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法院公安“雙人舞”有效打擊拒執犯罪
2018-05-17 07:57:5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在接到重慶市南川區人民法院移送的關于江蘇某公司涉嫌拒不執行生效判決、裁定罪案件後,南川區公安局立案偵查,並將公司法定代表人上網追逃。

  迫于警方壓力,公司很快就與被欠款企業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並支付首期欠款150萬元,執行得以順利推進。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切實解決執行難,依法保障勝訴當事人及時實現權益。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莊嚴承諾,“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此後,全國法院係統掀起了持續的執行風暴。

  但是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在依法打擊拒執行為中,公安機關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公安機關接到涉嫌拒執犯罪線索能否及時立案,被執行人履行完還款義務後如何盡快撤案,與法院形成打擊拒執的強大合力,同時又能保障涉案民營經濟的健康發展,是需要各方深入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走出打擊拒執罪困境需公安助力

  燈火通明,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

  這是5月11日晚10點,記者在南川區法院執行局看到的場景。

  如南川區法院執行局一般,在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攻堅、決勝之年,隨時備勤、夜間執行等已成為重慶各地法院執行局幹警的日常,誓要打贏這場執行硬仗。

  然而,在南川公安偵辦這起案件前,法院在遠赴江蘇執行時遇到工人聚集阻撓,執行沒有取得預期效果。

  移送公安偵辦後,警方對公司法定代表人上網追逃,當事雙方很快達成了執行和解協議,南川區法院也將欠款企業及法定代表人從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刪除。

  但是,新的問題出現了,由于兩名法定代表人並未到案,該案尚未完結,兩人仍然在網上追逃中。

  按涉事企業的説法,“網上追逃限制了公司主要經營人員的人身與出行自由,導致了公司經營受到嚴重影響”。

  “我們在辦案中要考慮當地企業的實際狀況,但兩人不到案,依據法律規定是無法解除網上追逃、無法撤案的。”南川區公安局副局長韋鋒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為保障民營企業正常經營活動,讓涉案企業欠款按期順利償還,我們向區公安局發函,在説明該案目前執行情況的同時,建議公安作撤案處理。”南川區法院執行局負責人黃新説。

  很快,區公安局經過研究討論,決定接受法院的撤案建議。撤案後,網上追逃中止。案件執行工作順利推進,企業經營也步入正軌。

  但據記者了解,也有一些地方因為法院與公安在如何撤案上配合不暢,履行完債務的被執行人還在被網上追逃,使本已經營困難的企業更加雪上加霜。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增加了一種追訴程式:公訴轉自訴,以打擊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的囂張氣焰。

  “但是,公訴轉自訴後,自訴人承擔了舉證責任,自訴人要想以個人力量提供足夠證據證明被告人的罪行,其難度可想而知。”西南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馬登科説。

  “要打擊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需要發揮公安機關在其中的重要作用。”馬登科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馬登科説,根據刑事訴訟法和2013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關于刑事訴訟法實施中若干問題的規定》,“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因此,公安機關在打擊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中,應發揮重要作用。”馬登科説。

  與公安舞動“雙人舞”提升執行質效

  在重慶,除南川區,涪陵區的執行工作考核成績也位居前列,而兩家法院推進執行工作的一個共同點就是,注重加強與公安機關在查控失信被執行人、打擊拒執犯罪等方面的高效協作。

  正如涪陵區法院院長王小林所説:“拒執犯罪直接影響群眾利益和法治權威,若打擊不力,公信和私益都可能受損,所以不是法院一家之事。”

  2016年至今,涪陵區公安局共計協助搜尋到逃匿被執行人1350人,佔查獲被執行人總數的60%。

  在涪陵區法院近日公開宣判的一起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産罪案件中,法院執行局接到申請人舉報後,及時將被執行人陳某私自處置查封的房産線索移送區公安局。區公安局搜尋到陳某並調查核實情況,陳某仍然拒不履行義務,警方以涉嫌非法處置查封的財産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截至目前,涪陵區法院移送區公安局追究“老賴”拒執罪的已有24人,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5人。

  “打擊拒執犯罪,光有熱情不夠,還必須優化打擊拒執體制機制,尤其是法院、公安兩家協調聯動機制。”王小林説。

  在涪陵,法院執行局與公安機關早已形成渠道暢通、運作高效的協作機制。每年一次的全區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推進會就是重要保障,區委政法委還推動建立了公、檢、法三機關的聯席會議機制。

  涪陵區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徐浩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我們實行24小時全天候值守制度,第一時間研判、第一時間出警、第一時間抓捕,讓失信被執行人無所遁形。”

  “不論是涪陵還是外地,工作日還是節假日,只要他們查到線索,就會立即告知我們並實施抓捕。”涪陵區法院執行局局長林勁松感嘆,涪陵區法院執行工作取得的成績,離不開區公安局的鼎力支援。

  記者了解到,區財政還劃撥專項資金,全力支援公安民警參與配合法院執行工作。

  “幾年來,助力法院執行工作已經成為我們的工作常態,我們也願意為基本解決執行難貢獻自己的力量。”徐浩説。

  完善制度推進公安參與執行

  一些地方打擊拒執犯罪為何沒有形成威懾力?又該如何破除法院與公安的銜接藩籬?

  囿于有限的技術手段和資源,法院執行部門會將涉嫌拒執犯罪的案件移送至公安機關。然而,因為沒有有效證據證明當事人涉嫌拒執罪,公安機關有時無法及時立案偵查。

  “警方立案後移送檢察院起訴時,檢方認為證據不足,可能會發回補充偵查。”重慶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侵財案件偵查支隊副支隊長馮剛説,相關各方對于犯罪證據的認定標準不統一或者認識上的不一致,也是對拒執犯罪無法進行及時有效打擊的一方面原因。

  記者調查發現,在一些地方還存在“打擊拒執行為是法院自家的事情”的想法,所以相關單位在配合法院執行工作中顯得較為消極。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開展集中打擊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等犯罪行為專項行動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要加強協調配合,做到既分工負責,又通力協作,形成打擊抗拒執行違法犯罪行為的合力”。

  “為此,應對拒執罪案件的啟動、推動流程以及時間節點作出具體性規定,法院、公安機關可通過共同召開協調會、培訓班等形式,加強公檢法的協同意識。”馬登科認為。

  “解鈴還須係鈴人。”馮剛認為,在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前,法院執行部門應與刑事審判庭提前溝通達成一致,並與公安、檢察及時溝通協商,對拒執犯罪認定達成統一認識。

  “對于因為公安機關啟動拒執罪而促使被執行人自動履行的,在‘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指標考核中,也應當將公安機關的工作同步納入績效計算范圍。”馬登科建議。

  同時,馬登科提議,在執行工作宣傳中,也該為公安機關濃墨重彩寫上一筆,要讓社會公眾知曉這位幕後英雄。

  談及打擊拒執犯罪下一步的工作,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執行局副局長蘇福説,將進一步加強與公安局、檢察院的溝通協調,健全機制,銜接暢通;在堅持公訴渠道打擊拒執罪的同時,進一步強化自訴方式;高院將加強對全市法院打擊拒執工作的監督和指導,把打擊拒執犯罪作為強化執行措施運用的重要手段,維護法律尊嚴,最大限度執行兌現。(記者 吳曉鋒 戰海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海韻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向世界敞開懷抱
中國向世界敞開懷抱
藏在綠水青山間的大熊貓“幼兒園”
藏在綠水青山間的大熊貓“幼兒園”
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
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
龜茲樂舞“活起來”
龜茲樂舞“活起來”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5112284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