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鍵分享

3月31日

我國器官捐獻登記7年增近百倍 背後的喜與憂

導讀:
2010年:1087人;2014年:22660人;2016年,104538人——幾何級的增長,顯示的是過去7年間通過書面或網絡途徑在我國登記捐獻遺體和器官的志願者人數。當生命不可挽救時,“自願、無償”捐獻能用的器官,讓生命以另外一種方式延續,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人的主動選擇。然而,器官捐獻,這項在21世紀才在我國起步的事業,發展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這是新華社與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聯合推出的“讓生命走得更遠”主題海報。制圖:新華社記者李賀

  2010年:1087人;2014年:22660人;2016年,104538人——幾何級的增長,顯示的是過去7年間通過書面或網絡途徑在我國登記捐獻遺體和器官的志願者人數。

  當生命不可挽救時,“自願、無償”捐獻能用的器官,讓生命以另外一種方式延續,正在成為越來越多人的主動選擇。然而,器官捐獻,這項在21世紀才在我國起步的事業,發展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從1000到10萬 器官捐獻志願登記7年增長近百倍

  今年34歲的姚銀淵是一名大學生村官。2014年9月,他的病情已發展到肝硬化晚期,必須進行肝移植手術。幸運的是,一位器官捐獻者挽回了他的生命。

  “不能忘記,當我們迎接涅槃重生的時候,意味著有一個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有一個家庭正為親人的離去悲痛欲絕。我們的生命不只屬于自己,也承載著另一個陌生的生命、另一個家庭的祝福。”姚銀淵説。

  來自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通過書面或網絡途徑登記捐獻遺體和器官的志願者人數累計為169860人,僅2016年一年,就有10萬余人登記捐獻遺體和器官,比2010年增長約100倍。

  “器官捐獻登記情況可以反映出社會對這項工作的接受和支持程度,可以説器官捐獻從零起步,逐步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和支持。”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説。

  在志願者捐獻登記數量激增的同時,實際捐獻數量也明顯增加。據統計,截至2016年底,全國累計實現逝世後器官捐獻9996例,捐獻器官27613個。其中,2016年實現捐獻4080例,捐獻器官11296個,實際捐獻數量比2015年度增加47.5%。

  在侯峰忠看來,器官捐獻志願登記與實際捐獻數量雙增長的背後,是人體器官捐獻政策制度的逐步建立、機構隊伍的逐漸壯大,這些助推人體器官捐獻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規范化軌道。

  2016年5月,我國建立了多部門協作的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將器官轉運環節對器官移植患者的質量安全影響減少到最低程度。經過一段時間的實踐,公開透明的器官捐獻與移植過程,讓更多心有善念的人增強了信心,也贏得了世界衛生組織的積極評價。

  供需比約1:30 器官短缺緣由何在?

  盡管我國公民逝世後人體器官捐獻百萬人口捐獻率已從2010年的0.03上升到2016年的2.98,增長近100倍,但考慮到13億人的人口基數,我國的器官捐獻率仍然較低,在世界上處于中下水平。

  據估計,我國每年大約有30萬的器官衰竭患者需要進行器官移植,而每年實現的器官移植手術只有1萬多例,從約1:30的供需比來看,器官短缺依然嚴重,很多生命仍在苦苦等待。

  侯峰忠認為,除受傳統觀念束縛外,器官捐獻率低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公眾對器官捐獻的認知程度不夠。“器官捐獻與遺體捐獻是不是一回事?”“登記捐獻是否意味著必然捐獻?”“器官捐獻是生前行為還是逝後行為?”……關于器官捐獻的一些基本知識,許多人並不清楚。

  由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螞蟻金服公益等單位聯合發起的器官捐獻公眾意願調查結果顯示,83%的參與調查者願意成為器官捐獻志願者,56%的人不願登記成為志願者的原因是“不知道在哪登記或手續太繁瑣”。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盡管官方開通了網絡、手機等器官捐獻志願登記渠道,但公眾知曉程度不高,反映出器官捐獻與移植的科普宣傳力度不夠,也暴露出各地器官捐獻與移植係統普遍存在的服務能力不足、管理體係滯後等現實困境。

  在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郭長江看來,國家層面緬懷、激勵機制的缺失,也是器官捐獻工作推廣過程中面臨的一大問題。“國家層面尚未設立緬懷紀念園地,包括捐獻遺體的運送、捐獻器官後遺體的火化、捐獻者家屬的撫恤、捐獻者的殯葬安置等方面都沒有明確的規定,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公眾捐獻器官的積極性。”他説。

