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起底人體胎盤黑市:私廚加工 每個賣千元
2017-05-22 08:40:2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15日中午,北京某小區內,兩名胎盤倒賣者將烘幹的胎盤打成粉末後,裝入空膠囊內。這個胎盤是他們從某婦産醫院收購而來,從清洗到加工完成,用時約一小時。

胎盤倒賣者正在出租房內將胎盤煮水,撈出漂浮的雜質。

胎盤倒賣者透過烤箱玻璃,觀察烤箱中胎盤切片的狀態。

胎盤倒賣者正在檢查胎盤切片是否已被徹底烘幹。

交易完成後,胎盤倒賣者拿著錢向醫院走去。

  原標題:人體胎盤被倒賣 出租房變“制藥廠”

  在北京一些醫院,産婦分娩後的人體胎盤成為倒賣胎盤者眼中的“香餑餑”。

  他們長期盤踞醫院,動用各種關係大量收購人體胎盤,然後制作“胎盤膠囊”高價賣出獲利。一個400元收購的人體胎盤可以制成上百顆胎盤膠囊,每一顆膠囊標價10元。

  新京報記者暗訪發現,一些私人團夥之間均有聯係,並形成一個倒賣人體胎盤的關係網。他們的貨源實現共享,只要給錢,每個團隊之間可以相互交易。

  盡管原衛生部在10多年前就已明確: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買賣胎盤。但現實中倒賣胎盤的行為並未停歇。對處罰買賣胎盤的行為,目前在法律上仍處于空白地帶。

  更大的風險來自于不明來歷的胎盤本身,有醫生説,如果胎盤感染乙肝、艾滋、梅毒等病毒,對食用者來説,有一定幾率被傳染疾病。

  5月15日上午10時,北京某婦産醫院一樓大廳,40多歲的李萍坐在塑膠椅子上,神情略顯緊張,目光不時望向産房的方向。

  突然,手機響了。

  她接通電話後,起身走到大廳人少的地方。講完電話,她快步向産房走去。

  十多分鐘後,她返回一樓大廳,神情放松地説:“拿到了兩個胎盤,但不在我手裏。”

  她説,怕被人看到,胎盤已讓接應的同伴拿走了。這些胎盤將加工制作後出售。

  挂號“黃牛”醫院購買人體胎盤

  李萍一開始只是做“黃牛”。

  2013年,李萍從山西老家來京,最初在一家物業公司打工。不到兩個月就辭了工作。經好友王蓉介紹,她開始在某婦産醫院做號販子。

  “挂號費500元到800元一個。”她説,只要肯花錢,挂號、換床位都能搞定。

  做號販子一段時間後,李萍開始參與王蓉等人的人體胎盤倒賣生意。

  3年多來,她的生意一直不錯。

  到後來,她開始帶一個4人小團隊,盤踞該婦産醫院,提供收購胎盤、加工制作及銷售的一條龍服務。

  她説,從醫院拿人體胎盤主要有兩個渠道:一是從婦産科獲取,“有路子,找的醫護人員”;二是從産婦及其家屬手中購買,前兩天她剛從一個産婦那兒以400元的單價購買到一個胎盤。

  “有産婦來醫院建檔挂號時,我們會幫忙挂號,從産婦挂號到生産,這一路上都對産婦負責。”李萍説,在向産婦購買胎盤時,不能説是倒賣賺錢,而是説自用,不然人家不會賣給她。這也是他們的行內話術。

  5月15日,新京報記者以買胎盤為名,與李萍一同來到該婦産醫院。她讓記者在一樓大廳等著,她先去産房那邊問問。

  十多分鐘後,李萍回到大廳,輕聲對記者説:“有貨,我問了。”説完,她坐在椅子上等待。

  之後,出現了本文開頭那一幕。

  見胎盤到手,李萍對記者説,每個胎盤先交200元押金,“這是規矩”。之後客戶帶上尾款,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交易完成。

