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雲南警方打擊跨境賭場 解救被拘禁中國公民430余人
2018-05-28 07:44:3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警方“斷鏈”行動打擊跨境賭場

  共有5個境外非法拘禁和綁架團夥被摧毀 抓獲嫌犯134人 解救被拘禁中國公民430余人

  瑞麗邊防大隊在邊境一線重點便道路口設立封控組開展24小時封控。

  22歲的孟某某從沒想過自己還能活著回到中國,當她被拿下眼罩,眼前的人告訴她“這裏是中國瑞麗,我是中國警察”時,她一度不相信,再三求證之後,她放下戒備,哭了出來。

  1月19日,她被人以“低息貸款”的名義從東北老家騙至雲南瑞麗,幾經輾轉偷渡出境,最終被人騙至境外某賭場。

  在賭場裏,她經歷了所謂的“刷流水”賭博,在她贏錢的情況下,被強行帶至“單房”拘禁起來,然後就是整日的毆打、不讓吃飯睡覺、牙簽扎手指、電棍電擊、打火機燒指甲、鞭打,威脅她向家裏要錢贖人。

  直到2月4日,她被警方解救,帶回雲南瑞麗。

  今年開始,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深入開展禁賭“斷鏈”專項行動,打擊境外賭場引發的非法拘禁、綁架、敲詐勒索、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孟某某是這場行動中截至目前被解救的430余位被拘禁的中國公民之一。

  柵欄就是邊境分界線,上面挂著嚴禁非法出境標語。

  “出境了就沒有回頭路了”

  瑞麗,是一座聽名字就讓人感覺充滿美好故事的邊境小城,這裏充滿邊境風情,隸屬于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可能有人不知道,著名的歌曲《有一個美麗的地方》唱的就是雲南瑞麗。

  但對于孟某某等人來説,他們無心欣賞這座小城的美,他們匆匆被騙出境進入賭場,又經歷了噩夢般暗無天日的拘禁。

  孟某某1996年出生,中專畢業,在遼寧鞍山老家是一名護士。因為開小吃店賠了錢,急需用錢的時候,她在網上結識了一個貸款中介。中介告訴她可以低息貸款,地點是在雲南瑞麗,而且前往瑞麗的機票、住宿費等都由中介承擔,孟某某不需要花費一分錢。

  “她説到這裏我是懷疑的,覺得天上不可能掉餡餅,但對方聽我説出疑慮之後,就説這筆錢日後算在貸款裏結算。我急需用錢,就相信了。”1月19日,孟某某和自己的一位女性朋友一起,坐車前往沈陽機場。在機場,她按照中介的指示,拍了自己已經身處機場的小視頻發過去。幾分鐘後,中介電話聯係她,説已經訂好機票,可以直接取票登機。

  幾個小時後,孟某某就抵達昆明機場。一下飛機,她又接到電話,對方已經為她們又訂好了前往騰衝的機票。在騰衝下飛機後,按照對方安排,她們乘車前往瑞麗,並入住了已經安排好的賓館。

  第二天,有人來接她們並帶其偷渡出境。“後來我才知道,出境了就沒有回頭路了。”孟某某説。

  和孟某某同一天被解救回國的李某東也經歷了同樣的過程,他是一位電焊工,自己包工程。快過年了,他包的工程沒有結款,7萬多的工錢拿不到,但工人等著發工資。于是,他在其他人的介紹下,聯係到一位低息貸款中介。

  後來的過程就與孟某某一樣,李某東是陜西人,1月3日,他從陜西一路到瑞麗,全程都有人提前訂機票、安排住宿,直到他抵達瑞麗,後被騙出境。

  過境後,孟某某和李某東都是直接被帶到賭場。在賭場的人告訴他們,不是讓他們賭錢,只是幫賭場刷下流水,輸了錢也算賭場的,刷完流水就可以貸款了。于是,孟某某拿著賭場給的幾萬塊錢的籌碼,自己在賭桌邊下注。幾輪過後,她贏了2萬塊,這時候有幾個人過來,告訴她流水刷夠了,要帶她走,然後就直接將她帶到了帶給她噩夢經歷的“單房”。

