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假LV“流水線”隱身網絡批發平臺成為假名牌包集散地
2017-03-16 08:51:0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假LV“流水線”隱身網絡批發平臺

  廣州白雲皮具城等批發市場大量商戶借助微信、1688網批發平臺售假,成為假名牌包集散地

  3月7日傍晚,廣州市越麗(國際)皮具城,拉著落地窗簾的檔口開了一條縫,“跑貨仔”拎著裝有高倣名牌包的黑色塑料袋“串貨”。

  在1688網,假名牌商家售賣高倣包,阿裏旺旺概不回復。將顧客引流至微信交易。網站截圖

  3月6日,白雲皮具城一個專賣高倣LV的檔口,老板同時用四部手機的微信和客戶聯係。

  3月5日傍晚,越麗皮具城北邊不遠的肯德基內,一名“跑貨仔”向記者介紹自己帶來的假LV、假Coach包樣品。

  “跑貨仔”帶來的假LV、假Coach包樣品,每個都配有“發票套裝”(包括刷卡銀行小票、商場消費小票和海關單據)。

  “你發來什麼圖,我就能做出什麼貨”,位于廣州三元裏的白雲世界皮具貿易中心(簡稱白雲皮具城),一位“拉客仔”直言,在他那裏,沒有買不到的“名牌”包。

  在一條高倣商品訂制網購的鏈條中,白雲皮具城及附近多家皮具批發市場,扮演著勾連“線上”和“線下”的關鍵角色。一方面,微商、淘寶店主、代購會從這裏拿到LV、Gucci等品牌的高倣商品;另一方面,大量隱匿于微信、1688網上的造假工廠,也通過皮具城內的“拉客仔”和商家開展“訂制”生意。

  盡管網絡平臺及地方工商部門嚴厲打擊假貨,從上世紀80年代自發形成的白雲皮具城高倣商圈,依然能突破重圍,如火如荼地在線上線下隱蔽經營。想在1688網搜索到名牌包廠家,還需使用暗語。

  1688網暗語“訂制”高倣包

  商戶通過1688網“訂制”高倣品,“驢包”暗指假LV。

  周星是一名擁有多年經驗的微商,在他看來,微商是一樁“産品即人品”的生意。但令周星鬱悶的是,很多時候人們提及微商,都會讓人想到毒面膜、假代購,以及各種似乎來路不明的高倣商品。

  和周星有一樣感覺並非個體,新京報記者在網上搜索“微商爛臉”、“微商假貨”等關鍵詞,可以找到百萬條信息。甚至作為許多微商進貨地的1688網,也有200余萬條搜索結果和假貨“捆綁”起來。

  本月初,新京報記者以微商的身份登錄1688網,該平臺是阿裏巴巴打造的全球最大的採購批發平臺,淘寶上所能找到的商品,這裏幾乎都有。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這個網絡平臺上,名牌高倣商品得用暗語才能搜索到,如“L包V”、“驢包”(均指LV)、“香家女包”(香奈爾)等,倣冒商品根據倣真程度的不同,也用“A貨”、“超A貨”代指。

  以高倣Coach包為例,輸入暗語“寇家女包”才能搜索到相關産品。搜索後,出現近30個商品,其中有22個商品圖上印有微信號。一些商家圖片上微信號打印的位置也很巧妙,剛好覆蓋住品牌的LOGO。

  同時也有商家將微信附在商品詳情中,由于阿裏巴巴會對微信等關鍵詞採取屏蔽措施,微信在這個網絡平臺上的叫法也五花八門,如“v信”、“薇信”等。

  “我們大多數都是做的品牌原版、原單品質,都是有字、有LOGO的世界名牌,你懂得!很多大牌款式沒法上傳,都會在微信公布。由于阿裏禁售,阿裏旺旺一律不回復,有任何疑問一概聯係v(微)信”,一家網店在其頁面的“溫馨提示”開門見山。

  不過記者在該平臺聯係多家網店,卻幾乎無人應答,只有一家彈出了“不做回復,需要請聯係微信”的內容。

  “在阿裏成交,封鋪怎麼辦?阿裏上賣假貨被抓到永久不能進入的”,一位電商堅決不肯在1688網交易,不過為了吸引更多1688網的客戶,其在商品詳情中,仍寫著:“加薇(微)信好友時注明阿裏的客戶,阿裏客戶首單包郵”。

