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治了九年,是什麼讓“大棚房”如此“頑強”
2018-08-23 10:32:1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那些做著“花十幾萬元就能在京郊大棚種菜、住別墅”夢的人該醒醒了!

  日前,自然資源部、農業農村部聯合召開動員部署會,部署今年8月~12月在全國開展“大棚房”問題專項整治行動,要求嚴厲打擊、堅決遏制“大棚房”問題蔓延勢頭,切實落實最嚴格的耕地保護制度。

  兩部委通過對京津冀三地初步排查,發現違法建設“大棚房”項目2799個,棚數3.6675萬個,涉及土地面積9869畝,集中分布在京津的郊區縣和河北省涿州、大廠、廣陽、安次、宣化等環京市縣。

  實際上,早在2009年,北京就曾要求各區縣全部拆除違規農業生態園,停止佔用耕地。

  從那時開始,治理了9年,“大棚房”仍未完全鏟除。而且在嚴查之下,一些網絡平臺仍在發布“大棚房”租售信息,大有“野火燒不盡”之勢。

  此次有關部門嚴厲打擊“大棚房”,首先應把“大棚房”蓋住的問題捋清楚。究竟是什麼賦予了“大棚房”如此“頑強”的生命力?

  據兩部委初步調查,京津冀“大棚房”主要有三種表現形態:一是在農業園區或耕地上直接違法違規建設“私家莊園”;二是在農業大棚內違法違規建房;三是違規改擴建大棚看護房。

  無論哪種形態,都有其背後的利益衝動。相比較種地收入,只要改變大棚用途,就能以十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的價格往外賣房子。據媒體報道,過去農民種地掙不到錢,搞這種“大棚房”,農民甚至村集體都可以獲益。只要在大棚內象徵性地種一些蔬菜、瓜果即可。如此看來,不想辦法促進農民增收,建“大棚房”的利益衝動不化解,恐怕難以根治這一問題。

  “大棚房”並非一日建起來。面對棟棟“大棚房”,“監管去哪了”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技術障礙似乎可以為監管部門找個理由:“大棚房”表面有一層覆膜,僅從外面無法發現藏在其中的違建,執法部門很難通過衛星拍攝等方式發現。但是,兩部委初步調查顯示,“大棚房”所佔用土地70%是耕地,其中還有永久基本農田。如此大面積佔用耕地,執法部門在日常監管中有沒有盡責?這其中有沒有利益輸送?有媒體就報道稱,由于農民能從“大棚房”獲得收益,有的村幹部“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據兩部委初步調查,京津冀“大棚房”70%以上的購買者是城市居民。這些城裏人為了花較少的錢實現“田園夢”,趨之若鶩地購買,最終讓“大棚房”利益鏈條形成閉環。這種構築在違法基礎上的“田園夢”終有破滅的一天。但是,城裏人偶爾回歸田野、入夢鄉村的休閒需求,總得有人來滿足。正規合法的農家院滿足不了的話,“大棚房”還會有拔地而起的衝動。

  兩部委此次專項行動突出一個“嚴”字,要求敢于負責、敢于較真、敢于碰硬。在集中整治過程中,對于觸碰耕地紅線獲得個人違法利益,或由于瀆職、失職導致違法問題後果嚴重的責任人要堅決查處。

  人們相信,動真格的專項行動能夠震懾“大棚房”的利益相關方,但是“大棚房”蓋住的問題,同樣需要重視並解決。(記者 杜鑫)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鐵工匠”賽技藝
“高鐵工匠”賽技藝
廣西茶鄉採秋茶
廣西茶鄉採秋茶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江西靖安:色彩斑斕豐收圖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非洲“小寶”的廣州生活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313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