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暴力威脅商戶低價收購斂財 海南“月亮幫”覆滅
2018-05-10 08:28:52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月亮幫”,因“幫主”額頭上有一月亮形疤痕而得名。這一黑社會性質組織以暴力、威脅、恐嚇等手段有組織地實施犯罪,惡貫滿盈終有報——

  “月亮幫”覆滅記

  2017年9月30日,海南省檢察院第一分院對以黃圖望為首的“月亮幫”37人提起公訴。11月25日,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經審理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黃圖望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被告人梁正武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其他35名成員分別被判處一年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一審宣判後,黃圖望等27人提起上訴。日前,海南省高級法院裁定維持原判。

  “拳頭硬”到處耍橫

  “月亮幫”,因38歲的“幫主”黃圖望額頭上有一月亮形疤痕而得名。

  上世紀90年代,出生在海南五指山番茅村的黃圖望和王保翔、黃雷等人在五指山市陸續加入了以蔡某(另案處理)為首的“黑鬼幫”。2000年,黃圖望因犯故意傷害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2002年出獄後,黃圖望發現“黑鬼幫”頭目蔡某在2001年被人砍傷,“群龍無首”的幫派隨之煙消雲散。

  黃圖望認定,要想在社會上有立足之地,必須得有錢。但他從未想過靠勞動賺錢,而是謀劃重操舊業,不勞而獲。他重新糾集原“黑鬼幫”成員王保翔、黃雷等人,通過實施強迫交易、故意傷害、聚眾鬥毆等犯罪,逐步擴大了勢力和影響,形成了一定規模的黑惡組織。

  “拳頭硬才有地盤。”這是黃圖望的口頭禪。為壯大勢力,他吩咐手下不斷“招新”。2010年前後,“月亮幫”成員接近40人。幫派等級從高到低依次為領導者、骨幹人員、積極參與者和一般參與者。在黃圖望之下,是其得力幹將梁正武。“幫規”要求低級別成員必須尊重高級別成員,成員彼此之間要團結,不得吸毒,兄弟被欺負要報仇等。

  如何維係幫派呢?黃圖望的辦法是為團夥成員提供住宿及娛樂消遣活動的開銷,借以籠絡人心。“月亮幫”為成員安排住宿,提供免費的娛樂消遣活動,中秋節派發月餅,春節發放紅包,對因犯案而被關押的組織成員提供生活費,對受傷的組織成員提供醫療費。

  為保證“拳頭硬”,“月亮幫”非法持有倣制槍支兩支,砍刀、斧頭、匕首等作案工具幾十把,在五指山市橫行霸道。

  2008年至2016年,“月亮幫”成員多次在網吧、酒吧聚眾鬥毆,導致多人受傷。2005年8月21日,黃圖望指使幫內成員在一家卡拉OK廳將兩名被害人分別打成輕微傷和重傷。

  2013年9月18日,黃圖望的妻子王某駕車與一輛小轎車發生剮蹭,王某立即打電話告訴黃林壯。黃林壯召集黃克理等人在五指山市區尋找那輛小轎車,伺機報復。當晚,他們在房産局路段發現該車,將正準備上車的被害人鄭某強行拉走,帶到一無人處,與陸續趕來的其他組織成員一起圍住鄭某拳打腳踢,將其打成輕傷。

  2014年1月18日下午,“月亮幫”成員黃林壯與另一幫派組織“鵬輝幫”的成員發生爭執。黃林壯叫上黃圖展、黃克理等幫派成員,與“鵬輝幫”成員發生衝突,後被民警制止。當晚,心有不甘的黃圖展、黃林壯等人糾集幫內成員在一家賓館集合,人人都拿了“傢夥”,黃林壯還讓黃克理取來倣左輪手槍放在車上,準備“火拼”。9時許,“鵬輝幫”20余人駕駛多輛摩托車尋找“月亮幫”成員以圖報復。黃圖展駕駛皮卡車載著幫派成員與“鵬輝幫”成員相遇。黃林壯拿著左輪手槍和“鵬輝幫”成員相互射擊,“鵬輝幫”一名成員被擊中頭部身亡。

