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600名社區服刑人員緣何無一再犯罪
2017-10-11 08:54:32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600名社區服刑人員緣何無一再犯罪

  武漢市江岸區多元共治築牢社區矯正“籬笆高墻”

  這個國慶中秋長假,王紅妥妥地來了一次單位“八日遊”。

  王紅是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司法局西馬街司法所所長。節日期間,上門來的群眾少了,按道理,王紅他們也可以放松一下。不過,她惦記著所裏的16名社區服刑人員,依然每日到司法所對他們開展監督管理工作。

  每周二的例行點檢,16名社區服刑人員全部到位,開展律師説法、交流談心等,王紅他們忙得不亦樂乎。

  “累,肯定累,但很有勁兒,看到他們一天天變好,就特別欣慰。”王紅説。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假日期間,包括江岸區在內的武漢全市司法所都安排了社區矯正工作值班制度,做到了所有在矯人員的安全穩定。

  江岸區社區矯正工作管理局局長舒維之透露,自2005年開展社區矯正工作以來,全局累計接收1878名社區服刑人員,目前已累計解除矯正1634人,12年來無一人重新犯罪,有效維護了轄區社會大局平安穩定。

  作為武漢市政治經濟中心,江岸區是如何做到社區服刑人員無一重新違法犯罪的?《法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實地探訪。

  明法

  “王所長,你快來,我們在積玉橋被人打了。”

  今年6月6日22時許,在矯社區服刑人員文翰的一個求助電話,讓王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完了完了,他怎麼跟人打架呢?按道理不應該啊?

  顧不上多想,王紅聯係了所裏負責社區矯正工作的周宓和西馬街道律師顧問團團長、律師徐廣驅車趕往武漢市武昌區積玉橋派出所。

  “他當時講話都有點‘不清白’(不清楚),只是聽到了要我趕緊到積玉橋派出所。”王紅説。

  到了派出所,王紅等人表明身份後,辦案民警的一句話讓王紅吊著的心落了地。

  “原來是你們的社區矯正對象啊,素質蠻高咧。”辦案民警笑著對王紅説。

  當天晚上,文翰與親友到武昌積玉橋附近給辦喜宴的親戚家送紅包。路邊停車時,文翰遭到五六名修路工的阻止。

  “他們説不能停車,邊説邊罵罵咧咧。”文翰回憶説,當時就聞到那些人身上一股酒氣。

  文翰跟對方商量,停一下就走。對方仍不同意,並上前拉扯已經下車的文翰。

  附近的社會治安監控錄像顯示,文翰一下子被對方摁倒在地。

  文翰沒有還手。事後,文翰的右臂被扭骨折、左手大拇指被掰斷,定為輕傷一級。

  不僅沒有還手打人,到了派出所要做筆錄,文翰跟辦案民警講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找我的律師來。”

  “他曉得自己的身份,知道不能再幹違法犯罪的事兒。”事後曾跟文翰做過深度交流的徐廣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文翰雙手受傷,王紅要他“在家休息”。

  “我手受傷了,腿腳又沒事。”文翰仍然堅持每周二到西馬街司法所報到,參加有關活動。

  文翰的表現,讓王紅很感動,也意識到堅持借助公共法律服務站這一平臺整合律師等社會資源參與社區矯正的價值所在。

  在西馬街司法所,“徐廣説法”已成為社區矯正工作的一個品牌。

  以徐廣為代表的數十名執業律師,堅持為社區服刑人員“説法”“解惑”。

  不流于“説法”,西馬街司法所還“考法”。根據律師等講解的法律知識,給社區服刑人員出卷子進行摸底考試,確保入腦、入心。

  為讓社區服刑人員能感受到刑罰執行威嚴、認清自身身份並從心底端正社區矯正服刑態度,江岸區社區矯正工作管理局在全區17個司法所開展社區服刑人員應知應會測試,將社區服刑人員平時應遵守的規定及應履行的義務制作成試卷,要求所有服刑人員認真完成考試,增強了社區服刑人員服法意識。