  李某東的經歷也類似,但他當時並沒有摸到籌碼。他不懂賭博,對方説是刷流水,然後就拿著所謂借給李某東的幾萬塊錢的籌碼開始下注,李某東只是跟在對方身後看著。另外一位被解救的吳某農也是這樣,他不懂賭博,也只是跟在下注人的身後看著對方“替”自己賭博。

  就這樣,幾十分鐘後,對方告知流水已經刷夠了,李某東、吳某農都被直接帶到“單房”拘禁。

  瑞麗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大隊長寸代鵬告訴北青報記者,被騙往境外賭場的人的共同點之一就是,“機票、住宿全免,有人負責接送”。

  在這次“斷鏈”專項行動開始後,寸代鵬等辦案民警總結了被騙人員的特點,包括“機票、住宿全免,有人負責接送”、“無行李或少行李”等。公安局動員社會力量發現類似情況及時向公安機關報警。

  寸代鵬曾遇到一位主動聯係公安局的年輕女孩,當時,她被人以高薪聘請的理由騙至瑞麗。在搭乘出租車下車時,司機忍不住問她:“你來這裏的機票是其他人幫你買的免費機票嗎?”在得到肯定回答後,司機趕緊把公安機關發給他的勸返短信等資料發給小女孩,她看到後主動聯係了瑞麗公安局。在公安局,民警給她看了勸返視頻,視頻中都是賭場拘禁受害人後給其家屬發的威脅視頻。寸代鵬説:“小姑娘當時就嚇哭了,她回去後以親身經歷錄了一個視頻發給我們,希望能用來警示更多像她一樣被騙的人。”

  瑞麗口岸界碑,對面就是境外。

  “用電棍電擊算是獎勵”

  受害人被送至“單房”之後,他們真正的噩夢就開始了。

  孟某某説,之所以被叫做“單房”,是因為這裏被拘禁的人都被稱為是欠單的人,還完款被稱為是“平單”,看單房的人被叫做“看單的人”,被拘禁的人被“看單的人”叫做“老板”。

  孟某某説,一進去就有人告訴她説她欠了10萬,讓她聯係家裏人要錢贖人。“他們説你欠了多少就是多少,這個錢是沒有根據的。”李某東也是被告知欠賭場10萬,做生意的吳某農被告知欠20萬。“我剛反駁了一句説我沒有欠那麼多錢,立刻就有人衝上來對我拳打腳踢,我才知道,是他們説欠多少錢就是多少錢。”

  單房是隱蔽在居民區的民房,裏面的窗戶都被床單等封上,沒有陽光,不知道白天黑夜。房間裏沒有家具,地上鋪著泡沫墊子,平時大家就在泡沫墊子上睡覺。看單房的人大概有五六人,一個房間裏被拘禁的人,少説有十來個,多的時候有三四十人。

  在單房,男性都被脫光衣服,只穿一條內褲,大家靠墻坐在地上一排,兩兩之間都用手銬銬住手和腳。坐在地上是不能抬頭也不能説話的,否則就會被打,“抬頭就會被打,有時候一動不動也會被打,就是看他們心情,他們閒下來沒事了就打人。”在單房,打人被看單的人稱為是“正餐”,一日三餐,一天三次,吃飯和喝水也被嚴格限制。李某東説,他所在的單房規定,上廁所有時間限制,一天兩次,早晚各一次,基本上不吃飯不喝水,偶爾對方心情好,給幾口飯吃,也是幾口剩飯,幾個人分著吃,一人只能吃到一口。喝水也是,一小碗水,幾個人分著喝,誰多喝了導致後面的人沒水喝,也要被打。最長的一次,他三四天只吃了一口飯。

