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獨身老人再婚難:多數對伴侶存戒備 子女擔心財産繼承
2017-06-21 10:48:48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雲南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修訂草案)》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提到,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幹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及再婚後的家庭生活。再婚老年人可以對婚前個人財産以及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財産的權屬及處分進行書面約定或者公證。發生糾紛時,依照約定或相關法律規定處理。雲南省的這一修訂草案再次引發社會對老年人再婚問題的關注。受法律保護的老年人婚姻自由,在現實生活中的情況究竟怎樣?

  隨著社會進步,老年人生活越來越豐富多彩,但是“黃昏戀”依然是一個存在爭議的話題。

  在現實生活中,老年人“黃昏戀”面臨哪些阻力?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如何保障?《法制日報》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獨身老人難再婚

  在北京市朝陽區的福怡苑小區,記者採訪到一位老人,他不願透露自己的姓名,只説自己姓金。

  金大爺今年80歲,老伴在7年前去世。

  “我有兩個兒子、1個女兒,他們都挺孝順。前些時候,我們還在一起過了端午節,一起吃了粽子呢!”金大爺向記者説起和子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時,臉上總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金大爺年輕時是北京一所民辦學校的老師,退休之後和子女分開住。

  如今,金大爺很為自己的子女感到自豪,“他們都挺有出息的,每年還買這買那帶回來過年。大兒子在天津上班,在那裏買了房,去年當爺爺了;二兒子在上海,娶了上海的媳婦;小女兒就在北京,也找了個不錯的人家”。

  拿著退休工資,每個月還有子女定期的養老費,金大爺説,“我每天不愁吃喝不愁用,也不用孩子每天都陪在身邊,就想能找個老伴,一個人確實很麻煩”。

  金大爺説,他曾有過尋找另一半的想法。“之前我找過,鄰居也幫忙物色過,其他都挺好,唯獨我的3個孩子不同意,可以説是堅決反對。我自己有比較嚴重的風濕,而且有一點輕微的老年癡呆,我去醫生那裏檢查過。現在,我想找個人在身邊做做伴,相互照顧也好”。

  記者問金大爺,“為什麼不和孩子們一起住呢?他們也都安定下來了”。

  “我自己有房有退休工資,為什麼還要去‘啃年輕人’呢?而且我都這麼老了,不願意出北京。我的幾個孩子都是快要當爺爺奶奶的人了,他們也是跟孩子一起住,我要是一去,不是增添了他們的負擔嗎?孩子們都不容易,自己能解決的就不麻煩他們。”金大爺回答。

  記者接著問金大爺,“找保姆或者家政公司照顧怎麼樣,有沒有想過”?

  “不是不行,是不方便。很多家政公司不敢接照顧我們這些老年人的業務,特別是像我這樣七八十歲的,萬一我們哪一天挺不住走了,他們也不好跟家屬交代或者解釋,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一個人在家,就算家政公司的保姆在我家裏拿走了什麼值錢的東西,我也不知道啊,這不就是引狼入室嗎?”金大爺説。

  “為什麼不選擇去敬老院呢?和其他的老人一起頤養天年也不錯。”記者問道。

  “不是很想去敬老院,那裏環境不好,而且每個月花費的錢也不少。我還是希望比較獨立的生活。我自己每天就是看看報紙、做做飯、寫寫字,生活很單調。”金大爺説。

  當記者問到孩子為什麼不同意他找個老伴兒時,金大爺沉默了。

  片刻之後,金大爺搖了搖頭説,“還不是因為錢的事。3個孩子都説怕我找的另一半惦記著我的財産,怕發生卷款走人的事情。我知道他們的擔心是對的,但説到底還是他們惦記著我的這些東西。我要是走了,這套房子也能賣個幾百萬元,還有銀行卡裏的錢也有不少。之前説找一個老伴可以不領結婚證,他們還是不同意”。

  “現在如果做婚前財産證明,孩子們會同意嗎?”記者最後問金大爺。

  “同不同意我不好説,但我覺得只要是財産方面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就不會有什麼阻攔了。”金大爺説。

  子女擔心父母被騙

  對于老人“黃昏戀”,子女又是怎麼想的?

