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沃爾瑪停用支付寶引發關注 消費者選擇權應得到尊重
2018-04-04 08:38:42 來源: 正義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停用支付寶,沃爾瑪是否違法?】

  受訪專家普遍認為,自主經營是商家的權利,但消費者的選擇權應該得到尊重。

  沃爾瑪作出“商業決定”

  “沃爾瑪不讓用支付寶結賬了!”3月23日晚,重慶一位消費者在微博上爆出當地一家沃爾瑪超市暫停使用支付寶支付的消息。

  首先佐證這一消息的是該消費者貼出的一張手機拍攝的該店公示:“自2018年3月15日開始,本店支付方式為:微信支付、銀聯卡、信用卡、預付卡、現金(暫停使用支付寶)。同時,為回饋廣大消費者,將于2018年3月15日起至4月1日止,展開微信支付滿減活動,屆時具體活動詳情見店內公告。”接著,類似的告示在四川成都、雲南昆明等地的消費者指尖被相互轉發。

  沃爾瑪雲南地區相關負責人隨後證實:“3月15日開始,昆明所有沃爾瑪店(共15家)都已暫停接受支付寶支付,而且整個華西區(包括雲南、貴州、四川、重慶)的91家門店也都暫時停止接受支付寶支付。”

  之後,沃爾瑪中國正式回應媒體和消費者,稱從2018年3月15日起,沃爾瑪華西區和微信達成深度合作關係,將推出獨家優惠,並進行更多基于大數據分析的精準營銷合作。同時,3月15日起,沃爾瑪在華西區的91家門店暫時停止接受支付寶支付,“這是一個商業決定,沃爾瑪不定期對業務進行回顧”。

  沃爾瑪宣布在部分門店暫停接受支付寶支付的消息,迅速引發圍觀,“損害了消費者權益”“涉嫌壟斷”“這是不正當競爭”等聲音接連出現。這樣一個“商業決定”,究竟是什麼性質的行為?是否涉及侵權?能不能對其追究法律責任?圍繞相關問題,記者採訪了相關人士和法學專家。

  屬于自主經營范圍

  面對沃爾瑪的這一“商業決定”,3月23日晚間,微信官方給予正面回應:“我們尊重沃爾瑪的商業選擇。”3月26日新浪微博認證“騰訊公關總監”的張軍表示:“其實現在任何一個第三方移動支付,都還處在跟商家溝通、推廣接入的過程,接入與否的主動權基本上掌握在商家手裏,第三方支付對于商家來説,只是一個可選擇項,而不是必選項。”“微信支付要做的,就是為商家提供一係列數字化工具,不獲取商戶數據,尊重商業隱私,從而獲得合作夥伴的信任和認可。”

  就此事,記者聯係了螞蟻金服(支付寶)相關負責人,後者表示對此事不作回應。

  而不少消費者感覺到了支付的不便,連連吐槽:“居然不能用支付寶,辛辛苦苦選了一堆東西結果付不了款”“連煎餅果子都可以用支付寶的年代,那麼大的超市不可以”……

  網友OnTheWay認為,這是沃爾瑪“站隊”騰訊係的結果。有媒體隨後公開了相關企業之間的股權關係:“2016年6月,沃爾瑪與京東宣布達成深度戰略合作。目前,沃爾瑪是京東的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達到12.1%。與此同時,擁有微信支付的騰訊則是京東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1.25%。自從入股京東後,沃爾瑪變成了騰訊新零售陣營中的一員。”

  “不少人在猜想,是不是騰訊在後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們以為,每個商家在選擇顧客用什麼方式付款的問題上,有自己的選擇權,這屬于商家自主經營的范圍。”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對記者説。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教授表示認可,“企業確實有經營自由,可以選擇和阿裏合作,也可以選擇和騰訊合作,因為法律無禁止皆可為。除非,它屬于市場中的具有壟斷地位的人,並且濫用壟斷優勢。兩個要件同時具備。”

  涉嫌壟斷結論為時過早

  那麼,沃爾瑪是否具有壟斷地位,並且濫用壟斷優勢呢?

  “沃爾瑪是公認的商業巨頭,沃爾瑪在昆明的購物超市中屬于行業巨頭,由于品牌、供應商等因素,沃爾瑪在零售渠道具有相當的市場壟斷地位,所以這種利用其市場壟斷地位對某一種支付方式實施交易條件限制的行為,構成了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有專家分析道。

  劉曉春則持相反意見,她認為,從目前的影響來看,沃爾瑪拒絕支付寶的行為,並沒有導致支付寶參與市場競爭的自由受到侵害,也沒有對整個競爭秩序産生損害,因此,“在我看來,沃爾瑪的這些門店遠遠沒有到市場支配的地步。”

