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杭州首例對行賄人採取留置措施案:從證據矛盾突破
2018-04-11 08:12:43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撬開利益鏈 嚴懲“圍獵者”

  ——浙江杭州首例對行賄人採取留置調查紀實

  “留置的一般對象是符合留置要件的被調查人,但在實踐中,對于具有特定法定情形且涉嫌行賄犯罪或共同職務犯罪的涉案人員,如果不將其留置,將嚴重影響監察機關對違法犯罪事實的進一步調查,有可能造成事實調查不清、證據收集不足,使腐敗分子逃脫法律的懲治……”近段時間,面對各地到浙江省杭州市江幹區紀委監委“取經”的同行,區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李明總是耐心細致地作出解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對涉嫌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犯罪的涉案人員,監察機關可以依照前款規定採取留置措施。

  作為監察體制改革先行先試地區,江幹區紀委監委在監察法出臺之前就對此進行了實踐探索。杭州市某電子技術有限公司股東沈明達因對江幹區九堡街道牛田社區原黨委書記周岳甫實施行賄,並在區紀委監委調查周岳甫違紀違法問題時,不配合調查,態度惡劣,拒不交代問題並銷毀案件證據,被區監委採取留置措施。這是杭州市首例對行賄人採取留置措施的案件。

  據介紹,江幹區監委成立前不久,該區紀委信訪室就陸續收到群眾舉報,反映周岳甫在擔任牛田社區黨委書記期間,利用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徵遷管理等職務便利,在徵地拆遷、工程開發建設領域收受賄賂的問題。2017年2月,江幹區監委成立後,第三紀檢監察室立即成立初核組,對這一問題線索進行初核。根據初核情況,7月27日,區監委以涉嫌受賄犯罪對周岳甫進行執紀審查和監察調查。次日,報上級監委批準,對周岳甫採取留置措施。

  被留置的前幾天,周岳甫心存僥幸,對自己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三緘其口,只承認自己曾收過幾張幾百元面額的超市購物卡,對于持有杭州某電子技術有限公司10%股份的情況,一再強調“是自己實際出資”。但調查組按程序調取該公司工商登記材料時,卻發現沒有周岳甫持有該公司股份的記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其中是否存在巨大的利益交換?這些疑問始終縈繞在調查人員的腦海中。

  為了解開這些謎團,調查人員馬不停蹄。“白天,我們兵分多路開展一係列外圍調查;晚上,全體成員進行‘頭腦風暴’,對白天調查情況進行分析研判。”李明告訴記者,經過幾天的調查,發現杭州某電子技術有限公司多名股東曾向周岳甫及其家庭成員匯入大額資金,特別是該公司的股東、監事沈明達,不僅與周岳甫通訊頻繁,而且這幾年先後給周岳甫及其家庭成員轉賬40余萬元。

  經反復研究討論,大家一致認為,這10%的股份極有可能是周岳甫所收受的幹股,以領取分紅之名行受賄之實。“但要證明這些錢到底屬于什麼性質,是經濟往來還是賄賂款項,雙方的證言證詞非常重要。”李明説。

  為了查清案件事實,調查組迅速對該公司股東沈明達、翁某某、陳某某採取措施,分三組同時進行詢問。三人的口供出奇地一致:“周岳甫通過出資持有公司10%股份。”

  而針對該公司在牛田村(當時尚未撤村建居)工業園裏的2000多平方米廠房建築,因土地徵用于2010年被拆除,獲得590多萬元徵遷補償款的事,三人堅稱,“涉案建築建于2000年,屬于‘歷史遺留問題’,所以徵遷補償標準比較高,是符合國家規定的”。當時的徵遷補償協議、評估公司對被拆遷項目的評估報告等都能作為證明。

  一切看上去似乎“無懈可擊”。然而,一個細節引起了調查人員的注意,三人陳述中的“廠房”建造時間與公司設立時間有矛盾:根據工商登記材料,該公司于2001年登記設立,但廠房建造時間卻是2000年。

  “證據之間的矛盾往往是案件的突破口。”一位辦案人員告訴記者,多年的辦案經驗讓大家堅信,這三人很可能事先串過供。

  真相到底如何,需要可靠的證據加以證明。于是,調查人員按程序調取了涉案地塊衛星遙感地圖。衛星圖顯示:2000年至2005年,涉案地塊是一片農田,沒有任何建築物;直到2006年底,地塊上才出現建築物,而且是違章搭建的簡易鋼棚。這與他們的證詞相衝突。

  “後來我們調查得知,在周岳甫被留置後的第二天,沈明達三人就專門開了會,約定向周岳甫行賄的事‘打死都不能説’,沈明達還提議燒毀了公司記錄向周岳甫分紅的‘小賬’。”李明説。

  由于行賄方案提出及實施均由沈明達一人操作,且其妨礙調查行為特別嚴重,為了避免其繼續串供或毀滅證據,經上級監委批準,江幹區監委對其採取了留置措施,該公司另外兩人受到了相應的黨紀處分。

  最終,沈明達承認了周岳甫收受由其代持的杭州某電子技術有限公司10%幹股,並經其給周岳甫分紅的事實,三人訂立的“攻守同盟”被成功瓦解。面對大量不可辯駁的事實和證據,周岳甫也如實向調查組交代了其收受杭州某電子技術有限公司10%幹股並獲得分紅款120萬元的事實。

  2017年11月28日,周岳甫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30萬元。

  2017年12月8日,沈明達因單位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20萬元;該公司犯單位行賄罪,被單處罰金100萬元。

  參與該案調查的同志終于松了口氣。“受賄人、行賄人先後得到法律的懲處,幾個月來的調查工作再辛苦都值了。”該案調查組成員張騫説。

  “在調查涉嫌受賄類案件中,由于賄賂行為是涉及雙方的,因此賄賂事實的認定需要雙方的言詞證據。在這類案件中,依法運用詢問等措施也就顯得尤為重要。針對涉嫌行賄犯罪的涉案人員存在可能串供或者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等情形,採取留置措施,有助于案件的突破。”江幹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通過受賄行賄一起查,切實斬斷腐敗問題滋生鏈、腐敗分子利益鏈,形成強大威懾力。(本報記者 李光 通訊員 黃琴)

  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被調查人涉嫌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等嚴重職務違法或者職務犯罪,監察機關已經掌握其部分違法犯罪事實及證據,仍有重要問題需要進一步調查,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經監察機關依法審批,可以將其留置在特定場所:

  (一)涉及案情重大、復雜的;

  (二)可能逃跑、自殺的;

  (三)可能串供或者偽造、隱匿、毀滅證據的;

  (四)可能有其他妨礙調查行為的。

  對涉嫌行賄犯罪或者共同職務犯罪的涉案人員,監察機關可以依照前款規定採取留置措施。(記者 李光 通訊員 黃琴)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音樂教師白茜:跨界創作掐絲敦煌壁畫
音樂教師白茜:跨界創作掐絲敦煌壁畫
烏魯木齊:義務植樹添新綠
烏魯木齊:義務植樹添新綠
攜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陽
攜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陽
武夷山:“喊山”採茶
武夷山:“喊山”採茶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66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