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招遠麥當勞殺人案女犯懺悔記:兩年寫幾萬字揭批材料
2017-05-26 10:04:4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們真的殺人了!”

  “眼露兇光,出乎意料地頑固”——這是呂迎春剛開始服刑時給山東省女子監獄李警官留下的第一印象。

  作為該監獄收押史上刑期最長的邪教罪犯,呂迎春的到來令警官們高度緊張:如此冥頑不化的邪教信徒,如果不盡快轉化,讓其徹底認清自身罪行,會不會發生傷害他人甚至自殘行為?而這並非沒有先例。

  現實絲毫不容樂觀。

  剛來時回答警官提問,呂迎春仍舊面色不改,振振有詞:“我和張帆,我們具有神的屬性,我們就是神本身……”談及“5·28”案件,則稱這是“我們靈界的事”“事關靈界六千年的做工”……不僅如此,她極其抵觸和警官的面對面交流。

  此時的張航也正處于半信半疑的狀態中,一直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甚至仍在努力説服自己,這是“神”的考驗,應當堅守之前的信仰,不能背叛“神”。

  “當時確實希望‘神’是真的,不願接受殘酷的現實。”張航輕聲説。

  為了讓二人從邪教的泥潭中徹底走出,監獄警官們想盡了一切辦法。

  徐警官開始給呂迎春寫信,一封封地寫,嘗試著跟她談心,聊家庭、生活、人生。最初,同室的獄友大聲讀給呂迎春聽時,她用雙手拼命堵住自己的耳朵,一封,兩封,一天,兩天……慢慢地,她捂著耳朵的雙手沒那麼用力了,再後來,她開始把雙手放了下來。

  幫教的警官們輪番跟呂迎春談話,這讓她內心開始有所觸動。

  “警官從沒有歧視過我,而是理性地問問題,盡管當時還沒有認罪,但我發現這些警官都是很善良的,‘全能神’説不信‘神’的人都是要被毀滅的,我當時在想,這些警官人這麼好,不應被毀滅。”呂迎春回憶。

  對于呂迎春反復聲稱的“受害者是‘惡魔’,自己是好人”的説法,幫教警官反問:“既然你是好人,那到底做了什麼好事沒有?是幫助失學兒童了,還是救助受災群眾了?”呂迎春被問得瞠目結舌。

  事實上,長期浸淫在邪教各種歪理學説中,呂迎春早已模糊了“慈愛”“善良”的概念。

  “‘帶領’在聚會時專門針對是否該幫助要飯的、殘疾人等弱勢群體給我們洗腦,説那些不信‘全能神’是要遭神詛咒的,‘神’在懲罰他們,我們要是去幫他就是和‘神’作對。”呂迎春後來在懺悔書中寫道。

  親情成為攻破呂迎春心理防線的又一個突破口。警官們特意安排呂迎春同家人見面,會見中,媽媽、姐姐淚流滿面,媽媽甚至下跪求女兒認罪的情景深深觸動了呂迎春。回來後,呂迎春的內心鬥爭十分激烈,一方面不想背叛邪教“全能神”,另一方面又不想讓家人再傷心,還想贏得警官認可。

  矛盾中,呂迎春鼓起勇氣向警官拋出一個自己一直不敢碰觸的問題——“關于張帆的生死”。這最終成為促使呂迎春認罪的關鍵。

  按照“全能神”的説法,身為“眾長子”的張帆不會死,將從肉身進入靈界。最終呂迎春得到了張帆已經伏法的回答。

  “聽到消息後,頭都炸了,大腦一片空白,張帆死了,她不是‘眾長子’,‘邪靈攻擊眾長子’之説已不成立,受害者是個人,不是‘邪靈’。原來我們真的殺人了!”那一刻,呂迎春痛哭流涕。

  消息同樣震驚了張航。一次會見中,媽媽説起已處理完爸爸和姐姐的後事。張航開始真正意識到,長期以來,自己生活于其中的不過是一個虛幻的謊言。

  入獄一個多月後,兩人終于肯主動卸下邪教信徒的面具,被拉回了現實世界。

  艱難的重生

  盡管均已認罪悔過,但將一株在腦中生根了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毒草連根拔起,這樣的重生並非易事。

  “如果將最初在特定環境下的悔罪稱為感性認識的話,她們要想達到徹底轉化,還需要上升到理性認識,跳出自己站在旁觀者角度,認清邪教到底在什麼地方誘惑了自己,由此需要更多時間一點點矯正,才不會出現反復。”監區徐警官介紹。

  呂迎春回憶,重生之路“伴隨著痛苦、眼淚、掙扎,剜心透骨,痛徹心扉,用脫胎換骨來比喻再恰當不過,這一路有警官的步步幫扶,有家人的不斷鼓勵,還有同犯們的真誠幫助”。

  悔罪之初,呂迎春仍覺得自己很無辜,只認識到“全能神”太邪惡、太狡猾,騙了自己這個“大好人”,怨天尤人,甚至將過錯推到已伏法的同犯張帆身上,從未想過要反思自己。類似情緒在張航、張巧聯身上同樣存在。

  注意到這一點後,2016年夏,監區警官們專門將同案犯呂迎春、張航、張巧聯召集在一起,舉行了三人座談,讓她們將對彼此的怨恨、愧疚、歉意等通通開誠布公表達出來,幫助其打開心結。