  數天內,記者在1688網站上,添加了20多個微信,他們均稱是賣“高倣”包包的商家,並且可以看樣“訂制”。

  即便是加了商家的微信,也要使用暗語,“多少錢、價格”應用“多少米”代替,“包郵”用“包油”代替。也有商家將“上圖號”和“下單號”分開,規避微信封號風險。

  防止被查,假貨轉移微信交易

  1688網、微信、淘寶等多渠道交易,看貨選在地鐵站。

  幾經周折,新京報記者以微商的身份與電商譚飛取得了聯係。在1688網,譚飛開了家名叫“廣州市安心皮具有限公司”的網店,其妹夫易偉在1688網上也有“友盛利皮具廠”、“林氏皮具”等網店。

  新京報記者發現,無論譚飛還是易偉的網店,在1688網上交易額均為“0”。“眼下查得嚴,免得引起阿裏注意和排查”,對此易偉解釋稱,他和譚飛所賣的名牌包,均為足以以假亂真的“A貨”,之前與客戶的首筆交易會在1688網上完成,現在均改在微信上交易。

  譚飛介紹,在1688網開店只是利用平臺的知名度,作為窗口展示,他的店鋪只有22件商品,商品詳情顯示為:“親,有些心裏話不必要在這裏多説,原因很簡單,你比我更清楚,這款包包是有字有LOGO的,是你想要的那款與眾不同的世界名牌。薇(微)信見。”

  譚飛與易偉用來和客戶進行交易的,是他們開通的9個微信號,這些微信的朋友圈也被用來展示他們主售的高倣LV等商品,還聘有客服幫忙打理。

  3月7日下午,記者還聯係了一位在1688網上開店的商家黃新,在交錢與看貨的先後順序上引起了爭執。

  經過幾番協商,黃新表示其在淘寶也有網店,同時微信也可以交易,“第一次交易不放心,我們可以在淘寶進行”,並用微信發其淘寶網店鏈接。最終記者先付了訂金,後看貨,之後對方執意約在某地鐵站看貨,“擔心被抓”。

  3月12日晚,記者在淘寶搜索“Gucci愛心包代購”,這款全球已經停産的包,仍有十余家代購,其中有四家稱還有貨。

  一家售價14820元的店鋪稱從法國代購,是否正品收到時“心裏就清楚了”。另一家售價1395元的店鋪稱是從香港免稅專櫃代購,衝銷量四折促銷,支持專櫃驗貨和二維碼掃描。也有商家在加微信後直言,是“超A貨”,跟專櫃一樣品質,要的話可以便宜。

  皮具城“跑貨仔”的雙重身份

  皮具城周邊“跑貨仔”晝伏夜出,運送高倣商品;客商拿貨需核對微信號。

  網店店主譚飛的另外一個身份,是廣州三元裏越麗(國際)皮具城(簡稱越麗皮具城)的一名“跑貨仔”。

  3月6日晚上7點多,廣州越麗皮具城正門緊閉,南側售賣紙箱的小店,卻不斷有拎著大黑袋子的人進出。小門幾乎只能容納一人通過,進出的人相遇在門口,都立馬側身閃過,裝著高倣商品貨物的黑色塑料袋在碰撞中嘩嘩響,只要不被撞倒,沒有人停下腳步。

  30多歲的譚飛就是這些“跑貨仔”中的一員,他要送貨的檔口在皮具城4樓。雖然檔口也有貨架,但沒有擺放任何包包,十多平米的屋內,幾個寫著字的大黑袋子就佔據了大部分空間。檔口的玻璃門用落地窗簾掩蓋,有客商進來拿貨,要核對微信號。

  幾乎每個檔口都是如此,一撥人頭攢動後,走廊裏就會剩下廢棄的塑料袋和包裝盒。這讓人很難想象,皮具城白天幾乎見不到人,每家檔口都店門緊鎖,只能透過窗簾隱約看到個別檔口貨架上的包包。部分檔口門前還有招牌和微信二維碼,其他只有門牌號來標示他的存在。