  在走訪過程中,家住北京市綠島苑小區的閆女士向記者吐露了心聲。

  閆女士今年33歲,甘肅人,在北京工作,是一名房産中介的工作人員,孩子已經4歲了。

  “我很早就聽説過‘黃昏戀’,我覺得‘黃昏戀’就是老人之間互相找個伴,能説説話聊聊天。”閆女士説,“我覺得子女幹涉‘黃昏戀’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這涉及很大一部分財産的問題。”

  “我有個阿姨患有心臟病,老伴走的早,子女又不在身邊,就剩下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鄰居幫她找了個老伴,人看上去不錯,而且我阿姨也同意了。可沒想到,過了不到兩個月,我阿姨心臟病突發住進了醫院,那老伴二話沒説卷鋪蓋就走了。當時可把我哥哥姐姐(阿姨的孩子——記者注)嚇壞了。最後沒辦法,我的哥哥姐姐只能把老人接到自己身邊一起住。其實,我阿姨她不想跟著子女住在一起,一是怕給子女添負擔,二是覺得自己受到了束縛,不自由。”閆女士説。

  “那如果是您自己的父母存在這種情況,您能夠接受嗎?”記者問閆女士。

  “能夠接受但是可能不會讚成,主要是擔心父母被欺騙,特別是怕發生我阿姨那種情況。如果父母身體沒什麼大問題,‘黃昏戀’還是挺好的。不過,如果父母需要的是‘保姆型’的同居者,那就真的要好好考慮了。”閆女士説,“‘黃昏戀’領證的應該不多吧?我覺得可能不會領證,到老了誰還會折騰這折騰那的。只要不領證,就不存在財産問題,肯定都是給兒女的。”

  如果真的領證又該怎麼辦?

  “領證的話就很麻煩了,財産繼承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猜這可能就是子女不同意‘黃昏戀’最根本的原因吧。”閆女士説。

  記者又就“雲南擬出新規定,要求‘黃昏戀’做婚前財産證明”,詢問閆女士的意見。

  “我也沒怎麼看新聞,但因為我是從事房産中介工作,我還是比較了解婚前財産證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想必子女的擔心應該會減少很多。最起碼對于我來説,我就不擔心了。有了法律制度保障,財産規定是誰的,那就沒話説了,糾紛也會少很多。”閆女士説,“我始終覺得‘黃昏戀’最關鍵的不在‘戀’字,而是互相照顧。老人比我們年輕人更加現實,男方需要找一個保姆型的同居者,照顧自己的起居;女方則希望找到一個經濟上的依靠者,把自己的錢留給自己的孩子。”閆女士説。

  在記者隨機採訪的數十位老人中,絕大多數表示會對“黃昏戀”的另一半保持戒備。所有接受採訪的老人都表示,財産問題會和子女協商解決。

  老年人“黃昏戀”障礙怎樣掃除

  老年人“黃昏戀”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就是財産如何分配。針對這一困擾老年人婚姻自由的問題,《雲南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修訂草案)》近日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提到,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幹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及再婚後的家庭生活,還提到,再婚老年人可以對婚前個人財産以及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財産的權屬及處分進行書面約定或者公證。

  記者發現,除了雲南,近日公布的《廣西壯族自治區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辦法》也明確,子女不得幹涉“黃昏戀”。此前通過的《山東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也涉及“子女不得幹涉‘黃昏戀’”。

  這些地方立法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記者就此採訪了業內專家。

  老年人再婚後財産權難保障

  近日,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布《家事審判白皮書》,總結了2012年至2016年的家事案件情況,表明由“黃昏戀”引發的財産糾紛等問題正成為家事案件維權焦點。

  “從媒體報道和身邊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子女幹預老人‘黃昏戀’的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幾乎成為一個普遍現象,只是方式不一樣。比如,有的子女稱,老人要再婚那就凈身出戶,房子、錢等都要留給子女,不能帶著財産再婚;有的子女説只要老人再婚,那就是生不養死不葬,不再贍養了;還有極個別的以暴力方式幹預,動手毆打、脅迫都有。這些情況都存在,我見過相關報道,也有一些當事人向我咨詢。”中華女子學院黨委書記、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李明舜説。

  中國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理事、北京市律協婚姻與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楊曉林認為,我國已步入老齡化社會,隨著社會認同度的提高,越來越多離異或喪偶的老年人選擇通過再婚重新組建家庭。然而,老年人再婚後的離婚率居高不下,老年人再婚後的財産權益也難以得到充分保障。

  子女為什麼喜歡幹預老人“黃昏戀”?

  李明舜認為,子女之所以幹涉父母再婚,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財産。我國婚姻法規定,婚前財産屬于夫妻個人,但是婚後的財産就變成了夫妻共同財産。子女之所以對父母再婚進行反對,就是因為即使是夫妻的個人財産,當一方去世以後留有遺囑的話,另一方作為配偶是第一順序繼承人,有權繼承遺産。這樣,子女就會認為他們父親或者母親的財産多了一個人來分。

  “老年人‘黃昏戀’進而再婚,除了涉及道德、感情等問題,還涉及很多法律問題。再婚老人一般都與前配偶育有子女,關係復雜、利益交錯,同時老年人再婚後的生活涉及具體的日常開支、住房、醫療費用、財産所有權、子女繼承權等一係列問題,若不能妥善處理很容易引發矛盾。”楊曉林説。

