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140多噸醫療垃圾流入市場!起底醫療廢物跨省“黑金鏈”
2017-06-11 07:24:15 來源: 瞭望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原題:一起跨省非法處置醫療廢物案追蹤

  ◆ 140多噸從醫院流出的骯臟輸液袋、尿袋,夾雜著醫用手套、棉簽、注射器和針頭,被人加工成再生塑料原料,流向市場

  ◆ 它們可能成為塑料管材原料,也可能成為在文化、娛樂、食品、醫療、材料、居室裝飾等領域應用很廣的“高透材料”

  ◆ 醫廢的“産業鏈”上下遊范圍較廣,往往涉及到不同的地區甚至多個省份

  ◆ 我國醫療廢物的分類、回收、處置環節依然存在漏洞、安全隱患叢生

  從多地不同醫院流出的骯臟的輸液袋、尿袋,夾雜著醫用手套、棉簽甚至注射器和針頭,被人加工成再生塑料原料,從湖南流向河北等地……6月5日,湖南省高院通報一起典型案例:法院一審認定有140多噸醫療廢物和醫療垃圾在湖南省汨羅市古培鎮一個隱蔽的農家小院內,被犯罪分子仇某等人碾碎後,銷售給其在河北廊坊等地的“下線”。此案共有來自湖南、湖北、河北、江蘇等地的12人因“污染環境罪”獲刑。

  讓辦案民警不安的是,當這些犯罪嫌疑人落網時,有很多被環保機構認定屬于“危險廢物”和“有毒物質”的醫療垃圾或廢棄物被其下線收購,加工成為難以辨認的塑料顆粒——藍丙料,甚至有的可能已變成塑料制品流向市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追蹤半年發現,這條犯罪鏈條暴露出我國醫療廢物的分類、回收、處置環節依然存在漏洞、安全隱患叢生。

  觸目驚心的收處現場

  在湖南省汨羅市古培鎮楊柳村村民仇某家的後院內,幾個戴著手套的“工作人員”正在對成堆的醫療廢物進行分揀、粉碎。當這個“黑作坊”被警方和環保執法人員發現時,院裏堆積著散發出刺鼻氣味的醫療廢物,從一些醫院流出的輸液袋滲出的藥液在地面隨意流淌,有的輸液袋上還有未來得及拔下的針頭、針管,針管上還殘留著幹涸的血跡……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這些人連口罩都沒戴。”汨羅市環保局應急中心主任徐樹立用“觸目驚心”形容所見的場景。“這個黑作坊清洗醫療廢物的廢水經雨水溝直接外排,污染了環境,刺鼻的氣味經久不散,引起了群眾不滿。”

  2016年4月初,汨羅市環保局接到舉報,説村裏的仇某和幾個人非法加工醫療垃圾。他們立即派出執法人員趕到現場,一舉查獲了50多噸醫療廢物和醫療垃圾。

  “黑作坊”有人對執法人員供述,他們從廢品市場零星收購醫療廢物,經過初步人工分揀、清洗、粉碎等工序加工再出售給下線牟利,這些東西主要用于制造塑料制品的原料。

  汨羅市公安局治安大隊民警任上夫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涉案犯罪團夥分工合作明確,犯罪鏈條橫跨湖南、湖北、河北等地。

  民警調查發現,罪犯仇某與“合夥人”霍某在未取得任何相關資質的情況下,在仇某位于古培鎮楊柳村的住房後院開作坊,並雇用付某等人加工。作坊加工醫療垃圾與廢物,基本不經過消毒處理。

  有辦案人員説,這類作坊為了多掙錢,連感染性醫療廢物如一次性注射器都拿來破碎後作為廢塑料出售。有作坊工人交代,他們加工的原料中甚至曾有做透析用的尿袋,有的裏面還存有病人的黃色尿液。他們加工的“産品”收購價格大約每噸2000元,分揀、清洗、破碎後,在河北廊坊的塑料市場可賣到每噸近5000元。因為利益空間可觀,參與者甘冒風險。

