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收養存“灰色地帶” 自行協議收養法律風險高
2018-03-31 07:31:31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法分子利用社交平臺發布領養收養資訊販嬰檢察官分析認為

  網絡收養存諸多隱患亟須加強監管

  “送養待産寶寶!真心的,就微信”“不孕家庭想領養已經出生的寶寶”“有沒有這個月或下個月出生的待産寶寶,想領養”……

  對于這些出現在網上的領養送養資訊,不少人都會認為是開玩笑,因為無論是領養還是送養,如果沒有經過法定程式、按照規定領養或送養,都會觸及販賣兒童違法犯罪的“高壓線”,都將受到法律嚴懲。

  然而,《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發現,這種看似玩笑的網帖所反映的內容,在現實中卻真實存在且需求旺盛,面臨監管盲區。

  前不久,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檢察院就對利用網絡發帖販賣兒童的被告人謝某提起了公訴。

  求子心切網上尋找領養資訊

  2017年8月22日,在駛往城郊的高架橋上,蘇州警方攔下一輛計程車。當時,計程車裏坐著一男一女兩名乘客,女乘客懷中還抱著一個嬰兒。面對突然出現的民警,在震驚之余,女乘客小霞頓時如夢初醒,懊悔不已。

  原來,小霞與丈夫結婚近十年,但由于小霞身體原因無法孕育孩子,夫妻二人經過商量,打算收養一個。其間,他們曾去福利院登記收養,但經過漫長的等待,一直沒有找到想收養的孩子。

  一個偶然的機會,小霞進入一個論壇。令小霞想不到的是,論壇裏充斥著大量送養與收養意向的資訊,“未婚先孕,希望給孩子找一個好人家”等簡短的內容後面跟了十幾條聯繫方式。于是,小霞找了一個連續發布好幾條送養資訊的賬號,通過對方留的聯繫方式加了對方為微信好友。

  成為微信好友後,小霞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心願告訴對方。對方稱自己的姐姐生的二胎是一個女孩,因為想要男孩,所以想將孩子送養,還告訴小霞很多人都想領養這個孩子。

  小霞擔心好不容易盼來的希望又落空,一直發資訊請對方一定要優先考慮她,並稱可以給對方適當的補償。聊了一段時間後,對方告訴小霞,他還有一個朋友也有一個小孩要送養,問小霞是否考慮。

  小霞心生疑慮,對對方的身份漸漸有了懷疑:電視上常常有打擊人販子的新聞,對方不會是人販子吧?小霞試探著問了對方,但對方信誓旦旦地説,只是幫忙介紹促成雙方收養,並把自己的身份證照片發給了小霞,還把嬰兒的情況向小霞一一介紹,聲稱自己絕不是人販子。

  “我是真心想收養一個孩子,只要雙方都是自願的,應該就不會有問題吧?”盡管對方提出嬰兒的媽媽要3萬元作為營養費,但求子心切的小霞沒有考慮太多,覺得這些要求都在情理之中。

  “只要嬰兒身體健康就收養這個小嬰兒。”夫妻二人商量後,決定約對方見面。

  熱心人實為多次販嬰嫌疑人

  2017年8月21日,在蘇州一家假日酒店,對方帶著一名年輕女人,抱著一個尚在襁褓裏的嬰兒。小霞夫妻則為嬰兒準備了進口奶粉和衣服。為了確保是一個健康嬰兒,對方和年輕女人將嬰兒帶到一家醫院進行體檢。得知孩子身體健康,小霞的心落地了。

  第二天,發帖的網友讓小霞與年輕女人簽訂收養協議,把嬰兒交給小霞夫婦,就讓年輕女人先行離開。小霞丈夫將3萬元交給了對方,還給了對方1000元作為路費。

  得到消息的蘇州警方兵分兩路,對這起販嬰案嫌疑人進行抓捕,涉嫌居間販賣行為的謝某和收養雙方都被警方抓獲。警方查明,謝某是以人口販賣為“生意”的中介,其向小霞索要的3萬元根本不是孩子生母提出的要求。而孩子生母小蘭也是通過謝某在論壇發布的資訊與謝某聯繫,聽説是他的姐姐想收養孩子才將孩子交給他。