  記者查閱反壟斷法發現,對于什麼樣的經營者具備“市場支配地位”,反壟斷法第17條作了這樣的界定:“本法所稱市場支配地位,是指經營者在相關市場內具有能夠控制商品價格、數量或者其他交易條件,或者能夠阻礙、影響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能力的市場地位。”第18條規定,“認定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應當依據下列因素:(一)該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以及相關市場的競爭狀況;(二)該經營者控制銷售市場或者原材料採購市場的能力;(三)該經營者的財力和技術條件;(四)其他經營者對該經營者在交易上的依賴程度;(五)其他經營者進入相關市場的難易程度;(六)與認定該經營者市場支配地位有關的其他因素。”第19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經營者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一)一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達到二分之一的;(二)兩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三分之二的;(三)三個經營者在相關市場的市場份額合計達到四分之三的。”

  對此,劉俊海表示,主張某企業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得看它市場份額的真實數據,需要舉出充分的證據,不能妄下斷言。

  這一觀點也得到其他專家的認同,一位長期研究互聯網企業競爭問題的反壟斷法專家對記者説,從目前事實看,沃爾瑪中斷與支付寶之前既有的合作關係,屬于拒絕交易,涉及反壟斷法第17條第一款第三項,即“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沒有正當理由,拒絕與交易相對人進行交易”。那麼沃爾瑪是不是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呢?如果有,它在哪個地方有?對于傳統企業,比較好判斷,就是看市場份額。這關係到市場化多大,市場化相當于分母,市場化越大,市場份額越小。那麼,沃爾瑪屬于什麼領域的市場,分類不同,市場份額計算結果就不同。屬于日用商品零售類,還是其他更廣泛的分類?因為目前界定不明、數據不全,所以這個市場份額是多少也是不確定的。

  針對有網友提出的,沃爾瑪行為還涉及不正當競爭法的問題,這位專家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對此沒有具體規定,這不是不正當競爭法管的事兒。”

  對于沃爾瑪的做法是否屬于排他性交易,這位專家指出,“排他性交易,就是獨家交易,除某一方之外,我不跟任何一方交易。沃爾瑪説支付寶不可以,微信可以,但沒排斥其他的移動支付方式,所以不能界定沃爾瑪是排他性交易。”

  是否違約並不明確

  那麼,沃爾瑪的行為是否構成違約呢?北京市律師協會消費者權益法律事務專業委員會主任邱寶昌律師認為,企業或者商家可以選擇自主經營的方式,但不能違反合同法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從法律上分析,沃爾瑪這一決定,首先可能存在毀約。沃爾瑪華西地區門店與支付寶之前建立了合作關係,雙方之間形成了一種合同關係。”

  對此,北京化工大學文法學院副教授岳業鵬博士分析,支付寶和沃爾瑪之間此前建立的合作關係,雙方之間肯定達成了書面約定。此次停用支付寶支付,是不是毀約行為,要看雙方協議的具體規定。如果雙方明確約定合作期限在2018年3月15日之後,那麼,沃爾瑪的行為就是違約行為;如果協議明確雙方合作期限就到3月14日,那麼沃爾瑪3月15日開始停用,就不存在違約;如果雙方沒有在協議中明確約定合作期限,那麼,任何一方都可以隨時終止合作。

  如果屬于違約行為,如何追究違約責任呢?岳業鵬説,沃爾瑪和支付寶之間的雙方合同,與消費者無關。根據合同法規定,只有支付寶才有權要求追責。

  消費者的選擇權應得到尊重

  受訪專家普遍認為,自主經營是商家的權利,但消費者的選擇權應該得到尊重。

  邱寶昌指出:“之前消費者在沃爾瑪門店可以用現金、支付寶、微信等方式支付,支付習慣已經養成了,現在突然宣布支付寶不能用了。對于習慣使用支付寶結賬的消費者來説,這一行為剝奪了他們自由選擇支付方式的權利,消費者可以依法維權。”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在中國境內支付方式可以是多樣化的,商家應該包容,給予消費者支付工具選擇的自由,而不應拒絕某一類支付工具。

  劉曉春也認為,商家拒絕某一支付方式的行為,從消費者的選擇權和商家自己的聲譽角度看,是負能量的。靠堵、防競爭對手的方式發展,實際上在輿論上、在形象上會減分。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表示,對于支付寶和微信來説,大家其實都是“國民級”的應用,都代表了中國互聯網的成長和進步,沒有必要非此即彼。正常來説,任何商家都會給用戶提供盡量多的選擇,以更好地滿足用戶的需求為自己的第一宗旨,由用戶自己選擇要使用什麼樣的支付方式。

  劉俊海認為,支付品牌在中國的發展,取得了了不起的成績,是正能量。應當鼓勵公平競爭,打造更多的支付平臺,謀取消費者福祉最大化,增強消費者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營造一個誠信、公平公正、包容普惠的支付市場生態環境。對于未來發展趨勢,劉俊海告訴記者,2018年3月28日,人民銀行召開2018年全國貨幣金銀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提到“進一步加大改革創新力度,扎實推進央行數字貨幣研發”,一旦有了央行的數字貨幣,消費者購物就可以電子支付,不用帶現金了,這會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王心禾)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24031122635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