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菲傭出逃揭京城外籍家政黑市
2017-02-24 07:37:5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因引進外籍女子非法入境做家政,呂某(右)和李某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昨日在豐臺法院受審。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非法入境從事家政工作外籍女子的護照,護照在她們入境後被收走。新京報記者 左燕燕 攝

  一起“菲傭”出逃事件,揭開了一條京城非法外籍家政産業鏈。

  昨日上午,被出逃事件牽出的李某和呂某,因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在豐臺法院受審。根據指控,二人以虛假邀請函騙取中國商務簽證或者旅遊簽證,讓數十名印尼籍和菲律賓籍女子非法入境後,在網絡發布信息,介紹這些女子到中國雇主家庭從事家政工作。未找到雇主期間,這些外籍女子護照被收,限制在屋內不許出門,直至一菲籍女子出逃報警案發。

  據兩人透露,北京家政市場對“菲傭”有較大需求,每介紹成功一人,向雇主收取2萬至5萬元不等的中介費,同時還會在“菲傭”的工資中扣款。昨日,新京報記者還以雇主身份聯係北京一家外籍家政公司,“面試”外籍家政人員。據辦案法官介紹,我國規定不允許外籍人員在華從事家政等低端勞務,“這其實就是打黑工”。

  案發

  菲籍女子出逃獲救

  2015年7月14日,菲律賓女子Rechel與另5名菲律賓女性經過謀劃,準備逃出豐臺區岳各莊中堂紫熙臺小區住地,準備前往菲律賓大使館求助。但最終只有Rechel一人成功逃脫,在路上,她遇到執勤民警,于是報警説明了情況。

  23歲的呂某和28歲的李某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的鏈條,就此揭開。

  豐臺檢察院指控,2014年底至2015年7月中旬,呂某和李某勾結國內及境外人員,以虛假的簽證申請材料,策劃、組織6名印度尼西亞籍女性,和8名菲律賓籍女性非法入境來華,準備在北京從事家政服務。

  起訴書披露的信息顯示,呂某和李某將這些外籍女子接入京後,將其護照收走,要求他們在房間內不許外出,直至雇主將其帶走。這些外籍女子包括了Rechel和她的同伴們。

  “Rechel在2009年考入菲律賓一所大學,後因為懷孕而輟學。她母親聯係了菲律賓當地的中介,隨後Rechel答應來到中國打工。來到國內後,她便被呂某接到暫住地。因為來京一個多月未被雇主挑中,且不被準許出門,因此想出出逃的計劃。”檢察官介紹説。

  在呂某和李某被警方控制後,涉案的十余名外籍非法來華人員已被有關部門遣返。檢方以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對呂某和李某提起公訴。

  庭審

  京城“菲傭”需求大

  昨日上午9時許,該案在豐臺法院開庭審理,已取保候審的呂某和李某均表示認罪,聲稱此前並不清楚自己的行為會觸犯法律。

  呂某在庭審中表示,2015年7月,自己和李某在岳各莊橋附近租了3套房子,經營外籍家政服務業務,利用旅遊簽證或者商務簽證,為印尼和菲律賓籍女子在國內找保姆家政工作。

  “我知道這事是違規的,以為只是工商那邊會罰款,就是大家説的‘黑中介’,要是早知犯法我們就不會做了”,呂某稱,因為北京雇主對“菲傭”有較大需求,兩人為了賺錢才做起了這個行業。

  呂某及李某的辯護人則認為,案件中辦理簽證的境外人員應是主犯,呂某、李某的行為區別于“蛇頭”,只是通過在國內為入境人員介紹工作而獲利,處在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行為鏈的末端,應屬從犯。

  該案當庭未宣判。

  ■ 揭秘

  外籍家政産業鏈是如何斂財的?

