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分享

5月11日

第九個防災減災日

導讀:
作為全球自然災害種類多、災情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如何疏通基層防災減災的“神經末梢”,構建立體式的防災減災體係,在5月12日全國第九個防災減災日到來之際,引起更多思考。

  新華社北京5月11日電 題:疏通“神經末梢”如何對症下藥--求解基層防災減災三大難點

  新華社記者江毅、白國龍、陳地

  11日5時58分,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發生5.5級地震,已造成8人遇難。我國多部門及新疆當地啟動應急響應,調撥物資並派出工作組參與救災。

  作為全球自然災害種類多、災情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如何疏通基層防災減災的“神經末梢”,構建立體式的防災減災體係,在5月12日全國第九個防災減災日到來之際,引起更多思考。

  重心前移“預警”為先 自救能力是關鍵

  “汶川8級地震發生了!成都龍泉驛東山社區有27秒預警時間。”按照社區地震預警應急方案,當聽到警報響起後,低樓層的民眾迅速遠離建築,高樓層的民眾無論預警時間有多長,都迅速躲到衛生間或床下,待警報結束後,再迅速撤到安全地帶……

  這是第九個防災減災日來臨之際,5月11日在四川舉行的一場防震減災綜合應急演練中出現的一幕。中小城鎮和基層地區是我國災害防范的薄弱之地。今年全國防災減災日的主題是“減輕社區災害風險,提升基層減災能力”。

  今年2月,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了我國地震烈度速報與預警工程的可研性報告,“十三五”期間,我國將建設全球規模最大的實時地震臺網,未來將在重點區域實現地震“秒級預警”,在全國實現分鐘級地震烈度速報能力。

  此項工程建成後,將全面疏通災情研判、救援指揮的“神經末梢”,極大地完善我國防災減災體係。

  “災害預警技術現在日趨成熟,但民眾的避險自救能力同樣不容忽視。”中科院成都山地研究所研究員喬建平強調,“客觀地説經過了大災洗禮,我國現在應急避險宣傳和演練比過去做得要好多了。但要警惕麻痹思維,否則一旦災害真的到來,平時疏于練習是沒法迅速做出正確反應的。”

  經歷過“5·12”汶川大地震的四川省,這種防災避險意識正在轉化為政府的公共服務産品。在綿陽、雅安等地防震減災門戶網站上,公眾點擊地圖上任何一個點,都可清楚看到該點有關震害信息、危險程度、應急避險場所線路等具體情況。

  雅安市防震減災局副局長陳勇説:“我們通過網絡技術,將地震監測和預報、應急救援、抗震設防三大防災減災體係整合起來,為政府、科研單位、社會公眾提供22種服務。這在以前是根本無法想象的。”

  劃出城鄉發展“安全線” 主動避讓是前提

  我國三分之二國土面積為山地,是世界第一山地大國,城鄉發展面臨地震、泥石流等重大地質災害考驗。截至目前,中央和地方已累計投入約10億元,大力開展城市活動斷層探測,為城鄉規劃布局提供決策支撐。

  “全市范圍內的活動斷層做到了準確把握,為災後重建中城區、重點城鎮和農村社區的選點提供了精確定位,確保避讓地震斷裂帶、泄洪通道和地質災害隱患點,城鄉主動避險能力大為提高。”四川省綿陽市防震減災局局長周時光説。

  隨著城鎮化的不斷推進,活動斷層探測成果的作用正日益顯現。西氣東輸、南水北調、青藏鐵路建設、核電選址……一係列大型重點工程的布局背後,都有活動斷層探測成果的默默支撐。

  在全國一些省區市,活動斷層探測更是為城鄉發展劃出了“安全線”:銀川、烏魯木齊、海口等城市以地方立法等形式,劃定了城市建設中的“活動斷層避讓帶”;太原市政府根據探測成果對城市規劃進行了調整;蘭州市以科學翔實的探測結果否定了前人認為存在的兩條活動斷層,為城市發展新增建設用地10.8平方公裏。

  更為重要的是,隨著科技的發展以及關鍵技術的創新和應用,我國第五代地震區劃圖于2016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在全國徹底消除了“不設防區”,為新時期全面提高我國的抗震設防能力提供了法律保障和科學依據。

  “第五代區劃圖比過去更為翔實、精確,我們把和本地有關的圖件、説明書挂在政務網上,免費供大家查詢。大到工程建設選址,小到農戶自己建房,只要點擊鼠標,抗震設防要求等級就能精確到自己所在的鄉鎮,基層防災減災的主動性比過去大為增強。”周時光説。

