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跨境組織賣淫網絡9窩點349人被抓
2018-03-30 08:20:3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跨境組織賣淫網絡9窩點349人被抓

  百余人團夥在馬來西亞運營,年營業額達億元;公安部指揮多地警方抓獲嫌犯349人

  2018年1月6日,深圳警方將涉嫌跨國組織賣淫的犯罪團夥65人順利押返回國。深圳市公安局供圖

  2017年12月12日15時,湖南人李某在馬來西亞檳城被馬來西亞警察攔下。同時趕到的,還有中國深圳警方。

  此前,深圳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員已在馬來西亞蹲點守候40余天。對于深圳警方突然出現在馬來西亞,李某深感意外。“滿以為在境外組織賣淫會更加安全,公安機關不會打擊到我們。”

  李某是一起跨國網絡組織賣淫案的主犯之一。據專案組成員介紹,該團夥以長沙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為遮掩,自2015年起搭建了四個微信組織賣淫平臺,並陸續安排一百余名團夥成員在馬來西亞對其進行經營管理。與此同時,他們組織招募大批賣淫女,在廣州、深圳、長沙等地從事賣淫活動。

  2017年12月12日,在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的協調下,馬來西亞警方對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進行拘捕,同時,公安部指揮廣東、湖南等地警方同步展開收網,共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349人,凍結扣押涉案資金及財物合計3000余萬元。

  經專案組對該團夥財務賬號和資金梳理發現,僅2017年,該團夥利用互聯網組織實施賣淫嫖娼活動的營業額達1億元人民幣,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在馬來西亞租住別墅

  2017年9月22日,深圳市公安局接公安部交辦的專案線索,要求對一境外組織賣淫犯罪團夥進行偵查。犯罪線索與深圳市公安局正在偵辦的羅湖“尊龍”網絡平臺組織婦女賣淫案等3宗案件恰好重合。

  以此為突破口,公安人員發現有人利用網絡進行有組織的賣淫活動。而所有線索都將幕後操縱地點指向了馬來西亞。

  據辦案民警介紹,被抓獲前,31歲的李某在馬來西亞過著酒池、夜場的奢靡生活。他用組織賣淫嫖娼的違法所得,購買了證券基金、豪車以及大量房産。

  李某文化程度不高,2002年在老家湖南中專畢業後,曾短期從事家教工作。後經人介紹,他開始邁入色情行業,從幫人算賬做起,逐步幹起了介紹賣淫、哄騙拉攏女孩賣淫的勾當。他發現“這行來錢快”,沒多久,便靠著這些非法營生賺取了大量財富。

  2014年以來,隨著各地公安機關對賣淫嫖娼行為打擊力度不斷加大,李某的賣淫團夥開始從線下向線上轉移。2015年,他與湖南同鄉劉某龍在長沙成立了明日今晨科技有限公司,以此為遮掩先後搭建起四個微信組織賣淫平臺,並招募大批女孩在珠三角地區從事賣淫活動。為逃避國內警方的打擊,李某等還將微信平臺的幕後操作人員轉移到了境外。

  經過縝密偵查,辦案人員發現,100多名微信組織賣淫平臺的境外運營人員長期在馬來西亞活動,分別被安排在吉隆坡、檳城兩座相距400公裏的城市內,集體租住在當地的高檔別墅或公寓裏。

  為女孩虛構明星、模特身份

  據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隊副支隊長蔡承榮介紹,這些微信組織賣淫平臺經常偽裝成“養生spa互幫工作群”“姐妹交流群”等名目活動。此外,其內部分工明確,組織嚴密,“公安機關的偵辦和抓捕工作難度很大”。

  僅境外管理運營人員,就有多種不同角色,比如平臺負責人、鐘房、財務、行政,以及照顧運營人員生活起居的後勤保障人員。

  鐘房是幾個角色中最神秘的。據辦案人員透露,鐘房負責各平臺上賣淫女的招募、推廣,並根據嫖客的需求和反饋調配賣淫女。

  警方在馬來西亞查獲的證據顯示,微信平臺運營人員的公寓內,張貼著鐘房管理制度、鐘房操作手冊、鐘房工作守則等。各項制度中,明確列出了鐘房起床、上班的時間,還有“上班六不準”等“紀律”規定。

  陳某姣是OK平臺的一名鐘房。她每天要將女孩們的照片、視頻推送到微信朋友圈、圖片軟件等各種業務平臺,並寫明她們的身高、體重、胸圍、服務內容等。

  為獲取高額利潤,陳某姣還為賣淫女量身訂做虛假的介紹網頁,虛構明星、模特等身份。她還會在女孩的照片下加上“上海某某模特公司推薦”之類的宣傳語,而且每個女孩都有藝名。