  逞兇蠻花式斂財

  “月亮幫”在大打出手、耀武揚威的同時,還以各種手段強行斂財。

  2005年9月,黃圖望召集梁永傑、黃雷等手下,在五指山市新市場、紡織廠、麵粉廠、氣象局等地,用暴力、威脅手段低價向商戶收購鴨毛,對不願向其出售鴨毛的商戶進行毆打,同時持刀、火藥槍等驅趕其他收購鴨毛者,壟斷了五指山市南聖河以南地區的鴨毛收購市場。

  2012年,黃圖望又與陵水鑄城磚廠經銷商薛某等人合謀壟斷五指山市加氣磚市場。黃圖望多次帶領幫派成員在通往五指山市的公路上打砸外地運磚車,迫使陵水、三亞等周邊市縣的經銷商不敢再去五指山市銷售加氣磚,五指山市內的工地只能接受薛某出的高價。據了解,2012年至2016年,通過非法控制加氣磚市場,黃圖望和薛某等人非法獲利194萬余元。

  2013年至2015年,為拿到五指山市新市場拆遷項目土方工程,黃圖望、梁正武等人商議,決定指使“月亮幫”成員採取威脅、恐嚇等手段幫助生源公司非法拆遷,從中獲取大筆好處費。

  當時,吳女士的飯店處于拆遷范圍內。為了讓吳女士接受拆遷協議,梁正武先指使他人打電話威脅,未達目的,又讓他人兩次將糞便、機油潑到吳女士經營的飯店內以及吳女士居住的樓房樓道裏。擔心人身安全,吳女士被迫接受拆遷協議。

  幫助生源公司完成拆遷後,梁正武等人向生源公司提出要承攬工程項目。為此,梁正武等人糾集幫內成員到生源公司進行恐嚇,採取堵公司門口、驅趕客人、恐嚇等方式,擾亂生源公司正常經營秩序。梁正武還讓人在酒店門口,將糞便潑在生源公司老板身上。最終,“月亮幫”獲得新市場拆遷工程,從中獲利30余萬元。

  2014年初,黃圖望、梁正武和經營吊車生意的陳書清、陳書潔多次謀劃,由前者非法控制五指山市吊車市場,陳書清、陳書潔每年支付“月亮幫”20萬元報酬。隨後,梁正武安排組織成員逼迫五指山市另外兩家經營吊車的商戶將吊車租給陳書清和陳書潔。張某的吊車原本在五指山市一個小區內施工,經“月亮幫”恐嚇及三次驅趕,最終離開五指山市。施工方只好支付5000元租金,租用陳書潔的吊車完成剩余工程。在“月亮幫”的“保護”下,五指山市的吊車市場由陳書潔、陳書清壟斷。

  團夥覆滅百姓稱快

  “月亮幫”逞兇霸道多年,眾多被害人怕遭報復,都選擇了忍氣吞聲。聽説司法機關開展打黑除惡專項行動,終于有群眾站出來,向警方報案。警方立即組成專案組,迅速投入偵查,同時通報檢察機關。

  在海南省檢察機關的通力協作下,該案偵查終結,移送海南省檢察院第一分院審查起訴。據該院有關負責人介紹,由于該案案情疑難復雜,涉及罪名13個,涉及犯罪事實59起,單是偵查卷宗就達238冊,且涉及人員眾多,大多數被告人有犯罪前科,反偵查意識強,取證十分困難。為此,海南省檢察院抽調公訴處、一分院、五指山市檢察院辦案經驗豐富的4名檢察官和4名檢察官助理組成辦案組,集中精力、時間,全力以赴投入該案審查工作。

  辦案組把全面嚴格審查證據作為重要任務,既注重案件定罪證據、組織犯罪證據的審查,也注重量刑證據、個人犯罪證據的審查;既注重實體證據審查,也注重程式證據審查。在案件偵查期間,辦案組及時指派有豐富辦案經驗的檢察官提前介入,在全面深入了解案情的基礎上,從批捕和公訴層面提出取證意見,協助偵查機關理清偵查方向、明確偵查重點,及時全面提取證據,規范取證行為。在審查起訴期間,辦案組進一步細化和補強證據,向偵查機關提出補查補證意見146條,建議公安機關追加認定累犯1人,撤銷緩刑2人,追加個罪漏犯11人。

