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利劍高懸 跨境賭博“斷鏈”
2018-05-28 08:50:30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來,雲南瑞麗邊境一線境外賭場呈反彈之勢,我警方強化打擊與防范

  利劍高懸 跨境賭博“斷鏈”

  “我原以為進了境外賭場就再沒回頭路了,從沒想過能平安回來,真的非常感謝我們的人民警察。”今年1月19日,22歲的遼寧鞍山人孟某某被人以“空放貸款”的名義誘騙至境外賭場,並遭到不法分子的非法拘禁和綁架勒索。2月4日,在雲南瑞麗警方的全力營救下,孟某某得以平安回國。回憶起在境外賭場10多天噩夢般的經歷,她至今心有余悸。

  近年來,隨著邊境地區旅遊升溫,加之境外不穩定因素影響等,大批跨境涉賭人員、資金向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瑞麗市邊境一線轉移,境外賭場呈反彈之勢。按照公安部打擊整治跨境網絡賭博“斷鏈”行動部署,多地公安機關連續打掉了一批從事境外賭場及網絡賭博的犯罪團夥,但仍有部分境外賭場茍延殘喘,組織犯罪團夥實施跨境賭博、非法拘禁、綁架勒索等違法犯罪,嚴重影響邊境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生命財産安全。近日,記者赴瑞麗市進行採訪調查。

  境外賭場中的黑暗夢魘

  2017年底,因投資的小吃店虧損倒閉,22歲的遼寧鞍山人孟某某想著從哪借點錢以彌補虧損,重新開張。一籌莫展之際,她經朋友介紹加入了一個辦理網貸的QQ群。“群裏的中介向我推銷,境外有賭場可以辦理‘空放貸款’業務,不用擔保和抵押,只需去‘走形式’地賭幾把,替賭場‘刷流水’。”孟某某説,中介還介紹了辦理貸款的“經紀人”,全程的機票、住宿費、非法越境的線路等均由“經紀人”全程包辦和派人對接。

  想著服務這麼周到,而且即便辦不了貸款也沒什麼損失,孟某某心動了。今年1月17日,孟某某從瑞麗邊境非法越境。

  然而到境外賭場賭了幾把後,孟某某不僅沒拿到預期的貸款,還被告知欠下了10萬賭債“欠單”,被強行扣留關進“單房”(非法拘禁“欠單者”的房間),“經紀人”要求必須償還“賭債”以“平單”才能放人。

  在“單房”裏被非法拘禁的10多天,孟某某坦言這是她一生中最為黑暗和無助的夢魘。“‘單房’裏不分男女地關著十幾個人,所有人都被24小時地戴上手銬和眼罩,雙手抱過頭頂並排蹲坐在角落裏,相互間不許交流。”孟某某回憶,“單房”裏不僅沒有絲毫人身自由,更伴隨著十分惡劣的侮辱和暴行。

  看“單房”的人會用電棍、皮鞭等器具對“欠單者”隨意毆打,有的甚至還會遭受用牙簽戳手指、用打火機燒指甲蓋等虐待,幾乎所有人都經歷過各種暴行,其程度與頻率取決于施暴者的心情,以及“欠單者”還債“平單”的金額和進度。“看‘單房’的人會將毆打、施虐的場景拍成視頻,傳給你的家人朋友,讓他們相信你真的深陷險境,警告他們盡快還錢‘平單’,否則不僅會讓你‘吃更多苦頭’,甚至有生命危險。”孟某某説。

  除了遭受惡劣的身體毆打和精神摧殘,“欠單者”還飽受饑餓和疲勞之苦。孟某某回憶,“欠單者”平均每兩天才能吃上一小口麵條,平均每天只讓喝三小口水,只準睡三四個小時覺,“連打個呼嚕都會被一通狠打”。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行動處處長張曉鵬表示,針對境外實體賭場及網絡賭博平臺組織招攬我國公民參賭的犯罪活動,公安部部署各地持續開展“斷鏈”行動,連續打掉了一批雲南邊境地區的跨國賭博犯罪團夥,斬斷了組織出境賭博的人員鏈、資金鏈,迫使部分境外賭場及網絡賭博平臺關閉。由于賭客大幅減少,部分境外賭場為了維持運營,勾結國內犯罪團夥,採用各種手段誘騙我國公民出境後,暴力拘禁毆打,再向其家人勒索贖金。