  用情

  翟俊一度“壞得不能再壞”。

  去年7月14日,35歲的翟俊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

  同年7月26日,到江岸區司法局報到時,翟俊玩起“江湖”上那一套,拿著數十個紅包送到司法局往工作人員口袋裏塞,意思是“求照顧”。

  當工作人員拒收紅包並對其進行批評教育時,翟俊沒有消停,跑到江岸區司法局機關大門口“撒紅包”。

  對此,江岸區社區矯正管理局決定給予翟俊警告處分。

  到西馬街司法所見面時,翟俊規規矩矩站在所大門外大聲喊“報告”。

  “一開始看到他這樣,還覺得他蠻有那麼點意思,還可以。”王紅説,不過,當時的翟俊是貌似守本分、講規矩,為的是討點好人緣。

  報到後沒幾天,翟俊“原形畢露”:早上睡懶覺不到司法所報到,司法所打電話巡查,他也不接。

  王紅沒有放棄,她與社區民調主任等一起上門找、發揮翟俊母親優秀老黨員作用,硬是把翟俊的銳氣給磨了下來。

  與此同時,王紅依托司法所的社區矯正人員管理教育中心,組織矯正監管小組對翟俊進行幫助。

  漸漸地,翟俊開始按時參加集體學習、主動懇談思想、交流心得體會、完成測試考試、接受主管講評。

  在一次交流懇談中,翟俊主動説了心底的煩躁:離婚後,自己沒工作、沒錢養家,女兒要上學,壓力很大。

  摸清翟俊的“症結”,王紅他們聯係了轄區物業公司,幫翟俊找了份每月800元的工作,緩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目前,江岸區司法局積極探索社會力量參與社區矯正工作模式,除了傳統的由政府購買專項服務之外,還聯係社會企業採取有償勞動的形式開展服刑人員社區服務。西馬街司法所已與街道一家物業管理公司和一家裝修公司簽訂了勞動協議,翟俊是首批入職的社區服刑人員。

  “一方面由公司負責社區服刑人員進行勞動、由公司支付一定勞動報酬並對其勞動情況進行考核。”舒維之説,這就使得社區服刑人員既能完成社區服務又能給他們中的困難人員生活幫助。

  《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江岸區社矯局從轄區篩選出220名具有勞動能力、符合條件的社區服刑人員,正逐步為他們尋找工作崗位,幫他們重新融入社會。

  10月7日,見面時,翟俊一臉陽光,還時不時跟王紅開開玩笑。

  對像翟俊這種不穩定、不好改造的“硬骨頭”,王紅他們多是採取“用情”方法,從情入手感化,讓其自覺自願接受改造。

  向善

  一磚頭下去,換來兩年緩刑。

  1998年出生的楊葉,一下子“蒙圈”了。

  今年3月,到西馬街司法所報到時,楊葉垂頭喪氣,找不到人生方向。

  直到聽了江岸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瞿正明講《王陽明家訓》,楊葉豁然開朗。

  今年8月1日,西馬街司法所進行每周二社區矯正點檢執法行動。與以往不同,瞿正明對點檢執法活動進行了監督。

  點檢執法活動結束後,瞿正明還為服刑人員開講《王陽明家訓》,融思想改造與“家訓家規”教育的“正明談矯正”係列集中學習教育活動正式拉開帷幕。

  瞿正明對王陽明的“心有所向,身有所依”的講解,觸動了楊葉。

  “如果找不到人生奮鬥的方向,找不到心靈的歸屬,人就跟流浪沒有什麼兩樣。”楊葉説,自己尚年輕,需要找到歸屬走上正途。

  瞿正明告誡楊葉他們,雖然是在社區裏面服刑,身邊沒有籬笆圍墻,但是心裏不能沒有高墻電網。

  集中學習教育活動結束後,瞿正明還給社區服刑人員留了作業:看原文、懂譯文、思哲理,每人上交一篇《思想匯報》。

  如今,楊葉每天都到西馬街司法所報到,做公益勞動、加強學習、協助處理一些簡單事務,過得很充實。

  瞿正明是西馬街到“雙員”(社區矯正人員和刑滿釋放人員)監管服務顧問團隊的首席顧問。

  今年4月,江岸區西馬街道公共法律服務工作站建立“多元共治”工作機制,成立了12人的管理教育“雙員”顧問團隊。

  目前,江岸區司法局不斷強化區、街道兩級專職社區矯正隊伍建設,確保每個司法所至少配備一名社工,與此同時,區司法局及時向區政府、區財政局、區人力資源等部門溝通協調,為在矯人員超過全區在冊社區服刑人員總數6%的司法所增配人員,為社區矯正工作的開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朱莉華就是江岸區司法局花橋街司法所的一名專職社工。

  前兩個月,朱莉華發現社區服刑人員劉華的情緒很不穩定,思想匯報也寫得有些心不在焉。

  坐不住,朱莉華開始每周上門到劉華家家訪,終于找到病灶:劉華妻子性格強勢,幹涉他正常交友,限制其活動。

  朱莉華隨即上門與劉華的妻子溝通和勸導。劉華妻子改變了做法,劉華臉上又露出久違的笑容。

  今年1月起,江岸區社區矯正工作管理局對社工採取基本工資加崗位績效的量化考核方式,每月按照社區服刑人員的改造效果,實施考評和獎懲。

  “在沒有高墻的‘監獄’裏,我們正在努力探索社區矯正工作細化機制,構建起‘鐵面無私’嚴格執法和‘柔情似水’教育幫扶相結合的工作格局,幫助一個又一個誤入歧途的社區服刑人員改過自新,成為正能量、有貢獻的守法公民。”江岸區司法局局長張保國説。

  (文中社區服刑人員均為化名)

  本報記者 劉志月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秋雪落北京
秋雪落北京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故宮不再現場售票
豐收的田野
豐收的田野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內蒙古甘肅等地出現降雪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98011121784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