  正是這次座談,讓呂迎春看到大家的痛苦,意識到不該相互埋怨,應共同承擔罪責。此後,呂迎春一改轉化後心事重重、沉默寡言的狀態,開始主動傾訴心中的困惑煩惱、求得警官指導幫助,精神狀態逐步走向明朗。

  兩年多時間裏,呂迎春寫下幾萬字的揭批材料,痛陳“全能神”對自己、對他人的毒害。

  “我當初信邪教‘全能神’本來是想讓自己變得更好,讓別人喜歡我,沒想到走上邪道後,我求升反墮,成了殘害生命、危害社會的殺人罪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被我殘忍地剝奪了,幾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被我給毀了,我好悔恨!悔斷肝腸,悔不當初誤入歧途信了邪教‘全能神’,一失足成千古恨!”類似深度懺悔在厚厚一摞揭批材料中隨處可見。

  呂迎春更願意回憶那個癡迷邪教之前的自己,“老公説一看到我,感覺我很善良,很溫柔,一看就很實在,沒壞心眼,才選擇了我”。在獄中,呂迎春慢慢認識到自己癡迷邪教時思維多麼扭曲,人性已泯滅,案發時有多兇殘。每次回看案發視頻,她都渾身緊繃,呼吸困難,不敢相信那個行兇的人是自己。

  通過改造否定自己,反思自己,對她們來説顯然是更為痛苦的過程,不僅要認識到之前人性中的種種弱點,還要徹底將癡迷邪教時形成的思維行為習慣徹底剝離。

  偏激、悲觀——這是呂迎春首先反省的自身缺點,對他人非黑即白的認識屢屢阻撓她打開心扉,融入監獄集體生活。

  而從小就自以為是,好強、狂妄的性格讓呂迎春一直以正義者自居,甚至認為自己像“神”一樣完美,現在要承認自己是自私、貪婪、狂妄自大的壞人,“比死都難受”。

  “但不爭的事實擺在眼前,漸漸地我認識到:是我自私、貪婪、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的人性弱點被‘全能神’抓住了。”呂迎春反省。

  張航則這樣寫下自己的懺悔:“長期浸泡在‘全能神’的歪理邪説中,我變得越發自私、冷漠,增長了貪婪與懶惰,不願吃苦,艱難就躲,總想讓‘神’來解決一切,不用付出汗水就能換來美好的‘國度生活’。”

  這個年輕的姑娘實實在在感受到了自己的變化。之前做什麼事總有畏難情緒,喜歡動不動放棄,在獄中參加演講、徵文等各種活動遇到困難時,反復給自己打氣“一定能做到,一定不放棄”,慢慢地,她發現自己真的能夠做好這些事情,“比較像正常人了”。

  隨著改造效果愈加明顯,不長時間後,呂迎春和張航均被選為擔任新犯的幫教志願者,即與新犯成為“聯號”,進行“一對一幫扶”,這被呂迎春形容為“照鏡子”,“通過幫助別人,更好地提升自己”。

  獄中,呂迎春參加了“國旗下的懺悔”演講活動,向被害人和政府、社會真誠地認罪悔罪。2015年,呂迎春參加了監區教員競崗、隊列會操比賽、育新文化節匯演等各項活動,並以出色的教學成績在年底被評為監區的優秀教員。

  張航同樣參加了歷次以揭批邪教、認罪悔罪為主題的匯報演出以及朗誦比賽、懺悔演講等監獄和監區組織的各項活動。2016年,她當選為監區文盲班教員,在監獄服刑人員教員公開課比賽中以第二名的好成績榮獲二等獎。目前,張航還擔任了監區的信息報導員和學雷鋒小組的志願者。

  如今,鑒于良好表現,兩人均獲減刑——呂迎春由無期徒刑減至有期徒刑21年零3個月,張航獲減刑5個月。

  蛻變的結果讓人欣慰。

  從未認真管過女兒,不僅如此,還曾向年幼女兒灌輸過邪教教義的呂迎春,開始在獄中重新學著做一個合格的母親:給女兒頻繁地寫信,獄中學到的傳統文化、心理學知識,她都第一時間和女兒分享。這個注定要錯過女兒成長期、青春期以及戀愛結婚的母親,努力將高墻內的親情傳遞出去,讓母愛不再缺席。

  對張航而言,停滯了6年的夢想之帆又再次起航。文化知識,人際交往……昔日生活得渾渾噩噩的少女在監獄這所特殊的學校中如饑似渴地吸取著各種養分。

  這裏,不止一位警官篤定地對她説過:“張航,相信我,你的未來一定會很好的。”“我也是這樣想的”,張航露出燦爛的笑容,在她眼中,這些警官們是如同“媽媽一樣的老師”,有時,趁警官們不注意,她會輕輕擁抱一下她們撒撒嬌。

  剛入獄時,警官讓張航描述對未來的設想,她一臉茫然:“不過就是喝喝咖啡遛遛狗。”時隔兩年零3個月,從那個讓自己生活得“很累很糾結”的世界徹底逃脫後,張航肯定地説,不管將來做什麼工作,最大的收獲是“終于懂得要踏踏實實生活了”。

   上一頁 1 2 3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6112104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