  “你要訂貨啊,上午10點之前不要聯係我,我一般忙到半夜,早上根本起不來。”到廣州四五年,譚飛的生物鐘已經被打亂,除了送貨,他還在微信接單。

  至于工廠,據譚飛説“離皮具城四五個小時車程”,有些“跑貨仔”自己都不知道工廠在哪裏。每天下午5點,由工廠送貨到倉庫,再由倉庫送到檔口。

  在皮具城外,也能看到不少手拎黑袋子的人。3月6日晚,在越麗皮具城南側路口,停放著3輛面包車。後備廂敞開,上面寫著車牌號、電話號碼、微信號,提著黑袋子的人走過來,同樣先對一遍號碼,再往車上放貨或者拿貨。

  “這是串貨,就是誰缺什麼貨,可以互相調一下”,譚飛介紹,在路口貌似暴露在大家視線內,但也最安全。“弄個倉庫調貨才麻煩呢,被查到就是證據。”

  位于皮具城北側的肯德基也是大家交易看貨的場所,到了晚上,幾乎每個桌腳下,都有一個黑色塑料袋。看貨、比貨、拍小視頻,熱鬧場面堪比中關村的咖啡館。

  “拉客仔”串起海外代購線下生意

  商鋪藏在住宅樓內,假名牌一應俱全,看朋友圈實物圖片訂貨。

  從越麗皮具城往南三百米,是白雲皮具城。這裏白天的高倣商品交易,又是另一番光景。

  一走進皮具城,就有人走到旁邊,輕聲在耳邊問:“要看包嗎?高倣包包”,稍有遲疑,對方就掏出來名片,帶著去看貨。

  這些被稱為“拉客仔”的人,帶顧客去的店都位于住宅樓中。在用臥室改造的商鋪中,可以看到高倣的LV、Prada、Gucci、Burberry、Coach、Chanel等“名牌”。

  “拉客仔”帶人進店後並不離開,全程陪伴購物。店裏的售貨員忙得不可開交,根本無暇顧及店裏新來的顧客。詢價後,售貨員在計算器上敲出價格,轉頭就去服務其他顧客了。

  一名“拉客仔”説,由于零售和批發價格不同,用計算器展示價格是擔心被不同類別的顧客聽到。每賣出一個包包,他們可以拿到數十元的提成。

  相比之下,“拉客仔”們更願意服務境外的客商。“他們不會多問,比價、看質量後很快就能成交”,據介紹,這些來自國外的代購拿貨後,再回各自國家加價銷售。記者也留意到,一名韓國男子購入滿滿一大包,付錢離開。

  與住宅樓的火爆場面相比,皮具城內的檔口顧客稀少。檔口只能擺出LOGO殘缺的“白板”,無法看到現貨,想看更多款式加商家微信。

  盡管皮具城周邊豎立著警示公告:“小心‘拉客仔’誤導您到商場外購買假冒名牌箱包,近日,在商場外住宅樓交易時已發生多宗敲詐、勒索、搶劫等違法犯罪行為”,但顧客想要找到更多的貨,還得跟著“拉客仔”走。

  “海外代購”、“原單”、“A貨”、“1:1”,在這些市場,包的分類方式讓人摸不著頭腦。一家店裏的“超A貨”,在另一家是“原單升級版”,比得則是誰的聽起來更接近正品,而每一家有著各大品牌的商鋪都稱自己有廠,可以直接拿貨。

  想要看更多的貨就加“拉客仔”的微信,看朋友圈商品實物圖片訂貨。訂貨後,拉客仔還可以幫忙郵寄。

  微商身份掩護下的“造假工廠”

  白雲皮具城部分商家“前店後廠”,高倣商品附發票、報關單。

  1688網展示、微信和淘寶交易、批發市場拿貨的這些高倣商品,又是怎麼生産出來的?

  白雲皮具城二期一檔口老板陳蕓,在自己的檔口直接擺出了自制高倣包“現貨”。陳蕓主要生産高倣LV包。經典款、時尚款,近百個不同大小的包包擺滿了屋內貨架。聽到記者要做批發,陳蕓説了好幾遍:“你找對了地方”。

  陳蕓自家有工廠,她很坦然地説起了自己的開廠史,十五六歲就不讀書幫人賣包,2004年開始自己做,工廠一度沒有工人,她親手做包,車包車的手抬不起來。

  “我花了幾十萬學經驗。工廠剛開的時候虧了四十多萬,買回真包拆一遍,開版,一個得幾萬。五金、皮料、面料、裏布,分不同的廠裏做,不然怎麼能倣的一模一樣?”