  受訪執法人員説,在汨羅這個“黑作坊”下遊,河北廊坊人高某等人是“大主顧”。這些人之間的交易,一單少則幾噸、十來噸,多則幾十噸。危險的塑料醫療廢物和垃圾從湖北、湖南流入河北後,就被加工成了顆粒狀的“藍丙料”——藍色PP再生料。至此,執法人員就很難再查到這些物質的最終去向。它們可能成為塑料管材原料,也可能成為在文化、娛樂、食品、醫療、材料、居室裝飾等領域應用很廣的“高透材料”,這令執法者深感揪心。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了解到,在此類案件中,執法部門查獲的醫療垃圾往往大部分是輸液袋、輸液瓶等醫療垃圾,少部分是必須焚燒銷毀的醫療廢物。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醫療廢物非法流出追因

  汨羅市公安局政工室主任王雲介紹,這起非法處置醫療廢物和垃圾案牽涉甚廣。汨羅市公安局成立由治安大隊牽頭的專案組,通過前期走訪調查與對仇某的審訊,專案組民警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窩藏點。

  歷經半年,民警奔赴湖南郴州、湖北宜昌、廣東佛山、河北廊坊、江蘇宿遷等地,將十多名犯罪嫌疑人抓獲,但還有多人在逃。

  多個現場繳獲的贓物顯示,很多輸液袋、血液袋、藥瓶等來自湖南湘潭、株洲、衡陽、郴州及湖北遠安縣、襄陽市等地醫院,且絕大部分為公立醫療機構,很多還是三級甲等醫院。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追蹤獲悉,多地公立醫院物業公司、保潔公司涉案。

  任上夫介紹,2015年10月份以來,犯罪嫌疑人戴某多次從懷化市一家大型醫院物業人員手中低價收購混合有一次性輸液器、注射器、針頭等的輸液袋,並請人在醫院就地分揀後運回自家的收購點,再轉手賣給下家,累計重達幾十噸。類似的情況,還涉及湖北宜昌市一家大型醫院,其交易量累計也有好幾噸。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多家公立醫院蹲點調研發現,按要求,醫院各科室會按照相關規定先對醫療垃圾分類,再送往專門的儲存室存放,醫療廢物和可回收的垃圾都會分門別類地存放好,然後交給有資質的專業公司清運。但記者調查發現,一些醫院“默許”醫院護工、物業人員倒賣醫療垃圾,已成為“潛規則”。

  湖南省一家二級甲等醫院的知情人士透露,公立醫院的醫療垃圾由物業公司分類、存儲,聯係專業公司處置,但是,物業公司是否會將醫療垃圾全部交給專業公司處置,就看“老板的良心”。一些物業公司管理護工、保潔員的負責人,往往成為了醫療廢品回收員拉攏的“關鍵人物”。

  “在有的縣級醫院,醫院給護工、保潔員每個月的工資不夠,就默許他們將輸液袋、藥瓶等醫療垃圾當廢品售賣。同時,醫院要自負盈虧,與其出錢請專業清運處理公司銷毀醫療廢物,不如讓護工處理,賣掉當補貼。”一位縣級醫院相關負責人説。

  “我們還發現有血液中心的輸液袋流出來。”任上夫介紹,仇某加工的醫療垃圾和廢物中還有不少輸液袋,上面有湖南某血站標識,因涉案人員在逃,這條收購鏈的運作模式還不明朗。

  辦案民警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除了醫療機構流出醫療廢物,還有部分醫療廢物是從一家環保公司流出的。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一位辦案民警介紹,2016年2月份,犯罪嫌疑人雷某平從劉某(在逃)處收購混合有使用過的一次性輸液器、一次性注射器、棉簽、醫藥手套、使用過的輸液袋4.88噸,後轉手經吳某賣給了仇某。

  這名辦案民警透露,劉某等犯罪嫌疑人取得的醫療廢物和醫療垃圾來自一家環保企業,而劉某是這家公司的負責人。

  一位警方知情人士透露,這起案件牽涉面廣,案情復雜,尤其是牽涉多省的醫療機構、企業和社會閒散人員,調查難度很大。相信隨著調查的不斷深入,還會有很多問題逐漸浮出水面。

  醫廢處置漏洞亟待補齊

  根據《醫療廢物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醫療、預防、保健以及其他相關活動中産生的醫療垃圾必須先在醫院進行分類,其中5大類醫療廢物必須送往具有資質的醫廢處置中心焚燒銷毀,而輸液袋、輸液瓶等醫療垃圾則可以進入資源回收利用市場。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環保部全國統一規劃的省級危險廢物處理項目——衡陽危險廢物處置中心看到,醫療廢物被專門車輛運進廠區後,經過134攝氏度左右、40分鐘高溫蒸煮處理,經實驗室滅活檢驗分析達標後才能填埋。為了避免填埋物“二次流失”,未來還可能被送往生活垃圾焚燒發電廠焚燒。

