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案件當事人刺傷法院副院長 曾多次揚言報復法官
2017-02-19 08:46:0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涉嫌刺傷法官的疑犯胡小幹。受訪者供圖

  2013年,沭陽縣相關部門針對胡小幹信訪事項召開聽證會。胡小幹坐在當事人席上。受訪者供圖

2月18日,遇刺的法官周龍仍在重症監護室醫治。新京報記者 付珊 攝

  2月17日晚,江蘇省沭陽縣人民法院官方微博通報,當日13時50分許,該院周龍法官步行上班途中至法院大門附近時,一名男子開車將其撞倒,隨後下車持刀對其連續刺戳。周龍胸腹部及雙上肢多處中刀,肺穿透傷,傷及心包,當場失血性休克。

  2月18日,沭陽縣中醫院重症監護室外,圍著十幾位周龍的親友和同事。周龍的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周龍的肺部、小腸受傷嚴重,目前已脫離危險期,還不能説話,但意識清醒,他還需在重症監護室內至少一周。

  沭陽縣人民法院通報還稱,據初步查明,行兇者名為胡小幹,係一名長期鬧訪、纏訪的被執行人。事發後,胡小幹被沭陽縣公安局民警當場抓獲。

  結怨于一起債務糾紛案判決

  2月18日淩晨2點30分,沭陽法院官微通報,經初步調查,犯罪嫌疑人胡小幹,因對法院關于其相關債務糾紛的判決及執行心存不滿,長期鬧訪纏訪,此次蓄意行兇。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之中。

  沭陽縣人民法院官網顯示,周龍出生于1964年,現任沭陽縣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曾任該院執行局局長,長期工作在民商事審判及執行一線。

  周龍的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胡小幹的案子從2011年開始,之後持續與法院糾纏多年。

  新京報記者獲得一份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書顯示,胡小幹出生于1985年。2010年7月4,胡小幹父親胡道美向劉某借款7萬元(月息2%)。後胡道美于2011年逝世,無法償還。劉某要求胡小幹及其母親吳某、妹妹胡某共擔欠款及利息。

  沭陽縣法院一審判決認為,胡道美生前與吳某、胡小幹、胡某一直在一起共同生活,胡道美生前所購買房屋雖登記在胡小幹名下,並與胡小幹共同經營木材加工,胡道美借款用于家庭共同經營,應認定為家庭共同債務,因此判決由吳某、胡小幹、胡某三人共同負擔債務。

  宿遷中院的終審判決顯示,一審後,胡小幹提出上訴,認為自己婚後與父親及其他家人分開生活,其父親並沒有把借的錢交由自己支配,他自己也沒有繼承父親財産,法院判定大家為家庭共同成員是認定錯誤。2012年7月23日,宿遷中院終審判決:胡小幹的上訴理由依據不足,維持原判。

  新京報還獲得了另一份判決,與上述案件類似,涉及6萬元的借款,胡小幹也以同樣的理由上訴被駁回。

  之後,因不履行法院判決,沭陽縣法院決定對胡小幹名下的三套房産進行司法拍賣。周龍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周龍分管執行庭。

  胡小幹與周龍的矛盾,也就此埋下伏筆。

  當地曾就疑犯信訪開聽證會

  胡小幹敗訴之後,多次去信訪局上訪,也開始在網上發帖。

  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判決生效後,沭陽吧、江蘇吧等多個百度貼吧裏開始頻繁出現署名為胡小幹的實名舉報帖。這些帖子從2012年起持續至去年。

  在貼吧裏,記者看到了一份署名胡小幹、向沭陽縣人民法院提出的申訴書,胡小幹認為父親借的錢並非自己所借,自己無需還款。他還表示,被執行的三間房是自己全資購買,並且在保全之前,就已賣給別人。

  胡小幹請求沭陽縣人民法院解除對他3間門面房的財産保全,賠償因錯誤保全,給他帶來的一切經濟損失,並撤銷拘留決定書。

  這是他多年裏在網帖裏反復提出的訴求。

  在多個署名胡小幹的網帖和博客中,都表達對法院判決和對沭陽法院人員的強烈不滿和辱罵。

  據當年參加聽證會的人士劉慶(化名)透露,2013年,沭陽縣相關部門注意到胡小幹的網帖。沭陽縣政法委委托縣信訪局召開聽證會。這個聽證會持續1個多小時。參加聽證會的有縣人大代表、縣公檢法、法制辦、輿情辦負責人、胡小幹所在村的支部書記,鎮政法委書記等共9名聽證員,還有3名網友被邀請旁聽。