  辦案組檢察官在案件的每個環節都堅持嚴格依法、規范辦案,充分保障訴訟參與人的合法權利,依法為經濟困難的被告人申請法律援助,指定了辯護人;在提起公訴前主動約請辯護律師就案件證據、定性以及量刑等方面進行交流,充分聽取辯護人的意見;針對部分被告人提出部分犯罪時未在場的線索,安排專人進行復核。

  在審查案件的兩個月裏,專案組提審犯罪嫌疑人80余人次,對犯罪嫌疑人的訊問過程進行同步錄音錄影,認定15名被告人實施部分犯罪時具有未滿十八周歲的法定從輕處理情節,核減了部分被告人的犯罪次數、犯罪數額,為法院準確定罪量刑打下了堅實基礎。

  2017年9月30日,海南省檢察院第一分院對“月亮幫”37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殺人、故意傷害、強迫交易等犯罪案提起公訴。11月21日至25日,海南省第一中級法院開庭審理該案。

  庭審中,公訴人歷數“月亮幫”的種種罪行,旁聽群眾無不震驚。

  法院審理後認為,被告人黃圖望、梁正武夥同多人形成參與者多達37人,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幹成員較為固定,層級分明,以黃圖望、梁正武為首的較為穩定的犯罪組織,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獲取巨額經濟利益,以暴力、威脅、恐嚇等手段有組織地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聚眾鬥毆、敲詐勒索等一係列違法犯罪活動。該組織同時具備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特徵、經濟特徵、行為特徵、危害性特徵四個特點,依法應當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

  2017年12月29日,該案一審宣判,黃圖望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産15萬元,罰金25萬元;梁正武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其他35名成員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至二十年不等的刑罰。一審宣判後,黃圖望等人提出上訴。3月2日,海南省高級法院裁定維持原判。

  審判結束後,“月亮幫”成員、今年剛滿20歲的符啟帆對自己所犯罪行深感悔恨。他説:“14歲加入‘月亮幫’,到現在已有6年。當時自己年紀小,不懂事,初二輟學後就經常跟著黃圖望等人出入各種場合,幹了不少壞事,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最終自食其果。”

  “月亮幫”被繩之以法的消息很快傳遍五指山市。

  “太好了,判得好,我們以後做生意不用提心吊膽了!”從電視新聞裏得知“月亮幫”案件二審宣判的消息,五指山市一家美容店老板阿芳説。

  2013年的一天,阿芳的店裏忽然來了幾個不速之客,要求交“保護費”。這幾個人正是“月亮幫”組織成員。“他們態度很囂張,而且沒過幾天又來了一幫人。我擔心影響生意,就答應每個月固定給錢。”阿芳回憶説,“一開始每個月給800元到1000元不等。後來他們又説兄弟多了錢不夠用,要求加錢,每次都派不同的人過來收錢。他們那個幫派很兇,我不敢報警,因為家人都在這邊生活。”

  這些年,在五指山市做美容行業的,幾乎無人不知“月亮幫”。同樣經營美容店的阿麗説起“月亮幫”還是有些害怕。“他們人很多,不交保護費就來鬧事,我們惹不起。”

  在五指山市經營小賣店的王兵,曾在2013年的一天晚上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對方要求他明天立即與拆遷公司簽協議,否則“你就麻煩了”。“我本來沒放在心上,以為只是地痞流氓虛張聲勢,沒想到第二天就有人來店裏鬧事。當時是中午,客人比較多,幾個年輕人進來什麼話都不説就開始潑糞,潑完就跑。去年檢察院來人向我了解情況,我才知道這幫人叫‘月亮幫’,幹了好多壞事。案子判得好,這樣老百姓才能安穩生活。”王兵説。(李軒甫 林玥)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黎巴嫩舉行國際豪華遊艇展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809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