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紙協議 老人將房産遺贈保姆 子女與保姆對簿公堂
2018-07-19 14:49:31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紙協議 老人將房産遺贈保姆

  老人昏迷後保姆未送醫也未通知子女,三個子女與保姆為房子對簿公堂

  老伴去世後,老邱和家裏的保姆簽下一份遺贈扶養協議:自己去世後將房産留給保姆,而保姆負責照顧他現在的生活。可沒有想到,在其臥床昏迷後,保姆竟然連醫院都沒有送他去。

  老邱的子女自然也反對這份協議。在老邱去世後,將産權變更登記到自己名下的子女和手握協議的保姆鬧到了法院。那麼,究竟誰能得到法律的支持呢?

  獨居老人勞務市場找保姆,簽下遺贈扶養協議

  在老伴去世後,患有帕金森病的老邱開始獨自生活,三個子女每月探望父親兩至三次。2012年5月,老邱在勞務市場找到徐某,請她到家中做保姆。

  2016年1月15日,保姆徐某找來律師草擬了一份遺贈扶養協議,並請來兩名保健品銷售人員見證。老邱在其中一名見證人的協助下在該協議尾部摁下手印。受徐某的委托,律師在協議簽訂現場錄制了視頻錄像,記錄了協議的簽訂過程。

  該協議約定,老邱將其名下的房産遺贈給徐某,並由徐某負責甲方的生、養、死、葬,老邱的工資由徐某支配。重大的醫療支出等費用,除報銷外首先從老邱遺贈房屋以外的個人財産中支出。協議還規定,老邱單方處置遺贈財産導致協議解除,徐某有權要求老邱退還已支付的扶養費,按每月6000元計算。

  老人昏迷後保姆未送醫也未通知子女

  協議簽訂後,老邱病情加重,直到臥床不起。

  一直臥床,導致老邱身上褥瘡大面積復發,甚至在2016年6月6日,老邱出現了昏迷狀況。在此期間,徐某沒有將老邱送醫,也沒有通知老邱的子女。6月11日,老邱的子女在探望父親時發現其病情加重,于是將父親送到醫院治療。在老邱住院後,徐某開始隨院照料。

  7月4日,老邱的三個子女沒有與徐某打招呼,直接將父親轉至另一家醫院治療。

  老邱于2016年10月去世,三個子女辦理了老邱的喪事。2016年11月,老邱的子女以繼承方式辦理了老邱生前房産的産權變更登記,並委托律師向徐某發送律師函,告知徐某,並要求徐某搬離。

  徐某可不願意,她認為遺贈扶養協議有效,要求繼承遺贈房産。于是將老邱的子女告上法庭。

  二審駁回了保姆上訴請求

  辦案法官表示,本案爭議焦點為老邱生前與保姆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是否是其真實意思表示、是否合法有效。

  法院審理認為,首先,這份遺贈扶養協議的制作人和見證人均與原告有利害關係。而徐某提供的視頻顯示,老邱只是對協議內容作了簡單重復與附和,手印也是別人幫忙摁下。因此,法院對遺贈扶養協議及視頻錄像的合法性、關聯性不予採信。

  其次,這份協議約定的權利義務不對等,徐某的具體扶養義務只有生養死葬概述,並無具體約定,而老邱的義務明顯較多,且所有的扶養支出均由他的財産支付。同時在遺贈扶養協議簽訂後,徐某保管支配了老邱的財産,扣除兩人日常生活支出外的剩余款項也歸徐某所有,故徐某仍存有收取勞動報酬的情形。

  另外,該協議于2016年1月15日簽訂,但同年7月4日徐某即不再照顧老邱。而在老邱出現褥瘡和昏迷時未及時送醫,也未通知其子女,存在重大過錯。

  綜合這些原因,秦淮法院認為本案徐某與老邱簽訂的遺贈扶養協議無效。

  徐某在一審判決後不服,上訴至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了徐某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判。(通訊員 寧法宣 記者 萬承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空中偶遇
空中偶遇
水中穿行
水中穿行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特寫:深夜搶修保萬家供電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杭州打造“信用免押金城市”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149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