  劉慶告訴新京報記者,周龍也旁聽了這場聽證會。

  聽證會的結論是案件判決沒問題。劉慶也認為,法院的判決沒有問題。

  劉慶告訴新京報記者,聽證會之後,法院拍賣了胡小幹的房産。

  疑犯網上多次揚言報復法官

  “周龍早就知道胡小幹要報復。”劉慶説,2015年,胡小幹在網上聲稱要報復案件承辦人。

  劉慶記得,當時胡小幹甚至在網上寫出,“如果這個時候再不處理我的事情,是不是要死兩條人命才可以解決”這類的話。

  他看到網帖後立即打電話提醒周龍。周龍告知他,這並非胡小幹第一次發出威脅。“周龍説,胡小幹昨天就去中院找承辦法官了,他還帶著刀。”劉慶説,周龍説心裏有數,並且做了安排。

  新京報記者通過胡小幹在網帖裏留下的手機號,搜索到胡小幹的微信,發現其微信名即是要“辦周龍”的言詞,微信簽名也是對周龍的辱罵。

  周龍的家屬告訴新京報記者,周龍並沒有太在意胡小幹帶來的威脅,“他本人不是太較真的人,沒有放在心上。”

  2013年的聽證會,胡小幹也參加了,他在聽證會的表現,給人留下固執、偏激的印象。胡小幹不顧秩序,經常插嘴,嗓門大,話語粗魯。

  聽證會之後,劉慶曾嘗試勸胡小幹,希望他不要在網上罵人,教他用法律的方式來表達訴求。但是,胡小幹聽不進去,還埋怨劉慶,“不向著他,他就罵人。罵人瞎眼。”在劉慶看來,胡小幹不懂法律。

  多次嘗試之後,2014年,劉慶放棄了,刪了胡小幹的QQ號,不再與他聯係。

  直到2月17日晚上,劉慶看到新聞,“胡小幹真的實施了報復。”

  ■ 反應

  各級法院紛紛發聲譴責

  周龍遇襲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江蘇省檢察院、高院、最高人民法院也先後發聲進行譴責。

  17日晚,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官方微博@江蘇檢察在線發布消息稱,案件發生後,江蘇省檢察院第一時間啟動重大敏感案事件快速反應機制,指導宿遷市檢察院、沭陽縣檢察院依法提前介入該案,對偵查取證工作進行引導。

  18日淩晨,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官微發布“表示強烈憤慨和譴責”的聲明。

  聲明中稱,“周龍法官同時也是江蘇省法官權益保障委員會的委員,一直以來對如何加強法官權益保障工作出謀劃策,盡心盡力。當前全國法院正在打響執行攻堅戰,全力解決執行難,並全力推進法官權益保障工作,但法官權益屢屢被侵害,這充分説明當前法官權益保障工作形勢嚴峻,任重道遠!法官權益尚得不到有效保護,法官何以保障社會公平正義和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

  1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官網刊發中國法官協會法官權益保障委員會譴責文章稱,上月,廣西陸川退休法官傅明生被殘害的血跡猶在,近日又發生江蘇沭陽法官遭受不法侵害的暴力事件。嚴峻的現實警示我們,加強法官履職保護已經刻不容緩。

  我們強烈呼吁有關方面盡快建立法官職業安全特別保障機制,切實採取各種有效措施,落實保障法官依法履職所必須的人格尊嚴和人身安全保障制度,法官的尊嚴和安全必須得到全社會的共同維護!

  ——江蘇省法官權益保障委員會(記者 付珊 實習生 趙明)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哥哥被捕 三星“長公主”要接盤?
    哥哥被捕 三星“長公主”要接盤?
    美國公園現“火瀑布”奇景
    美國公園現“火瀑布”奇景
    西班牙駙馬挪用公款獲刑6年 公主被控從犯脫罪
    西班牙駙馬挪用公款獲刑6年 公主被控從犯脫罪
    NBA:多名NBA球星助陣新秀賽
    NBA:多名NBA球星助陣新秀賽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49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