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村霸父子擁“水”自重村民抱雞求水 他們何以橫行鄉裏?
2018-07-26 07:25:15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龍霸王”何以橫行鄉裏?

  晨雨初霽,麗日晴空驅散沉沉霧靄。站在貴州省納雍縣厙東關鄉大坡村舉目四望,炊煙嫋嫋,安靜祥和。

  大坡村,村如其名,山高坡大,全村六個村民小組,沿著山脊,從山頂至山腳散居在叢林深處。大坡缺水,水制約著全村的發展,牽動著村民的神經。

  然而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大坡村的飲水問題,卻被村裏的龍家父子把持。這父子四人橫行鄉裏、欺壓百姓,群眾敢怒不敢言。而正是從納雍縣委巡察組到來之後,一切才發生改變。

  擁“水”自重,村裏成了“家天下”

  上世紀七十年代,由納雍縣水利局出資、大坡村村民投工投勞,開山辟路,人背馬馱,水終于被引到了村裏。然而在修建蓄水池時,作為村大隊長的龍德江耍起了“小聰明”,以飲用水項目是他所爭取為由,要求把水池建在他家附近。

  水池修好了,水管接通了,龍德江一家“靠水吃水”,一步步控制全村的用水分配權,被村民們稱為“龍閘閥”。

  “‘龍閘閥’掌控全村喝水大權,以水管需要維護為由收取水費。任何事情都用水來要挾,村裏誰家辦‘紅白事’、修建房屋要用水,都要先送錢物。”村民羅華舉説,只要得罪“龍閘閥”,後果就是被斷水。

  二十多年前,羅華舉因為用水問題與龍德江發生口角。龍德江二話沒説,直接掐斷了他家的水源。

  羅華舉多方求助無果,只得去一公里外的水井挑水,這一挑就是23年。直到五六年前,羅華舉年歲漸高,實在無力再挑水,只能硬著頭皮,抱著公雞去求龍德江。

  管水大權助長了龍德江的囂張氣焰,仗著長子龍文藝在鄉裏任幹部,二兒子龍文懂是村幹部、三兒子龍濤“混社會”,龍家父子在村裏説一不二。

  “村委會的公章龍德江隨身攜帶,公家資金他想給誰就給誰,想讓誰當村幹部就讓誰當。”村民龍中林説,每逢村裏換屆,龍家父子都會在選舉前以用水要挾。

  2011年,大坡村換屆,龍德江因年歲過高離任,便用水做籌碼把次子龍文懂推上村幹部的位置,不久之後龍文懂又被選為村黨支部書記。

  擔任村黨支部書記的龍文懂也如法炮制,想要培養自己的兒子。

  “為了讓他兒子當上村幹部,龍文懂沒有經過村黨支部同意就把兒子加入預備黨員名單。”村幹部曹鹿勳説,一段時間以來,大坡村黨組織毫無“存在感”、毫無民主決策可言,黨員的自我認同感嚴重被弱化,村民對基層黨組織毫無信任。

  無視紀法,連孤兒救命錢都要“搶一口”

  龍家之所以敢在村裏橫行霸道,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有自家人做“保護傘”。

  2012年,杭瑞高速公路畢都段修建,需要徵撥部分土地。厙東關鄉政府成立項目指揮部,龍文藝任副指揮長。

  在徵地過程中,龍文藝利用職務之便,與父親和兄弟共謀,採取虛增被徵撥土地面積的方式,套取國家賠償款22萬余元。

  然而,這筆贓款未能填飽龍家父子的“胃口”。高速公路在施工過程中挖出大量石頭,施工隊正愁無地堆放,龍德江、龍濤知道後,想控制石頭謀取利益,他們主動給施工隊提供石頭堆放地點,條件是所有石頭歸龍家所有。

  “考慮到龍文藝是副指揮長,同時施工中要用水,需要龍家協助,施工隊只得同意這個無理的條件。”施工方負責人張某説。

  掌控石頭後,龍家翻臉不認人,所有要到工地上拉石頭的車輛,必須得到龍家同意,而且必須提供每車120元的運費。施工隊吃了啞巴虧,“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龍家為虎作倀的背後,靠的是龍文藝這座穩固的靠山。2015年,厙東關鄉紀委對龍德江涉嫌截留挪用水費問題立案調查,龍文藝説情打招呼,鄉紀委僅給予龍德江通報批評、口頭警告處分。

  “我們已經習慣被龍家壓榨了,他們就是我們村裏的‘龍霸王’。”村民龍懷海説,在大坡村,誰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龍德江一家,他們要什麼就必須給什麼。

  危房改造費、低保費……龍德江一家通吃,任何款項都要拿回扣,連孤兒救命錢都不放過。村民龍德成和兒子先後離世,只留下兒媳婦和兩個孫子相依為命,政府每月給兩個孫子120元生活費,龍家父子卻從中吃掉60元。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 説“誰不服我就收拾誰”的村霸倒臺了
    韓某想收回承包給村民張某的土地,但是承包期還沒有到。經過一番思考,韓某想出了用暴力對付張某的毒計,隨即付諸實施。2014年,韓某在未召開相關會議、未按規定實行招投標的情況下,擅自將村內戶戶通硬化工程承包給了順河村村民王某,並私自代表村委會與王某簽訂了工程承包協議。
    2018-07-17 08:24:49
  • “村霸”強佔6套安置房拒不退還 匿名舉報警方剜掉“毒瘤”
    1994年,高家湖村村部對部分辦公用房進行建設,馬某某承包了該工程,合同上約定工程總造價為17萬元,最後結完賬,馬某某還多拿了6000多元。2015年10月20日,馬某某夥同他人到板橋鄉司法所辦公室鬧事,以工程款未算清、板橋鄉司法所工作人員未能給出讓自己滿意的答復為由,在板橋鄉司法所辦公室內大吵大鬧。
    2018-07-17 08:11:58
  • 最高檢:嚴打村霸等黑惡勢力犯罪及其背後的“保護傘”
    25日,最高檢發布《關于充分發揮檢察職能為打好“三大攻堅戰”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圍繞人民群眾在財産、安全、環境等方面的需求,對檢察機關積極參與和服務保障“三大攻堅戰”作出具體部署和安排。
    2018-06-25 11:19:41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重慶黔江:藤蔓長成致富茶
重慶黔江:藤蔓長成致富茶
名師引領 墨香假期
名師引領 墨香假期
西安:大山裏來的“小小考古家”
西安:大山裏來的“小小考古家”
河北隆堯:夏日荷塘引客來
河北隆堯:夏日荷塘引客來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177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