  徐樹立説,由于具有急性傳染、潛伏性污染等特徵,醫療廢物處理必須高度謹慎。若處理不當,容易成為醫院感染和社會環境公害源,甚至可能成為疾病流行的源頭。

圖片由湖南省汨羅市公安局提供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查發現,目前醫療垃圾回收、運送、處置等環節亂象叢生、隱患重重。

  一是,部分醫院醫療垃圾分類工作缺位。環保部門例行檢查發現,一些醫務人員沒有將尖銳性醫療廢物(如針頭等)、具有毒性的醫療廢物與一些可回收的醫療垃圾分開,分類工作仍不到位。

  此外,目前很多大醫院委托保潔公司或物業公司進行醫療垃圾處理,因利益驅動、素質參差不齊、對法律法規不了解等原因,一些保潔人員不願費力進行分類處理,甚至可能故意將危險的醫療廢物摻雜到醫療垃圾裏,以增加賣出去的醫療垃圾的重量。

  二是,清運、處置環節監管漏洞凸顯。湖南省人大環資委監督處處長劉帥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在不少偏遠地區的縣城醫院、鄉鎮衛生院,由于醫療垃圾往往需要收集轉運到市一級的醫廢處理中心,處置麻煩,這些醫院就容易把醫療垃圾混入生活垃圾中倒掉,或偷賣給來收醫療廢物的“黑作坊”。

  湖南衛計委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如今一個人口大省有幾萬家醫療機構,衛生行政主管部門監管的醫院存在點多、面廣、線長的特點,監管不可能做到無死角。

  針對目前醫療廢物在“黑市”出現屢禁不絕的現象,受訪專家建議加大懲罰力度、完善設施配套、強化監管。

  首先,建議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改變違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現狀。劉帥表示,《醫療廢物管理條例》中對一般醫廢處理違法行為的處罰較輕,法律處罰威懾力相對較小。

  中國環科院固體廢物污染控制技術研究所所長王琪建議,加大處罰措施,提高違法成本,強化醫療機構領導管理負責制,倒逼醫療機構主動作為,防堵漏洞。

  其次,完善醫療廢物處置的基礎設施配套。劉帥介紹,目前多地縣鄉一級都沒有醫廢處理中心,醫療廢物的收集運送處置成本高、效率低,醫療機構、轉運企業缺乏動力進行正規處理。

  再次,健全監管部門工作聯動機制。《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調查發現,醫療廢物在分類、清運、處置環節漏洞叢生,而環保、衛生等部門對醫療廢物回收處置的監管仍存在“各管一頭”的問題。

  “醫療廢物還在醫院裏時,由衛計部門負責監管,出了醫院大門,就由環保部門監管。這要求環保和醫衛部門必須加強聯合監管,建立聯席制度,堵住環節漏洞。”劉帥説。

  王琪等受訪專家認為,執法部門必須調查清楚涉案醫療垃圾倒賣利益鏈條,追究責任,找出漏洞,排查隱患。尤其要從源頭上進行把關,確保醫療垃圾和醫療廢物不違規外流進入市場。

  此外,公安部門在調查案件時發現,醫廢的“産業鏈”上下遊范圍較廣,往往涉及到不同的地區甚至多個省份,一些地方對醫廢問題不重視,對當地企業包庇縱容導致案件難以順利調查,應加強全社會尤其是政府部門對醫廢問題的重視,讓其無處容身。

  最後,還應進一步規范對可回收醫療垃圾的分類和處置方法。多位受訪專家認為,由于醫療廢物非法流出對環境、對普通消費者的健康威脅都是巨大的,建議嚴格控制其回收利用,提升可回收利用的醫療垃圾的劃分標準。同時,建議進一步嚴格管理醫療垃圾回收流程,對其回收主體、再生産主體進行篩選,實行特許經營,並規范其分揀、清洗、利用等全過程。

  (刊于《瞭望》2017年第24期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帥才 蘇曉洲 史衛燕 劉良恒 )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121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