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男孩“戒網癮”身亡 涉事學校5人被刑拘
2017-08-18 08:27:2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合肥正能教育學校官網,該網站現已被關閉。網絡截圖

  李傲生前照片。家屬供圖

  李傲在家裏被陌生人帶走兩天後,母親劉冬梅看到他冰冷的屍體。

  這位18歲的年輕人有愛上網的“毛病”,初中畢業後産生厭學情緒,吃住幾乎都在網吧。8月3日,從網吧找到兒子後,劉冬梅把他交給合肥正能教育學校,這所學校主打幫助孩子“戒除網癮”的招牌。“校方負責人羅鏗承諾,學校不會打罵孩子。”劉冬梅説。

  根據警方調查,當晚,不服從管理的李傲被關禁閉,雙手銬在禁閉房的窗戶柵欄上,兩天後被發現時身體異常,口吐白沫。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學點,屬非法辦學點,該校管理人員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為,已涉嫌犯罪。案發後,校內20名學生均已通知家長接回。目前,羅鏗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戒除愛上網的“毛病”

  8月2日這天,劉冬梅和丈夫找了好幾個網吧,都沒有找到兒子李傲。

  兒子成績一直不太好,有愛上網的“毛病”。自去年初中畢業,他産生強烈的厭學情緒。進入臨泉縣一所高中就讀後,這種情況愈演愈烈。

  無奈之下,劉冬梅把兒子轉到合肥一所高中,讀了一個學期後,收效甚微。

  “7月初,我們帶他去青島玩了一個禮拜,就是想讓他脫離網絡環境,轉移一下注意力。”但沒想到的是,從青島回來後,李傲就一頭鑽進網吧,吃住幾乎都在裏面,十幾天沒怎麼進家門。

  劉冬梅只知道,兒子在網吧總是玩同一款遊戲,但她叫不出名字。此前,她動員家人和李傲朋友輪番勸説,“沒有用”。

  如何讓孩子戒除網癮?劉冬梅在網上找辦法,專門戒除網癮的學校成了尋找目標。“搜到合肥正能教育學校的信息,官網上有一些‘成功案例’,我一看,和兒子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她特意檢索了這所學校的負面信息,沒有搜到。隨後,劉冬梅通過學校網站上的聯係方式,找到了學校招生負責人、法人代表羅鏗。

  羅鏗告訴她,學校採用心理疏導和體能訓練相結合的方式,來徹底戒除孩子的網癮。“他承諾不會打罵孩子,更沒有電擊治療。”這讓劉冬梅放心不少。

  “8月1日,我問學校能不能來接孩子,他們説可以,我説那就一個禮拜之內過來吧,沒想到他們第二天就開車過來了。”劉冬梅回憶。

  羅鏗帶著兩名學校工作人員來的。在網吧沒有找到李傲後,他們在臨泉又等了一天。

  8月3日,李傲終于被父母找到,並帶到羅鏗面前。

  關禁閉被銬窗戶柵欄

  這些天來,劉冬梅不止一次地回想起3日下午,兒子被帶走的情景。她親手把孩子交給只見過一面的陌生人,兩天後,這個人告訴她,孩子出事了。

  “當時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回憶起送孩子去戒網癮學校的決定,劉冬梅後悔地説。

  原本,她是要陪兒子一起去的,但沒想到母親出了車禍,于是她提出讓學校來接。此前,夫婦倆對這所“戒除網癮”學校的了解,僅來自網上的資料和招生負責人羅鏗的介紹。

  雙方簽訂總費用22800元的合同中,劉冬梅對兒子的描述為“上網、脾氣浮躁”,同意對其進行“180天的隔離封閉式成長輔導”。對方則要求,李傲父母“不得以任何方式幹預輔導中心的正常輔導,否則將視為放棄輔導,並承擔因此帶來的一切後果”。

  劉冬梅到現在也不知道,兒子在學校兩天都經歷了什麼。8月5日,她突然接到學校電話通知,李傲“正在醫院搶救”。而匆忙趕到廬江縣中醫院後,她又得知孩子已經在殯儀館了。

  在殯儀館裏,她見到兒子頭部、背部、胳膊、小腿都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全身上下都是傷”。

