。

  顏某斌的代理人稱,其提出死亡賠償金是按照城鎮居民標準來計算,即51261元乘以20年即1025220元,家屬辦理喪事誤工費、交通等費用,主要是直係親屬及交通來回的費用,喪事費用綜合計算5000元,喪葬費是按照當地半年平均工資計算的,即30327.50元。

  隨後,王某輝表示車不是自己主動借給王某的,自己雖有過錯,也沒有那麼多錢進行賠償。王某燕則表示,雖然自己是車主,但並沒有主動把車借給王某,是王某不聽勸阻強行開車的。同時,事故發生後已經拿出了3.7萬元賠償金,並將保險公司理賠的12萬元交給了兩位被害人。

  顏某斌的代理人稱,應由三被告人共同承擔賠償責任,王某是肇事方,肇事機動車實際控制人為王某輝,王某燕是該車輛登記車主,並沒有盡到管理義務。王某輝喝了酒之後沒有將車子停好,鑰匙也沒有管理好,導致王某將車輛鑰匙拿去了,王某輝也沒有採取阻攔措施,導致事故發生。按照法律規定,車輛管理人對車輛沒有盡到管理義務造成事故發生,應該承擔連帶責任。因此要求三被告人承擔連帶責任是有法律依據的。

  被害人孫某稱,王某沒有賠償過一分錢,在交警隊調解的時候,王某父親來到玉環,但並沒有見過面,毫無誠意。而王某輝、王某燕也沒有拿出誠意對其進行探望。

  王某表示,自己願意進行賠償,但家裏經濟條件困難,到現在只湊齊了10萬元,願意先交付給被害人。同時,王某懇求法庭從輕判決,讓其早日出來上班工作,以便有能力支付賠償金。

  經過兩個半小時的庭審,法官宣布休庭,該案將擇日宣判。(劉竹柯君)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 護犢心切想“頂包” 父子都被查出酒駕
    看到前方有交警,父親趕緊和酒後開車的兒子換座位,試圖“頂包”,護犢心切的他不顧自己也喝過酒。交警事後了解到,這對父子是一起出來吃飯的,都喝多了,兒子情況好一點,就主動開車。
    2018-08-22 14:16:57
  • 忍俊不禁!民警很尷尬 男子酒駕被查叫“叔叔”求放過
    短短幾分鐘,駕駛員叫了10次“叔叔”,6次“哥哥”,把執勤民警都弄得尷尬起來,這段讓人有些忍俊不禁的對話發生在19日晚四川高速交警四支隊五大隊民警的夜查中。
    2018-08-22 08:19:3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瓊海:秋來捕撈忙
海南瓊海:秋來捕撈忙
桂西山村秋色美
桂西山村秋色美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敘首都一軍用機場附近發生連續爆炸
敘首都一軍用機場附近發生連續爆炸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13261123369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