  境外賭場的黑色犯罪鏈條

  孟某某的經歷並非孤例,記者還採訪了一同獲救的李某東和吳某農,他們在境外賭場的遭遇和孟某某基本一致。許多受害者的血淚教訓昭示,一旦參與跨境賭博,獲得的並不是從天而降的財富,而是喪心病狂的非法拘禁甚至暴力傷害。僅今年以來,瑞麗市公安局就成功解救在境外被非法拘禁的中國公民430多人,攔截勸返欲出境參賭人員141人。

  “跨境賭博並非‘跨境’+‘賭博’那麼簡單,其背後涉及一個組織嚴密、分工明確的黑色犯罪鏈條。”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副州長、公安局長劉咏讚表示,經初步偵查,一些不法分子與境外賭場人員勾結,以我國公民為主要對象,通過網絡、微信等渠道,以“賭博”“招工”“免費貸款”之名,並免費提供國內各地至昆明、德宏等地的機票、食宿和車輛接送等,通過從邊境偷越國境的方式,大量誘騙受害者到境外賭場後,讓其參與必輸賭局,同時進行非法拘禁、綁架勒索等不法侵害。

  據在境外賭場主要負責看守“欠單者”的犯罪嫌疑人周某供述,在跨境賭博的犯罪鏈條和團隊中,主要包括“看單人”“中介”“經紀人”“領頭人”這幾種角色。

  “看單者”主要負責在“單房”對“欠單者”實施非法拘禁和暴力“催單”;“中介”則主要負責通過網絡等渠道發布各種虛假資訊,介紹和誘騙更多人來到賭場;“經紀人”前期負責與“中介”合謀,並同介紹和誘騙過來的人進行對接,辦理其所有非法出境手續,後期則承擔“平單”後的結算、分成等;“領頭人”主要是出資者,其通過與境外賭場方“合資入股”進行合作分紅,並尋求賭場提供場所和庇護。

  “這種犯罪模式的惡劣之處,還在于會讓一些曾經的受害者轉化為‘加害者’,淪為犯罪鏈條的一環。”瑞麗市副市長、公安局長肖新衛表示,有的受害者在還錢後,為了填補損失,同時看到其中的“生財之道”,搖身一變成為“看單者”“經紀人”或“中介”等角色,“這些‘轉化犯’通常受過長期虐待和精神刺激,容易把自己受過的傷害轉嫁他人,作起惡來更加不擇手段、沒有底線”。

  剷除境外賭場的滋生土壤

  “針對境外賭場及其衍生的一係列犯罪活動,近年來我們常抓不懈,通過採取‘堵源頭、阻通道、打團夥、鏟窩點、斷鏈條’等一係列舉措,強化打擊整治。”劉咏讚表示,2017年底以來德宏州展開的禁賭“斷鏈”專項行動取得了初步成效:2014年以來邊境緊靠中方一側開設的28家賭場,截至目前已縮減到10家。今年以來,5個境外非法拘禁和綁架團夥被摧毀,10個犯罪窩點被剷除,抓獲犯罪嫌疑人134人。

  “除了嚴厲打擊,我們還投入了大量工作防患于未然。”肖新衛介紹,通過加強對在網上發布誘騙出境參賭等資訊人員的打擊處理,在機場、車站設立警示牌,將受害者被虐待的視頻制作成警示教育片等形式,對前往邊境地區的參賭人員及時提醒。

  此外,公安機關還對被誘騙人員進行歸類分析、排查,並發動社會力量對其進行勸阻、舉報,構建“群防群治”“多點聯動”防范機制。今年以來,已成功勸返被誘騙群眾140余人。

  打擊整治境外賭場及其衍生的犯罪活動,也面臨不少難題。“境外賭場之所以‘客源不斷’,很大程度上在于遍布全國各地的眾多誘騙‘中介’。”肖新衛認為,由于互聯網的傳播速度快、輻射范圍廣、誘騙手段隱秘,給了“中介”可乘之機,“即便是1%的成功誘騙率,也可能聚集起大量的被誘騙者”。

  “歸根到底,跨境賭博犯罪這顆‘毒瘤’的症結還是在于境外賭場本身。”在劉咏讚看來,境外賭場是一係列違法犯罪活動的溫床,不僅提供了犯罪場所和保護傘,而且帶來了天然的犯罪資金流通、結算和“洗錢”渠道,還聚合了一大批違法犯罪分子。

  “我希望以自己的親身遭遇,告誡和警醒更多的人,境外賭博就是遍布危險的騙局。”成功獲救後,孟某某流下了悔愧的淚水。(記者 倪 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813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