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四川資陽:堵大橋10年 “釘子樓”被強拆
2018-01-02 07:57:47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堵大橋10年 “釘子樓”被強拆

  資陽沱江一橋橋頭春節前將形成完整的雙向6車道

2017年12月22日,位于沱江一橋橋頭的“釘子樓”被依法強拆。

“釘子樓”被夷為平地。

  未拆除前,“釘子樓”將6車道截斷為3車道。

  2017年12月22日,資陽城區沱江一橋橋頭的“釘子樓”被依法強拆。堵住上橋道路近10年、把雙向6車道硬生生卡成3車道的6層破舊樓房,轟然倒地,引發上千市民圍觀。為了拆除這一“釘子樓”,近10年來,資陽市雁江區相關部門、開發商多次到府,與林某等人協商,但均因對方“要價太高”而擱淺。此番強拆,讓資陽當地網友紛紛點讚叫好。12月28日,從“釘子樓”搬出一周的林某,最終與開發商在補償安置協議上簽字。近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也再次重返現場,對該事件始末進行調查。目前,“釘子樓”所處路段已經打圍施工,預計2018年春節前,該路段將形成完整的雙向6車道。

  A 10年拒遷

  141平方米房屋要求賠償千萬

  作為“釘子樓”裏最後一位簽字的住戶,林某似乎有“滿腹委屈”,他認為拆遷補償未做到“合情、合理、合法”。林某説,他在沱江一橋橋頭擁有兩層住房,佔地面積以滴水為界,兩層總面積應該是348平方米,“我堅持的賠償意見是同等地段同等賠償。”怎麼樣才是“同等地段同等賠償”,林某不願回答,稱要讓開發商來解答。而承擔拆遷的開發商稱,林某曾堅持的要求是,賠償100平方米住房9套,另外還要40平方米的門市2個,“加上其他賠償訴求,總價值已經上千萬。”雁江區資溪街道辦黨工委副書記陳廷孚介紹,其實在以上房屋賠償訴求之外,林某還要求開發商為他修建200平方米的馬舍,以及在城區修建約700平方米的跑馬場和馬飼料倉庫。2012年,資陽市房屋徵收局對林某的房屋進行審核時發現,243.07平方米的房屋,合法面積僅為141.37平方米,另有違章建築101.7平方米,按規定不能給予補償。

  房屋寫“拆”字張口索賠130多萬

  陳廷孚介紹,2008年沱江一橋片區啟動舊城改造和道路設施建設,建設東路作為入城主幹道,規劃為雙向6車道。“林某和另一戶所在的房屋,恰好在道路建設范圍內。”陳廷孚説,近10年,他們經常同相關部門工作人員利用下班後、節假日、深夜時間去林某等人家裏協商溝通,卻收效甚微。“最初,他要求原址原地建房安置。”陳廷孚説,林某稱自己的房子風水好,不願搬離。最近幾年,林某稱可以在原址附近安置,但必須在附近為他修建跑馬場。資陽市房屋徵收局工作人員介紹,“釘子樓”有居民4戶,其中2戶“釘子戶”,2戶搬遷後又返回實施違建。相比之下,林某的情況最復雜,訴求最高。更讓政府部門頭疼的是,林某對2003年一個“拆”字開出了上百萬元的賠償帳單。資陽市房屋徵收局工作人員介紹,早在2003年,就規劃了此處道路建設。資陽市城投公司在林某房屋墻上寫了“拆”字,林某認為這個“拆”字直接導致他在此處營業的餐館倒閉,于2013年向政府部門提出索賠130多萬,到2017年“漲價”為220多萬,同時還提出另外六七十萬元的賠償,即為養馬平整河灘地的費用。

  B 圈地養馬

  河灘地養馬小女孩頭骨被踢凹

  林某簽訂産權置換協議後,卻又面臨新的問題:多年在“釘子樓”養馬,馬匹多次踢傷路人,近年來,向他追要賠償的受傷者家屬不斷到府。由于房屋拆遷未談妥,林某在住房外搭建起馬棚開始養馬。在“釘子樓”拆遷前,林某餵養著6匹馬。“我自己將防洪堤外河灘地填平,修成跑馬場。”林某因此認為,他對城區的河灘地有管理權,並在河堤上貼出“告示”稱,如果市民進入馬場被踢,他概不負責。林某坦言,他養馬近10年,確實多次將人踢傷,而且多為小孩,“小孩被踢,是大人沒家教。如果是我的小孩被踢,我抱起就走了,丟不起那個人。”資溪街道辦黨工委副書記陳廷孚則表示,林某養馬多次踢傷人後,街道辦及相關政府部門曾多次告訴林某,城市綠地養馬違法。直到2017年2月,一名7歲的小女孩被馬踢凹頭骨,工商等部門再次介入,最終將這一馬場取締。但林某依然在“釘子樓”中養馬。近10年來,資陽市民對這棟“釘子樓”詬病不斷,“釘子樓”也被市民戲稱為“地標建築”“橋頭堡”。“橋頭堡”讓上下橋道路突然變窄,橋頭成為資陽城區交通擁堵的地點之一,時有交通事故發生。