  澄清模糊認知 讓更多人加入志願捐獻隊伍

  史鐵生、姚貝娜……近年來,許許多多有名或無名的人自願身後捐獻器官或遺體。2013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黨員幹部帶頭推動殯葬改革的意見》,提出“鼓勵黨員、幹部去世後捐獻器官或遺體”。然而,要讓更多的人加入到這項人間大愛的接續傳遞中,依然任重道遠。

  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王海波認為,提高器官捐獻率的首要任務是普及捐獻理念,澄清公眾對器官捐獻的模糊認知。在他看來,認為“登記了就要捐獻”,就是器官捐獻登記的一大“攔路虎”。他明確表示,登記捐獻與實際捐獻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事實上,每100個逝世的人中,只有1人才有可能符合捐獻的醫學條件。

  “登記捐獻僅僅是一種意願、一種態度。只有當生命不可挽救時,才會達到潛在捐獻狀態,而潛在捐獻者最終能否捐獻,需要由醫學專家評估後決定。”侯峰忠説。

  捐獻是否需要親屬同意,是很多人顧慮的問題。侯峰忠表示,目前各地對此規定不同,志願者登記時原則上需要徵求直係親屬意見,得到家人的支持。實際捐獻時需要配偶、父母、成年子女等直係親屬書面簽字同意。

  與西方國家用了三四十年建立起人體器官捐獻、獲取、保存、運輸、分配、移植等一整套體係相比,我國的器官捐獻登記與移植事業還處于起步期。王海波説,進一步提高這一體係的公平和效率,是幫助公眾建立信任,推動器官捐獻與移植事業健康發展的關鍵。

  “公眾對器官捐獻的質量和效率、捐獻者和家屬權益的保障、信息的公開透明等都有很高要求,必須建立與實際工作需要相匹配的機構和隊伍。”侯峰忠提出,要加強國家和省級器官捐獻管理機構的建設,壯大器官捐獻工作隊伍,建立真正獨立于醫院之外的第三方的器官捐獻體係,確保器官捐獻工作陽光、公正、高效開展。

全 文

  記者31日從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獲悉,2016年,我國登記捐獻遺體和器官的志願人數達104538人,與2010年的1087人相比,增長近100倍。

  從登記區域看,全國31個省區市都有志願登記,湖北、江蘇、上海、廣東等經濟發達地區登記人數較多;從登記年齡看,由于志願登記要求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登記者以中青年居多,約佔60%以上,60歲以上老年人約佔20%;從職業來看,各行各業各層次都有。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31日在上海舉行2017年全國人體器官捐獻緬懷紀念暨宣傳普及活動,旨在緬懷紀念平凡而高尚的人體器官捐獻者,宣傳普及器官捐獻的理念。

  我國于2010年3月啟動了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試點工作,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公眾的積極響應。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黃潔夫表示,目前我國器官捐獻工作仍處于“新生兒”階段,各地發展不平衡,下一步還需要不斷加強機構、隊伍建設和建章立制工作,加強信息化建設,相關部門也會出臺更多支持政策,逐步構建“陽光、公正、高效”的人體器官捐獻體係。

  重慶一個小生命僅僅存活了33個小時,腎臟卻挽救了一名女士;安徽7歲的“她”捐出器官,河北7歲的“他”重獲新生……一個個案例溫暖人心,但低器官捐獻率的現實卻表明,只有消除捐獻者諸多“後顧之憂”,才能挽救更多瀕危生命。

  我國每年因終末期器官衰竭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約有30萬人,而每年器官移植數量僅約1萬例。巨大供給缺口的背後,除了傳統倫理觀念的束縛,“醫學之外”的細節成為不容忽視的障礙。

  首先,器官捐獻者和受捐者的隱私應得到充分尊重。按照國際慣例,對器官捐獻者、受捐者實行“雙盲”制度,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杜絕器官買賣,並避免雙方受到不必要的壓力和騷擾。但據報道,有捐贈者家庭被人質疑“買賣器官”,也有明星去世並捐贈角膜後信息被漫天炒作,捐受雙方家庭不勝其擾。關注器官捐獻,絕不是“窺探隱私”。

  其次,在供求嚴重失衡的情況下,緊缺的器官供體資源如何公正、公平地分配到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一直是人們對器官捐獻的關切之一。為確保有限且珍貴的捐獻器官被合理分配利用,2013年8月,國家衛生計生委制定《人體捐獻器官獲取與分配管理規定(試行)》,旨在最大限度排除人為幹預。未來,在嚴格保守捐贈人隱私的前提下,諸如供體數量、類型等諸多信息,應當進一步公開透明,便于社會監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