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央環保督察揭開地方假整改面紗 假井蓋暴露真現狀
2018-06-12 07:42:58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欽州銷號“護航”小冶煉廣州假井蓋暴露真現狀

  中央環保督察揭開地方假整改面紗

  圖為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副組長、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右一)在欽州檢查現場。

  明明沒有做雨污分流,廣州市白雲區西井河南岸增埗村的地面上卻每隔不遠就有雨水井和污水井的蓋子;明明國家早已明令禁止土法煉鋁,但廣西欽州市卻給這些企業發了政策允許的通行證。

  從廣東到廣西,從經濟強省到經濟欠發達地區,對于中央環保督察留下的整改清單,他們卻選擇了同樣的做法——假裝整改。

  屢撞中央環保督察組的槍口,結果不難想像。6月9日,中央第五環境保護督察組(以下簡稱第五督察組)副組長翟青連夜約見欽州市委書記王革冰、市長潭丕創;廣東省也已將廣佛界河西井河段假裝整改問題移交地方做進一步的調查處理。

  土冶煉遍布卻稱完成整改

  6月9日,對于建在欽州市欽南區黃屋屯村的恒豐冶煉廠的企業主來説,或許這一天會成為他這一輩子都抹不掉的記憶。

  當天下午,第五組副組長翟青在廣西環保廳副廳長、欽州市市長等人均不知道要去哪兒、查什麼的情況下,徑直來到恒豐冶煉廠。盡管事前做足了“功課”,但進入廠區後,眼前的景象還是令督察組多多少少有些震驚——肆意燃燒的土爐子,伴隨著熊熊火苗,一股股混雜著一氧化碳的煙霧直排天空。盡管土爐子的旁邊也豎立著一個看似“煙塵處理裝置”的小煙囪,但是,煙囪裏根本沒有煙冒出。

  踏著廠區內滿是灰塵的土地,督察組一行仔細檢查了廠區內的每一人角落。“生産了多長時間?”“廠裏有多少工人?”“有沒有政府部門來過?”第五組副組長問得仔細。“廠子開了幾個月,原來是別人在做,他欠我們錢,把這個廠子抵給了我們。”或許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陣仗的企業主的兄弟,一臉懵懂,問啥説啥。十幾分鐘後趕到的企業主更是一頭霧水。“當地政府有沒有説過,這種工藝是淘汰的工藝,不能使用了?”就在第五督察組副組長詢問期間,企業主一連接了幾個電話。顯然他並不知道問話的是什麼人。

  衣服濕了又幹,幹了又濕,6月9日,督察組一行一口氣檢查了4家同樣的企業。

  “這個你不懂,我告訴你。”當督察組一行來到一家自稱給“柳鋼“供貨的小煉鋁廠時,一位當班負責人告訴副組長,他們這家企業通過中間商間接給“柳鋼”供貨,“因為靠近碼頭,水運很方便”。作為“業內”人士,他向督察組透露了這一帶土法煉鋁企業如此密集背後的原因。

  據第五督察組介紹,2016年,中央環保督察組在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反饋督察意見時,明確將分散在欽州市多個園區的35家土煉鋁企業作為需要整改的問題移交自治區。對此,自治區在整改方案中承諾:“2017年3月底前對不符合産業政策、手續不完善的項目一律關停取締,依法依規進行責任追究。”

  《法制日報》記者從第五督察組了解到,就在“回頭看”督察組進駐前,他們曾到欽州市進行暗查。暗查時發現,僅在欽南區康熙嶺鎮、黃屋屯鎮及欽北區大直鎮,就發現20多家小冶煉廠,共建有32座小高爐。

  盡管第五督察組督察人員通過暗查已經完全掌握了欽南區小冶煉廠違法生産的事實,但是,自治區的整改方案卻言之鑿鑿稱,土煉鋁“問題整改已經廣西督察整改工作領導小組確認完成並銷號”。

  銷號,意味著欽州土小煉鋁已經合法化。

  十年前河北一幕欽州再現

  距離恒豐冶煉廠不遠的一家企業雖然不在35家企業名單內,但同樣沒有逃過督察組的檢查。

  據企業工人介紹,這家無名鐵合金廠原是一家廢棄磚廠。當第五督察組一行到廠裏時,4座用來熔煉鋁錠的土爐子火苗亂竄,爐子沒有任何煙塵收集設施,地面散落的原料可以沒過腳面,倉庫內無序堆放大量袋裝鋁灰。

  了解情況,現場調查、取樣,完成這些手續後,第五督察組沿著廠區旁邊的一條小路繼續排查。突然,一股股難以忍受的強烈的刺鼻性氣味,讓本來就有些酷熱難耐記者頓感窒息,捂住鼻子,劇烈咳嗽。督察組人員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氣味主要是生態過程中釋放出的氨水味,同時,空氣中同時混雜著一氧化碳。

