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民日報:“三無問題網遊”亟待各方攜手共治
2018-04-12 10:29:48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前不久,遼寧大連周女士10歲的孫子強強,用周女士的手機偷偷給一款手機遊戲充值7000元,花掉老人整整一年的生活費;在湖南武陵山區,沉迷于一款暴力電子遊戲的15歲少年小唐,為了在現實中體驗虛擬世界殺人快感,將23歲的女鄰居殘忍殺害……

  整治“問題網遊”,監管重拳出擊。

  目前,集中整治網絡遊戲違法違規行為和不良內容專項行動不斷向縱深推進。全國公安機關依法查處涉嫌網絡賭博、血腥暴力、色情低俗的網絡遊戲應用程式3975款;文化部門向公安部移送淫穢遊戲案件線索涉及網絡遊戲4000余款;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對小米、360等互聯網遊戲企業進行處罰,行政處罰結案共14起;廣東清理涉網絡遊戲有害資訊1.9萬條,關停違法違規賬號6726個,下架有害遊戲應用程式800多款(次)……

  記者近期調查發現,網絡遊戲市場逐漸規范的同時,內容無門檻、競爭無規矩、隱私無隔斷的“問題網遊”,亟待各方攜手共治。

  內容破底線 少年易沉迷

  今年1月,文化部門指導北京、天津等地文化執法部門查辦宣揚色情、賭博、違背社會公德等禁止內容類網絡遊戲案件20件。有的遊戲中女性角色形象暴露,含有宣揚色情的禁止內容;有的遊戲情節允許玩家“刑訊逼供”“貪污受賄”,含有違反國家法律、違背社會公德的禁止內容。

  調查顯示,截至2017年6月,我國19歲以下青少年網民近1.7億,約佔全國網民的22.5%。隨著“觸網人群”的年輕化趨勢,網絡遊戲的青少年玩家日益增長,沉迷遊戲的“熊孩子”也屢見不鮮。

  據業內人士馬小林介紹,為擴大遊戲産品知名度,一些網遊廠商採用首充送禮、限時促銷等類似商場打折的手段,既讓遊戲玩家尤其是未成年玩家覺得有吸引力,也給遊戲開發者和運營者帶來直接利益。

  針對網絡遊戲突破內容底線的問題,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人大代表李秀香建議完善遊戲內容審核與分級管理機制,引發代表委員熱議。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教授練育強表示,現行《網絡遊戲管理暫行辦法》有5項條文涉及未成年人,但規定過于原則化,處罰力度也較輕,不足以震懾違法行為人。練育強建議盡快出臺《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明確各主體職責;同時,文化行政部門、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機構加大執法檢查力度,切實履行監管職責。

  “可以採取專家委員會制度,從文化、教育領域以及家長、青少年公益組織中,邀請代表共同組成專家委員會,針對遊戲內容進行審核評估,無法通過審核的遊戲禁止在網絡上傳播。”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人工智慧法研究中心主任解志勇説。

  引導內容健康發展,網絡遊戲運營商也不能缺位。騰訊互娛高級策劃經理李偉介紹,圍繞傳統文化、科學普及、親子互動等功能的遊戲産品正在全面布局,係統探索遊戲的正向社會價值。

  外挂很猖獗 作弊獲暴利

  “大扎好,我係渣渣輝……”伴隨著近乎洗腦的廣告詞,網遊《貪玩藍月》的彈窗頻頻佔據網頁右下角,令人不勝其煩。代言明星蹩腳的普通話發音、粗制濫造的廣告詞、種類各異的衍生視頻,為這款被文化部門點名查辦的網絡遊戲帶來超5億元的驚人月流水。

  近年來,中國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帶動各類網絡遊戲新品雨後春筍般涌現,網遊市場空前繁榮。據《2017年中國遊戲行業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網絡遊戲全年營收約2011億元,同比增長23.1%。

  網遊市場瘋狂“圈錢”的背後,各大遊戲廠商各顯神通競爭激烈,而盜版作弊等侵權行為也屢見不鮮。

  剛爬上一片山坡,眼前出現一個巨型手雷,佔滿整個電腦螢幕,網絡遊戲《絕地求生》的玩家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又遇上了外挂。吉普車都追不上的“加速挂”,射出的子彈能轉彎的“追蹤挂”……據《絕地求生》官微發布,截至去年底,該遊戲處罰的外挂作弊賬號數量已達70萬個,粗略估算,平均20余個賬號中就有1個開挂,外挂開發者、銷售者結成利益網,月利潤不下百萬元。

  “外挂是利用電腦技術針對一個或多個網絡遊戲,通過改變軟件部分程式制作而成的作弊程式,讓玩家更隨心所欲。遊戲外挂是一個持續反覆的技術和運營對抗過程,遊戲開發者也深受其害。”在李偉看來,市場上火熱的遊戲,基本上都被外挂黑産業鏈持續侵害,從中牟利;還有一些玩家為更快達到遊戲目標,也會另謀他法。

  從本質上來説,網絡遊戲是一種基于互聯網的重要文化産業。“目前網遊競爭無序,關鍵在于法律缺失、監管缺位”,解志勇認為,“應制定相應法律,實行嚴格監管,進一步規范經營者、開發者、管理者、使用者的市場行為”。

  安全有隱患 盜號成産業

  互聯網時代,處處隱藏著信息安全風險與挑戰。在虛擬復雜的網絡遊戲世界,賬號交易風險、個人資訊泄露等問題尤為突出。

  2017年9月,福建大田俞某在網遊《諾亞傳説》中結識陳某,俞某宣稱以5000元出售自己的遊戲賬號。陳某支付所有錢款後,俞某立即將其加入微信黑名單、遮罩電話呼入。大田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俞某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用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計人民幣5000元,數額較大,已構成詐騙罪。

  盡管上述賬號交易只是個體行為,但遊戲盜號早已形成一條成熟的黑色産業鏈,甚至細分出盜號(盜取賬號)、洗號(轉移賬號內虛擬財産)、賣號等多個環節。2017年5月,西安警方成功打掉某涉案資金達100余萬元的盜號産業鏈。該鏈條中,有的嫌疑人負責推廣釣魚連結,通過誘惑他人領紅包、登錄色情網站等方式盜取QQ賬號;有的負責將其中的遊戲裝備和賬號轉賣,甚至還有人從電信詐騙、網絡賭博等衍生犯罪中獲利,可謂“分工明確”。

  相比于交易詐騙的明火執仗,個人資訊泄露帶來的長期騷擾更為隱蔽,也更難提防。大學生陳建國平時喜歡玩朋友圈裏的各種測試遊戲,“雖然有時候需要輸入手機號等基本資訊,測試結果也不那麼可信,但看到不少人都在玩,也願意當作一種消遣。然而,最近頻繁接到推銷電話和垃圾短信,煩不勝煩。”陳建國説。

  馬小林認為,對于一些簡易的測試遊戲,一方面保護用戶隱私的成本較高、難度較大,另一方面也不排除某些遊戲本身就有收集資訊的非法目的。

  網遊世界虛擬復雜,解志勇建議,信息安全最基本的是技術保障,但同時也需要法律約束監管遊戲的開發、經營、上線等環節,建立具有震懾力的糾錯懲戒機制。當然,遊戲玩家本身更應該增強信息安全意識,成為隱私保護最堅固的防火牆。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花開在四月
花開在四月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67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