  除了微信組織賣淫平臺內部的各種角色,鐘房還要與經紀人、業務打交道。經紀人與業務均是平臺的合作人,前者負責為該團夥尋覓賣淫女資源,並收取返點;後者通過發布朋友圈、論壇發帖、發卡片的形式獲取嫖客資源,並提供給該團夥,以此賺取好處費。

  據蔡承榮介紹,在整個組織賣淫過程中,絕大部分業務、鐘房、經紀人、賣淫女、嫖客通過網絡交往,在現實中互不相識。這是網絡賣淫活動的顯著特徵。

  “傳統打擊賣淫嫖娼行動一般能將賣淫女、嫖客以及組織賣淫人員一網打盡。”蔡承榮説,但因為網絡賣淫嫖娼行為的隱蔽性,警方往往容易抓獲下遊人員,即賣淫女和嫖客。要想打擊業務、鐘房、經紀人等潛藏境外的幕後運營者,給警方帶來不小的壓力。

  雇用外國人在境內大量開卡

  通過多方偵查,辦案人員發現,在常駐馬來西亞的境外運營人員之外,該團夥在境內也有一批人員參與配合境外運營人員的活動。

  除了李某、劉某龍等幕後老板遙控、指揮,該團夥還擁有助理、取現人、存現人等。通過這些角色,嫖資才能輾轉流到幕後老板手中。

  “在這些賣淫交易中,嫖資有的是通過第三方支付平臺支付,也有的會支付現金。”一名辦案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轉入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嫖資,由各平臺財務直接收取;現金嫖資,則由賣淫女收取。各平臺財務會與賣淫女、經紀人、業務對賬並結清各方返點後,要將違法利潤洗白,並轉交幕後老板。

  幾個角色中,取現人負責與境外財務對接,指令後者將違法所得轉入“取現銀行卡”取現,再將現金交給老板、助理或存現人。而當違法所得需要通過銀行轉賬給老板時,就需要存現人出馬,由其到銀行櫃臺進行現金轉賬,以實現取現與存現的隔離。

  “這就實現了‘人、錢、網三分離’。”蔡承榮説。

  為了獲取足夠多的“取現銀行卡”,該團夥有專門的“開卡人”。他們帶領團夥雇用的馬來西亞人到國內各大銀行辦理銀行卡,以轉移違法所得。

  徐某華就是一名開卡人。據其交代,他曾按照劉某龍的指示開車到機場接送外國人,並帶領他們到湖南、湖北等地辦理大量銀行卡。與此同時,他還為外國人購買手機、電話卡,“用電話卡注冊微信,再用微信綁定銀行卡”。

  65嫌犯被押返回國

  2017年10月,深圳市公安局成立了專案組,對李某、劉某龍等組織賣淫嫖娼活動展開偵查。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警方掌握了該團夥“線上組織、線下實施”“境外指揮、境內實施”的作案手法。

  據蔡承榮介紹,團夥成員反偵查意識很強,做事小心。他們不僅頻繁更換境外窩點、聯係方式,還分散在廣東、湖南,以及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檳城等多地,給偵查工作帶來挑戰。

  2017年12月上旬,公安部治安局派員率專案組赴境外開展工作。根據前期偵查和研判,專案組將李某的落網定為信號。一旦信號發出,境外9個犯罪窩點、境內廣東、湖南三地同時收網。

  12月12日,在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的協調下,馬來西亞警方對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等進行拘捕,同時,公安部指揮廣東、湖南等地警方同步展開收網。僅行動當日,便抓獲涉嫌組織賣淫的犯罪嫌疑人149人。

  經過駐馬大使館與馬方的大力協調,2018年1月6日,公安部率領深圳公安局152名押解警力乘坐專機赴馬來西亞,將該犯罪團夥的65名犯罪嫌疑人順利押返回深圳。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長張佐良表示,中國警方對黃賭違法犯罪活動特別是團夥犯罪始終堅持露頭就打、除惡務盡,不斷創新機制戰法,持續加大打擊力度,突出打擊黃賭犯罪的組織者、經營者、獲利者和幕後“保護傘”,犯罪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也要一追到底、堅決繩之以法。此案是近年來公安部指揮偵破的一起線上線下勾連實施、技術團隊專業運營、跨國組織賣淫犯罪的突出案例,是一次中外警務合作的優秀范本,為深化打擊同類案件積累了寶貴經驗,充分展示了中國警方打擊涉黃犯罪的決心和能力。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目前,該團夥的第一批59名嫌疑人已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記者 宋超 深圳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島嶗山:杏花漫野
青島嶗山:杏花漫野
春到古長城
春到古長城
青海湖迎來開湖季
青海湖迎來開湖季
哈爾濱現“半江流水半江冰”
哈爾濱現“半江流水半江冰”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61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