  “我家只做高倣LV老花的,永遠不過時。時尚款就發給其他廠做。也讓其他工廠加工,必須達到要求……”但對于包的各種品質的叫法,陳蕓説自己也暈,因而她只有兩個價位的貨,“你出什麼價我就給你什麼價位的貨”。記者發現,陳蕓的客戶來自世界各地,其4個微信幾乎全加滿了客戶。

  “你看這個訂好了讓我發迪拜,外國人也從這兒代購回去賣。”陳蕓讀書少,但店裏來了外國顧客,她也能用英語交流。

  陳蕓喜歡用地區備注客戶名,她指著微信向記者展示,“西安的、武漢的,這些二三線城市都有,他們都開了實體店,一個包加一千多塊錢,絕對賣得出去”。

  譚飛告訴記者,在廣州,LV的倣造技術最為純熟,“有圖就有貨”,需要哪一款都可以定制,其他品牌可以調貨。

  高倣LV最新款小雞貝殼包,頂級貨1380元,4天出貨,還配有海關進口貨物報關單、銀聯單、商場小票和購物發票,發票顯示這款包12800元,從香港置地廣場購入。“如果你賣給客戶,如果對方沒有要求,這些都不要給他,代購都不提供小票的。”譚飛囑咐道。

  頂級貨與正品,從手感、五金、排線上看,一般人很難分辨出真假。記者在易偉家購買的GUCCI愛心包,最頂級的貨800元。專櫃看後稱公司規定,無法提供鑒別服務。鑒定機構也只是從提供發票的樣式及內部序列號判斷為假貨。

  打假“暗戰”仍在博弈

  高倣商品衍生假包裝、假單據等“産業”;多次打擊仍未禁絕。

  高倣商品還帶動了一係列的造假“産業”,部分批發市場還形成“高倣商圈”。

  在白雲皮具城一期南門的包裝店,原版商品包裝紙袋、盒子可隨意搭配。購物發票、商場消費小票每張3元,每張2元的海關簽單用手機掃描二維碼,所顯示出貨地、價格、品牌、購物商場,也都可以“訂制”。皮具城周邊,發往法國、英國、迪拜、沙特等地的國際物流一家挨一家。每天晚上六七點,皮具城南側的國內物流攤位前,紙箱包裝散落,封包的膠帶聲“嘶嘶”作響。

  早在2012年,就有媒體報道,白雲皮具城在不斷升級改造,要擦亮廣州“皮具商都”招牌,揭掉“A貨集散地”這一標簽。

  去年5月15日,擁有古馳(Gucci)、聖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等奢侈品牌的法國開雲集團通過紐約曼哈頓聯邦法院起訴阿裏巴巴集團,認為它縱容了自己電商平臺上的售假行為。

  同年9月,廣州經偵大隊對分散在廣州不同區域的4個團夥統一展開收網行動,查獲假冒皮革生産線2條和大量皮料,以及各類假冒LV成品、半成品6000余件等,“價值”近億元。警方在排查中還發現這些團夥在中東迪拜的倉儲、銷售窩點,抓獲犯罪嫌疑人2人,查收涉嫌假LV、假CK等假冒奢侈品6萬余件。

  但一係列的治理和打擊,並沒有使高倣商品在市面上禁絕。

  3月7日晚,新京報記者再次來到陳蕓家看貨,想訂幾款包。陳蕓大呼:“你們來得早我肯定沒開門,今天有人查”。當天晚上,陳蕓也沒有大意,關掉店內的大燈,只留臺燈供顧客看貨。到了7點多,店裏夥計突然走進來用方言説了句話,陳蕓立即關了燈,並催促道“趕緊走,不用付款,明天再給”。

  但是陳蕓的生意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上門看貨、拿貨的顧客仍然源源不斷。(文中周星、譚飛、易偉、黃新、陳蕓為化名)(記者 趙朋樂 實習生 劉經宇 攝影記者 大路)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貴陽高坡鄉:雲霧輕飄似仙境
    貴陽高坡鄉:雲霧輕飄似仙境
    絢麗多彩3000萬年:有孔蟲講述的“南海神話”
    絢麗多彩3000萬年:有孔蟲講述的“南海神話”
    恐龍展
    恐龍展
    一艘阿聯酋小型油船在索馬裏海域遭劫持
    一艘阿聯酋小型油船在索馬裏海域遭劫持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21120635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