  督察組現場調查發現,這家無名企業為消除冶煉時氨氣的影響,他們挖水塘將鋁灰倒入其中,鋁灰遇水産生大量氨氣,等氨氣釋放到空氣中後,再將鋁灰撈出投入反射爐熔煉爐煉成鋁錠。這就是廠區周邊有強烈刺激氨水味的原因。

  不僅如此,水塘無任何防滲措施,水體呈黑色,現場檢測外排廢水pH值超過10。據督察組透露,針對這一案件,督察組已要求欽州市公安及環保部門聯合執法,堅決查處這一環境違法行為。

  沒有像樣廠房,沒有環保設施,工藝粗放,生産原始;高爐和熱風爐煙氣直排,跑冒滴漏,嚴重無組織排放;廠區烏煙瘴氣,塵土滿地,污水橫流,無處下腳。全程參加了督察的國家環保督察辦副主任劉長根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這讓他想起10年前在河北省保定市清苑一帶查處“小冶煉”一條街時的情況。“沒想到,10年前的一幕在此上演。”劉長根説。

  雨污井蓋暴露假整改真相

  廣東省是中央環保督察“回頭看”督察組首批進駐的省份。6月5日,第五督察組正式進駐。次日,第五督察組到廣州市白雲區實地查看“廣佛界河”西井河增埗村段的水質改善情況。

  從6月5日開始,受臺風影響,廣州市降雨不斷。西井河增步村段寬闊的河面上一條帶狀的垃圾流引起了第五督察組有關負責人的注意。

  下臺階,進村子,冒著大雨,第五督察組一行先後到多個住戶進行問詢,“河水臭不臭?”“去年以來河水質量有沒改善?”面對這位負責人的問題,幾位住戶的不滿情緒一觸即發:“怎麼不臭,現在下雨臭味都那麼大,不下雨時,臭味更大了。”

  經過現場查看、調查,督察組有關負責人斷定,這一區域不僅沒有做雨污分流,而且,他懷疑根本就沒有進行污水收集,“很可能是雨水和污水一起裹挾著地面上的垃圾,直接從地表流入江中”。這位負責人的判斷為江面上漂浮的垃圾帶做了最好的腳注。

  正如第五督察組這位負責人所言,聞訊趕來的廣州市環保局以及水務局負責人均對該區域沒有雨污分流的事實予以認可。

  “這個管子是什麼?”

  “是雨水管”

  “這麼大的雨,為什麼不打開?”一問一答,顯然,水務局負責人“雨水管”的説法不能自圓其説。

  “石井河水域面積多少?附近常住人口多少?白雲區污水處理能力多少?污水進口的COD濃度多少?”雨水中,第五督察緩組這位負責人不停地給水務局負責人算著賬。“整個白雲區有三分之一以上的生活污水沒有處理,直排石井河。”對于水務局負責人提出的他們在通過建設“淺隧”方法進行污水處理的做法,第五督察組這位負責人明確指出,這是典型的走捷徑。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2017年4月,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在廣東督察時,發現深圳在治理茅洲河等流域污染時,大量採取箱涵截污,導致清污不分、雨污不分,截污效果大打折扣。在這位負責人看來,污水治理,既要建設主管網、支管網,也必須有毛細管網,也就是每家每戶的污水應該管網接駁。

  據《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廣州水務局對于石井河採取“淺隧”的治理方法無異于“深圳箱涵截污。”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增埗村明明沒有做雨污分流,但從2009年開始,這一區域每隔一段距離地面就有“雨水井蓋”“污水井蓋”。“顯然是應付檢查用的。”第五督察組一位人員的話道破天機。

  石井河口為省考斷面,2017年河口斷面水質為劣Ⅴ類。針對2017年4月,中央環保督察組提出的“廣州界河”需要整改的要求,廣東省的整改方案提出,2017年到2018年基本達到Ⅴ類,2019年水質達到Ⅴ類。所謂基本達到Ⅴ類就是指“氨氮、總磷”等指標基本合格,但目前所測數值為超標。

  面對中央環保督察提出的整改要求,欽州、廣州或做表面文章,或進行虛假整改。在中央環保督察組看來,以此方式,絕不可能蒙混過關。正像中央第五督察組在廣西欽州督察時所指出的那樣,一些地方表面整改、虛假整改,即使手段再“高明”,也不可能逃過中央環保督察布下的天羅地網。(記者 郄建榮)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五次包攬世界杯金牌 跳水“夢之隊”“無敵不寂寞”
第五次包攬世界杯金牌 跳水“夢之隊”“無敵不寂寞”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970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