  失信當老賴賠償兌現再“賠償”

  “我的孩子被踢傷4年了,他都沒有賠償。”2017年12月27日,當地居民蘭平帶著厚厚一疊法院判決書,找到林某追要賠償。蘭平説,2013年,他12歲的兒子在河灘上玩耍,被林某的馬踢中,脾臟和胃受傷,最終鑒定為8級傷殘。法院判決林某承擔80%責任,賠償12.8萬余元,“至今分文未賠,他還説他就是老賴,我們不能把他怎麼樣。”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訊庫顯示,林某因為拒付蘭平兒子受傷損失,2016年12月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賠償協議簽訂,他作為老賴,法院將會對他強制執行。”雁江區法院相關負責人透露,對林某賠償兌現後,應被馬踢傷小孩家長申請,對他強制執行的時間也會很快到來。“賠償了兩套住房,共180平方米;兩間門面,共80平方米。”林某説,賠償總面積達到260平方米,但他作出了很大讓步。他餵養的馬,已轉移到資陽鄉下繼續餵養。

  C 依法強拆

  法院準許強制執行 “釘子樓”被拔掉

  2017年12月21日晚,依法強制拆除前夜,資陽市、雁江區兩級政府及相關部門、開發商再次到府,與林某等人協商,希望他們自行搬出舊樓。這一次,林某仍態度堅決,予以拒絕。近10年來,這樣的協商溝通每年都在進行,但是結果如出一撤。雁江區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庭長謝安彬介紹,2012年,資陽市房屋徵收局(當時為“資陽市房屋拆遷辦公室”)曾作出《房屋拆遷裁決書》,對林某的房屋賠償方式進行了裁決。裁決稱,規定時間內,林某未完成搬遷,將依法申請強制拆遷。但裁決書送達3個月後,“申請強制執行”並沒有執行。謝安彬説,當時外地多起強拆事件備受關注,對于強拆的司法討論剛剛結束,“政府部門當時也希望能和平拆遷。”“地處鬧市,強拆成本很高。”資陽市城市行政執法局相關負責人介紹,當時老城區至新城區的沱江三橋正在修建中,強拆會導致城區交通癱瘓,為保證城市交通正常運作,強拆並未提上議程。“我們還是寄希望于和平拆遷,希望林某他們做出讓步,所以一直在溝通協商。”資陽市房屋徵收局工作人員説。2016年1月,沱江三橋已經順利通車,資陽市房屋徵收局向法院提出“非訴執行審查申請”,希望法院準予強拆“釘子樓”。“我們的審查既是對政府依法行政的監督,也是對依法行政的支援。”謝安彬説,審查剛剛開始,政府部門申請了一次庭外協調。在協調過程中,新的插曲又來了:林某等人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資陽市房屋徵收局作出的《房屋拆遷裁決書》。“收到起訴,我們馬上對案件全面調查。”謝安彬説,審查發現,林某等人的起訴已經超過法定期限,于是駁回了林某的行政訴訟。林某不服提出上訴。2016年6月,資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裁定。隨後,雁江區法院作出審查裁定,準許強制執行,並由資陽市政府組織實施。“法院裁定後,政府提出盡量滿足林某的合法權益和訴求,最好能實現和平拆遷。”謝安彬説,此後,法院先後七八次邀請政府行政機關出面進行庭外協調。直到2017年12月21日晚,協調仍未取得進展。次日,“釘子樓”被依法強制拆除。

  新聞縱深

  “依法強拆”依的是什麼法?

  “釘子樓”被拔掉後,部分不知情的網友對政府部門“依法強拆”提出質疑。“依法強拆有係列的法律支撐。”雁江區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庭長謝安彬説,“依法強拆”的法律依據首先在憲法中得以明確。《憲法》第十條第二款指出:“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土地實行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第十三條第二款也明確:“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公民的私有財産實行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同時,《物權法》第42條第一款也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許可權和程式可以徵收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産。”“公共利益怎麼界定?”謝安彬説,《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進行了界定,其第2條中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徵收國有土地上單位、個人的房屋,應當對被徵收房屋所有權人給予公平補償。第八條界定“公共利益的需要”包括國防和外交的需要;由政府組織實施的能源、交通、水利等基礎設施建設的需要;由政府依照城鄉規劃法有關規定組織實施的對危房集中、基礎設施落後等地段進行舊城區改建的需要等6種情形。(記者 田雪皎 見習記者 王祥龍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冰雪慶新年
冰雪慶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品書香 迎新年
新年送溫暖
新年送溫暖
世界各地迎新年
世界各地迎新年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19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