  睡覺也是嚴格限制的,幾乎每天淩晨三四點鐘才讓睡覺,早上六七點鐘就被叫醒,而且,睡覺時不能打呼嚕,否則就會被打。

  用電棍電、用牙簽扎手指、用火燒指甲、用甩棍或衣架抽、用鋼筋扎等,在單房裏是家常便飯。“用電棍電都算是獎勵了,因為身上太疼了,用電棍能讓人暫時麻痹,減輕疼痛。”孟某某説,她在單房裏親眼看見看單的人在人身上嘗試,電棍電一個人多久能夠把人燒著。

  李某東剛進去的時候,給家裏打電話要錢,家裏人不相信,看單房的人就直接給家裏發視頻邀請,對著鏡頭拍攝李某東被打的畫面。拍視頻發給受害者家屬在單房是很常見的事情,視頻裏是用各種方式打人的畫面,為的就是逼家屬盡早打錢。

  孟某某被關的單房裏,看單房的人有6人。有負責轉賬、接人進出的人,有負責管理的人,還有早期被拘禁、後來被留下來看單房的人。被拘禁後來又加入看單的人不算少,孟某某説,當時6人中就有3人是這樣,其中一個人就説:“我要把我經歷的一切,加倍還到你們身上。”

  李某東説,當時,他也有看到被拘禁的人突然加入了看單團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有一天,他出去洗了一把臉,回來就開始打我們。”

  孟某某是為數不多的女性,她説,即使還完錢也不一定能走。在看單房的人裏,有一位廚師,“他就是因為知道得太多了,即使還完錢也不讓走,讓他在那裏負責做飯。”孟某某説。

  在被拘禁期間,孟某某的家裏前前後後打了3萬元,李某東家裏先後打了5萬塊錢左右,吳某農的妻子先後給打了3.5萬元左右。

  回想被解救的那一晚,“我不敢相信我這輩子能活著回來。”被解救的李某東説,被解救後,他打電話給當了一輩子農民的哥哥,“我哥哥一接到電話就哭了,第二天就趕到瑞麗來接我。”他説:“真的感謝中國警察。”

  瑞麗公安局治安大隊長寸代鵬向記者展示勸返被騙人員的聊天記錄。

  “情願讓他們死,也不讓跑出去”

  在看守所裏,記者見到了被警方抓捕歸案的犯罪嫌疑人周某華,他是江西人,人稱“小江西”。

  周某華在老家屬于無業,他在未成年時期曾犯故意傷害致死罪,留下前科,並且有吸毒前科。2017年4月份,他偷渡出境簽單賭博,之後被拘禁,後來他轉化為看單的人,拘禁毆打他人。今年1月,他被瑞麗市公安局抓獲。

  周某華喜歡賭博,他是專門在網上找到跨境賭博中介,認識了賭場的人,從瑞麗偷渡抵達賭場。

  周某華説,他在賭場借了5萬元,到手四萬五,後來輸了錢還不上就被帶走拘禁。他欠單5萬,在單房待了兩個月,家裏陸陸續續還了一萬五。2017年9月,周某華正式加入看單團夥,主要負責看人,“保證他們不跑、不和外界聯係、不報警。”周某華説:“寧願讓他們死在這裏,也不讓跑出去。”

  “如果他們不聽話,就用刑。”周某華説,主要方式就是用衣架、空心鋼管打、用打火機燒。“他們在裏面的日子,説白了,就不是正常人的待遇。”至于為什麼從受害者變為加害者,周某華説:“為了活下去,也為了錢。”

  他説,2017年7月份以前,拘禁的人主要是前去賭博欠賬的人,但後來,因為公安打擊跨境賭博力度加大,導致客流減少很多,賭場掙不到錢,有些賭場逐漸就關門了,但有些就開始直接騙人過去拘禁勒索。他説:“我看單的人裏,去年7月份以後,有80%以上都是直接被騙過去直接拘禁的,讓他們在賭場玩一下也是為了刷流水,洗錢。”他還透露説,即使是賭錢贏錢的人,賭場也會作弊,用出千的方式,讓參賭的人輸錢。

