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人臉識別 篩出22年前殺人在逃疑犯

2017年05月03日 08:04:56 來源: 新京報

  4月27日,劉博堂在看守所中接受採訪。新京報記者 韓雪楓 攝

  4月27日,濰坊市看守所,劉博堂坐在審訊室椅子上,戴著手銬和腳鐐,他不時活動一下手腳,發出“嘩嘩”的響聲。

  隔著鐵柵欄,劉博堂看上去身材壯碩,有一張憨厚的臉。他講話不緊不慢、邏輯清晰,時不時還會做手勢,像演講一樣。

  回想起當年那場逃亡,他解釋自己年輕、惜命。“我當時才24歲,不想死。”他認為,殺了人又不想死,就只能逃。

  從1995年犯案至今,逃了22年,劉博堂早已過上了新生活。他辦了新戶口,改了名字,在廣州娶妻生子,還開了一家公司,買了兩套房。他説話也完全沒了山東人的口音,反倒是有種香港藝人努力説普通話的感覺。他甚至忘記了被他殺的那個人的名字與相貌。

  他努力接受“全新”的自己,跟過去徹底劃清界限;但他也不止一次想過自己被抓時的模樣。

  4月20日午夜,他的想象變成了現實。“被抓那晚睡得特別踏實,再也不用東躲西藏了。”劉博堂説,“認罪服法,不管什麼結果我都接受。”

  “連你爹都不認識了?”

  4月20日晚上11點半,廣州越秀區某高檔公寓,這是劉博堂在廣州的居所。

  劉博堂邊走邊看手機,在走進公寓一樓大堂的瞬間,兩名便衣民警一左一右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在大堂一側的沙發上。他大聲叫起來,“什麼事?幹什麼的!”

  這時,警察用山東口音喊出了他22年來沒有使用過的名字,“劉博堂,公安局的。”聽到這個名字,劉博堂不再叫喊。

  “這是誰?”為了再次確認身份,濰坊寒亭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李濤拿出一張老人的照片。

  “這人我不認識。”

  李濤心裏一突,是不是抓錯了?趕忙喝道:“連你爹都不認識了?”劉博堂一愣,定睛片刻後,終于認出了父親。

  劉博堂落網的消息瞬間傳遍了寒亭警界。分局督查室主任管英吉曾經是寒亭區泊子鄉片警,劉博堂犯下的命案,正在他的轄區。這些年,哪怕他早已調走,逢傳統節日,他還是會到劉博堂家去看看。“這是我心裏的一根刺。”

  22年裏,寒亭公安換了7任局長,9任刑警大隊長,劉博堂的案子始終被列為重點案件。

  “這是我們分局唯一一個沒有破的命案,是我們的恥辱。”李濤説。

   1 2 3 4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71120907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