  推動農村民居安全工程 補足短板是基礎

  在我國歷年巨災特別是地震災害中,自建農房抗震能力弱是造成巨大人員傷亡、財産損失的重要原因,也是我國社區防災減災最大的短板。

  自2006年開始,我國推動農村民居地震安全工程試點,十多年來取得了顯著的減災效益。四川省汶川、蘆山,甘肅省岷縣、漳縣等地震中,農村抗震安居房無一倒塌,大大減少了人員傷亡。2014年,中央1號文件明確要求在我國地震高風險區實施農村民居地震安全工程。

  按照去年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國地震局聯合印發的《防震減災規劃(2016-2020年)》目標要求,我國將對1800多萬戶農居進行抗震加固或新建。這將有力扭轉我國農村民居設防薄弱的狀況,改變“小震致災、中震大災、大震巨災”的局面。

  在四川蘆山地震災區重建過程中,全部232個新村聚居點都成立了農房自建委員會,住建部門派出專門技術人員巡村指導,免費發放抗震戶型設計圖紙,並在災區大規模培訓農村工匠。

  蘆山縣思延鄉僑愛新村村民晉照祥的房子被地震搖倒,重建中老晉天天戴著安全帽轉工地:“我們的房子每平方米鋼筋含量基本達到39公斤,一般的只有20多公斤,這一對比我們咋可能不放心嘛。”

  正是在總結大災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四川從今年3月起在全省推廣實施農村住房建設管理辦法,從選址、施工、驗收等多個方面確保質量安全,提升自建農房抵禦災害能力。此舉在全國范圍內首次將農村自建房安全納入監管,對全面提升我國農村社區防災減災能力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全 文

  新華社北京5月11日電(記者 羅爭光)5月12日是我國第九個全國防災減災日。記者11日從民政部獲悉,全國縣域自然災害綜合風險與減災能力調查試點工作已陸續在浙江省蒼南縣、貴州省桐梓縣啟動,後續還將在四川、雲南啟動2個試點。

  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與此同時,防災減災救災體制機制問題還較為突出,“重救災、輕減災”思想仍不同程度存在,災害預警防范能力有待提升,一些城市高風險、農村不設防的狀況尚未根本改變,基層抵禦災害的能力仍顯薄弱,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和貧困地區因災致貧、返貧等問題尤為突出。

  新華社北京5月11日電 題:風起青萍之末--看看那些防災減災的“黑科技”

  新華社記者

  塊頭不大的我國首個自主研發的防爆消防滅火機器人;時時監測氣候變化的氣象站和遍布湖泊的信息員;海洋衛星、浮標等海天一體的監測網……

  12日是我國第九個“防災減災”日。記者在多地採訪了解到,防災減災設備裝備發展和災害應對處置過程都蘊含著大量的新科學新技術,科技在防災減災每個環節都不可或缺。一大批防災減災的“黑科技”也在各大災害現場大顯身手。

  大顯身手的救火“機器人”

  “嘣……”今年初的一天,湖北省大冶市華興玻璃有限公司廠區內一聲轟鳴巨響,一座儲罐火勢熊熊蔓延,近40臺消防車和應急車輛,以及全副武裝的消防官兵迅速投入戰鬥狀態。

  這場接近實戰的消防演練一開始,消防官兵就迅速鎖定被困人員並順利將其救出,然而,罐體火勢不斷擴大且發生了二次爆炸,空中濃煙翻滾、罐體逐漸破損,此時,消防官兵全部撤離火災現場,幾個消防機器人大顯身手。

  在距離火源不到10米的近距離“戰鬥位置”,只見5股近百米的高壓水柱從消防機器人中噴涌而出,直噴向火場中央,其噴射流量之大可達手持消防水管的8-10倍,有如5條巨龍在空中舞動。與此同時,一個泡沫滅火機器人靈活進入罐體火源核心區域,以高發泡沫量撲救罐體流淌型火勢。很快,熊熊燃燒的明火被撲滅。

  據介紹,這是我國自主研發的第一款防爆消防滅火機器人,別看塊頭不大,高不足1米,長不過1.8米,一進火場,小坦克一般的機器人便大顯身手。

  參加演習的湖北省大冶市消防中隊中隊長劉合佩告訴記者,在一些大型事故搶險中,機器人可以有效替代消防人員進入易燃易爆現場,不僅能減少消防員危險,還可以第一時間獲取更多事故現場數據參數,提高搶險針對性。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