  出租房內制成胎盤膠囊

  李萍要交的“貨”視客戶要求而定,價格也不一樣。

  她説,在醫院收一個新鮮胎盤為400元,不經加工直接賣掉加價100元,即500元;加工後制成胎盤膠囊賣800元一個;如果客戶用不了那麼多,只想單買胎盤膠囊,則一顆10元。她同時也承接上門為産婦加工胎盤的服務,單收加工費300元。

  整個加工過程都由李萍的團隊自行完成,胎盤加工的場所則是在租來的房子裏。

  5月15日中午,李萍坐在婦産醫院門口,掏出手機給同伴陶蕓打電話:“在嗎?我馬上過來。”

  挂斷電話後,她指向醫院斜對面的一個小區,對記者説,“就在這個樓上,我們走,再不做的話,別人出高價就賣了。”

  這個胎盤作坊位于一棟居民樓的四樓,沒有任何招牌。陶蕓説,為躲避監管,她只能在這間月租金5000多元的出租屋裏從事胎盤加工。

  房間面積不超過60平米,原為一室一廳一廚一衛的格局,不過,客廳被隔斷,騰出一個房間放床。

  房間靠窗的桌上擺放著兩個電烤箱,桌下的箱子裏裝著制作胎盤膠囊所需的空膠囊。房間的隔壁就是廚房。

  李萍説,她已經準備好兩個胎盤放在盆裏備用,一個是前一天從婦産醫院拿到的,另一個正是當天上午在醫院拿到的。

  首先是清洗。李萍從裝滿水的不銹鋼盆裏拿出一個胎盤,用剪刀剪去臍帶,再在胎盤上剪開多個口子,讓胎盤裏的淤血流出。胎盤被放入盆中後,水色立即變為紅黑色,李萍用手攪動一番,一股腥味撲鼻而來,“前幾天我給一個小夥子做,他受不了這個味道,一直捂著鼻子”。

  胎盤洗凈後,李萍把胎盤放在一個正在燒水的鍋中煮,灰黑色的沫兒慢慢浮現,李萍手持長勺,舀開廢沫,“不能全部煮熟了,主要就是清理這些臟東西”。

  煮了約8分鐘,李萍將煮過的胎盤放入涼水中降溫,再將水瀝幹。

  一個普通的砧板、一把菜刀,接下來的活兒交由陶蕓操刀。她將胎盤放在砧板上切成碎片。“越碎越好,水分散得更快。”她説。

  約5分鐘後,李萍將切好的胎盤片分放在兩個烤盤裏,撥勻,然後端著烤盤來到隔壁房間。陶蕓接通兩個烤箱電源,調整烘烤時間,放入胎盤片。

  “烤20多分鐘就好。”李萍盯著烤箱內的胎盤片説,“味道太大了,開一下窗戶。”陶蕓走過來將窗戶打開,但顯然開窗作用不大。

  在等待胎盤烘幹的間隙,李萍向記者説:“吃胎盤的功效很好,美容、補血、治燒傷、治燙傷,不孕不育都可以治療。”