  安徽省廬江縣公安局告訴記者,經初步調查,8月3日下午,羅鏗駕車帶領兩名教官來到臨泉縣,與李傲父母簽訂協議,將李傲帶至廬江白山鎮興崗村教學點。當晚22時許,羅鏗安排教官把不服從管理的李傲關禁閉房,期間將其雙手銬在窗戶柵欄上,並組織人員輪流看守。

  8月5日17時許,看守教官孫某發現李傲身體異常,口吐白沫。該校人員遂將其送縣中醫院搶救,李傲不治身亡。

  戒網癮學校非法辦學

  劉冬梅至今不知道,送兒子去的合肥正能教育戒網癮學校,並未取得辦學許可資質,屬于非法辦學。

  在合肥市工商管理局的登記信息中,該校注冊名為“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注冊于2016年3月,注冊資金500萬元(認繳),公司法人代表和股東均為羅鏗。

  公司注冊地址為合肥蜀山區長江西路478號松芝萬象城2幢8層826室,但記者檢索發現,這也是安徽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址。“我們2014年就在這裏辦公了,沒聽説過安徽正能教育有限公司。”科技公司一位工作人員説。

  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學點,屬非法辦學點。該校管理人員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為,已涉嫌犯罪。案發後,校內20名學生均已通知家長接回。目前,羅鏗等5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合肥正能教育學校的官網已經關閉,羅鏗電話和招生電話都無人接聽。網頁快照顯示,該校位于廬江縣白山鎮089縣道新農小學。

  白山鎮政府一位工作人員説,新農小學原校址已停用,正能教育學校將其買下作為辦學點,學校包括羅鏗在內共12人,其中軍訓教官5人。

  該校官網此前宣稱,“辦校九年來創安全事故零記錄,家長滿意度100%,學生轉化率100%,絕對保證學生在校的人身安全。”

  涉事學校還有其他辦學點

  盡管官網已關閉,但從8月8日到11日,合肥正能教育學校仍在招聘網站上密集發布“輔導老師”和“軍事教官”的招聘信息,工作地點並非廬江縣,而是100公裏外的肥西縣。

  其中一個名稱為“合肥特殊教育學校”的網站,聯係電話、宣傳內容甚至教官姓名,均和合肥正能教育學校網站一致,地址顯示為肥西縣銘傳鄉建設村。

  該校招生簡章顯示,“常年招收8歲至18歲有網癮、逆反出走、與父母老師溝通困難、性格孤僻、打架鬥毆、暴力傾向等特點的不良青少年”,收費也是22800元。

  肥西縣銘傳鄉建設村一位村民提到,該學校佔用村裏已廢棄的共和小學,由于採用封閉管理,“並不清楚具體教學內容”。

  8月17日,合肥正能教育學校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學校確實存在兩個辦學點,一個在廬江縣,一個在肥西縣。目前“兩個校區都停了”。但對于兩個校區開辦的時間、招生人數等信息,對方則拒絕透露,“等羅老師(羅鏗)回來,你問他吧”。

  ■ 專家説法

  戒除網癮需政府幫助

  “青少年沉迷于網絡,目前已經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社會問題”,教育學者熊丙奇表示,當孩子陷入網癮不能自拔時,學校、社區往往無暇顧及,家庭方面則由于自身的生活壓力,許多家長很難抽出更多的時間耐心地引導孩子,因此尋求快速療法也是無奈之舉。

  熊丙奇建議,政府部門和社會公益組織應重視網癮問題,主動作為,如合作建立相應的治療機構,通過“生活療法”、“交談療法”等方式,幫助家長解決孩子上網成癮的問題。

  他舉例説,在青少年網癮問題比較嚴重的韓國,政府部門高度重視網癮,並為治療網癮買單,2009年,韓國政府設立了專門針對網絡上癮問題的治療學校,讓孩子們把時間花在訓練和集體活動上,可以有助于重新建立他們與現實世界的聯係,從而協助他們戒除網癮。(記者 王飛翔)

+1
【糾錯】 責任編輯: 潘子荻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探秘航空訓練基地
    穿新裝 迎賓客
    穿新裝 迎賓客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聯合國秘書長強調應政治解決朝核問題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河北承德:雨後金山嶺長城現壯美晚霞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2403112150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