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60.3%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軟件是變相“網絡黃牛”
2017-01-19 08:00:37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60.3%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軟件是變相“網絡黃牛”

  知名IT與知識産權律師、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佔領認為,搶票軟件通過技術方式,事先輸入個人信息及所購車票信息,代替人工操作,與線下的插隊行為並無本質區別,破壞了正常的購票秩序。他提醒消費者,將個人信息提交給搶票軟件,也存在因人為原因或者技術漏洞而泄露的可能性。

  據媒體粗略統計,今年至少有58家平臺推出了火車票搶票軟件,通常宣稱平均收費30元就可以提升70%、80%甚至更高的搶票概率。此種搶票平臺一出,受到部分網友熱議。

  日前,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1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45.9%的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不是一種合理的購票方式,30.7%的受訪者認為合理。60.3%的受訪者認為搶票軟件是變相“網絡黃牛”。

  受訪者中,來自北上廣深的佔33.2%,來自其他一線城市的佔20.2%,來自二線城市的佔28.1%,17.9%的人來自三、四線城市。

  77.8%受訪者覺得今年春運火車票難搶

  家住黑龍江牡丹江市的向華(化名),最近正為在北京上學的女兒和工作的弟弟購買春節的往返火車票。向華一直只用12306購票,“火車票一票難求。那些‘插隊’軟件橫行霸道,我們就更少有機會搶到票了”。

  “今年春運車票怎麼那麼緊張?”老家在重慶的季美韻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本打算春節回家和家人好好過個年,但至今還沒買到票,“30多個小時的普通車次,只剩下‘無座’,飛機票2000多元真是負擔不起”。

  在杭州上班、老家在太原的商勇,則通過一款搶票軟件,花了60多元的手續費,成功買到了回家的硬臥。

  在本次調查中,77.8%的受訪者覺得今年春運期間的火車票難搶,其中27.6%的受訪者覺得非常難搶。

  火車票緊張時,48.0%的受訪者會使用付費搶票軟件,31.9%的受訪者不會,20.2%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我工作時間比較靈活,也不太信任付費搶票軟件,所以我堅持在12306上買票。”向華目前還差弟弟的一張返京車票沒有買到。

  “之前一直在12306上買票,現在我打算試試有償搶票服務。”季美韻決定在幾家搶票軟件上買些“插隊券”碰碰運氣。

  調查顯示,17.7%的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軟件絕大部分管用,53.3%的受訪者認為只有個別管用,13.5%的受訪者覺得都不怎麼管用,15.4%的受訪者表示不清楚。

  45.9%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是不合理購票方式

  “我認為購買‘插隊券’在損害購票公平。”季美韻認為,這些第三方搶票平臺不過是利用了消費者在春節期間迫切回家的心理。

  商勇則覺得,有償搶票服務的推出是市場運作的結果。“只要我能回家,當然不差那幾十塊錢,而且服務費也比瘋長的機票價錢少得多”。

  調查顯示,45.9%的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是不合理的購票方式,30.7%的受訪者認為合理,23.4%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知名IT與知識産權律師、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佔領認為,網絡有償搶票只是解決了部分人購票難的問題,導致通過正常途徑網上購票者的搶票成功率降低,在一定程度上帶來了市場的不公平。“搶票軟件通過技術方式,事先輸入個人信息及所購車票信息,代替人工操作,與線下的插隊行為並無本質區別,破壞了正常的購票秩序”。

  “普通民眾根本難以分辨加錢是否真的能提高搶票率。百分之多少是平臺自己測算的。不同地區的搶票難易程度千差萬別,這種成功率的計算恐怕更多是一種形式,甚至可能存在造假。”季美韻説。

  趙佔領表示,購買不同的套餐是否真的存在搶票成功率的差異,用戶無法直接予以證明,因為存在信息不對稱,用戶沒有搶票軟件的後臺數據。“搶票軟件如果對外宣稱某款套餐的搶票成功率可達到某一具體標準,而用戶的體驗卻明顯與此相悖,可以向工商部門舉報,請求工商部門進行調查,搶票軟件的運營方若不能提供相應的數據支持,則可能存在虛假宣傳的問題”。

  60.3%受訪者認為搶票軟件是變相“網絡黃牛”

  “現在的有償購票就像是破壞公平的‘黃牛’。”季美韻無奈地表示,“大家又不得不為了回家團聚而利用漏洞。”

  “物價部門沒説有償搶票服務是違法的,當前來看,消費者是自主選擇。”商勇認為,有償購票雖然有利用網絡的漏洞打法律“擦邊球”之嫌,但搶票軟件仍然是技術的創新,不能算“黃牛”。

  本次調查中,60.3%的受訪者認為搶票軟件是變相的“網絡黃牛”,21.7%的受訪者認為它是正常合理的市場行為,18.0%的受訪者表示不好説。

  具體而言,66.8%的受訪者認為付費搶票擾亂了正常售票秩序,對自主購票的人有失公平;49.9%的受訪者認為沒有代理資格而加收費用屬涉嫌倒賣車票的違法行為;39.7%的受訪者認為存在財産丟失、信息泄露等風險;31.5%的受訪者認為能為民眾購買火車票爭取更多便利;28.2%的受訪者認為是針對“搶票難”而發展出來的商業成果。

  趙佔領表示,判斷搶票軟件是否違法關鍵在于有償搶票的法律性質如何認定。與線下火車票代售點不同,搶票軟件的運營方並沒有代售資格,也沒有相應的車票票源,只能在接受用戶委托之後,通過技術方式插隊在12306網站上購票。“其法律性質不是火車票代售行為而是代購行為,用戶與搶票軟件運營方之間是有償的民事委托合同關係,而目前的法律對此並沒有直接的禁止性規定”。

  “對于搶票軟件等新的互聯網購票手段,現有法律沒有直接的規定,但其中存在著技術插隊帶來的不公平問題,這需要12306網站採取相應技術手段來應對。”趙佔領提醒消費者,將個人信息提交給搶票軟件,也存在因人為原因或者技術漏洞而泄露的可能性。(實習生 韓雪瑩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杜園春)

+1
【糾錯】 責任編輯: 年巍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冷空氣來襲 北京部分地區降小雪
    冷空氣來襲 北京部分地區降小雪
    藁城戰鼓
    藁城戰鼓
    警犬“貴龍”站好春運崗
    警犬“貴龍”站好春運崗
    9歲鄒怡琳的500公裏返鄉路
    9歲鄒怡琳的500公裏返鄉路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111120340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