  “這些看單的團隊都不長久。”周某華所在的看單團夥去年9月因為利益曾鬧翻解散過,他説,當時他們有兩三百萬純收入,但分錢不合理,大家就鬧翻了,他當時準備和另外一名看單人另組建單房。

  “誰都可以組建單房,這沒什麼技術含量。”他説,單房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位領頭人,負責和賭場老板挂鉤,讓賭場老板在幕後為自己撐腰,然後再找幾個經紀人、中介,再加上幾個看單的人就可以了。“人數不用多,三四個人就可以搞一個單房。”

  而説到經紀人,這也是整個團夥中非常重要的一環。經紀人的職責就是介紹客源,這對于賭場來説非常重要,因此,經紀人的收入也非常可觀。“一個月拉10個人不成問題,3個月就是百萬富翁,我見過有的中介,從我這裏給他打的錢,27天就打了96萬元。”

  經紀人通過在內地網站發帖等方式招攬客源,有些經紀人和賭場老板、單房的人都沒見過面,只要介紹客源就可以,還有一些還完錢的人被發展成經紀人。“賭場老板就看客源,不看其他的,有客源就是大哥,他們要的是流水量。”

  “我是個渣滓,但我想奉勸那些想跨境賭博的人,賭場不是你們發揮自己的平臺,也不是你以為的什麼美好的藍圖,不是説你兩手空空去了,就能成了百萬富翁回來,那都是騙你的。”周某華説,“去了就是把身家性命都丟在那裏,想想自己的妻兒、父母,確實太不值得。”

  兩天勸返27名被誘騙者

  跨境賭場犯罪的上遊是經紀人、中介誘騙中國公民前往賭場。為了扼住這個源頭,有效勸返誘騙人員成了當務之急。

  寸代鵬介紹説,目前已經啟動一切方式方法做好勸返工作。其中,在2018年1月12日至13日,瑞麗市公安局在兩天之內,抓獲2名為境外賭場提供外聯服務的犯罪嫌疑人,成功勸返27名中國公民。

  其中,1月12日前後,瑞麗公安民警發現一輛車在機場、賓館之間來回接送人,根據這條線索,12日在瑞麗一家酒店截堵5名被誘騙準備出境的中國公民,並抓獲了駕駛車輛運送人員非法出境的賭場外聯司機,在車內又發現2名準備出境賭博的人員。隨後又抓獲另外一名境外賭場外聯人員,兩人都是為境外賭場服務,運送他人偷越國境。

  在瑞麗市公安局,北青報記者見到了瑞麗市公安局局長肖新衛。肖新衛説,2014年以來,境外賭場出現反彈,引發了非法拘禁、綁架、敲詐勒索、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邊境緊靠瑞麗姐告、畹町一側開設了28家賭場,經過公安機關打擊,目前已經萎縮到10家。

  針對新情況,公安機關開展了“斷鏈”專項行動,今年以來,5個境外非法拘禁和綁架團夥被摧毀,10個非法拘禁窩點被鏟除,打掉“外聯”團夥2個,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134人,解救被拘禁中國公民430余人,堵截勸返被誘騙群眾140余人,迫使關閉賭廳13個。

  德宏州公安局局長劉咏讚表示,打擊整治工作還有很長路要走,接下來會繼續突出專項打擊、強化邊境管控和源頭防控,力度不減、措施不松。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張佐良副局長表示,雲南這起案子非常典型,雲南公安機關的工作非常出色。下一步,公安部將繼續組織指導各地公安機關深入推進打擊整治跨境網絡賭博犯罪“斷鏈”行動,重拳打擊跨境賭博犯罪團夥。同時,積極會同有關部門多措並舉,推進邊境地區的整體防控和綜合治理,堅決斬斷跨境賭博犯罪的“人員鏈”、“資金鏈”、“技術鏈”和“利益鏈”,強力擠壓境外賭場的生存空間,徹底搗毀邊境地區對我公民設賭牟利的實體賭場及網絡賭博團夥,切實保護我公民的人身財産安全,維護我國經濟安全與社會穩定。(文並攝/記者 高語陽)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81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