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賭球屢禁不止 專家:嚴打各類網絡賭球活動是非常必要
2018-06-26 08:09:17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出臺指導性案例明確法律適用標準

  最近一段時間,喝酒擼串看世界杯,成了在北京一家國企上班的陸博(化名)每天晚上的“規定動作”。看比賽哪能不猜結局,他通過朋友在一家App上投注競猜。

  陸博也知道這是違規,因為“國家規定只能從實體投注站購買彩票”,但他就是想看球時“找個樂子”。

  接受採訪的專家提醒説,在世界杯期間,不少人通過網絡購買足球彩票,可以看成是一種大眾娛樂方式,但這可能導致一些嚴重後果——例如有的人從此迷上了網絡賭球,直至陷入網絡賭博的深淵,因此,“在世界杯期間嚴打各類網絡賭球活動是非常必要的”。

  普通玩家在法律上屬參賭人員

  因為陸博“押錯了寶”,100元,動動手指就沒有了。

  北京時間6月23日晚上8點,世界杯小組賽G組,由歐洲“紅魔”比利時隊迎戰非洲勁旅突尼西亞隊。

  陸博提前通過微信支付給朋友轉過去100元,讓朋友幫著在一家App上購買彩票,押寶比利時隊vs突尼西亞隊0比1。

  在陸博看來,比利時隊實力更強一些,但突尼西亞隊也不是弱手,“萬一爆了個冷門呢”。

  但當晚比賽結束,比利時隊沒有讓冷門爆出來,以5比2拿下比賽。陸博的100元也沒有了。

  讓陸博遺憾的是,次日淩晨德國隊vs瑞典隊,他判斷德國隊會贏,幫他下注的朋友告訴他,投注德國隊贏球的週邊盤的賠率是主勝1.5,也就是投注1萬元,押中傳5000元。最終,德國隊贏了,但他沒讓朋友幫著下注。

  陸博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當時的比賽非常精彩,一波三折,比賽即將結束,兩隊比分是1比1,就在他覺得德國隊贏不了的時候,讀秒階段,德國隊打進一球,絕殺瑞典隊,“當時我的心臟快跳出來了”。

  球迷是如何投注的呢?

  陸博説,他朋友先在手機上下載一個App軟件,注冊後就可以投注,投注時可以用微信將資金轉過去,同時將一個銀行卡賬號和名字發給對方,如果競猜成功,第二天開獎時對方會將相應金額匯入銀行卡中。

  陸博也知道,購買足球彩票只能去實體投注站。

  因為早在2015年,財政部、民政部、國家體育總局就聯合下發通知,禁止了一切互聯網彩票銷售行為,只能從實體投注站購買彩票。2016年4月,財政部、公安部等多部門又發出通知,重申了禁令,要求嚴厲查處網絡公司等單位和個人擅自利用互聯網銷售彩票行為。

  據陸博介紹,前兩天App曾短暫關閉,但如今又可以登錄了,只是提高了投注額度,每注兩元,每次投注不低于99注,也就是198元。

  對此,首都經貿大學法學院教授王劍波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在世界杯期間,不少人與朋友聚會、吃喝、看球,甚至是通過網絡購買足球彩票,可以看成是一種大眾娛樂,但這可能導致一些嚴重後果,比如被引上歧路,迷上網絡賭球。

  因此,在王劍波看來,在世界杯期間嚴打各類網絡賭球活動是非常必要的。

  “App線上賭博和線下賭博的本質是一樣的。”在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看來,兩者只存在發生賭博行為場所的不同,其犯罪構成是一樣的,只是表現形式不一樣。對于普通玩家,在法律上可以稱作是參賭人員。

  彭新林對《法制日報》記者説,根據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對帶有少量彩頭的打麻將、玩撲克等娛樂活動,不以賭博行為查處,而僅是將其看作一般賭博行為,可予以治安管理處罰。如參賭人員彼此相熟,且賭博金額不大,應當認定為娛樂行為。但若明知他人實施賭博犯罪活動,而為其提供資金、電腦網絡、通訊、費用結算等直接幫助的,以賭博罪的共犯論處。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3035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