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河北一公職人員玩忽職守獲刑 兩年後高院決定再審
2018-02-01 07:04:58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河北一公職人員“玩忽職守”獲刑,兩年後高院決定再審

  現年62歲的禹建華至今沒想明白,一項早已被部委文件明確規定不屬于他的任務的工作,為何卻成了自己被認定玩忽職守罪的緣由。

  這項工作指的是,每月審核申請減免稅的福利企業“是否給殘疾員工發放符合當地最低標準的工資”。作為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區民政局社會福利生産管理辦公室主任,禹建華説,按照國家稅務總局、民政部、財政部的相關文件,這項工作其實並不屬于民政部門,而是其他機關的任務。

  不過,2014年12月、2015年11月,桃城區、衡水市兩級法院均以玩忽職守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6個月。

  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昕代理了禹建華的申訴。2017年10月,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再審決定。迎來轉機的禹建華,卻覺得事情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案子真是太冤枉,又太簡單。”

  被判玩忽職守罪獲刑一年半

  2002年10月,時年47歲的禹建華開始擔任衡水市桃城區民政局社會福利生産管理辦公室主任。

  也正是在這一崗位上,禹建華失去了自由。禹建華回憶,2013年12月,警方以涉嫌濫用職權罪將其刑事拘留,一個月後他被逮捕。2014年10月,案件由衡水市桃城區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法院最終認定他犯玩忽職守罪。桃城區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裏,禹建華玩忽職守的過程是這樣的:他本負責福利企業退稅申請審核,但他未審核衡水某工業公司、某紙業公司是否給殘疾員工發放了符合最低工資標準的工資,使這兩家企業在不符合條件的情況下通過了福利企業減免稅審批。

  判決認定,衡水某工業公司在2009年至2011年間辦理了不應得退稅款32.4萬余元;衡水某紙業公司于2008年至2011年間辦理了不應得退稅款16.7萬余元,兩企業退稅數額共計49.1萬余元。

  判決認為,禹建華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履行職責時嚴重不負責任,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已構成玩忽職守罪。

  這一判決並未讓檢方及禹建華滿意。桃城區檢察院提起了抗訴,堅持認為應以濫用職權罪而非玩忽職守罪定罪。該院還認為,禹建華濫用職權造成的衡水某工業公司不應得的退稅,另有200余萬元,原判未認定,屬于事實認定錯誤。

  禹建華也提出了上訴。他強調,按照有關規定,企業是否給殘疾員工發放符合當地最低標準的工資,這並不屬于民政部門對福利企業的月審核內容。

  禹建華沒有想到,在此後的3年多,這個簡單的道理他需要重復多次。

  早已明確職責的部委文件

  核對福利企業是否發放了當地最低標準的工資,這項工作到底歸屬哪個部門?在禹建華看來,早在案發前,這件事就已有了明確的法律規定。

  2007年6月,國家稅務總局、民政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聯合發布了《關于促進殘疾人就業稅收優惠政策徵管辦法的通知 》(國稅發[2007]67號,以下簡稱“67號文件”),規定有關企業稅收優惠政策的具體徵管,分為“資格認定”“減免稅申請及審批”兩個步驟。

  其中,“資格認定”明確規定,民政部門、殘疾人聯合會應當按照“財稅[2007]92號”(以下簡稱“92號文件”)第五條第(二)、(五)項規定的條件,對單位安置殘疾人的比例和是否具備安置殘疾人的條件進行審核認定,並向申請人出具書面審核認定意見。

  92號文件的全稱是《關于促進殘疾人就業稅收優惠政策的通知》,由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2007年6月發布。該文件第五條第(二)、(五)項分別是:月平均實際安置的殘疾人佔單位在職職工總數的比例應高于25%(含25%),並且實際安置的殘疾人人數多于10人(含10人);具備安置殘疾人上崗工作的基本設施。

  也就是説,民政部門此時對資格認定的審核內容,並不包括“是否發放符合每月最低標準的工資”。

  事實上,這項審核是稅務機關的工作任務。前述67號文件顯示,在資格認定之後,需進行減免稅申請及審批。該申請由取得民政部門或殘疾人聯合會認定的單位提出,再由稅務機關的辦稅服務廳統一受理,並內部傳遞到有權審批部門審批。

  該文件明確,稅務機關審批依據之一是92號文件的第五條規定的條件。而該條第4項是:“通過銀行等金融機構向安置的每位殘疾人實際支付了不低于單位所在區縣適用的經省級人民政府批準的最低工資標準的工資”。

  禹建華表示,可以與上述文件相互印證的是,2008年8月,河北省民政廳轉發了《福利企業資格認定辦法》的通知,其中“附件3”為《縣級民政部門書面審核意見式樣》,也只需要審核人填寫“企業職工總數”“殘疾職工總數”及“殘疾職工佔企業職工的比例”,同樣沒有核對“是否發放最低標準的工資”這類的欄目。

  河北省高院指令再審

  這些意見並未被二審法院採納。2015年11月,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了原判。

  該院認為,民政部《福利企業資格認定辦法》規定,申請福利企業資格認定的企業應當具備“在提出資格認定申請前一個月,通過銀行等金融機構向安置的每位殘疾人職工實際支付了不低于所在區縣最低工資標準的工資”條件;河北省民政廳也明確要求,在省民政廳對福利企業作出認定意見後,縣、區民政局具有“監督福利企業殘疾職工的用工行為和福利待遇,每月出具書面審核意見”的職責。

  同時,在轉發上級相關文件時,衡水市桃城區民政局也要求,桃城區屬福利企業必須做好“福利企業殘疾人職工工資不得低于桃城區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

  “依據以上文件及證據證實,禹建華作為對福利企業進行月審核的直接責任人,具有監督福利企業殘疾職工的福利待遇,審核福利企業殘疾員工工資是否達到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職責。”該院認為。

  對于檢察機關提出應定性濫用職權罪的意見,衡水中院認為,該案在卷證據無充分證據證實禹建華具有明知違規而濫用職權出具審核意見的行為,故證據不足、不予採納;對于檢察機關所稱的另有200萬元涉嫌濫用職權罪的意見,衡水中院認為,檢察機關未提供相關證據,缺乏事實證據支援,同樣不予採納。

  禹建華對再次被認定的罪名無法接受。他稱,法院此舉是“張冠李戴”,“將‘福利企業資格認定’與‘福利企業減免稅申請審核’混淆起來了”,而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工作程式:福利企業資格認定,民政部門一般只認定一次;福利企業辦理減免稅申請,民政部門每月要進行一次審核。

  禹建華説,關于前一種認定,他當年是按照民政部《福利企業資格認定辦法》的要求進行的,那時審核了工資發放情況。最終,2007年10月,涉事兩家公司通過了河北省民政廳的福利企業資格認定。

  而每月進行的、後一項減免稅流程中的認定,依據是前述67號、92號文件,此時負責核對工資發放情況的不再是民政部門,因此,他也更談不上玩忽職守。

  禹建華向衡水市中院提出申訴。2016年10月,申訴被該院駁回,禹建華繼續向河北省高院申訴。

  “案子對我家庭的一係列影響是無法彌補的。”禹建華説。

  轉機終于到來。2017年10月,河北省高院作出再審決定,認為原裁判認定禹建華犯玩忽職守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指令衡水中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該案進行再審。

  案件目前等待再審開庭。(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盧義傑)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印象北極村
印象北極村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武漢:極不平衡轉體橋轉體成功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鐵路線上的“鏗鏘玫瑰”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5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