  “我倆在中關村賣相機時認識了一個女老板,先是跟著她一起做赴美生子,然後又開始做菲傭生意”,據李某和呂某供述,2015年4月,他們與女老板産生矛盾後開始單幹。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呂某還成立了北京神州美星商務咨詢有限公司,打出“菲傭不可”的廣告,在網絡上發布信息,提供外籍女性家政服務項目。

  被告人:賺雇主中介費扣傭工工資

  在李某和呂某掌控的外籍女子中,菲籍女子辦理的是商務簽證、印尼人辦理的是旅遊簽證,前者在華停留時間為90天,後者時間更短。這些外籍女子均由國外的中介人員介紹,並辦理護照和簽證等。

  “中介每介紹一人,我通過網銀支付13000元,包括簽證費、機票和好處等”,呂某稱,介紹人通過微信把照片發過來,由李某拿著照片在機場接人。

  入境後,呂某的公司會扣下這些外籍女子護照,包吃包住,但不許她們外出。同時對外籍女子進行家政培訓,再由公司員工與雇主簽訂幫傭服務協議,從事家政服務工作。並以人民幣2萬至5萬元不等的價格,收取相關雇主的中介費用。

  “他們的工資在4000元到4500元之間,開始六個月雇主直接把工資打到我們卡裏,每月扣除3000元,再將剩余的轉回她們在國內的賬戶,扣款用來抵押來華的簽證機票等費用。”呂某稱,為這些外籍女子找到工作後,會把她們的護照交給雇主,如果簽證過期,由雇主決定是否辦理續簽或者居留許可。

  “菲傭”:護照被扣出門會被警察抓

  根據李某所説,公司一共介紹了30多名外籍女子在國內從事保姆工作,從檢方出具的名單中看到,這些人中歲數最大的42歲,最小的在19歲,其中有少數會流利説出中文。

  “大學畢業後,聽説中國工資很高,就想去中國打工賺錢,我們跟著中介去出入境辦理護照,只是簽字,也沒有看到護照,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怎麼辦的簽證。來華後的前六個月工資需要每月扣除3000元作為中介費,我同意了。”名為Royani的印尼籍女子在筆錄中稱。

  由于Royani中文説得不錯,呂某便沒有讓他見其他雇主,而是將她留在公司作為翻譯,同時負責管理其余菲傭。她有照顧孩子的經驗,同時也被安排教會其他人。

  Royani的行動相對自由,但也僅被允許在屋內走動,不允許出門。後呂某妻子懷孕,Royani還被要求照顧呂某的妻子。

  “他説是前六個月每月支付我5000元的工資,每月扣除4000元,償還護照、簽證機票之類費用,但實際沒有給過任何工資。我護照被扣押,假如我出門走了,警察會抓我。”Royani還向訊問人員表示,自己知道旅遊簽證在中國是不能工作的,後來過期了,也沒有辦理簽證或者延期。

  ■ 追訪

  外籍家政非法 仍有家政公司運作

  據審理此案的法官介紹,正規在華務工人員,需要勞務部門相關證明。但是根據我國出入境管理的行政規定,未經允許,外籍人員在華不能從事這種低端的勞務,比如保姆之類,其實就是“打黑工”。

  新京報記者在網頁上以“菲傭”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可以看到很多家政公司都有菲傭、緬傭或者印傭。深圳一家名為“英倫女傭”的家政公司表示,自己公司主要的工人為緬傭,價格在每個月4500人民幣到6000之間,中介服務費在20000塊到28000塊之間。

  昨日中午,記者以雇主身份,與另一家名為“佰贏國際家政”客服約定,去公司面試外籍家政人員。該公司位于豐臺區的辦公地點是一個30多平米左右的躍層,中介人員叫來兩名外籍傭工,並要求她們做自我介紹。

  兩名女子個頭不高,皮膚相對較黑。公司提供的資料顯示,她們年齡為43歲和27歲,分別來自菲律賓和緬甸,之前都有在臺灣或是香港、澳門工作過幾年,説英語,但也會簡單的中文。

  中介人員向記者表示,國內的外傭都是護照過期的黑戶,只要雇主不帶傭工出國,在國內乘坐火車飛機都沒問題。彼此之間只是一個簡單的雇傭關係,不存在太多牽連。(新京報記者 左燕燕 實習生 劉經宇)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木星南極高清畫面曝光 “朱諾”號長留錯誤軌道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泰國北碧:世界木偶戲展風採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江西廬山降下春雪 雲霧雪景如夢如幻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大熊貓雪地玩耍 萌態可掬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763112052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