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縣政協主席開賭局獲刑六年
2017-07-23 08:16:50 來源: 法制日報——法制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到政協主席開設的賭場賭博,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安徽省宣城市涇縣一些官員的“業余愛好”,一場下來,輸贏少則千元,多則上萬。

  近日,涇縣原政協主席楊來富案二審宣判,裁定維持宣州區人民法院以貪污、受賄、開設賭場罪對楊來富作出的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8萬元的一審判決。

  楊來富家那個昔日看起來既安全又隱蔽的“銷金窟”以及往來“常客”也隨之現形,官商一桌“擲千金”的細節一一曝光。此案再次敲響警鐘。

  3年開設賭局約40次

  楊來富今年63歲,中專文化,曾擔任涇縣縣委副書記、涇縣政協副主席、涇縣政協主席等職務。2007年至2010年春節期間,楊來富與妻子汪某(另案處理)多次在涇縣涇川鎮謝園新村家中開設賭局,提供賭具及茶水等服務,邀集20余人以“推牌九”方式賭博。

  在當地官居高位,為何會想到開設賭場?楊來富解釋,在搬到謝園新村之初,自己經常與朋友在家打麻將,後來在一次打麻將時,有朋友提出要“推牌九”(一種賭博遊戲,骨牌牌九的基本玩法是以骨牌點數大小分勝負),他輸了3000多元。過了幾天,他們“原班人馬”又推了把。在這之後,到他家賭博的人慢慢多起來,總共約20人。前後持續了3年時間,每年10余次,3年約40次。賭博的地點在他家樓下的儲藏室裏。

  據涉賭人員反映,到楊來富家賭博的人不是從政的就是經商的。這一説法也得到法院的證實,到楊來富家賭博的人有機關幹部、企業老板,每次少則十幾人,逢年過節的時候每次多達二十幾人。

  其中,現任涇縣財政局局長王某是“從政的”代表之一。王某稱,賭具由楊來富夫婦提供。每次“推牌九”輪流做莊,下注100元起。莊家滿板子時給汪某喜錢,實際上就是抽頭。滿板子次數多,平均每場抽頭三四千元。

  在涇縣經開區任職的一名官員透露,他聽説楊來富家有人聚眾“推牌九”,而且還有人從中吃喜。為此,他曾勸過楊來富,但楊來富予以否認。該官員稱被自己“撞”到過兩次。一次是2009年春節,他去楊來富家拜年,聽見後門亂哄哄的,楊來富妻子説有人在後面“推牌九”;還有一次是2010年初,他去楊來富家匯報工作時,看到很多熟人在客廳,正在打電話邀人賭博。

  這些涉賭官員直言,之所以選擇在楊來富家中賭博,是因為楊來富是縣領導,在其家中賭博安全,也想討好楊來富。

  出于同樣考慮的,同桌“競技”的還有私企老板。中國宣紙集團公司董事長佘某稱,他去楊來富家“推牌九”共有一二十次,每次去都是圈子裏的十來人,楊來富也參加賭博。涇縣騰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某只去過五六次,但一次就輸了兩萬元。其中,有一些黨員幹部通過這些私企老板介紹“入門”,成為楊來富家的“常客”。

  涉賭官員間有利益輸送

  記者了解到,在楊來富家賭博,抽頭比例較高。接受宣城市紀委調查的張某、曹某等人在陳述賭博情況時稱,莊家滿板子時會抽200至500元不等,平均每場抽頭3000到5000元不等,輸贏從幾千到幾萬不等;聽説2009年、2010年的時候他們賭的比較大,一場輸贏幾十萬元。

  在該案中,涉賭官員的賭資從何而來不得而知,但記者梳理發現,涉賭官員、企業家與楊來富之間存在利益輸送。其中,現任涇縣財政局局長王某為感謝楊來富對其工作調動和職務調整提供的幫助、關心,先後13次共送給楊來富現金及購物卡共計23000元。黃某為尋求楊對其公司和個人關照送出過3萬元。

  2014年底,在宣城市紀委對楊來富違紀事實調查期間,楊來富曾在寫給涇縣縣委主要領導的書面材料中説明,其僅在春節期間與親屬、親友打過麻將。2016年3月17日,楊來富被市紀委雙規,其開設賭場的犯罪線索于同年3月28日移送公安機關查處。

  經法院審理認定,楊來富妻子汪某以“吃喜”名義在莊家每次“滿板”時,按100元至2000元不等的比例抽頭漁利,累計抽頭12萬余元。

  此外,楊來富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幹部職務調整、企業經營發展等方面謀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50.8萬余元,並為籌集個人釣魚經費,夥同他人共同騙取地質災害治理專項資金10萬元。

  警惕官員參與開設賭場

  “該案中官員參賭涉賭,敲響了當地政治生態的警鐘。”安徽行政學院教授昂永生認為,從中央到地方都明確要求嚴肅查處黨員幹部參賭涉賭行為,但仍有黨員幹部頂風違紀。這背後可能潛在的問題值得深思,一方面賭博的賭資動輒上萬元,這些錢從哪裏來?另一方面,賭桌上的輸贏是否存在變相利益輸送,進行行賄受賄?會不會是企業家看中官員手中的職權,通過賭博輸錢,向官員“示好”,又或是官員為了一己之私,向上級領導“進貢”,這些問題都需要有關部門進一步調查清楚。

  “即使賭博用的是自己的錢也不行,不僅違紀違法,還嚴重敗壞社會風氣,影響政府形象。”昂永生説,賭博是有癮的,贏了的更想贏,輸了的想翻盤,如果被人“圍獵”,輸得更多。那麼,輸了錢就會想辦法補上,這就可能導致將手伸向不該伸的地方,進行權力尋租或是公款私用,從而走上違法違紀的道路。

  安徽大學社會學係副教授王雲飛認為,必須警惕官員參與開設賭場。該案中,楊來富是“獨資”開設賭場,但還有的賭場背後有權力人士的身影,以投資、入幹股等形式與權力結合,讓賭場裹上娛樂場所的外衣走向臺前。還有的官員參賭涉賭走向地下,私密性比較強,多是在小圈子裏進行或是到境外的賭場賭博。一些職務犯罪案件案發後,會發現這些官員有賭博史,有的是拿著賄賂款去賭博,有的是行賄人員直接送錢去賭博,性質非常惡劣。

  王雲飛指出,對于官員參賭涉賭行為必須要嚴肅處理,違反紀律的按照紀律處分,構成刑事犯罪的,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同時,還要加強制度約束,將公權力的行使置于陽光之下,接受社會公眾的監督,並加大對參賭涉賭黨員幹部的舉報力度,對于查實的案件給予通報。

  昂永生還建議,要以此案作為典型案例,舉一反三,加強黨員幹部的警示教育,同時加強營造風清氣正的政商文化和“親”“清”新型政商關係。法制網記者 范天嬌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樂享暑假
    樂享暑假
    翠鳥捕食
    翠鳥捕食
    今年第8號臺風或明晚登陸海南
    今年第8號臺風或明晚登陸海南
    美軍空襲致16名阿富汗警察身亡
    美軍空襲致16名阿富汗警察身亡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8201121364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