  小蘭是未婚生育,生下孩子後聯繫不上男朋友,加上經濟困難,萬般無奈之下才想將孩子送養,希望對方家庭能善待孩子。小霞和小蘭都沒想到,自己在網上竟然遇到了人販子。

  警方查明,謝某在這次交易之前還做了兩筆“生意”。“聽説做這行比較賺錢,于是自己摸索過後就開始做買賣小孩的中介。”謝某交代,他雖然知道這是犯法的,但當時腦子發熱,覺得能賺大錢,于是鋌而走險做起了這個勾當。

  檢察官介紹,據犯罪嫌疑人謝某交代,有福建、上海、四川、江蘇等多地的“寶媽”和“領媽”通過網絡與其溝通聯絡,有的甚至在孩子尚未出生時就提前“預訂”,然後由他為“寶媽”提供孕産期照顧,待孩子出生後,還可為領養家庭辦理出生證明,可以説形成了一條龍“服務”,謝某等人則從中收取所謂的營養費和護理費。

  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經審查,對謝某提起公訴。孩子生母小蘭以及收養孩子的小霞夫婦,已被警方取保候審另案處理。

  自行協議收養法律風險高

  3月17日,《法制日報》記者上網搜索某論壇發現,除了一些孕産婦資訊和相關廣告資訊外,當天上午3個頁面的帖子中竟然有10條領養帖子、3條送養嬰兒帖子、4條代孕帖子以及性別鑒定、辦理出生證明等違法資訊內容。

  記者點開其中一條收養女孩的帖子,跟帖多達78條。“我現在懷孕五個月了,前兩天去醫院檢查,醫生説胎兒一切正常很健康,因為家裏原因現在不想要了,誠心領養的打我電話”“我女朋友懷孕了,但我們分了。想打但打了以後都不能懷了,所以想找個有能力的家庭撫養。”類似回應的帖子讓人震驚。

  記者通過微信添加了其中一個有收養意願的人為好友,短短數分鐘就收到了十多條回信,“我老公先天無法生育,我到醫院做了人工授精和試管,但懷孕後孩子不正常又清宮了,現在想收養一個”。這名網友還發來了醫院相關檢驗單,並稱“我們夫妻倆可以提供所有證件,是誠心領養,不是人販子”。

  承辦謝某案的檢察官説,由于民間收養的需求巨大,正規收養門檻高、等待時間長,很多人在網絡上關注和發布收養和領養資訊,而這些資訊均沒有得到任何審核,真實性無法考證,自行聯絡協議收養具有很高的法律風險。

  “即便雙方協商同意,也難以到民政部門進行正規登記從而得不到法律確認,屬于非法收養。”檢察官説。

  網絡收養存在“灰色地帶”

  “網絡收養存在很大隱患,容易成為販賣人口的新‘溫床’”。檢察官認為,網絡收養存在“灰色地帶”。由于合法渠道收養門檻較高,難以滿足民間需求,導致很多人轉向社交網絡平臺尋找渠道。這種平臺往往打法律“擦邊球”,五花八門、魚龍混雜,成為不法分子販賣人口的“溫床”。

  記者了解到,目前收養法及相關法規對網絡收養如何定性、如何規范和監管均無涉及,網絡收養遊離在監管之外。

  檢察官認為,網絡收養缺少部門監管,導致網絡收養問題雜亂無序,給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網絡的隱蔽性和便利性進行人口買賣違法犯罪提供了新渠道。

  “送養方的真實意圖、送養孩子的健康狀況無法驗證,得不到保障。收養方的條件、收養意圖也無從把關,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和風險。很多不符合國家收養政策的送養和收養人混雜其中,收養關係無法得到法律確認,難以保障兒童權益。”檢察官認為,犯罪嫌疑人謝某與送養方聯繫時自稱是姐姐要收養,與收養方聯繫時稱補償費3萬元是生母要求,但實際只給了生母幾千元營養費,收養雙方均被欺騙和利用。

  檢察官建議盡快完善法律法規,解決網絡收養的合法性問題,規范民間通過網絡進行收養的行為,同時建立政府部門為主導的網絡收養資訊平臺,回應民間收養需求,並通過加強監管,強化資訊審查,加大打擊力度,堅決斬斷網絡收養背後的不法利益鏈。記者 丁國鋒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617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