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四男生深陷校園貸 母親借錢賣宅基地湊21萬還不清
2018-05-11 12:00:13 來源: 西安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大四男生 陷入校園貸“黑洞”

  母親向親戚借錢賣宅基地湊了21萬元仍不夠還債

  還有一個多月,23歲的小謝就將大學本科畢業,這半年來他行將崩潰,而這一切都源于校園貸……

  大學生22個月校園貸61次

  小謝家在安康農村,母親一手將他和哥哥拉扯大,原本希望他大學畢業後能找個合適的工作,減輕家庭的負擔。可如今把給哥哥蓋好房子的宅基地都賣了,也無法填上這個由校園貸而引發的“黑洞”。從去年10月份到現在,他已經累計還款超過了21萬元,至今仍差5萬多元沒有還完,而這5萬多元還在按周産生著利息。

  “都怪我自己一點意識都沒有,以致最後越陷越深。”小謝上大學時,家裏條件艱苦,學費6000元申請的是助學貸款。生活費則是母親按月打給他。大二第二學期生活費吃緊,小謝從網上看到了一些關于校園貸的廣告,最關鍵的是貸款可以分期還,于是他就按照廣告上的提示,下載了校園貸的APP,向對方提供了自己的身份證、學生證等個人信息後,對方很快就將1000元貸款打到了他指定的銀行賬戶裏。

  對于第一次貸款的時間及用途,小謝説他完全沒有印象了。他提供的個人信用報告顯示,2016年3月到2018年1月,他有61次還款記錄。“每一次還款記錄就意味著一次貸款”。第一筆貸款結清日期為2016年3月25日,徵信報告顯示,哈爾濱銀行龍青支行給他提供了1100元的個人消費貸款。

  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小謝幾乎每個月都有三四次貸款,金額從200元到4000元不等,“有時候貸款不能及時還上,只好拆東墻補西墻。”給小謝發放貸款次數最多的則是哈爾濱銀行龍青支行,有40次以上,其次還有中國對外經濟貿易信托有限公司、國美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等金融機構。

  2017年6月28日,銀監會發布消息稱,銀監會、教育部、人社部聯合下發通知,要求一律暫停網絡貸款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並明確退出時間表。2017年9月6日,教育部舉行新聞發布會,明確“取締校園貸款業務,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銀行關閉了給學生提供信貸服務的“正門”,而各類貸款APP則向學生們打開了“側門”。接下來的線下私貸讓小謝徹底翻不了身。

  線下私貸年化利率高達1560%

  線下私貸是指民間放貸機構和放貸人這類主體,俗稱高利貸。高利貸通常會進行虛假宣傳、線下簽約、做非法中介、收取超高費率,同時存在暴力催收等問題,受害者通常會遭受巨大財産損失甚至威脅自身安全。2017年9月的一天,有人突然加了小謝的QQ,並詢問他需不需要資金。此時正在為還款而發愁的他,就像遇到了一個“救星”。加微信,下載對方指定的借款APP,注冊上傳身份證照片、家庭住址以及拷貝通訊錄信息後,對方就開始給小謝放款。

  “周息30%,借款1000元,7天後就要還1300元,而對方在放款時會先將300元利息扣掉,實際拿到手是700元。”小謝説對方的貸款都是直接微信轉賬給他的,從此以後感覺就被對方牽著鼻子走了,有時候不能在7天按時還款,對方就會給他介紹另外一個貸款平臺。舉例:小謝從A處借款1000元,30%周息,拿到手700元,7天後他要還1000元本金。因為沒錢不能及時還上,A把小謝介紹給B,由B給他借款還A的1000元本金,周息同樣30%。小謝要拿到1000元現金還款,就要向B借款近1500元。小謝説,貸款超過一定額度後,對方還會介紹兩三個平臺來幫他拆借,最後雪球越滾越大。

  根據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借款人請求出借人返還已支付的超過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而根據小謝所説的借款1000元,為期7天,手續費300元,到手700元,相當于周息30%,年化利率高達1560%,而目前一般信用卡貸款日息為0.05%,年息約為18.25%。“1560%年利率超出了國家規定的24%的65倍,顯然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這樣的借貸合同也是無效的。”陜西兆守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富俊表示,大學生小謝必要時可以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這個借貸糾紛。