  烤幹後的胎盤片體積縮小,變成焦炭一般的黑色。陶蕓將胎盤片端出,倒入打粉機裏粉碎,變為一堆土黃色粉末。

  陶蕓從桌下紙箱拿出一袋紅黃分段的空膠囊,和李萍一起將胎盤粉裝入空膠囊內,二人手法嫻熟,裝一顆胎盤膠囊用時不超過兩秒。

  “這一個胎盤裝了112顆膠囊。”李萍説,由于這個胎盤是客戶按整個訂的,還是按800元收費。要是按10元一顆的價格單賣,能賣到1000多塊錢,利潤更高。

  李萍將胎盤膠囊放入一個塑料瓶中保存。從胎盤清洗到加工完成,用時約一小時。

  這些被加工好的胎盤膠囊被李萍拿走。在小區外,李萍將一個新鮮胎盤和這瓶胎盤膠囊賣給了一名男子,總價1300元,陶蕓分得100元,李萍入賬1200元。

  李萍説,她以前做“黃牛”時,在醫院遞名片的同時向他人介紹胎盤膠囊的生意,她的買家大多是這樣一點一點積累起來,也會有買家推薦認識的人向她要貨。

  為獲取更多利潤,她更多的還是按顆出售,一個胎盤賣到1000多元。

  “有時候一天能賣2、3個胎盤。”李萍説,在生意好、貨源充足的情況下,月入10萬並不難。

  倒賣者之間資源共享相互供銷

  在李萍看來,貨源充足相當重要,即使手頭暫時沒有,她也有辦法隨時弄到胎盤。

  李萍説,很多醫院附近都有專門收購、銷售人體胎盤的人員,光是在她“定點”的某婦産醫院,從事胎盤倒賣的小團夥就不止一個。不過,各個團隊之間並非完全是競爭關係,有時還會資源共享。只要給錢,每個團隊之間可以相互交易,為的是打通人體胎盤交易市場,謀取利益。

  當李萍沒有貨源時,她會打電話聯係其他業內人“調貨”,事成之後給供貨人分成200元。

  家住大興區的陳梅就是李萍的應急供貨人之一。

  “胎盤300元一個,加工費也是300元。”陳梅説,她的胎盤資源都是從大興區三個有婦産科的醫院取得,其中包括一家私立醫院。主要是從産婦及其家屬手中購買,單價300元一個。“也可以從醫生那裏買,但是你得有關係,不認識的不會賣給你。”

  她制作了大量名片,在三個醫院的婦産科內發放,便于想賣胎盤的人與她聯係。

  5月14日下午,大興區某醫院婦産科産房門口地上,就留有幾張陳梅的名片,上面寫著“加工胎盤”的字樣。

  陳梅説,産婦加工自己的胎盤,或者幫胎盤持有人(産婦)加工胎盤不犯法,但是不能買賣。所以做這門生意,一般都以打著代加工的口號避嫌。買賣人體胎盤的行為只能私下交易。

  除了找同行“調貨”,李萍有時也會上網找“胎盤經銷商”進貨,“雖説價格遠比個人貨源便宜,但是並非熟人,考慮到胎盤的安全性,一般不會上網找,除非手頭的貨源極為緊張。”她説。

  和李萍、陳梅等胎盤倒賣者不同,網上的胎盤經銷商一般是批發走量,單個胎盤不賣也不收。

  據李萍介紹,她認識一個從事人體胎盤批發的經銷商,胎盤批發價35元一個,不單個銷售,一般100個起收購或出售。經銷商會在網上長期發布廣告尋求賣家和買家。

  在一個名為“胎盤吧”的貼吧,至5月21日,發布帖子1590篇,關注人數達623人。帖子內容多為“收購胎盤”,並附下手機號碼或QQ號。

  記者查詢了一名求購者的QQ號碼,其個人簡介為“批發優質紫河車(人體胎盤),包化驗”。

  這名求購者在電話裏説,他收購胎盤不問來源,有貨即可交易。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 90後男子賭博輸掉40多萬 黑市購槍搶劫賭客百萬
    記者從中山市公安部門獲悉,兩名90後在澳門賭場持槍劫走百萬現金,中山街頭上演驚心大追捕。昨日,兩段便衣警察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視頻刷爆了中山市民的朋友圈。   連開數槍搶走113.7萬港元
    2017-03-03 08:04:47
  • 網上“黑市”:你的私密信息幾十元就能查到
    近期,央視記者就發現一些信息販子在網絡上公然叫賣,聲稱只要提供一個人的手機號碼,就能查到其所有私密的個人信息,而且范圍覆蓋全國。果真如此嗎?央視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2017-02-17 09:17:54
  • 個人信息“黑市”日益猖獗 國外如何保護公民隱私
    春節將至,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再度呈現高發趨勢。近年來,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我國公民的個人信息遭到大量泄露,這無疑對詐騙犯罪活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2017-01-22 09:06:3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高溫天 樂漂流
    高溫天 樂漂流
    考古專家披露鄴城遺址發現的北朝舍利函詳情
    考古專家披露鄴城遺址發現的北朝舍利函詳情
    美到窒息!看完這組圖後,你的內存還夠用麼?
    美到窒息!看完這組圖後,你的內存還夠用麼?
    太行深處絕壁峽谷
    太行深處絕壁峽谷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101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