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油耗子”一個都跑不了
2018-07-18 09:46:20 來源: 人民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11日9時,在公安部統一指揮下,千余名警力在遼寧盤錦、義縣、北鎮和黑龍江哈爾濱、大慶、綏化等地同時出擊,一舉打掉7個收油犯罪團夥,抓獲團夥成員99人,查處非法煉油廠13家,查扣大批涉案物資,涉案價值近20億元。

  截至7月6日,抓獲的99名涉案人員中已有73人被檢察院批準逮捕,另外26人被採取其他強制措施,罪名涉及盜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非法經營、環境污染等。

  2017年11月,阜新市太平區水泉鎮內一小型鞭炮加工廠,時常在夜間冒出刺鼻的濃煙,原本低矮的圍墻加高到5米,周圍有人24小時看守;白天有貨車運送大量黑色半固體物質入廠,隨後有油罐車出入。

  “黑色半固體物質,其實是與空氣結合後的原油,油罐車運出的是提煉後的石油半成品。”阜新公安局內保分局局長吳海山説,辦案民警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運輸的固體原油。阜新不産原油,吳海山憑經驗判斷,這個非法煉制和銷售石油的地下窩點背後,一定還有一個更龐大的、有組織的利益鏈條。11月29日,阜新市公安局正式成立專案組,對案件深度摸排。

  經過抽絲剝繭,黑色網絡浮出水面:該犯罪團夥包含多個鏈條、多個層級,黑龍江地區的盜油犯罪團夥利用開井、管道栽閥等方式盜竊原油,銷贓到收油點;收油團夥通過汽運(袋裝或暗罐)將原油運至遼寧賣給非法煉油小廠,小廠經過初步煉化後將油賣給大廠,大廠煉制成成品油通過火車運往黑龍江、山東等地銷售。

  “‘油耗子’團夥、黑龍江收油窩點、遼寧小煉油廠、遼寧大煉油廠這四個層級相互交叉,任何環節斷了都會立刻引起其他環節犯罪分子的警覺。”專案組組長、阜新彰武縣公安局局長敖偉武介紹,犯罪嫌疑人有意在多地分散組織,增加警方異地偵查辦案的難度。

  今年1月31日,遼寧省公安廳將案件情況向公安部匯報後,全國油氣田及輸油氣管道安全保護工作部際聯席會議決定將此案挂牌督辦,並確立為公安部部督案件,要求遼寧、黑龍江兩省公安機關合力偵辦。

  阜新市公安局抽調精幹警力,一組赴黑龍江與當地警方合作偵查原油來源,固定證據,鎖定盜油犯罪嫌疑人;另一組在遼寧省內偵查煉油窩點,摸清廠區情況和資金流向。然而犯罪嫌疑人反偵查意識極強:收油團夥成員相互聯係只用一部專用電話;運油司機出車前甚至要用探測儀對全車進行掃描,防止警方放置追蹤器;大多數“油耗子”只通過對講機聯係……

  盜油團夥對陌生車輛、人員極度警覺。在盤錦市某煉油窩點,地點偏僻,人跡罕至,車輛易被發現,彰武縣公安局民警寧陽下車步行偵查,被崗哨發現後強制扣留了四五個小時。“我被戴上頭套,先後被拉到幾處地點確認身份,挨了幾頓拳腳。”寧陽説,“當時只有一個想法,這個大案不能因為我而掉鏈子。”

  為期6個月的偵查取證為實施下一步集中抓捕收網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偵查中類似遇險的情況不下4次,民警們始終以大局為重,付出了艱苦努力和巨大犧牲。”阜新市公安局副局長王會林説。

  在阜新市看守所,非法小煉油廠老板尹某華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把進來的原油脫水加溫處理,再賣給大煉油廠。一噸油差不多1000元進,2000元出,從去年6月至今一共倒手了2萬噸。”經審訊,除收網行動當場抓獲的99名涉案人員外,另查出其他涉案嫌疑人88人。

  據悉,該利益鏈條高峰時期每日盜竊、運輸加工、銷售原油高達2000余噸,個別犯罪成員涉嫌非法經營長達8年。“從‘油耗子’到大煉油廠,層級越往上,越暴利。如果不是全鏈條打擊、統一收網,證據就難以相互支撐,很有可能最終只能以盜竊罪論處犯罪嫌疑人。”敖偉武説。針對證據固定難問題,專案組曾3次前往北京做油品出處成分鑒定,4次協調請求遼寧環保廳對非法加工點涉污染環境犯罪做出結論認定。

  歷經9個月,遼寧省阜新市公安局成功將該跨黑、遼兩省的特大涉非法盜採、運輸、加工、銷售石油産品的犯罪利益鏈條摧毀,這是近年來偵破的全國最大的一起全鏈條跨區域涉油案。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伏天裏的90後調車工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上合青年感受民俗
寄語慢遞 問候未來
寄語慢遞 問候未來
“書香豐南動車組”讓書香無處不在
“書香豐南動車組”讓書香無處不在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66112314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