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遼寧運鈔車劫案二審開庭 擇日宣判
2018-08-10 07:48:3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昨日上午,遼寧運鈔車劫案在營口市中院二審開庭,被告李緒義出庭。 遼寧省高院供圖

  遼寧大石橋運鈔車押運員李緒義持槍搶劫一案,迎來下半場。案件經遼寧省高院指定,于昨日上午9時30分,在營口市中院二審開庭。

  2016年9月7日,遼寧省大石橋市發生搶劫運鈔車案件。運鈔車司機李緒義在執行押運任務途中故意未按押運路線行駛,並持槍狀物劫走約600萬元現金。當天21時左右,李緒義在自家屋內被警方抓獲。從其實施搶劫到落網前後不到8小時,涉案贓款被全部追回。

  2017年11月9日上午,李緒義案一審公開宣判,遼寧省營口市中院以搶劫罪,判處李緒義有期徒刑15年,並處罰金5萬元。

  一審宣判後,李緒義提出上訴。9日上午9時30分,遼寧省高院在營口市中院再審此案。

  檢方堅持認為應維持一審原判決,而李緒義的辯護律師則以其犯罪的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性較小為由,希望法院從輕判決。

  新京報記者獲悉,二審開庭至上午11時結束,法院宣布將擇日再行宣判。

  ■ 焦點

  被告是否具有法定從輕情節?

  律師 人身危險性低應酌情減輕

  一審庭審中,辯護律師仲若辛認為,李緒義的妻子帶領公安人員抓獲李緒義,李緒義沒有反抗,到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應認定為自首。

  李緒義的母親王艷也認為,兒子能被抓,是因為兒媳婦把警察帶到了他藏身的地方。“這個地方警察事先是不知道的,如果沒有兒媳婦帶著,他也不會被抓,這種情況下,在判決上應該體現一下這個情節。”

  二審庭審中,辯護律師仲若辛指出,李緒義搶劫是為償還外債,並未用于個人消費或者揮霍,符合“生活所迫”情形,屬于特定原因,主觀惡性較輕。此外,在警方實施抓捕時,李緒義並無拒捕行為,在投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具有投案的主動性和自願性。

  仲若辛在庭審中援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搶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指導意見》規定,“對因家庭成員就醫等特定原因初次實施搶劫,主觀惡性和犯罪情節相對較輕的,要與多次搶劫以及為了揮霍、賭博、吸毒等實施搶劫的案件在量刑上有所區分。對于犯罪情節較輕,或者具有法定、酌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的,堅持依法從寬處理。”

  此外,《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實施細則》也規定,“確因生活所迫、學習、治病急需而搶劫的,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仲若辛表示,李緒義搶劫一案,人身危險性低,與其他搶劫運鈔車的行為相比,社會危害性較小。而一審法院在量刑時,並未體現出上述情節,據此,辯方提出二審法院應予從輕判決。

  檢方 應維持一審判決

  庭審中,李緒義是否具有法定從輕情節,成為控辯雙方的焦點。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遼寧大石橋警方稱,案發當天21時左右,警方在李緒義的妻子帶領下,在自家房屋內將李緒義控制。從其實施搶劫到落網,前後不到8小時。

  一審法院認為,李緒義是警方在其妻配合下,對其住宅進行搜查時發現並抓獲。

  法院據此認定,李緒義既無自動投案的行為,也沒有證據證明其“確已準備去投案”時被抓獲,不能認定為自首;但李緒義的妻子在不知道李緒義躲藏在家中的情況下,配合公安人員對自家住宅進行搜查,並抓獲李緒義,為配合公安機關對案件進行偵查的行為,對案件的偵破具有積極作用,因此在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

  在昨日的庭審中,公訴人認為,李緒義即便存在生活困難的情節,也不應通過實施犯罪來解決。公訴人提出,李緒義“債務問題的産生,是民事主體從事經營活動的常見風險,可以通過其他合法途徑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能以嚴重危害社會的搶劫犯罪行為,來達到緩解債務壓力的目的。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應當對社會價值觀做出正確評價和引導。”

  此外,檢方在庭審中指出,警方是在對李緒義可能的藏身處進行搜查時,意外發現李緒義本人,並非其投案自首,因此不具有自首情形。據此,檢方提出,李緒義不具備法定從輕情節,二審法院應對一審判決予以維持。

  ■ 對話

  李母:想當面問兒子為何這麼幹

  案發將近兩年,李緒義的母親王艷還時常有些恍惚:兒子怎麼就突然搶劫運鈔車了?

  王艷告訴新京報記者,兒子平時比較內向,做出瘋狂的舉動,可能是想分擔一些家裏的債務,如果能夠見到李緒義,自己還是想當面問一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幹?”

  新京報:事發至今有沒有見過兒子?

  王艷:沒有,還沒有進行過會見,開庭的時候在庭上看了眼,情緒還可以。

  新京報:如果能夠見面,想對李緒義説什麼?

  王艷:我要跟他説,你得好好改造,爭取早點出來,咱們一家人重新開始。還有要當面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幹,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我一定得問他。

  新京報:為什麼會這麼問?

  王艷:因為想不通啊,我到現在心理上還有點不能接受,我兒子以前都沒跟人打過架,怎麼突然就去搶了運鈔車了。哪怕事情出了,我到現在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新京報:事先毫無徵兆?

  王艷:後來想想,可能是因為家裏的債務問題,他大概是怕我上火(著急),想自己都給扛下來。做這個事也跟他性格很像,我們一直沒有分家,在一起過的,兒子很孝順,平時比較內向,有啥事也不會跟我們説。

  新京報:目前家裏的狀況怎麼樣?

  王艷:家裏現在是三角債,別人欠著我們三百多萬,我們還欠著另外的人小三百萬。兒子進去之後,現在家裏主要靠我和他爸兩個人去打工,一個月三千多元維持生活。

  新京報:對于二審判決有什麼期待?

  王艷:只要能減輕,無論減多少都行,早點出來還能好好過日子。你知道,作為一個母親,見不到自己的親生兒子有多難受?

  ■ 案情

  押運員搶走槍支劫持運鈔車

  李緒義制造的運鈔車劫案,一度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他是遼寧省大石橋市人,案發前,是一名運鈔車押運員。2016年9月7日13時許,李緒義駕駛運鈔車,從中國農業銀行營口分行將17個款袋、2個款箱共計3500萬元人民幣,押往大石橋市農業銀行中心金庫。

  不過,在押運途中,李緒義故意未按規定路線行駛,而是威逼同車另外4名押運員,並搶走其中兩人的押運槍支,再用膠帶將這4人捆綁制服後,將運鈔車開到地下停車場,搶走車上三個款袋,共計600萬元後離開。

  警方事後查明,在搶劫之後,李緒義來到其弟家中,將劫取的200萬元放在弟弟家,又拿出300萬藏在小區地下車庫通往單元樓的樓梯下方。之後,李緒義攜款來到弟弟經營的門店,交給弟弟60萬元現金,委托其代為償還債務。此後,李緒義又分別償還多筆欠款,共計10.9萬元。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警方在李緒義的藏身處查獲現金28.92萬元。9月13日,李緒義的母親向公安機關補繳1800元。至此,被劫款項全部被追回。

  李緒義母親王艷稱,其家因為承包工程項目出現債權糾紛,案發前累計有近300萬元債務。李緒義搶劫運鈔車,是為償還外債。(記者王煜)

+1
【糾錯】 責任編輯: 韓家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走進錢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
金色葵海染河套
金色葵海染河套
新疆:家鄉味道
新疆:家鄉味道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懸崖上的岩石“外科醫生”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61123249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