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校園貸利滾利欠30多萬 大三男生被高昂利息壓趴
2017-08-23 09:38:06 來源: 揚子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天黑了,小張一個人坐在街頭,不知何去何從。

  8月20日傍晚,在南京市江寧區交院地鐵站邊,一名年輕人一臉頹廢地坐在路邊。腳下兩打啤酒,滿地煙頭。對于大三學生小張(化名)來説,此刻心中的煩惱無處排解,他想從橋上跳下,又想衝到馬路中央被車撞倒,最後還是一一放棄。很難想象,正在念大學的他,已經通過各種平臺貸款總計30多萬元。靠退休金生活的父母兩次替他償還了16萬多元。然而,止不住的物欲讓他再次瞞著父母貸款,目前又欠了11萬多元。21日就是還款最後期限,可這一次,誰來還?

  緣起

  為了一部手機,他申請了校園貸

  “沒辦法,我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種人。”8月21日下午,記者在南京市江寧公安分局高新園派出所見到了小張。民警告訴記者,昨天晚上小張喝多了,整個上午都在醒酒,這會剛好一點。

  小張説,現在的學校裏到處都能看到校園貸的小廣告,他的麻煩,就是從這些小廣告開始的。“男生嘛,比較要面子。”小張説,2015年10月,大一開學後沒多久,他給自己置辦了一部蘋果iPhone 6 64G手機,市場價格是6588元。小張在一款名叫“趣分期”的手機APP上申請了貸款,額度為6000元,分24期購買了手機。“趣分期”是手機APP,屬于網貸平臺,對于每月生活費2000元的他來説,月還幾百元,感覺很輕松。

  小張的物欲開始慢慢膨脹。2015年11月,他通過網貸平臺“愛學貸”申請了8000元的額度,又在網貸平臺“分期樂”申請了10400元。此時的小張,在同學眼裏成了“大款”,5000多元的家庭影院,2000多元的音響,被他一一“拿下”。每次新出的手機,小張總是同學們中第一個換的。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發現,即便是每月還最低還款,僅憑每月2000元的生活費也不夠了。

  迷失

  父母幫他還債,他為面子又“下水”

  資金鏈即將斷裂,小張開始“拆東墻補西墻”,又從其他網貸平臺繼續貸款。到2016年上半年,小張已從20多個網貸平臺上貸款總計6萬多元。小張告訴記者,他算了一下,這其中只有2萬多元供自己吃喝和買東西,剩余的都是利息。

  走投無路的小張只好跟父母坦白。2016年6月,小張的父母一次性清償了所有的6萬元債務。

  父母本以為兒子會吸取教訓,然而好景不長,2016年10月,小張的朋友在老家投資急需用錢,找到了小張。礙于面子,小張又從之前的網貸平臺借款1萬多元。可是,朋友借的錢並沒有及時還上。無奈,小張再次從七八家小貸公司借款3萬元。

  這一次,家人每月只給小張1200元生活費,小張能做的就是繼續“拆東墻補西墻”。更糟糕的是,小張還通過中介公司借了高利貸。借款1萬,實則到手只有8000元,還款時間為半年,每月還款4千元,總計還款2萬4千元。

  2017年5月,要賬公司給小張父母發了短信要錢。隨後,父母再次幫助小張一次性還完所有的欠款,還款約10萬元。

  沉淪

  拆東墻補西墻,最終被高昂利息壓趴

  2017年6月,小張開始大三實習,他被分配到某電子公司。7月20日,小張接到指派,到西藏出差。“難得去一回西藏,總要好好逛逛。”小張打算購置一套裝備,此時他還沒有實習工資,每月的零花錢也被限制。于是,他再次借款。因為之前有多次借款的經歷,很多網貸平臺已經不給他放款。于是,他通過微信公眾賬號找到一些貸款公司進行放款。這些公司放款額度更大,周期也快,不過利息很高。

  小張通過“速速貸”和“同信緣”兩家公司,分別貸款3600元和2500元。此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僅在這兩個平臺上總計貸款了20余次,金額超過7萬元。除此以外,他還在各種小貸公司借款,總計11萬余元。

  小張説,貸款主要是用于償還之前的貸款,一環套一環,最終被利息壓趴了。8月21日是最後的還款期,這一天,小張要還款1萬。

  記者從警方獲悉,小張目前已由其父母帶回,父母準備再次幫助小張償還貸款。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大熊貓“貝貝”過生日
    大熊貓“貝貝”過生日
    “飛豹”穿雲海 戰蒼穹
    “飛豹”穿雲海 戰蒼穹
    鳥瞰煙臺養馬島
    鳥瞰煙臺養馬島
    科普:“科學”號上的深海“稀客”
    科普:“科學”號上的深海“稀客”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527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