  老年人婚姻自由受法律保護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家事審判白皮書》顯示,2015年至2016年,該院審理再婚老人的離婚案66件,佔全部離婚案的13.69%。老年人因未婚同居引發的財産糾紛案以及再婚老年人離婚案日益增多。

  鑒于老人“黃昏戀”會涉及多方面的法律問題,地方立法中對此作出相關規定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實際上,婚姻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婦女權益保障法都有明確規定,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是受法律保護的,子女不得以不贍養等條件來幹涉父母的婚姻,這是法律一貫的精神和規定,特別是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規定的更清楚。”李明舜説。

  李明舜認為,地方立法中的相關規定實際上是重申性質的。即使一些地方沒有出臺相關條例,按照法律也應該這樣處理,因為婚姻自由是婚姻法明確規定的,並沒有特定的主體,只要符合結婚條件的人都有結婚的自由。“再婚也是結婚,結婚自由當然也包括再婚自由,但實際上‘黃昏戀’是受到一些阻礙的,從這個意義上講,一些地方出臺條例再進行強調和重申是可以的,有著積極的作用”。

  “雲南擬修訂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公開徵求意見草案中關于子女不得幹涉‘黃昏戀’具有現實意義。同時,這些規定與婚姻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物權法並不矛盾,與現行相關法律的原則性規定是一致的,符合保護婚姻自由和財産權利相關法律的主旨。如此規定有助于倡導尊重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更好地維護老年人在婚姻家庭中的人身和財産權利,有益于倡導子女摒棄傳統觀念,正視和尊重老年人的權益。”楊曉林説。

  楊曉林認為,婚姻自由是婚姻法的根本原則,這個原則適用于任何人,老年人當然也包括在內。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規定,“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受法律保護。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幹涉老年人離婚、再婚及婚後的生活”。若子女幹涉老人婚姻,將由有關單位給予批評教育;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再婚最好做婚前財産公證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家事審判白皮書》也提出了建議,如老年人再婚前可簽訂“雙書”,即婚前財産確認書和婚後財産約定書,明確各自財産歸屬,避免日後産生糾紛。

  “有的子女心理上或者習慣上認為,父母的東西將來就都是他們的,這實際上是錯誤的。父母的東西就是父母的,權利主體就是父母,子女沒有權利來要求或者幹涉。除非有一種情況是合理的,就是父母一方去世,就這一方享有的夫妻共有財産來説,子女有權利繼承,但也僅此而已。至于再婚的父母一方,他們對自己的財産享有佔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利。所以只不過是子女的觀念問題,至于父母去世之後繼承遺産那是之後的事情,只要他活著就不能幹涉。最多只能説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糾紛,老年人再婚之前可以採取再婚協議、財産公證、生前立好遺囑等方式。”李明舜説。

  “針對老年人再婚高發的財産糾紛,建議老年人結婚時最好能做婚前財産公證,明確老年人再婚前財産的數量、范圍、價值和産權歸屬;通過立遺囑的方式合法處分個人遺産;老年人選擇晚年再婚時,雙方可以通過書面協議的方式約定各自財産的歸屬,比如,各自婚前財産及各自婚後個人名下的財産,在自己去世後,均歸各自子女繼承,雙方均不繼承對方財産等。”楊曉林説。(記者杜曉   實習生 涂陳昊  張佳欣)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 老年人再婚自由究竟被什麼束縛了 子女擔心財産繼承
    再婚老年人可以對婚前個人財産以及婚姻關係存續期間所得財産的權屬及處分進行書面約定或者公證。發生糾紛時,依照約定或相關法律規定處理。
    2017-06-21 08:05:16
  • 再婚妻子狀告丈夫索要扶養費
    麗將胡告上法庭,訴訟請求:胡每月支付扶養費1500元;歸還她為他墊付的醫療費所借款15500元;承擔麗治病費1589元。法院判決,2016年10月起胡按月向麗支付扶養費300元,至雙方夫妻關係終止時止;胡酌情補償麗治療費500元。
    2017-04-24 05:40:45
  • 老夫妻再婚13年鬧分手 財産怎麼分 社區來調解
    老周答應離婚,丁女士提出,離婚後她和女兒都沒有住處,讓老周給她們母女一筆錢作為補償,老周對此不接受。街道司法所的工作人員來到社區調查了解,同時邀請社區工作人員一起調解,經過調查發現,老周的房産係婚前財産和丁女士無關。
    2017-04-20 05:00:39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夏至荷趣
    夏至荷趣
    北京:老樓房裝上了新電梯
    北京:老樓房裝上了新電梯
    “天空之眼”瞰大連
    “天空之眼”瞰大連
    霧鎖琴島 美如仙境
    霧鎖琴島 美如仙境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83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