  還款逾期遭威逼恐嚇

  為了便于拆東墻補西墻,以貸還貸,小謝手機上下載有憑證雲、米房、無憂借條、九州惠普等多個貸款APP,借款金額最高10000元。“這些APP只用來記賬,而錢款則是通過微信直接轉賬,30%的周利息都是從借款裏直接扣除。”

  一旦貸款還不上,對方就通過各種手段威逼恐嚇,小謝説那段時間他幾乎整晚整晚睡不著,畢業論文答辯都沒心思去考慮,整個人處在崩潰的邊緣,有時候想一死了之。而逾期還不了款,對方會編輯一些不堪入目的文字發給他,借此威逼他。如果不及時還款,對方就説要把這些文字復制到小謝的通訊錄裏群發。

  小謝提供的短信截屏顯示,雲南保山的一個手機號碼在今年5月3日、4日,給他發了兩條短信,告知他100分賬單逾期5天了,盡快處理,小謝沒有回復。5月6日,對方則發來了一張合成圖片,上面有小謝的頭像、身份證照片及淫穢圖案,還編輯出一段他們母子亂倫的文字威脅稱要群發。小謝告訴記者,這些人還曾讓他幫忙介紹同學來借款,這樣他可以從中賺取提成還款。“但我沒有介紹一個,因為我已經深受其害。”

  小謝的媽媽至今都不敢相信兒子會借下這麼多錢,而這些錢最後又都流向了哪裏?為了給兒子還債,她除了變賣了家裏的宅基地外,還向親戚朋友們舉債,截至目前已經幫兒子還款21萬元,而剩下的5萬元還在按周産生利息。小謝遠在深圳的哥哥打電話告訴記者,他最擔心的就是弟弟會因這個事情而走上極端,因為在不久前弟弟就有過輕生的念頭。

  新聞鏈接

  多名大學生無力償還校園貸自殺

  記者通過百度搜索發現,多起大學生自殺事件與校園貸有關。

  2016年3月,河南某高校的一名在校大學生,用自己身份以及冒用同學的身份,從不同的校園金融平臺獲得無抵押信用貸款高達數十萬元,當無力償還時跳樓自殺

  2017年4月11日,廈門華廈學院一名大二女生因陷“校園貸”,在泉州一賓館自殺。據報道,該女生借款的校園貸平臺至少有5個,僅在“今借到”平臺就累計借入57萬多,累計筆數257筆,當前欠款5萬余元。其家人曾多次幫她還錢,其間曾收到過“催款裸照”。

  2017年8月15日,20歲的北京某外國語高校的大學生范澤一,在吉林老家溺水而亡。家人發現他留下的遺書後,他的手機還不間斷收到威脅恐嚇其還款的信息。通過其家人介紹得知,范澤一此前曾在多個網絡借貸平臺借“高利貸”,已累計達13萬余元,其中一筆借款數額為1100元,一周後需還1600元,周利息高達500元。

  2017年9月1日,21歲的陜西航空職業技術學院一名大二學生貸款20多萬,用于同學聚餐以及償還貸款等,當無力償還時跳江自殺。

  專家建議

  學生遭遇網貸平臺暴力催收應報警

  校園貸的興起,一方面説明現在大學生在消費方面的需求極大,另外一方面,部分大學生因為不能理性消費,通過不同的網絡金融平臺以貸還貸,最終導致悲劇發生。陜西兆守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富俊表示,大學生作為具有獨立民事責任能力的個體,應該理性消費,不要被急速膨脹的消費欲望衝昏了頭腦。對于網絡借貸平臺通過暴力等手段催收等問題,大學生可以向公安機關報警處理。同時,學校也應加強對大學生基礎金融知識的教育,提高學生的風險控制意識,預防悲劇發生。

  而此前,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范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同時,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應對處置機制。5月9日,記者電話聯係了小謝,他表示會盡快向係裏和學校報告他現在的處境,“希望能徹底把這個事情解決了,今後再不會接觸這個東西了。”(記者王海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媽媽,我愛你
媽媽,我愛你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北川新縣城:生態羌城 幸福新生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探訪打造國産飛機的智慧車間
NICU裏的“新生媽媽”
NICU裏的“新生媽媽”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818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